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四十四章 野人传说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045 2012-02-19 18:15:29

    野人没找着月蕊,回到林子里很生气。本来想追着她的气味去找,可是他追了一段路后,就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出了月家村,月蕊的气味已经无法察觉了。

  野人并没有回到林子内围,而是在处围找一个树洞住了下来。每天晚上,野人还是会到月家村去逛一次,他相信那个人还会回这里的,或者等那几个跟她一起回来的人走了,他再跟上去,野人相信,自己还会见到那个人的。

  野人天天光顾林娘家的事,不知怎么就被人传了出去,于是林娘家又出了风头。虽然晚上他们都留有人看夜,可是到了半夜,野人出现的时候,他们都抓不到,往往只看到他的一个影子。

  “你们听说了没有,林娘家最近天天着小偷!”于是,在林娘不知道的地方,月家村的人就讨论了。小偷出现得太奇怪,大家都在为林娘家担心,当然了也少不了兴灾乐祸的人。

  “听说了,听说那个小偷天天都光顾她家,可是没偷走什么东西,也没有看清他的全貌。”最近林娘为了这事,都瘦了几斤了,而那个小偷只针对她家,月家村这么大,就只有她家出了这等事了。

  “你说什么会不会是她家惹了鬼呢?如果是人的话,不可能每次都只看到人影。”想着他们就害怕了,每天晚上都有人进自己家,而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发现那个人,可是每次都看不清人家长得怎样。

  “别这么说,被人听去了多不好,人家家里遇到小偷已经够烦的了,咱就别给她沾乱了。”林娘家也真够倒霉的,这小偷每天都去她家光顾,又没偷走家里的东西,这不存心要吓唬她嘛!

  “不是我这样说,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了。林娘家这些年日子过得太好,跟那些神仙范了冲。”林娘以前日子过得比她家还穷,这才几年,日子过得这么红火,别说她们嫉妒了,连神仙都嫉妒。

  “人家日子过得好,那是因为月蕊有才干,关神仙什么事?再说了,月蕊会的这些,可都是神仙教的。”林娘这么好的人,这些年要不是她,村里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

  “别说了,她家的人过来了。”就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好担心的,人家林娘都不担心。

  “圆儿这是去那里呢?”来的正是四儿,四儿带着家里的家丁,正准备出村呢。

  “抓小偷去。”四儿看着路边的脚印,还好姐姐聪明,不然她们真会被吓死的。守夜的人都说遇到鬼了,可是姐姐说不会,让她们在院子里潵些石灰粉,就知道那人打那进来了。昨晚她们照姐姐说的话做了,今早起来的时候,果然看到院子里有一大推脚印,那个人还不鞋子,找到他的话,只要抓过来跟院子里的脚印对比一下,他就赖不掉了。

  “抓小偷?你们知道是谁了吗?”也是,以林娘现在的人力,想抓个小偷还不容易。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往那去了。”就奇怪了,为什么是东边村口的方向,这边的村口出去就是山林,难道那个人要进山去躲他们?

  “往那了?”田娘往四儿指过去的方向看去,那小偷上山干嘛?

  “往山上去了,我二姐叫我们在院子里潵了些石灰粉,今天早上起来院子里都是那小偷的脚印,那脚印就是往这边走的。”虽然四儿不明白,为什么这脚印会隔这么远才有一个,但她肯定脚印那个小偷的。

  “原来这路上的脚印是那小偷的呀,我们也奇怪是谁在玩石灰呢!”林娘家在院子外边都潵上石灰粉的事,她们都知道,本以为是防虫的,没有想过是来抓小偷的。

  “田婶,你们洗衣服吧,我去抓小偷了。”不知道那个小偷跑到那去了,但知道家里没着鬼,四儿很高兴,今天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四小姐,这脚印到这里就没有了!”四儿追着脚印,可是这脚印到了河边就没有,难不成那人在河边洗脚?可这也不可能啊,就算是在河边洗了脚,也应该还会有脚印才对。

  “……我们回去!”四儿看了几圈,那个人下了水,他们想追就追不到了。

  “四小姐,你看那边!”眼尖的啊析发现对面的河岸上,有一条刚开出来的路。如果他没想错的话,那个小偷从这边下河后,就过到河对面,再经过那条路逃走的。

  “我看看,我们到对面去找!”四儿眼睛一亮,她看到河岸边也有脚印虽然没有沾上石灰粉,但那个脚印也是赤脚的。四儿带着一干家丁绕到对面的时候,还能看到很多脚印,事实证明,那人确实往这边逃了。

  “四小姐,我们还追吗?”到了河岸边,除了脚印,并没发现别的线索。

  “追,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吗?再说了,都追到辽里了,没谁他就在前边呢!”以那个小偷的身高,四儿可以段定那个人是个男人,而从院子里脚印的深度,可是算得出,那个人体重还不小,从脚印的宽度,还可以想像出那个人有多强壮。虽然这样了,但他们现在可是几个人,还怕他一个吗?

  “那好,我们追!”四小姐都下命令了,他们那有不从的道理。

  “别追了……”四儿看着眼前的山头,气呼呼的说,今天肯定又白费力气,因为路到这里就没有了。而再过一个山头,就要到打猎的那个山头了。四儿虽然没进过,但也知道那山头的危险。

  “啊析,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个野人呢?”回来的路上,四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个人什么会进山呢?那路又不好走,她看到那人的赤脚印后,就想不出村里有谁有这个本事,赤着脚也敢上山的。

  “四小姐这么想也是有道理的,这一路走来,路上的石头那么多,可是竟然一滴血都没有,太不正常了。”想到野人这个可能,他们刚放松的心又被抓了起来。

  “不管了,等晚上二姐回来再说了!”四儿相信,二姐是无所不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