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四十八章 娘亲!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082 2012-02-23 18:16:51

    “走吧,过去看看他!”对于这个可能成为自己女婿的野人,林娘终于起了兴趣。

  “姐姐,你看这个野人长得好凶哦!”四儿做起看管野人的任务,第一次看到野人,四儿很想知道,野人跟她有什么区别,于是戳野人几下后,又捏他几下,只差没踢人了。

  “四儿你可要小心了,你再捏几下,野人醒来了会咬人的!”好在,四儿没把野人捏醒,不然又要的麻烦了。

  “你不早说,我捏了他那么多次!喂,野人,你就别装睡了!”四儿这么年可调皮了,换成别的女孩,那敢靠近野人,四儿不怕死,不紧捏了野人,听到月蕊这么说后,她就拍起了野人的脸。

  “四儿小心!”动了,野人的眼皮动了一下,把月蕊给吓着了。

  “思儿,把四小姐带回去!”四儿可以不怕死,但她怕。没看到野人醒来后,样子有多凶吗?

  “你还知道你是谁吗?”林娘试着跟野人沟通,二妹说野人身上都上伤口,虽然伤口很深,她看到的也没几个。

  “……”野人不仅没回答,连头都没转。醒来后的野人,就一直看着月蕊,他就不明白了,自己怎么被抓到的?

  “娘亲,让我来吧!”月蕊看到野人只盯着她看,就知道这事只有她能解决了。

  “我问你一些问题,是就点一下头,我知道你听得出来我说的是什么。你从山里林出来的?”月蕊不怕看向野人那野兽般的眼神,野性再大,他也是一个人,是人不没必要害怕他。

  “是……”野人没点头,而是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回答。现在不说,以后总还要跟媳妇沟通,野人正因为知道这个,最近才喜欢听别人墙角。

  “你脖子上的这个东西是你从小就带的吗?”月蕊拿起了野人的玉佩,对着他问。

  “是,小……带。”野人想了一下,这东西一直都挂他他身上,虽然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但它陪了他那么多年,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你是在狼群里长大的?”当初他被狼群突击,如果不是被狼群带走,他不可能还活着。

  “狼?”野人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狼是什么东西。

  “十几天前,有狼群在山林的外围出没,是你带来的吧!”也只有在狼群长大的人,才命令得动狼群了。至于为什么那狼群只呆了两天就走,这个问题以后再问他。

  “狼,是!”经这么解释,野人终于知道狼是什么东西了。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被狼群抓去的。我好奇,你是什么长大的?那些狼,还听你命令不成?”虽然有听说过,动物界有些雌性会收养不是自己孩子的小动物,但等你真正见到的时候,想相信就难了。

  “抓?听,令。”野人没想出合适的回答语言,他脑子里正奇怪着,他有被狼群抓去过吗?

  “这些天你都有来过我家?”答案是已经知道,得本来还得承认。

  “嗯?”家是什么东西?野人又迷糊了,跟这些外人交流实在太困难。

  “你来我家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抓我?”这个野人,最多也就见过自己一次,才见过一次,就盯上了她,未勉也太夸张了一点。

  “媳妇!”野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么词语了,这个人是他媳妇呢!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八成不记得了,要是他记得自己是谁,他路过别的村庄的时候,就不会再回狼群了。

  “大王!”野人想了一下,头领都是叫大王的。

  “听着,你叫万神董,十年前在何家村路边被狼群抓走。万神董,你娘叫你董儿吧,我想你该还有记得一些片段。”月蕊看到野人没有挣扎的动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娘亲!”有时候,不管记忆过了多少年,记忆中最深刻的,还是那慈母的呼唤。听到自己做梦都会想念的声音,野人想到的就是这个词语。

  “董儿!”月蕊抖了两下,别告诉她,这野人在叫她娘亲就成。人家只说有奶就是娘,没说念个名字就成了娘的。

  “娘亲,董儿!”野人很激动,虽然自己被绑了起来,但直起个身子还是可以的。

  “喂,你又想干嘛!”看到往自己不时扑的野人,月蕊后退了步,但就她这速度,她还没定好,野人就扑到她怀里了。

  “娘亲,董儿!”野人想到了一些画面,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像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把娘亲忘了呢!

  “你给我让开!”月蕊力气一推,小脸一红,终于把野人推开了。这么多人在,就这样看着她被这该死的野人吃豆腐不成?想到野人头正好扑到自已胸口上,月蕊的小脸又有些发红。

  “呜,娘亲,不要,董儿!”野人就委屈了,这分明就是娘亲的声音,娘亲不要他了!想到这,野人两眼放凶光,让你不要董儿,让你把董儿自己一个人丢下!

  “董儿乖,娘亲错了还不成!”看野人有要发火的迹像,月蕊刚退后的那两步挪了回来,摸摸野人的头,像对着一只小狗说:小狗乖,乖了就有骨头吃。

  “娘亲!”这一次野人乖了,扑过月蕊之前,记得把自己绑着自己的东西挣开。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月蕊看着被野人紧紧搂着的腰身,对这野人,不能用强!

  “不,放了,走!”野人挪一下位置,他是很想扑进娘亲的怀里,但是娘亲的怀抱好像变小了。不过竟然扑进去不行,那他把娘亲搂到怀里总行吧!

  “唔!”月蕊被野人搂进怀里的下场就是,吸不了气!被野人的胸毛扎的她脸痒痒的还不算,野人力气太大,几乎要把她压进肉里,而野人的肉绝对是不好进了的,被压的脸发痛就是她。

  “娘亲,不走!”野人没注意到快被自己压死的月蕊,他只知道,他不抓紧,娘亲就会不见。

  “救我!”自知不是野人的对手,月蕊只好像向屋里的人求助。月蕊是背对着大家,根本没人看到她的处境,都当她再演戏呢。林娘虽然皱了眉头,但想到这是月蕊的未婚夫,就默许事情发生,于是月蕊悲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