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毒女,腹黑二小姐

以命相抵

重生毒女,腹黑二小姐 凤娆 1280 2014-01-02 23:07:03

  “二小姐,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子,心肠怎可如此狠毒?”五夫人柳红的眸子里,布满了血丝,她的心在颤抖,她知道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在吕倾禾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深不可测的枯井。

一个女人,可以这么狠,连个畜生都不放过,何况是个大活人。

吕倾禾淡淡的说道:“五娘,你说我若是不狠狠的处理了这畜生,要是再出事可如何是好。”

“二姐,这吕思的事情已经是出了,难不成你就这么过去?这可连尸首都未找到。”吕心初那双精明的眸子,满是算计。

小小年纪,但心计颇深,所以吕倾禾才会发自内心的厌恶她。

“那三妹妹的意思是要我以命相抵咯?”吕倾禾轻悠悠的说着。

“莞莞!”吕年有些怒了。

这吕思死了也就罢了,这难不成还要他引以为豪的二女儿去白白的送了?吕心初倒没有说话,瞄了一眼五夫人,五夫人咬了咬牙:“二小姐,我可没这么说。”

“五夫人,昨日吕思公子是何时不见的?”坐在一边的司马锐忽然开口道,吕倾禾看向他。

柳红并未把司马锐放心上,只是闷闷的说道:“卯时。”

司马锐咧开嘴笑着说道:“那就与我表姐不相干了,寅时表姐就把那畜生给剥皮火烧了,这事李管家也是知晓的。”

这件事情本不想把司马锐牵扯进来,吕倾禾看向他,轻叹了一口气。

柳红却张了张嘴,说不出半个字来,这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说话之时,觉得他是故意为之。

“那吕思弟弟的死可就不是犬哭这么简单的了。”

吕心初哪里放过这次机会,只要能够让吕倾禾再也无法爬起来,她宁可冒险一试,吕可柔自然附和不断:“三妹妹说的是,爹爹可要彻查此事,怎么说吕思弟弟也是上了族谱的。”

“呵呵。”

众人看向掩嘴轻笑的吕倾禾,三夫人顿时全身僵硬,她看得到吕倾禾眼中胜利的光芒,她的笑声,让她身后毛骨悚然:“小初,还不闭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多嘴什么?”

吕倾禾眯起眼眸:“三妹妹说的是,这件事情的确要彻查,昨晚剥皮火烧了那畜生,李管家却捡到了一个人儿,曼云,李管家可来了?”

她抬起素手,一脸不容侵犯,老夫人舒展眉头,手中的佛珠缓缓的垂了下来,看着渐渐走进的李管家,和他身后的人儿。

那小人儿脸色略微苍白,眉清目秀,一身白色的小衣裹着他瘦小的身子,不敢抬头,所有人却都认得,他正是吕思。

李管家恭恭敬敬的行了礼,苍老的面容带着一丝的严肃,李管家原名李天,在吕家已经有四十余年了,与吕年同甘共苦,别的不多说,就说信任,李管家说了,吕年就不会不相信。

“老夫人,昨日寅时二小姐处理完犬,便然老奴与曼云、流苏在后湖边给埋了,谁知湖面上飘了一个小人,老奴救起一看是小少爷,小少爷遇水太久,若不是二夫人出手相救怕是活不到今日,这不,小少爷才醒,老奴就领着他来了。”李管家看了一眼伸手瑟瑟发抖的吕思,心里有些难忍。

还未回过神的吕心初定定的看着吕思,他竟然没死?

“思儿。”五夫人刚上前一步,吕思逃也似的躲进吕倾禾的怀里,身子不断的发抖,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柳红,是害怕也是憎恨。

吕倾禾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五娘,你说这吕思与你情如亲生,怎会如此惧怕你呢?”

柳红对吕思使了眼色,吕思却并未搭理,只是往吕倾禾的怀里钻:“二姐姐,她是鬼,她把我丢进了河里,她不是我娘亲。”

稚嫩的声音,嫩白的小手,直直的指向柳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