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四十五章 扑倒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137 2012-02-20 18:37:34

    当天晚上,月蕊回村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距离月伍的婚事,还有两天,把这几天的时间挤出来,月蕊在镇上可是忙晕了头,回到家里简单的吃了个饭,倒头就睡了。

  野人远远的就味到月蕊的气味,他家的白牙又出来了。等了那么多天的猎物终于出现了,虽然作为一个合格的猎手,他的耐心很足够,但边等了十几天,他心里也不高兴了。

  “咦?我记得明明有人的?”啊棉刚打了个瞌睡,等他柔好眼睛,眼角捕抓到的那丝人影,已经闪了过去,被脑子少根筯的啊棉略过了。因为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个转角已经没有人影了,啊棉就觉得,应该没有人走得那么快才对。

  月蕊房间的门开了,可惜这个时候没人看到,不然会更惊讶,野人打开门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儿声音,而林娘怕那小偷开门进屋里,伤着人,门上还加了一把锁,那野人开锁的手段,林娘要是看到了,百百分相信他就是个贯犯。

  “嗞!”看到床上的月蕊,野人流了一把口水。他的眼光果然没有错,这媳妇长得不紧好看,看起来还很健康!

  “嗯!呵……”梦中的月蕊翻了个身,美美的笑了两声,肯定又梦到什么赚钱的新招了。

  “嘿!嘿!”野人并不急着把人带在,先在月蕊的床边傻笑,越看这媳妇,他就越满意,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把人等来,这些天的蹲点也会值了。

  “谁!”月蕊被野人的笑声惊了,她睡眠一向很浅,野人进门的时候,她都该被吵醒的,只怪这几天太累了,让她放松了警惕,人家都到了自己床边都不懂。

  “嗞!”野人又流了一把口水,看到没有,这媳妇的那双眼灵多机灵,看这货就知道跟他很配了。

  “来人!”月蕊比对了自己跟这个男人的力气,自己肯定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于是叫人了。最近家里闹了小偷,应该就是这人了。

  “别过来!”月蕊看了看床前这个人的穿着,月蕊觉得这个肯定是山里的野人,不对……月蕊又看了看男人脖子上的东西,他奶奶的,月蕊要骂人了,这个人不是应该死了吗?

  “你叫什么名字!”见野人扑过来,月蕊往一边闪了闪,虽然这几年家里有钱了,但她还经常下地,不然她那会是野人的对手。

  “放手!”月蕊没听到野人的回答,野人两眼放着光,要不是知道他是谁,月蕊肯定也被他吓着了。

  “啊!兹兹……”月蕊那是在山林里长大,靠打猎为生的野人的手对,没两下就被野人抓到了。野人的指夹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剪过,又硬又长的,被他的指夹抓到,月蕊肯定不好过了,出血算是正常,没有伤到骨头,她就该笑了。

  “呜……”看到月蕊的手被抓伤了,野人动作停了一下,他看看自己的手,抓抓两个,他有抓伤媳妇了吗?

  “别过来!”月蕊看着野人的手,真不知道他的指夹怎会那么锋利,就轻轻一抓,她的手就破了。月蕊再想想这个人的来路,都快十年了,难听点的说法就是,都已经十年,当初他是什么在狼群中活了下来的?

  “二小姐,什么了!”啊棉这回终于听到月蕊的叫声了,不紧是啊棉,大家可都听到月蕊的叫声,都正在起床来着。

  “抓小偷了,抓小偷了,那个该死的小偷又来了!”啊棉从屋外看一房里的身影后,叫了出来。这个身影他可是很熟悉的,不就是天天来光顾家里的小偷吗?

  “哼!”被人发现,野人也知道不好,又往月蕊的方向扑了过去。这一次他下足了决心,一定要把这媳妇抓回去,至于啊棉嘛,野人还没看在眼里,他来这家里多少次了,都没人看到他的长像,野人直接给他们的定议就是,这些人都是废物。

  “呵……”看着野人扑过来,这一次月蕊不躲了,等野人扑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晕了过去,而野人就晕倒在她身上。被抓到后,月蕊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于是把她藏在床头的迷药粉拿了过来。这可是她专门买回来对付那小偷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而且还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等棉进门的就时候就看到这副景像,一个没穿衣服的人,倒在二小姐的身上,他用脑子一想,就想歪了。

  “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她被……被人给……强啦!”啊棉没有把人给拉开,而是去叫林娘了。他没看到地上的那两个人都不动了,只看到地上的血,跟月蕊身上的衣服。也不能怪啊棉想歪了,月蕊睡觉的时候,只穿了里衣,而这个时候,她的衣服已经乱了,再看到正好‘吻’在她嘴上的男人,这想法就出来了。

  “你说什么……快,我们去看看!”林娘心里一惊,暗道完了,她女儿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夫人你看!”啊棉进了门,还傻傻的指着地上的男女,丝毫注意看到林娘那狰蒙的表情。

  “我……我,我打死你个臭流氓!”林娘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可以打个的东西,等她看到桌边的凳子了以后,拿起凳子就往野人身上拍。

  “夫人,不对啊,他们两个都什么了?”后来的思儿一看,就看到毫无反映的小偷,跟已经晕过去的二小姐。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太夫!”拍了小偷几下,林娘才知道这两人都晕了过去,月蕊的药已经用几分钟,等林娘接近她的时候,那药力已经不足以把她迷晕了。

  “夫人我们来把二小姐抬到床上再说!”思儿跟舞儿略过林娘,一人一头,把月蕊提到了床上。再看看月蕊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乱了,但还都挂在她身上,这种情况的话,那个小偷还没动到她吧。

  “夫人,小姐没事,那个人还没来得急动手!”把月蕊放到床上后,思儿安慰林娘。那啊棉做事不挡调,这两个人只是晕到一起了,小姐还好好的,那被这小偷给占便宜了?

  “没有就好,把这人绑起来,明天早上,把他送官!”再踢两脚地上的小偷,林娘巴不得这人一辈子蹲大牢!林娘不知道,如果不是月蕊把药往野人的方向散,而野人又刚好扑过她这边来的话,已经被她打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