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二十一章 关于山上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337 2012-02-09 12:11:46

    “我在山上还养了好多的野鸡野鸭还有野兔呢!”想到自己的养殖场,月蕊心里就兴奋了,那可是她自己弄出来的养殖场着,里面每一只动物都是她抓来的呢!

  “什……什么,你再说一遍!”林娘怀疑自己听错了,二妹说啥来着,她养了好多野鸡野鸭!野鸡野鸭那么好抓的吗?都能让她成批饲养了。

  “我在山上养了野鸡、野鸭,还有野兔,都是我在山上抓的。”幸运之神真的把幸运带给了她,来到这里后,她做什么事都很顺利。其实最大的关键是,她用心去做了。

  “多少只!”二妹都带野鸭跟野猪回来养了,山上有野鸡跟野兔也很正常。

  “三十只野鸡,野鸭七只,兔子四十只。”光听这数字,就知道不少了。这么多野味。而且还是活的,能顶得上平常人家两三年的收入了。

  “不可能啊!”山上那来那么多野物抓,更不要说野物要训养的难度了。把抓回来的野物养起来这事不仅二妹做过,很多人都做过,养是养得起来,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会死很多,久而久之,村里很少有人会把它们养起来。

  “娘亲明天上山去看看吧!”月蕊训养的野物,到了她家养殖场里,吃喝一直很正常。月蕊给这情况的理解就是,她养野物环境的问题。她用的是生态养殖的方法,野物还处于半放生状态,再加上吃的也不错,野物也不反感养殖的环境。

  “你从什么时候养起的!”二妹醒来才一个多月,难道是她以前就开始养了?这么想也不可能,以前二妹那么呆,要不是她命令,她只会呆在家里。

  “就我把第一只野鸡拿回家的那天。”月蕊不知道自己做出来的成绩有多惊世骇俗,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是不被人抓去研究,但会被一大推问题淹没。

  “那天……就那天开始,你那抓来这么多野物!”林娘弯一转,又想到了打猎的那个山上,要打到这么多猎物,除非到打猎的那个山头去,难不成,二妹经常到那里去打猎!这么一想,林娘看二妹的眼神又不同了。

  “我们家山头,跟附近的几座荒山。”打猎的那个山头抓的最多,但都拿回家了。她猜是打猎的山头她设陷阱的周围有野猪窝,有野猪窝的地方,别的野物肯定不能入住了,她抓到那只下蛋的野鸭也纯嘱偶然。

  “那几座山能有这么多野味!要有的话,也早被猎走了!”林娘又想到,孩子不听自己的话,私自进山抓野味养起来,怕的就是她这个娘亲知道,她不是怕被骂,而是怕她太辛苦。

  “真的是在那几座山打到的,昨天大哥也看到了,在我设的陷阱里,抓到了一只兔子。”好在大哥被猎到野猪的兴奋冲晕了头,竟没发现野兔去了那里。

  “设陷阱就好抓野味的话,大家都会到山上去设陷阱了。”林娘想想又想想,以后孩子去那都得跟她报备才行。没必要出去时,她们都得在家学些女红。

  “我设地陷阱就有野物,明天娘亲跟我去看看吧,兴许明天也能抓到一两只呢!”就知道娘亲不会轻易相信了,别说娘亲,别人也不会相信,仅赁她一个十岁的女娃子设的陷阱就抓到这么多野物。可事实却是如此,她赁那些陷阱抓到了野物。

  “哎!二妹啊,你变了!”这还是她家那个傻傻呆呆的二妹吗?村里聪明的女娃不是没有,还没见过那个女娃儿像她家二妹这么机灵的。她这个年纪就懂得养野鸡了,别家孩子最多只知道看到野鸡就想抓回来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中,好像注定一样,当我要做什么的时候,脑海里就有一条路线,先做那一步到那一步的,我就照着做,结果就成了。”做什么事,她都是计划好的,有好的方案,等于是成功的一半,再加上二妹本来力气就大,自身的努力再加一点,事情就成了。

  “二妹,你真的遇到神仙了吗?”别人说她家二妹遇神仙变好之前,林娘曾想过二妹是鬼上身了,可是村里的巫婆看了,二妹身体很正常,不像是鬼附身。再看看二妹平常做事的速度,手脚也变得机灵了,鬼上身这个可能才被她消疑。鬼上身的话,二妹身子会越来越虚,但现在二妹的身子骨却越来越好。

  “呃……不然呢,没遇到神仙我什么会好呢?”娘亲不会发现什么了吧!月蕊反映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挠挠头,装傻谁不会?她穿越这种事,本就可以用鬼上身来理解,说是遇到神仙也不为过,也只有那个力量的人,能把她的灵魂带到这个时空,月蕊觉得,奇迹出现都是有它的原因。

  “难道真的是神仙看我们家日子过得穷,所以让你醒来帮我们?”今天二妹打回来这么大头的野猪,村里人肯定是看在眼里,二妹刚好不久,大家都还在观望当中,如果她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来,就会用新的目光审核她。

  “不知道,醒来我脑子里就有这些东西了。”月蕊知道,当时的那个情况,娘亲大可放弃她,可以当她遇到妖怪,把她扔到山里。毕竟她家里已经这么穷了,再养她这么一个痴傻的孩子,辛苦的是她。可是在娘亲眼里,不管她变成了怎样,依旧是她的孩子吧。她回来的时候,大家对于在山里遇到那束光的看法分成两派,一派人认为她遇到了神仙,一半人说她遇到妖怪,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妖怪。而娘亲站在那一派,成了她活下来最终的决策人。

  “二妹,你山上的事,除了我们家,没别人知道吧!”如果让有心的人看到二妹这么能干,又会拿她说事了。她们村虽说很和睦,但并不代表村里人的想法都一样,看不得别人好的大有人在。这些年她也看透了她们的嘴脸,那些人心里想什么,她心里很通透的。

  “没有人知道。不过我上山想要种树的话,道是有人知道了。树苗我放在了池塘里,大家也都看到她在村里挖树苗了。”她天天在山上处理杂草,时不时又烧上那么一次,人家肯定也看在眼里的。

  “种树话,道没什么,你在山上养的野鸡,别被别人看去了才好。”可没人把她种树的事看在眼里,大家都认为那只是儿戏,村里不是没孩子这么做,不过最后都是不了了终。

  “我把整座山都围了起来,怕就怕大家看到我编的篱笆了。”那篱笆真的值钱的话,人家看到篱笆第一感想是什么,她猜不定。虽说篱笆编得好,可是她是用野草编的,也不怕别人偷了去。

  “……篱笆道也不怕,以后你上山,把伍儿也带上就好!”这篱笆伍儿也会做一点,虽说她不怎么会,但是她会编的,都教给了伍儿,说这篱笆是伍编的,是会有人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