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三嫁豪门

041日:麻烦找来

三嫁豪门 半染胭脂 2323 2014-02-03 22:19:30

    朱欣欣拿到了琼楼的方案,遮不住脸上的喜悦,走过一组与二组的时候,还没到自己座位上就兴奋地开口,“三组的所有员工,这两天做好加班的打算,琼楼的最后方案交给我们来做。琼楼若是招标即中,到时候我请客吃饭。”

  “组长真是厉害!”三组的设计师们脸上各个风光无限,一个比一个乐呵。

  一组与二组的人愤愤不平地盯着得瑟炫耀的朱欣欣,不过是跟经理关系走的近,有必要四处招摇吗?琼楼的案子是李苏君一个人,外加一个小实习生完成的,现在最后的功劳全到他们三组身上去了。

  “组长,经理偏心是不是也偏的太厉害了。”一组的员工赵慧月拍了拍手中的报告书,一脸愤怒。

  坐在办公桌前的一组组长夏明轩眉眼扫过朱欣欣得意洋洋的嘴脸,没说话,只是转过身看了一下二组的组长孟少辉。

  孟少辉对夏明轩做了一个耸肩的滑稽表情,两人相视一笑都没有说话。

  赵慧月见组长都不开口说话,脸色不好地把东西交了就愤愤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

  三组人人振奋,比打了鸡血还激动。

  ………………

  下班后,朱欣欣兴奋的劲头还没有过去,几个组员说去吃饭,她一口应承下来。

  桌面上一堆资料,朱欣欣望那些设计图就觉得烦闷。琼楼的资料她看了一天,自己总想加点东西进去,至少改点成为自己搞出来的,可是看了一天,她才发现李苏君作图简单明了,调子简约风雅,处处都无法乱动。想要自己做,不可能有时间,想要加点东西进去,又发现添加什么都像是画蛇添足。

  “组长,酒吧夜会开始了,快点吧!”几个组员催的紧,朱欣欣也没法,急匆匆地把东西都丢到了包里面,到时候拿回去看。

  朱欣欣走后,办公室的灯光彻底暗了下去。

  酒吧的夜生活丰富多彩,朱欣欣跟人下了舞池,酒也多喝了几杯。她与木华铃是大学同学,两人又同住了四年的宿舍,也正是这层关系,毕业后朱欣欣跟木华铃一起进了景天。以前木华铃是三组组长,而她是三组主干,木华铃升任经理,而她当仁不让地升任了组长的位置。

  酒过三巡,朱欣欣才晕乎乎地回到家中。到了家中,她恍惚间发觉自己少了东西。

  四处寻找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包里面,设计图不见了。

  木华铃与唐景年午饭没吃,只好拖了唐景年到自己的家中吃晚饭,刚吃完晚饭没多久就接到了朱欣欣的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还没说话,就听见呜呜的哭声。

  “欣欣,发生什么事情了?”木华铃对朱欣欣一向关照,两人关系也极好,听到朱欣欣哭,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华铃……琼楼的……图纸不见了……,呜呜……”

  一时间,木华铃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琼楼几十个亿的方案,从早期的踩点跟进,到后期李苏君的设计成型,若是没了,那损失不容小觑。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我现在就过去。”木华铃挂了电话,脚步不稳地朝着朱欣欣家走去。两家距离不是特别远,她匆匆忙忙出了家。

  中途走的急,遇见唐景年都没来及打招呼。

  琼楼的方案若是在自己的手中丢了,估计自己不是降级的问题,可能直接没了饭碗。越想越急,木华铃急的脸上冷汗直冒,也在想如何弥补的事情。

  朱欣欣在家早哭成了泪人,她把事情的经过跟木华铃说了一通。东西可以确定是在酒吧里面叫人弄走了,而且什么都没有丢,唯独丢了设计图,必然是公司内部人串通外部人搞的。设计图泄露出去,所有都成了白做工。

  “华铃,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景年的工作……”朱欣欣扯住木华铃的袖子,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

  木华铃气的脸色酱紫,真想揍人。朱欣欣的家庭情况她最明白,父母身体不好,唯一的哥哥搞传0销断送了一只胳膊,现在一家三口都靠她。她好不容易才给家人贷款买了房子,月月不仅要还房贷,还要供家里人吃穿用度。琼楼的事情若是令她辞退,估计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给她如此好的工资待遇。

  “你求我,我能怎么办?”木华铃吼了一句,烦躁地推开朱欣欣。她一心想帮她,公司人对她有怨言她都顶着,可是如今事情不是顶一下就过去的问题。

  朱欣欣瘫坐在地面上,人跟疯子般,过了好一会,她眼睛赤红地叫道:“设计图,设计图不是从我手中丢的,是李苏君他们外传的……”

  木华铃惊愕地望着朱欣欣猩红的眼睛,她如今只想把一切都推到李苏君的身上,可是这样做好吗?

  “华铃,我求你,求求你了……”朱欣欣扑通一声跪在了木华铃的面前,她此刻只有栽赃嫁祸了,其他任何事情她已经完全不在乎,只要自己能保住饭碗。

  “欣欣,你起来!”木华铃一把拉起朱欣欣,她的心在左右摇摆中。

  “华铃,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我看见了什么事情。”朱欣欣破釜沉舟,无论如何都要说服盟友,“上周我见到他们两人去了游乐场,而且有说有笑,甚至还在接吻,他们之间不是前妻和前夫的关系,若是你想要得到唐景年,你不狠心是不行的。”

  “你,你怎么知道?”

  “前妻的事情,我是不小心听见你哥哥说的,至于他们两人在游乐场,是我去给游乐场工作的哥哥送东西的时候看见的。李苏君回景天,明显是冲着景天的钱财来的,难道你想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暗恋了五年多的男人被那样的女人抢走吗?”朱欣欣字字如法官手中的小木槌敲在木华铃的心口上。

  木华铃以为唐景年绝对不会原谅李苏君,不过她觉得自己显然是小看了李苏君那个狐狸精。她能在众人前说出那样的话,就证明了她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没有想到果然如此。

  好半天后,木华铃脸上有了一种决绝。

  女人,若是不狠心点,又如何能够成事。

  “欣欣,这件事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你跟我知道,是吗?”木华铃一脸严肃地盯着朱欣欣问道。

  朱欣欣肯定,毕竟东西丢了她不敢随便问,所以只敢给木华铃打电话。

  “这件事,我不说,你也别说出去。明天到我办公室再拿一份资料,三天后招标开始,这件事永远不许再提。”木华铃是下了狠心,她盯着朱欣欣一再警告。

  朱欣欣明白事态严重,而且元凶是自己,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两人在静谧的房间里完成了计划,任何事都与他们无关。

  风雨欲来,李苏君完全没有想到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最后竟然会闹的不可开交。有时候,你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到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