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毒女,腹黑二小姐

杀人灭口

重生毒女,腹黑二小姐 凤娆 1579 2014-01-18 18:45:35

  前院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沉闷,老夫人环顾四周,狠狠的拍了一下桌面,冷冷的说道:“你们是当我死了是不是,既想害死我,又想陷害莞莞,一瞧就是对莞莞心存嫉妒之人所为。”

吕辛德上前一步,弯着腰说道:“老夫人,孙儿以为应该搜各个房间。”

“墨竹,你带着人,给我一间一间的搜。”

墨竹是老夫人嫁进吕府时,就一直跟随在身边了,老夫人自然是最放心不过的。

吕倾禾坐在一侧,细细的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 吕辛德似乎是十拿九稳,她微微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奶奶,屋子要搜,这人也要搜,若是屋内没有,这毒药还在身上,岂不是让他钻了空子?”

老夫人想着点点头:“流苏,去一个一个的搜。”

“不如先搜我的吧,大哥与大娘一口认定是莞莞下的毒,莞莞总得为自己证明一下。”说着站起身子,走到李秋月的跟前,伸开双手。

“大娘,请搜。”

李秋月心下一紧,瞧着老夫人并不反对,才伸手在吕倾禾身上翻找了一阵子,她自然知道吕倾禾身上是没有的,因为她早已安排人,放入她的姻缘阁内。

“大娘,可有?”吕倾禾轻声问道。

李秋月摇摇头,脸上却并未有所波澜。

没过一会儿,流苏已经快查结束了,只剩下吕辛德与吕可柔,此时墨竹手里拿着一纸包匆匆而来,李秋月与吕辛德瞧见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吕倾禾,这下还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老夫人瞧着墨竹手里的纸包,冷声问道:“何处搜来的。”

“是……”墨竹低着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是在大少爷屋内找来的,余下的不多,但的确是鹤顶红不错。”

“你胡说!”吕辛德当即便挥袖反驳。

啪——

一团已经无用的纸包掉落了下来,吕辛德,脸刷的就变白了,这怎么会在他的袖里?他明明记得已经扔掉了。

李秋月原本想要维护吕辛德的话,噎在嗓子里,顿时发不出声儿来,她无比惊恐的瞧着墨竹手里的纸包。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是派人放入姻缘阁的,吕倾禾那里怎么会搜不到?

看向吕倾禾,那双荣辱不惊的眸子,带着淡淡的冰冷,更是冷到了李秋月的骨子里,只见她薄唇微启。

“大哥,你可真是糊涂。”

“不,不会的,大哥不会这么做,老夫人,爹爹,大哥怎么会害老夫人呢,不会的。”吕可柔跪倒在地,惊恐的瞪着吕倾禾。

是她,又是她,自从她性格大变之后,吕家无一安宁之日,这一切都源自吕倾禾。

“是你,吕倾禾,你到底要怎么样。”

瞧着吕可柔指向她,吕倾禾摇了摇头:“大姐此话何意,莫不成是说我陷害大哥?我与大哥无冤无仇,何故陷害他。”

吕可柔涨红了脸,指向吕倾禾的素手微微颤抖:“大哥无心推你入湖,大哥已经道过歉了,你为何还要如此。”

吕倾禾不怒反笑:“若说这大哥屋里的鹤顶红是我派人放的,到有几分可信度,不过这大哥袖里的,我可没这般的本事,放进去还让大哥浑然不觉的。”

老夫人拿起手中的白玉杯,狠狠的摔在吕辛德面前,眸中是那般的失望:“辛德啊辛德,你怎可让奶奶我如此心寒,一次一次的要吕家难堪。”

“老夫人明察,此事真的与孙儿无关啊。”吕辛德跪倒在地,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何这团纸包会在自己的袖中。

铁证如山,吕年恨铁不成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大哥,你对莞莞有怨,可与莞莞当面说,哪怕是责罚莞莞也愿意受着,可你怎能拿奶奶的性命开玩笑,这可是大逆不道。”吕倾禾淡淡的说道,略带失望的叹息。

李秋月只恨不得撕了她的嘴:“老夫人,您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吕倾禾是何来的本事,可以一眼就瞧出这寿面有毒的,若不是亲手下的,又怎么会知道?”

吕年也是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一边的吕倾禾,其实他也知道一些,以青怜对毒术的了解,吕倾禾会知道也不足为奇。

“怎么说我也是青峰山首席弟子,若是连自己女儿都教不好,可不是毁了我青峰山的脸面。”青怜此话一说,就连吕倾禾也是震惊万分。

青峰山是何处,那是九国人人向往的人间天堂,可却无人知晓是在何处,青峰山的弟子不是医仙就是剑圣,就连那漠北的鸠英,大业的卫衣,都是青峰山的弟子。

吕倾禾没有想到青怜竟然是青峰山的首席弟子,转脸看向司马锐坚毅的面容,也难怪他剑法如此了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