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二妹家的良田

第六章 写字

二妹家的良田 孤独雨的眼泪 2001 2012-02-01 23:58:13

    “啊娘!啊娘,我们抓到鸡鸡了……”回家,远远看到院子的时候,小四儿就叫喊着跑过院子去。干活的时候,要她拿出现在三分的力气,也不会这么晚了才回来。

  “小心些,看你跑得!”林娘看到小四儿冲了进来,把手中修草鞋的活儿停了下来,任小四儿跑到自己怀里。

  “姐姐抓到鸡鸡了!有肉肉吃了。”小四儿从娘样的怀里转过身来,挣扎都会要往门外走。

  “这山上地里的,那来鸡抓?”现在又不是稻谷成熟的时候,地里怎会有野鸡抓,再说了,野鸡那么机灵,那又会是个小娃儿能抓得到的。

  “山上,姐姐压到鸡鸡了。”姐姐可能抓不到鸡鸡,会压要,结果压到了一只大公鸡。

  “啊娘,我们回来了。”继小四后,月蕊挑着担子回来了,担子里并不是空的,每天她回来的时候,都会挑上一担的枝树叶回来。

  “回来了就好,今个儿什么回来得这么晚?”看着女儿懂事的样子,林娘心里不好受。别人家的女娃儿,做了一天的农活,回来的时候,那还会挑上一担的树叶。

  “今天抓了一只野鸡,浪费了些许时间。”总不能说,她设陷阱的时候,忘了时间吧。要是娘亲知道她在山上设陷阱,肯定会到山上去看,山上野鸡就暴光了。

  “辛苦你们了。”林娘知道,为了抓这只野鸡,孩子们肯定等了很久。都是她没用,辛苦了家里的娃儿,平时半个、一个月的都不见点腥,这长身体的娃儿,那受得了这苦的。

  “不辛苦,娘亲去烧水,我把树叶放好,就来帮啊娘的忙。”辛苦吗?是有吧,可是这样子的生活她过得很舒服。

  “你们两个快去洗个身,瞅你们两个脏得跟什么似的。”眼睛一转,林娘又命令起小三跟小四来了,这两个娃儿跟二妹出去干活,还真没那天是干净的。

  “嗯!”小三正有这个打算,做了一天的活,身上都是油腻腻的,难受死了。

  “月伍,你妹妹回来了,你们过来帮忙吧。”虽说他们这有男子不下厨房的说法,但林娘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从学堂回来后,大儿子月伍,照样要做些家务。

  “嗯!”月伍放下手中的书,放到桌子上放好,他本来就在厨房看书,家里没钱买灯油,他晚上看书都在厨房看,厨房做饭的时候,起的火光就是他看书的灯光了。

  “把这炉也烧上吧,今天你二妹在山上抓了只野鸡,今晚我们加菜。”林娘把原用来煮热水的锅里加满水,刚天烧的水已经用完了。

  “加菜!”家里加菜的机会很少,月伍也偷偷的咽了咽口水。他已经两个月没吃过一点腥味了,这两个月家家米粮都不多,能吃饱已经是不错,想吃得上腥,那只能等到新米丰收的时候。

  “你看会水,我去给你啊爹擦擦身。”当家的这两天病情又加重了,现在正躺在床上。哎!这种日子什么时候会是个头,当家的什么时候才会好!

  “好!”多加几枝树杆,烧水快些都能吃到肉了。

  “哥!”放了树叶,月蕊就进厨房来帮忙了。虽然弄一顿饭很好弄,但月蕊闲不下来,再说了,她吃了这么久的菜,得出来结论是,他们煮的菜好难吃。家里讲究能吃就行,而月蕊讲究的是精致,做出来的菜,肯定不是一个味的了。

  “回来了,今天山上的事都做好了没?”给妹妹拉了个凳子,月伍允当起大人来。

  “做好了。”用木灰铺成个方块,月蕊其实很喜欢这个时候,因为这个空挡,月伍就会教她认字。

  “昨天教你学的字还记得吗?”看到木灰铺好了,月伍就当成小老师。

  “记得,昨天大哥教我写了‘老師’这两个字。”月蕊虽然看得懂月伍的教书,可是她写不出来,书中写的都是繁体字,来这儿快半个月了,她还没弄明白这是那个时代。

  “写得不错,笔法也正确,今天我再教你写几个字,今天老师教给我们一个成语,我就教你这个吧。听好了,‘忠心报国’,字是这样写的。”月伍又把木灰堆铺平,在木灰堆上写着四个字。

  “忠心報國!”繁体字真麻烦,这字都的太难写了。

  “不对,你的笔画错了,应该这样写!”月伍注意月蕊的写法,她写的有两笔错了。

  “嗯!”汗,不就一笔吗?写得对就行了嘛!看着哥哥严厉的样子,真的快成为一个小老头了。这字还要一笔一画的字,真的太麻烦了。繁体字笔画那么多,写连笔又不好写。本来月蕊也不想学,只想做做样子,等以后别人问她什么认字的时候,能有个出处,可是月伍这一教就教上隐了,还教得这么用心,她想偷赖都没得偷。

  “专心点!”注意到月蕊走神,月伍拍了拍她的手。这学得好好的,什么就走起神来了,瞅她写的这都什么字,都乱做一团,要是这么学,学几遍都学不会。

  “哦!”自作自受!那天她怎就会有这个想法呢,这不分明给自己找罪受嘛!

  “又错了,你没看吗,这一画又写错了。”月蕊刚想画过去,月伍就提醒她的错误了。

  “……”她忍!小学的时候,学写字还没现在难,这做哥哥的什么都不懂,做起小老师来,教的东西都是在课堂上老师刚教的,要她一下子就写这些东西,那跟得上他的进度。

  “虽然写对了,但写得太歪了,再来一次!”还是不满意,老师说了,要写就要写得最好。

  “……呀,水烧开了,我去拔鸡毛!”瞅了眼正烧着的水,有些开了,她找到躲过今天课程的机会了。

  “你去把鸡拿过来,我把热水倒到桶里。”提到鸡,月伍也没有再教人的心思了,水口都快流了出来。

  “好!”溜!大哥,你真不是个称职的老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