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第二章 魔女重生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郁小瓷 1970 2013-10-16 16:38:55

  冷无双的反应惊了一旁的冷依怜。

“六姐,你这是怎么了?”她缓步上前,蹙着眉看着冷无双。

冷无双天资高,在冷家地位也极高,只片刻功夫便回过神来。她深吸一口气,清冷的面容恢复了平静,咬着牙瞪着仍然死死瞪着她的冷夜心斥道:“你竟然没死。”

冷依怜这才注意到冷夜心,忙转头去看,这一看也是一愣。

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冷夜心好似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可是她却说不上具体。微眯眸子,她定定的看着冷夜心,似要将她看穿一般。

“死?”冷夜心挺直了后背立着,背上狰狞的伤口正汩汩的冒着鲜血。可是她却好似不觉得疼,只用衣袖抹去唇上血迹,而后缓缓翘起嘴角,露出了一个邪魅而冷然的笑容。

她一笑,却是让冷无双也冷依怜后背莫名一凉。

“少装神弄鬼,既然你没死,我便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冷无双被这种异样的感觉激怒,当即上前一步,扬手便将手中长鞭朝着冷夜心单薄的身子甩去。

这一鞭子,她用了极大的力道,甚至已经在鞭子上附着了自身灵力。

族规有令,家族之人比武不可动用灵力,违之,赶出家门。

可这条束缚力极强的族规却对冷无双无效,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而冷夜心则是卑贱无比的废物庶女。就是杀了,也无妨!

眼看着那条散发着蒙蒙黄光的鞭子呼啸而来,冷夜心眼底划过一道亮色,她嘴角弧度加深,在冷无双和冷依怜二人极度震惊的眼神中迈步上前,精准而迅疾的抓住了鞭子,反手一扯,竟将鞭子从冷无双的手中夺了过来。

痛!

这是冷夜心此刻唯一的感觉。低眸看着自己几乎裂开的掌心,鲜血在鞭子残存的灵力作用下化作了一团血雾。可是她的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蓬乱的头发遮盖了她的面容,可是却仍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她那双漆黑的双眼。

冷厉而无情!

这是冷夜心?家族中人人鄙夷的废物?

冷无双惊呆了,右手还保持着握鞭的姿势,脸色因为惊怒交加而涨红。

冷依怜也呆住了,她轻咬朱唇,深深看了一眼冷夜心,眼底划过一道浓烈的杀机。

“冷夜心,你好大的胆子。”冰冷的声音从冷无双齿缝中挤出,她失了鞭子,便如同失了尊严,当下如同暴怒的母狮,怒吼一声,调动了全身灵力,在身前凝聚了三柄黄色的灵刃。

她要杀了这个蠢女人!杀了这个竟敢践踏他尊严的废物。

冷依怜见冷无双彻底动了怒,悄然退后了一步,立在一旁看起热闹来。在她的认知中,以冷无双的修为来说,要杀掉冷夜心,实在轻而易举。

血雾逐渐散去,冷夜心微微抬眸,看着那三柄带着杀机的灵刃,脑海中骤然浮现了一挥手便是五柄灵刃的莫紷!一股强烈的恨意划过眼底,她冷冷一笑,声音冷厉如冰:“鞭子,不是这么用的。”

冷无双一听,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见冷夜心手腕轻转,那长鞭就好似活了过来,化作数条灵活的蛇影朝自己扑来。

她惊呆了,当即忙用灵刃去挡,可是那鞭子却极其灵活,生生从三柄灵刃的包围中轻而易举的穿过,而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她的脸上。

“滴答——滴答——”有水落在地上的声音。

冷依怜忽然惊呼起来:“六姐,你的脸——”

冷无双已然呆滞,灵刃失去操纵转瞬消散,她低头,看着地上不断滴落而后汇聚到一起的鲜血,下意识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脸,这一碰,她才感觉到一股蚀骨的痛。

“啊——我的脸——”冷无双杀猪般的嚎叫起来,再无斗志,捧着脸跪在了地上。

冷夜心没有看她,只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心中暗道,这具身子实在太弱了,连她从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若非如此,这一鞭子,当直接要了冷无双的脑袋才是。

这时候冷依怜已经吓的花容失色,只忙命人去请大夫。而冷无双更似没了毛的鸡,先前的趾高气昂早已不见,只抱着脸痛哭不止。

扔下鞭子,冷无心淡淡看了冷无双一眼,而后漠然转身,脚步沉着而有力。

她的恨,冷夜心的恨,今日才刚刚开始而已!

她必定要重新崛起,让北星沉付出血的代价。在此之前,她要做的是恢复实力,否则纵然一千个如今的她,也断然不是北星沉的对手。

不仅如此,她身上还背负着已经死去的冷夜心的仇恨和鲜血。她同样也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后院南角,一古朴雅致的凉亭内,两个身着华服的男子观看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皇兄,这冷家的废物,好像还蛮有趣的。”穿着牡丹红裳的男子唇红齿白,一脸娇俏,若是做女妆,定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便是缙云国三皇子洛云谪。

只见他望着冷夜心远去的背影,笑靥如花,眼中异彩连连。

而他唤做皇兄的男子一身金色长袍,神情俊朗而持重,剑眉星目朗星如玉,是个绝佳的美男子。听得洛云谪的话,洛云天微微扬眉,眼角多了几许嫌恶:“废物,终究只是废物。”

洛云谪不以为然,笑嘻嘻道:“皇兄好无情,今日,那废物可是为了见你一面才贸然去了前厅,否则,如何会受六小姐这般毒打。”

“不过——”洛云谪话锋一转,又故作深沉道:“若非如此,你我怎能瞧上这么一出好戏?平日里只听传言冷家九女如何如何不堪,今日却是觉得除了长的不堪之外,似乎并不如外间传闻那般。”

洛云天眼波深沉,伸手接住了一片落叶,两指轻拈着把玩:“呵——这女人不堪之处何止容貌?”

“哦?”洛云谪饶有兴致的看着那枯瘦的身影,眼中惑色更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