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第六章 如此地位

魔妃翻身,琴挑天下 郁小瓷 3139 2013-10-21 16:48:17

  此时天色将明未明,阳光悄然露出几丝,洒落在暴雨后的水渍中,明晃晃的耀眼。

冷夜心步履轻盈,每踏出一步的距离与节奏都按照素女经心法。如今的境地,她须得无时无刻让自己处在修炼当中,不容浪费分毫时间。

她刚刚踏入院子,便见到了一脸焦急的碧芽。

“小姐——”碧芽神色仓皇,见到冷夜心慌忙迎了上来,急忙道:“小姐您这是去哪了啊?叫奴婢好找。”

冷夜心看着碧芽的眼神稍稍柔缓了几分,这小丫头待她倒是真心的好。

碧芽仔仔细细将冷夜心打量了一番,见她未再添什么新伤,反而比昨日有些不一样了,这才放了心。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急声道:“小姐,前院来人了,太君——要见您。”

冷太君!冷家真正的掌权人。

冷夜心脑海中悄然浮现了一张如同用冰石雕刻的沧桑容颜。她微微敛眸,淡淡道:“知道了。”

说完,她便径直进了屋子,碧芽忐忑不安的跟了进去,开始翻箱倒柜。

“太君平日里还算和气,可是昨日小姐您打伤了六小姐和三少爷,这祸可不小,太君定然是生气了。”碧芽一边念叨着,一边拿起一件碎花裙仔细瞧了瞧,摇摇头又放回,口中叹道:“小姐您难得见太君一次,可不能穿的太失礼,太君最重礼仪.....”

冷夜心看了看碧芽,没有言语,走到了镜前坐下。

这一看,她自己也不禁怔了怔。昨日里她还面容枯黄,像是风干的萝卜皮,今日便像是过了水的萝卜条,虽还是萝卜,却是鲜嫩细致了许多。

一样还是那么瘦,可是皮肤莹润了许多,气色看起来好红润些,还有那双眸子也多了几分灵气。与昨日相比,她可漂亮了不少。

只一夜的修炼便有了这样的成果,看来她体内的杂质的确驱除了许多。

嘴角微微弯了弯,她将已经散乱的发髻放下,梳理一番随手挽起,拿了桌上一根素银簪子插在发髻中,又用篦子将发顶压平,没有一丝多余的碎发散落,整个人立刻精神了不少,瞧着也多了几分舒气。

这时候碧芽终于选好了衣裳跑来,见到冷夜心已然梳妆完毕,不由得一怔,而后惊奇道:“小姐,您...好像...”

“怎么?”微微偏眸,冷夜心看着碧芽手中那条水色素裙,似乎已经有了年头,色泽暗淡无光,但好在没有一个补丁,比她身上这件好了不少。

“好像变漂亮了。”碧芽回过神来,笑着说完,她又将那素裙递上道:“小姐,奴婢翻遍了整个柜子,就这条素裙最好了,您换上它吧。”

冷夜心悠然起身,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一身打满补丁的布裙松垮垮的套在身上,裙摆处还沾了不少泥土,寒酸的不成样子。

微微扬眉,她拂开了碧芽递上来的素裙,轻声道:“无妨,就这么去吧。”

“可是——”碧芽不解,还要劝说。冷夜心却已经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她愣愣的看着冷夜心的北影,忽然涌出一个奇怪的念头,眼前的小姐似乎并不是她从前熟知的小姐。除了容貌和身材一样,别的全都不一样了。眼神,语气,甚至走路的动作。

她可从未见过小姐这般抬头挺胸的姿态。

冷夜心缓缓迈着步,不急不躁,心中暗暗思忖着该如何应对冷太君。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关于冷太君的记忆并不多,想必因为身份卑微不受待见,能见到太君的机会并不多。

可她知道,这冷太君并不好对付。

碧芽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周围愈渐繁华的景象,水汪汪的眼珠里多了几许不安和局促。

她们平日深居偏院,极少有机会到前院来。

终于,冷夜心的脚步停在了一间格外恢宏大气的院落前,微微抬头,那被阳光映照的金灿灿的匾额上龙飞凤舞的书着“傲霜堂”。

微微敛眸,她迈步上了台阶。

傲霜堂门外两侧各立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身上穿着一身深蓝劲装。站如松柏,如山岳,气势不凡!两个壮汉漠然看着冷夜心走来,没有阻拦的意思,可那眼中也没有半分尊敬。

冷夜心眸光平视而过,神情坦然,没有丝毫惧色。可是碧芽早已经吓的腿软。冷夜心便让碧芽在傲霜堂外等候,不必进去了。

看着小姐傲然走进傲霜堂,碧芽忽然不那么怕了,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小姐不一样了,再不一样了。

