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天价逃妃,法医倾人城

009 雷霆之怒

天价逃妃,法医倾人城 梅花三弄 1293 2013-09-25 16:55:39

    沈伯陶从宫里出来,只觉得汗流浃背,自从他被贬官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这样害怕的时候。

  

  在南书房外跪了整整一个时辰,皇上才召见了他,虽然已经入秋,但是秋老虎还是挺厉害的,加上心中紧张,沈伯陶只觉得自己头晕脑胀就要昏过去了,才有一个小太监出来叫他进去。

  

  “小公公,皇上是不是很生气啊?”他忍不住低声问。

  

  那小太监看了他一眼,奇怪地道:“沈大人说笑了,我不过在外殿伺候,怎么知道皇上生不生气?”

  

  沈伯陶低下头不再言语,他是急坏了,皇上身边近前伺候的,自然是他的心腹魏总管这样的人。他不敢停留,小跑着进殿去。

  

  皇帝在南书房批阅奏章,沈伯陶惴惴地又跪了许久,他才抬起头来,目光极冷,只说了一句话:“沈爱卿,你这一双儿女可真是要倾国倾城才甘心啊?”

  

  沈伯陶后背立即吓出一身冷汗,重重地磕头道:“皇上,微臣该死!”

  

  皇帝面色复杂,良久道:“你死了让人说朕是暴君么?沈倾城忠肝义胆不做小三,朕岂敢怪罪?”

  

  沈伯陶不敢言语,只将头抵在地上,今日倾城的行为,皇上定然是得好好发落一番,不过,小命保住了就好。

  

  “九王妃大婚,朕倒想起她的孪生兄弟,他怎么样了?”

  

  ……

  

  沈伯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南书房的,皇上今日提起了儿子倾国,难道是不打算追究前事了么?摇摇头,事情已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为好。

  

  宫门外,一名小厮焦急地张望着,见沈伯陶出来,连忙迎上去:“老爷,九王爷到府上来了!”

  

  

  沈伯陶刚放下的心又被提起,九王爷亲自登门,不知是何意。难道皇上发泄完了,他还有话要说?宫里已经没事了,看皇上的意思,似乎认定了倾城为九王妃,他得赶紧回去圆一圆,一方面稳住九王爷,再劝劝女儿。

  

  

  

  沈伯陶听九王的话,惊得合不拢嘴。

  

  “王爷,您说的是真的?”

  

  “王妃对本王有所误会,这件事不急!”

  

  沈伯陶面上抽了抽,为这事,皇上虽然没发落他,但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九王这意思,莫非还想着娶六丫头?

  

  这九王看着病弱,一双眼睛却是洞察秋毫的样子,他不由渗出一层冷汗,沈倾城独自回来,作为父亲,他是庆幸的,毕竟是自己女儿,婚事不成,能留得命在也不错,也没有怎么怪罪,他更是放了心。

  

  此刻却是有些为难,九王表示了歉意,却毫无离开的意思,他如何不明白,便唤人道:“请六姑娘来跟王爷告个别。”

  

  丫鬟去了,不久神色匆匆回来,禀道:“老爷,姑娘、姑娘不在了!”

  

  

  九王星眸眯起,闪过一丝亮光,不经意地往门外瞥了眼,就有一个小厮悄悄地离开了。

  

  沈伯陶霍地站起身,死死瞪着丫鬟:“你说什么?不在了?”

  

  丫鬟战战兢兢,手里拿着一张纸:“这是姑娘留在房中的书信。”

  

  他一把夺过信,手渐渐抖了起来,突然撩了袍子在九王面前跪下,双手将信举到他面前,痛声道:“王爷恕罪,小女被我养得娇贵了些,做出这等任性之事,唉——”

  

  九王接过他手中的信,是素淡的梅花笺,上面泛着幽兰清香,看完信里的内容,眸色幽暗,小心地将信纸折起来,放进袖中,看向沈伯陶:“既如此,本王便告辞了!”

  

  沈伯陶拿不准他的心思,小心翼翼地亲自送了出去,希望这位爷看在他失礼在先,不要太为难自己,直到马车远去,他才慢慢放下悬着的心。

  

  “爷!”墨竹轻声唤道,他跟随爷这么久,都不能猜出他的心思。

  

  “回府!”语气无一丝波澜,听不出喜怒,但墨竹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