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三十三章 月蕊到家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025 2012-02-14 11:45:59

    “林娘,月蕊回来了!”家里的东西还没整理好,月蕊就回村口了。而距离两个小时,还剩下半个小时。

  “回来了,我去接她。”听到月蕊要回来,林娘把手中的抹布放到一边,二妹第一次离她这么久,不知道瘦了没有。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官役呢!”田娘在村头料理庄稼,看到月蕊被那么多官役送回来,她当下心里道不好,就先回来报告林娘了。

  “不用去了,快点整理,她回来后还有时间。”这么快过一个多时了,这林嫂家里东西实在太多,整理了一个小时,还没整理出个样子。

  “你家东西实在太多了,把它们放别家一些才行。”想来想去,古直只觉得这个法子可行。林嫂院里本就小,再加上院里的东西又多,等会大家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搬到我们吧,我家地方大。”三伯家月木家木娘提议,几兄弟就她家月木最懒,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院子里别说家禽子,连稞菜都没种有。

  “行,林娘你看那些东西要搬到木娘家,现在大家都在,搬过去不花多少时间。”古直看了看院子里的东西,这竹杆是得全都搬走的了。

  “院子里还推着这么多柴火,都全搬过去。”月森看了院子里柴火,比他家的还多,这林娘还真勤快。

  “不用全搬,搬一半就行了,那家院子里不放些柴火,这没柴火的,大人会觉得不习惯的。”古直又有意见了,印象中,那些农家闲的时候都会砍上一推的柴火,有些人会拿去买,有些人就只留着自家用。

  “小心点,有些木柴有刺!”林娘看着大家搬柴炎,她一个女人家,插不了手,不过也在一边看着。这些木柴都是伍儿拿回家的,他去放牛看到那处的木柴可以拿回家烧的,都往牛背上放,于是她家木柴是最杂的。

  “娘亲,我回来了。”去了几天的月蕊终于回来了。她为什么要去呢,事情的经过最清楚的只有她自己了,那天她跟娘亲到镇上卖蓝子,到了镇上她就尿急,跟娘亲说了就把找毛房了,就去找毛房的这会,听到有两个毛房里的人说,国主微服出巡的事,于是她心生一计,如果把她脱粒用的架子上交给国主,来钱不更快吗?

  于是,月蕊就计划了,她不可能说把架子上交给国主,这国主微服出巡,肯定不希望别人发现。她以什么方式认识国主呢!想了想,月蕊想到,这微服出巡的国主们,都是以商人为名的多,她可以跟他分享商机为名,认识他们这帮人。而她的架子肯定会得到他们的重视,这个国家的国主有多重视农业生产,她是知道的,于是事情就成了一半。只是她没想到,那个国主对于农业,不仅可以用重视这两个字就能理解,当天派人去她家看过那个架子后,又把架子运到镇上。经多几次的实验,确认这架子的用处后,他要的不是一个架子,而是做这架子的方法。

  月蕊是不可能离开家了,于是她提议卖出自己的技术,她可发教几个人做这架子,虽说短时间内不是每个人都会做完,但她可以分开来教,每个人教一点,几个人综合起来,就全会了。这也都亏了她以前在流水线上做过普工,不然这法子她也想不到。才八天,昨天在那帮笨得要死的官役终于组装出像样的架子后,她被准回家了。而国主说自己是微服出巡的钦差,她帮了这架子,对国家什么的云云,然后,那匾额就出来了。

  不过月蕊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紧张,国主这几天没少问她从那学来的手艺,她说自己遇到神仙,然后就会做了,不知道有几个人会信,毕竟那些大人物,没几个是信神的。

  “回来了,先把东西放好。”林娘看到月蕊后,又看到那些官役手上的东西了。看那些东西的质量也知道是二妹买的了,家里的又这缺这些东西,这孩子就会乱买。

  “娘亲,院子子里的东西,他们要搬到那去!”月蕊着了看自家光溜溜的院子,东西都往那搬了。

  “都搬到你三伯家去了,你也赶了好久,进屋坐下再说。”二妹这身衣服还真贵重,镇长夫人也曾穿过她这种绸缎装,听说这种绸缎装穿起来很舒服呢!二妹不会给自己买衣服,这身衣服是那些大人送的吧!

  “娘亲,院子里的竹杆不能拿走,还有我做的东西就更不能拿到别家去了,这些东西等下大人都要看的!还有啊,院子里的鸡更要放到我们平时放养的地方,对了还有,家里的东西整理整理就行,不能用布盖起来,这些东西都是大人要看的,大人是在微服出巡,咱要把最自然的民生拿出来给他看就成。”月蕊就这么想了,电视里那些皇上微服出巡,想看到的都是最自然的环境,你把家里整理的一丝不染了,他还要看什么,要看房子整理的手段,他们住在宫里的,那天没看过。

  “可是月蕊小姐,你家院子地方不够大,如果把东西都搬回来,等会接匾在那里接!”月蕊回来了,古直就当不了主了,大人说,要他听命于月蕊小姐的。

  “在我们门前那片地接就行,你们来这么多人,再加上我们村的,那么多人肯定挤不进这院子里了,那片地头大,不够的话,还可以站到别的地里去,只要别踩到庄稼就行。”回来的时候月蕊就想好了,她家里的东西一样都不要动,竟然国主没有这个要求,她就不用去整理。

  “可是地头那么大,整理好也泥土也松了,等会大家站上去,脚下都是泥土的。”村里在家的人可都换上节日才穿上的鞋子,布鞋那么容易脏。

  “这事好办,娘亲把我编的稻杆层铺过去就行!好了,快把土弄平整。”早知道,她就不对县里那家最大饭管门上的那张匾额流口水了……咳,飘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