傲霜堂内坐了不少人,可是气氛却十分静谧,只能偶尔听见高位上老妇人手中的念珠拨动的声音。

冷夜心一走进来,立刻便是四双眼睛齐刷刷的朝她射来不善的目光,除了冷家三兄妹,还有坐在首座的绿衣妇人,她正是冷家家主的续弦,牟夫人。

冷无双面上的伤口只剩下一层淡淡的红晕,就好似抹了上等的胭脂,给她清冷的容颜添了几许妩媚,倒也好看。冷依怜还是如同昨日一般优雅温柔,只是看着冷夜心的眼神多了几许阴鸷。

至于三哥冷无涯,他半边脸仍然有些青肿,此刻一见到冷夜心,便狠狠的蹙了眉,神色骤冷。

首座上的中年男子深深看了一眼冷夜心,沉声道:“见到太君还不下跪,怎的这般没规矩!”

冷夜心抬起下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知道他便是自己如今的爹冷家家主冷千军。果然和记忆中一样,冷厉高傲,没有半分慈父的模样。

不过,她也不在乎,只欠身行礼道:“冷夜心给太君请安。”

拨动念珠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高位上的老妇人抬起了头,一双清明且睿智的眸子俯视着冷夜心,她的脸上沟壑纵横,可是却不会让人觉得年迈可欺,反而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和她一对视,冷夜心只觉得心口一紧,好似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她的心脏,只一念便可左右她的生死!

眉头微微蹙着,她毫不避讳的迎上冷太君的视线,更是不服输的上前一步,眉眼间的傲气散发而出,给她添了一种神秘的气质。

这一幕看的在场众人不由得都愣住了,冷千军更是怒声喝道:“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敢对老太君无礼!”说完,他作势要起身,要给冷夜心一点教训。

冷夜心眼神蓦地一寒,却是仍然不惧,那股傲气更甚了几分。

冷太君却是忽然收了视线,喑哑的嗓音淡淡一笑,随意道:“千军,一家之主怎的这般没分寸,坐下。”

冷千军一怔,却是乖乖听话了。

冷太君又看向冷夜心,却是收了适才的压迫,只意味深长道:“九丫头,你可知,我为何叫你来?”

冷夜心目光缓缓扫过冷无双和冷无涯,随意道:“太君既然叫我来,便是已经直到了来龙去脉,再问我也没意义,太君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她这话语说的硬气,更是大不敬,听的冷千军又是一皱眉,眼中满是鄙夷和嫌恶。冷无双欲要呵斥,却被牟夫人按住了手,冲着她摇了摇头。

冷无涯隐忍着,深吸一口气不做声。

“哈哈,你胆子倒是不小,这府中敢和本太君如此说话的,你还是头一个。”冷太君微微眯眸,眸底划过一道森寒的冷光。

冷夜心却是昂首道:“我没做错任何事,便不必向任何人俯首称臣。”

冷太君一怔,苍老的嘴角上翘,看着冷夜心的眼神多了一分欣赏,可也仅仅是一分而已。她轻轻抚摸着扶手,缓缓道:“你毁了六丫头的容貌在前,又打落了无涯一颗牙。族规规定,本族子弟禁止自相残杀,违者,可是要废除修为的,你当真不怕?”

冷夜心忽而笑了,笑声清冷而镇定:“太君的意思是,我犯了族规?”

冷太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冷夜心秀眉微挑,笑着道:“好,我认了!”

认了?

冷无双和冷无涯皆是一愣,而后神情中都有了一抹快意。冷夜心,任你再嚣张,在老太君面前,你也翻不起什么浪,只能乖乖受罚!

可是下一刻,冷夜心的话却是打破了他们美好的幻想。

“不过,这受罚之人,可不该是我。”冷夜心笑容加深,扫了一眼冷无双和冷无涯道:“昨日,后院发生之事,老太君明察秋毫不可能不知晓。若非六姐欲置我于死地,我也不会伤她。还有三哥,若非三哥没有自知之明,非要逞强打抱不平,对我苦苦相逼,我也不会为求自保,而伤了三哥。”

“敢问太君,族规可有一条,不许自保,只能挨打的规定?”

冷太君定定的看着冷夜心,双眸再次微眯,嘴角狠狠往下一沉,神情阴晴不定。

冷府共有九个子女,老大老二早年夭折,老四老五在外游历,老七缠绵病榻,剩下老三,老六,老八虽不是顶尖的苗子,可也极为优秀,唯独这个老九一无是处,母亲只是卑微的侍婢,生下她不久便撒手人寰。这丫头平日里卑微懦弱,修为也是一塌糊涂,人人称之废物,可是今日,却是教她刮目相看了。

这个九丫头!哪里还是人人唾弃的废物?

这眼神,这气度,还有这份胆量,就绝对不是常人可比!

这真是那个卑微的庶出九女,冷夜心?

男主即将出现,求支持,求推荐,求留言,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