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妃有毒,暴君掀榻来接招

第055章:毒女的教训

庶妃有毒,暴君掀榻来接招 醉柳 1242 2013-04-19 19:01:07

    林茹思‘啊!’的一声痛叫出口,大夫人陈氏一心急,忙不迭的想往前跑几步,刚才被凤飞雪踩的脚背如碎了一般,因为疼痛重心不稳来个狗吃屎,跌倒在地。

  许妈妈和小霞都惊得瞪大了眼睛,可是他们一动不敢动,因为四小姐太厉害、太邪门了,他们可不敢招惹。

  林茹思痛的额头布满了细汗,想抽回手臂,却被凤飞雪狠狠的拽在手里。

  她娇怒道:“四妹,你这是做什么?”这道疤痕都是这个小贱蹄子赐给她的,她这等爱美的女子可谓受尽了屈辱,在夏季无论有多热,连衣袖都不敢撩起,而今她还在她的伤口上刺针,真是狠毒的丫头。

  “林若曦,你给我住手!”陈氏头上的簪子跌落了,发髻歪歪斜斜,从地上吃力的爬起,凶狠狠瞪着凤飞雪,她就知道这个死丫头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好事。

  秋雁看到陈氏如此狼狈的模样,忍不住掩嘴偷笑了一声,她家小姐越来越厉害了,连大夫人都被她整的这么惨。

  林茹思怒不可解,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了,破口大骂:“林若曦你这个小贱蹄子,你不得好死!快住手!”

  “林若曦,你这个死丫头,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陈氏也气的眼珠子都红了,更不顾什么母仪风范,扯着嗓子喊。

  

  凤飞雪一抬手,将黑尖的银针从林茹思的手臂拔出,惹的林茹思又痛叫一声,也痛了大夫人陈氏的心,凤飞雪却连眼睛都一眨不眨,接着又是朝着林茹思的胳膊扎了几下,直到林茹思泪眼凄凄的求饶,她才罢了手。

  她朝大夫人娴静一笑:“母亲,姐姐的手臂看来是不能恢复如初了,您若是想她不在受伤,应该好好保护她才是,而不是想着怎样去算计别人!”

  她甩开了林茹思的手臂,从怀中拿出了那盒桃花香头油扔在了大夫人的手上:“若曦不得不佩服母亲的高明之处,不过下一次你最好做的更精明一点,不要亲自去送什么礼物了,免得让人怀疑。”

  陈氏突然想明白了,那根银针一定是被沁过头油上的毒液了,她忙不迭一瘸一拐的跑近林茹思,心痛的抬起她那只受伤的胳膊,拿出金色的帕子,为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正冒血珠的伤口:“茹思,痛不痛啊?母亲这就给你吃解药!”

  林茹思一听陈氏的话,才知道刚才被人用银针在手臂上刺进了毒,她惊得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还不快扶住二小姐?”

  陈氏朝着许妈妈和小霞一喊,他们才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忙跑去扶住了正欲倒下的林茹思。

  陈氏这才空出了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白的药瓶,打开塞子倒出两粒红色的药丸,正欲塞进林茹思的口中,却被一只手挡住。

  凤飞雪抢走了陈氏手心中的药丸和药瓶,娴静的笑容中暗藏锋利的刀芒,她淡淡望着愤怒到极点的大夫人:“母亲,柳姨娘中毒不浅,痛的是我这个女儿的心;而今二姐也中了毒,你应该也能体验到那种心痛的滋味吧?”

  “小贱蹄子,把解药给我!”

  陈氏猛的朝凤飞雪扑过来,凤飞雪一个灵巧的转身躲了过去,冷冷的望着她:“母亲,其实那只银针上的毒和那盒头油的毒不一样,是我下的另一种毒,你要是想救二姐,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能再害我,更不得有歪心想加害我娘亲。”

  接着她淡淡的看着晕倒的林茹思身上,那身价值不菲的冰蝉丝桃红衣裙,古井般的眸子静亮却又幽深:“我这次进宫正好缺一件像样的衣裙,母亲您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