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四十六章 野人的身份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021 2012-02-21 18:20:03

    等村里的太夫过来看后,林娘终于放下的心。二妹中的是迷药,她是有听说二妹打算用迷药来抓这小偷,没想到她自己也迷倒了。

  “舞儿,你去打盘水来。”人是二妹抓到的,等她醒来再处理那小偷。林娘也看出来,这小偷是林子里出来的野人,她们这辈人有听说过野人的事迹,没想到她有这机会见着野人了。

  “唔,嗯!”被林娘手中的湿布弄醒,月蕊还没回过神。

  “二妹,醒醒!”见到月蕊醒了,林娘很高兴。她听说中了迷药的人,药力没过去的话,是不会醒过来的,而如果药力太大的话,还会把人给迷傻呢!

  “娘,我这是什么了?”刚醒过来,月蕊还有些迷糊,见到大家都在她屋里,觉得很奇怪。

  “你不记得了,刚才你抓小偷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给迷倒了。”月蕊被非礼的事,林娘是不准大家传出去的,也没打算把事情告知月蕊。

  “喔,我想起来,那他呢?”月蕊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了,看到野人的处境后,她知道自己的亲事肯定是退不了,而这个野人在山林里长大,应该没他家里人的那种花花肠子,要真嫁给他,家里一切还是她做主。如果这亲事取消的话,她还要跟别人订亲,到时候还不知道订的是那家,而且还要应付他家里的人,麻烦肯定又多了一把。

  “我叫人把他绑了起来,扔在柴房里呢!二妹这事你不用管,等明早,就把他拉去见官。”林娘看二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为那小偷说情了,别的事她都可以盖过,唯独那小偷占了二妹便宜这事,她说什么都不会放过这偷儿。

  “娘亲,我有件事跟你说,你们先出去吧。对了,把那人看好,我怕他醒过来又跑了。”月蕊想着,要把这野人送回他家呢,还是先在她家里管上几天。想到野人的做法,月蕊心里就有疑问了,这野人也知道她是他夫婚妻吗?

  “说吧,什么事。”林娘把门关了以后,给二妹倒了杯水。

  “娘亲你有没有发现那个野人有些面熟?”虽然那人已经走失了十年了,可是他长得跟他娘有三分相似,而那女人这几年没少过她家来。

  “我都没看过他。抓到他后,就让啊析把人绑起来扔柴房。什么,你认识那人吗?”林娘只看过野人的背面,并没有看到野人长像,就算看到了,她也不一定会认识那野人。对自己讨厌的人,林娘懒得观察。

  “那就对了,娘亲肯定也没看到她脖子上挂的玉佩了。”如果娘亲看到的话,就不会把人绑起来了。

  “他,有问题吗?”难不成,他还是什么大人物?

  “娘亲还记得我夫婚夫吗?”被狼群抓了去,还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个奇迹了。

  “记得,不过他不是已经死了吗?难不成……那个人就是他?”月蕊从没提到过她未婚夫的事,经她这么一提醒,林娘就想到了。当年月蕊订亲的信物就是一块同心玉佩,那男孩手里有一块,另一块在她身上。

  “我真是的。”野人的年纪看起来不大,又在他被抓去的地方出现过,再加上他脖子上的那块玉佩,月蕊可以肯定就是他。虽然那时她还小,但有些人能从别人小时候画像,想像出他长大后的样子,而月蕊就想过自己未婚夫的样子,当时还笑着说,要是他人还要的话,肯定又是帅哥一枚。

  “就算是又怎样,这婚事我们已经打算要退了。”当时的十年之约,林娘并没打算要遵守,这些年来向她家提亲的人家多得去,她大可给月蕊换个好相处的亲家。

  “娘亲,现在的万神董可不是文明人,我们想退,还得经过他同意呢!”要她没想错的话,那人把她当成猎物了。在他的身上,她看到狼的身影,在狼群里长大的人吗,她道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

  “我看他在山野里长大,完全成了个野人,这样的人,怎配得上我家二妹。”林娘又联想到万神董的这些年的生活,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那还会做平常人做的事。

  “娘,就算他是野人了,可他并没有伤人不是吗?”野人,月蕊想的了美女的野兽,虽然现在主角是野人,但是这个野人兽性还不小呢!想到这,被野人抓到的伤口又犯痛了。

  “没伤人,但把大家都吓了个半死,你不知道这些日子大家是什么过来的,每天晚上都要提防着他,就怕他什么时候又来了,我们睡觉都不敢睡死,家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全家人都要起来看一下,就怕他伤到人,又怕家里的东西被偷,只差呀,没给家里请来神婆了。”想到这些天被野人扰得鸡犬的家,林娘心里就有怨气了。

  “那只能说咱家无能,连人个都抓不住。”月蕊喜欢比自己强大的人,野人天天来她家,又没被人抓到,在她家加强警惕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份上,月蕊很欣赏野人呢!

  “咱当然抓不住的,也不想想人家在那里长大的。他失踪的时候才七岁,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在山林里长大,也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林娘知道野人是谁后,就在为他担心了。这孩子失踪了这么多年,听说他家里的人已经对他不报任何希望了,而他又是家里的幺儿,他家里的兄长早已经成了家,孩子都几岁了。这个时候谁还相信他家没分家,而原本属于他的那份家业,已经被他分了去,他这个时候出现,也拿不回他的产业了,没几分溥田,他回来靠什么吃饭?

  “受苦是一定的了,娘亲你没看到他那身板上有多少旧伤,经历了那么多伤患,还能坚强活下来,可见他是个怎样的人了。”月蕊也没见着野人身上有多少个伤口,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山林里长大的他,身上肯定布满伤疤。听说,身上有伤疤的男人,更富有男子气概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