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第十八章 进宫前夕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郁小瓷 2060 2013-11-03 19:31:25

  冷夜心从莲香院回来后,便径直开始修炼,没有丝毫担心。

她知道,冷依怜和牟夫人不会将此事告知老太君,更不敢!

不过此事还是很快传的满府皆知!冷无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即刻便从自己的彩月阁匆匆赶到莲香院,拉着冷依怜走到了一边。

“你竟白白让那废物欺上头了?”冷无双劈头盖脸便是一生痛斥。

冷依怜正憋着火,一听这话,轻轻挣脱了冷无双的手,皱眉道:“六姐冲我发什么火?你若是不高兴,尽可找那废物泻火去。”

冷无双见冷依怜连一贯的矜持和温柔都不再伪装,反而凉凉一笑道:“如此说来,你倒真是被那废物给欺负了。”

冷依怜面色难看,也不辩驳,走到一旁坐下。

冷无双深深看了她一眼,嗤笑道:“我当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既然你怕了那废物,那日后你便只管一边看着便是,我自会收拾那废物。”

“你?”冷依怜抬了眼皮扫了冷无双一眼,颇为不屑道:“六姐莫不是忘了那日被那废物一鞭子毁了容的事了?我看,你也对付不了她吧。”

冷无双的豪气被冷依怜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她面色一沉,恨恨的瞪了冷依怜一眼,而后翘起嘴角道:“我承认,那废物还挺厉害。不过我可不会轻易认输!”

“待得我成了大皇妃,将来便是太子妃,那废物纵使飞了上天,也再不是我的对手。”

太子妃?

冷依怜眉头一挑,暗暗攥紧了拳,嘴上却是笑道:“那妹妹我便等着那一天了。”

冷无双自然能听出她话语中的讥讽,狠狠剜了她一眼,摔门而去。

她前脚刚走,映月后脚便进了屋,手中还捧着刚刚制好的新衣裳,一脸喜意道:“小姐,夫人特地吩咐人给您做的衣裳,可漂亮了,您快试试。”

冷依怜眸光微闪,轻轻点头,低声道:“比修为我或许输你一筹,可若是比容貌,我冷依怜可不惧任何人。”

不多时,彩月阁也收到刚制好的新衣裳新首饰。牟夫人亲自给两个女儿度身定做,她这次可是信心十足,两个女儿只要其中一个被大皇子看重,那便是真正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至于是两个女儿中的哪一个,倒是次要的了。只要,别是偏院那个小贱蹄子便行。

在冷无双也冷依怜二女都在费尽心机打扮的同时,碧芽正看着桌上放着的布裙一脸愤慨。

“小姐,夫人明摆着是欺负您。这衣裳甚至还不如那映月穿的得体,后日便要进宫,您若是穿这身,必定会被六小姐和八小姐比下去的。”碧芽一边担忧的念叨,一边委屈的望着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的冷夜心。

冷夜心将体内日益深厚的灵力运行了一个周天,缓缓收了功,睁眼看了一眼那布裙,虽隔的远,但她目力极好,一眼便瞧出了那布裙色泽暗淡,用料粗糙,针脚粗陋,的确不如前院那些身份高些的大丫鬟们身上穿的。

微微凝眸,她起身下床,缓步走到铜镜前坐下,用木梳轻轻梳理着秀发,口中不温不火道:“她们也只有这些把戏了,一件衣裳而已,你何必委屈?”

“可是,小姐您后日要去的是皇宫啊。奴婢听说京都有头有脸的世家未出阁的小姐都会盛装出席,想来六小姐和八小姐一定卯足了劲打扮,奴婢——奴婢是怕小姐被她们给比下去了。”碧芽见冷夜心如此淡然,认不出出声道。

比下去?

冷夜心看着镜中的自己,肌肤越加莹润,眸光越加清澈,那一头墨发也滑若锦缎,她的眉宇也渐渐神似前世的自己。短短时日,她便已然像是换了一个人,素女经乃是魔族圣典,凡事修炼此功法的女子无一不是绝顶姿容。只要继续修炼下去,她必定会成为第二个“魔族孤女——冷也无心。”

从前的她,睥睨魔族与天族无数佳丽,今生的她,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碧芽哪里能知道冷夜心心中想法,只焦急道:“小姐,到时候大皇子也会在的。您——不是最在乎大皇子的看法吗?”

“奴婢是心疼小姐,再也不想看到小姐被人嘲笑欺辱,奴婢比小姐更疼——”碧芽说到最后已然红了眼眶,满是老茧的手拨弄着那布裙,眉宇间尽是无奈。

冷夜心静静的看着碧芽,心像是被针轻轻扎了一下,微微的疼。

良久,她放下木梳,缓声道:“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不必担心,我自会想办法。必定不让人嘲笑欺辱便是。”

碧芽一怔,欣喜的看向冷夜心,激动道:“小姐——您有办法?”

冷夜心嘴角微微上翘些许,淡淡道:“一件衣服而已,难不住我。”

碧芽如今对冷夜心可是充满了信心,只要她说了的事,必定都是做到的了。这般想着,碧芽不由得笑出了声。

冷夜心深深看了她一眼,嘴角弧度不自觉被牵动了些许。

这夜,冷夜心心里划过许多念头,前世的她风华绝代,睥睨天下,身边却除了黑凤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直至北星沉的出现,她沦陷了心,也付出了命。

这一世,她卑微的在最底层挣扎,身边全是算计与暗害,可是幸运的是,她还有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她不想让她失望,也不想再让任何人小看,她的自尊不允许!

伸手到枕下,她拿出了那瓶养颜丹,取出一粒,毫不犹豫放进口中,缓缓合上眼开始默默运行素女经心法。幽静的屋内,只有她均匀的呼吸,和她眉心紫焰偶尔闪烁的光芒。

长夜漫漫,窗外宁静的只有此起彼伏的虫鸣,偏院窗外,一道白色的身影轻轻靠着墙,微微抬起看着满天星辰的明眸深沉若水。

适才屋里的话,他听的真切。心中不觉泛起丝丝涟漪,听着屋内浅而柔的呼吸声,他嘴角的弧度带着一抹淡淡的心疼。

良久后,他食指与中指合并在腰间轻轻抹过,一道淡淡的银光划过,他手中便多了一件散发着淡淡莹光的衣裳。

更新到,高 潮即将来临,求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