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五十九章 伙伴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2132 2011-12-20 21:17:37

    “顾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医者们脸色一变,谨慎地问道。鬼谷规矩,医一人杀一人,难道顾长歌想以他们亲人的性命来交换?

  “鬼谷规矩不能破。”顾长歌凝视着他们,虽然目不能视,但众人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心不由揪得紧紧,倘若顾长歌真以他们亲人性命要挟,他们要怎么选择?

  众人目光闪烁不定,心思各异,顾长歌却淡然一笑,声音飘忽而空灵:“我所说的医一人必杀一人,是指服用奇药后,你们要忘记过去的一切,而且终身不得踏出鬼谷半步。”

  终身不得踏出鬼谷半步?众人又是一惊,这等于从一个牢笼进入另外一个牢笼,和现在的处境并没有太大分别。

  这……众人又开始犹豫起来,狡兔死走狗烹,一旦长生不老药研究无果,太后必定会杀他们灭口,在鬼谷虽说失去自由,但总算能保留性命,权衡利弊之下,有人惨然道:“好,我同意。”

  还有一名老者嗫嚅着道:“当日我坠下悬崖,双脚俱断,你救我时,为什么没有遵循鬼谷规矩?”正是他向太后说明鬼谷所在之地。

  顾长歌转过头,灰色的眸凝视着他,轻轻一笑:“你真不明白?”

  那名老者低头仔细想了想,忽然长长叹了一口气,朝顾长歌一鞠:“顾先生的良苦用心实在让老朽汗颜。”

  如果他们逃出皇宫,回到家乡,以太后的势力又怎么会察觉不到风吹草动?如果让她知道他们诈死,届时别说他们的性命,恐怕整个宗族都会牵扯进去。此时鬼谷收容他们,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笑他们事事都为自己考虑,甚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名老者更是愧疚自责,如果不是他告诉太后,又怎么会连累顾长歌?

  其他人也想通了这层道理,当即又羞又愧,对顾长歌更是佩服不已,如老者一般,对他深深一鞠。

  顾长歌却飘然闪过,淡然道:“你们不用多想,我只是遵循鬼谷的规矩。这里有一瓶药,你们每人服下一粒,其他的事就由我安排。”

  众人再三谢过,然后接过药瓶,每人取一粒服下。他们并不怕顾长歌用毒药害他们,鬼谷传人虽说脾气乖张,但从不做下/流、卑鄙之事。

  顾长歌背负着双手,黯淡的双眸望着舒兰离去的身影,脸上却现出一丝迷茫的神色。

  鬼谷之所以医一人杀一人,是因为鬼谷有自己信奉的道,鬼谷信奉的是天道不可违。

  杀人夺命,会背负血仇,死后沉沦地狱;一般的医病救人,并不会干合天道,但倘若用逆天医术,同样是对天道的不敬。

  就好比这人原本注定今夜要死,但偏偏被你救活,轮回秩序因此被打乱,医者就会遭遇报应,鬼谷这才定下医一人杀一人的规矩。

  当然医治普通病人,鬼谷不会遵循这古怪规矩,但偏偏鬼谷的人都不喜欢张扬,救人后便飘然离去。而一些千方百计找到鬼谷传人的病人,无一不是性命垂危,药石无效。为了遵循自己的信念,鬼谷出手救他们,则会遵循医一人杀一人的规矩,而后这消息迅速在江湖上流传开来。

  这时,顾长歌却因舒兰的一席话,一直坚守的信念开始动摇了。师傅说过,天道不可干涉,她却说优胜劣汰,强者生存,天地没善恶,没轮回!

  或许她是对的,他想了想,温和的笑容又渐渐绽放开来。

  ……

  舒兰悄无声息地潜出墨阳宫,墨阳宫内虽说仍旧戒备森严,但大部分高手都已调出,去捕捉潜入墨阳宫的刺客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真正的刺客仍旧在墨阳宫。

  望着夜色中的墨阳宫,舒兰冷然一笑,一个月后,她还会来这里的。她转过身,,正要离去的时候,双眸忽然闪过一抹寒光,银色的小弓已然握在手中,右手拉紧弓弦,指尖搭着三支羽箭。

  “是我。”前方密林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一个黑衣人飘然掠出,他浑身浴血,脸上有几处伤势,望向舒兰的眸光却是关切、明亮的。

  端木琉!

  舒兰垂下弓弦,眸中的杀机渐渐散开,声音却仍旧冰冷:“能从这么多高手中突围而出,你果然不错。”

  倘若此时揭开端木琉的面纱,定能看到他哭笑不得的表情。端木琉苦笑,声音却愈加深沉:“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再说。”说罢,转身就yu掠向暗处。

  眸光微微一闪,舒兰忽然开口,声音虽然清冷,但少了几丝寒冷气:“你是个不错的伙伴。”

  端木琉的身影骤然一止,不过并没有回头。“谢谢——”他说道,而后黑色身影掠入黑暗之中,眨眼不见踪迹。

  舒兰收起长弓,望着灰漠漠的天空,神色清冷。一月后,她会再临此地,恐怕她的生活再不会平静。

  刚才引开墨阳宫高手的爆炸声,是她故意在端木琉身上做了手脚,那种爆炸声音巨大,却不具多大杀伤力,如民间常用的烟花爆竹。至于那条白蟒,舒兰百宝囊里有一些掩盖气味的药水,可以摆脱猎犬、猛禽的追击。

  她这么做,并不仅仅是借端木琉摆脱墨阳宫的高手,如果端木琉没有能力脱困而出,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她的伙伴,她不需要弱小的合作者!

  不过,端木琉的举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虽然他突破了墨阳宫高手的合围,却没有立刻遁走,而是冒险来到墨阳宫等待舒兰,显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

  可是仅仅因为这一点,就可以将端木琉视为值得信任的伙伴,还远远不够。再度朝墨阳宫看了一眼,足尖一点,舒兰宛如一只黑色雨燕,悄然飞向黑暗。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太后脸色阴沉地回到墨阳宫,柳先生和肖实脸色讪讪,显然围捕刺客却无功而返。

  “可恶!”一想到刺客悄无声息地潜入她寝宫,离她卧榻之处只有几步距离,要不是白云蟒,恐怕她……瑞太后脸色铁青,冰冷地说道:“墨阳宫内的守卫全部换掉,侍卫人数要比平时多增加三倍!还有——”

  瑞太后忽然脸色一变,她看到挂在正中央的观音像有些斜,立刻走上去,按动上面的开关。

  “轰——”石门打开,柳先生和肖实一左一右护着瑞太后,走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