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六十八章 收服(下)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1443 2011-12-29 20:30:43

    “你在替他求情?”舒兰转过头,冷眸望向白云蟒,眸中掠过一丝诧异。

  白云蟒通人性,闻言斗大的头颅不停点头,眼中的哀求之色更浓,让人不由忘了它狰狞的外貌,心生怜悯。

  “可是他作为你的主人,却不好好待你,你这样做真的很不值。不如——”舒兰眉梢轻轻一挑,迸射出的杀机让肖实胆寒,声音却低婉飘游,“杀了他,放你自由,重归山林。”说罢,手中陡然一紧,锋利的匕首已刺进肖实颈部的肌肤,鲜血四溅。

  只需再深入半寸,肖实便一命呜呼。肖实身为南荒之人,也秉承了一些暴虐之气,命悬一线时也未向舒兰开口求饶,而是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对方。

  一恨如斯,倘若真有神鬼存在,他一定化为厉鬼,找舒兰索命!

  墙根下的白云蟒突然竖起身躯,白色的身体如一杆标枪一样狠狠朝墙壁撞去。“轰——”烟灰飞散,墙壁被撞出一个大洞。大洞中,白云蟒摇摇晃晃地竖起头颅,shuo大的头颅沾满了鲜血,一双眼眸却沁着泪水,朝舒兰露出哀求之色。

  舒兰皱皱眉,白云蟒的用意很明显,如果肖实死了,它也不独活。舒兰一向心冷,不会因为别人的处境而心软,不过对于白云蟒……

  人心险诈,但动物的心思最纯粹、最简单。白云蟒虽凶戾残忍,但对主人却是忠心一片,这让舒兰的心头微微不忍。

  也罢,舒兰改变主意,冷声对肖实说:“这次看到这条大蛇的面上,饶你一命。”说罢,放下横在对方脖子上的匕首。

  肖实不发一言,在舒兰垂下匕首的时候,眼眸闪过一丝狠光,只见他快速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短哨,放在唇边就要吹响。

  刚才他虽然输了,但舒兰胜之不武。他一身最强的驭兽术根本没有时间施展,倘若他施展驭兽术,结局定会完全改变过来。

  不过现在也不迟,肖实恶狠狠地这样想。身前这个小女娃虽然厉害,但毕竟嫩了点,与敌对阵,怎能心慈手软?怜悯,只会葬送自己的小命!

  肖实脑海中已转过好几种恶毒的法子,好好折磨舒兰,以报刚才的大仇。当然那些围观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南荒驭兽大师,几时吃过这样的大亏!

  就在肖实即将吹响哨子的时候,舒兰唇角忽然出现一抹冰冷的讥诮,这抹讥诮让肖实心中一寒,心头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的一幕成了他一生最难忘的记忆。一抹弧光挥起,如同极北之地的光芒,妖冶而冰冷。

  “卡擦——”细微的声音响起。

  肖实惊骇地看到,手虽然抓着哨子,但哨子离他越来越远,飘然飞向远方,连同着他的手。

  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在他感到恐惧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陡然游走全身,血光在他身前绽出一抹抹冷艳的光泽,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已经被齐腕斩断!

  “呜——”他发出一阵如野兽般的哀嚎,钻心的疼,以及巨大的打击让他一瞬间忘记了所有,他只觉眼前一黑,便直挺挺地倒下,摔落屋檐。

  屋檐下的白云蟒见状,身体盘旋接住肖实,朝舒兰点了点头,而后一人一蛇朝皇城方向游去,地上蜿蜒出一条血红。

  粼粼瓦片,此刻被肖实的鲜血染红,阳光投下,光泽摇曳,恍若一层层流动的水纹。舒兰站在水纹上,青衫飘动,手中匕首闪烁冷芒,眼眸却比匕首更寒冷。被她临时佩戴在手腕上的天葵花,沾上鲜血后,鲜艳妖红,却又冷的让人害怕。

  这一刻,所有望向舒兰的人,眸中都流露出惊惧的眼神。明明一个柔弱美丽的女人,却比任何人都要冷厉,仿佛她手中的天葵花一样。

  美丽无双,却剧毒无比!

  ……

  新月如钩,悬挂在墨阳宫的屋檐上,散发着冷寒的光芒。墨阳宫里,却布满了一层肃杀的气息。

  瑞太后神色阴寒,眸间的冷翳更是到了极致。柳先生垂手站在身后,一向冷漠的他,此时脸露一丝惊容。

  肖实躺在他们身前,双手缠满了白色的布条,双眼紧闭,显然已经睡了过去。顾长歌则坐在他旁边,将银针一根一根插/在对方的手腕上,一丝丝烟气从针尾逸出,显得十分神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