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五十七章 交易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1938 2011-12-18 20:59:29

    呈现在舒兰面前是一条幽深通道,约莫走了四五分钟,方才看到一丝微亮光芒。舒兰脸色未变,眸光却犀利起来,右手垂下,一把锋利的匕首握在手中,一步迈了进去。

  通道尽头是一间宽阔密室,数十位老者或坐或立,均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偶一抬头,陡然看到一个舒兰这个陌生身影时,脸色大变。

  “你是……”他们愕然问道,这间密室除了太后和她心腹之人外,根本不可能有外人踏进这里。可是站在他们身前的那个人却是一身黑衣打扮,脸上蒙着黑纱,怎么看都像是偷偷潜入皇宫的人。

  可是墨阳宫重地,又岂是说进来又能进来的?就连当初那个环月,要不是趁着太后和手下未在,这才潜入进来。

  舒兰没有说话,一双眸光冷冷环顾众人,只要被她扫中的人,心头都不由升起一股寒意,低下头不敢与舒兰对视——不过除了角落边的一名白衣人。

  他是背对舒兰的,当舒兰目光扫来时,他似能感觉到,同时回转过来,和其他人的反应不同,他对着舒兰展颜一笑。

  即使舒兰冰心绝情,对方的笑容却似一股清风吹拂到她内心深处。

  “哼——”她冷哼一声,不再看白衣人一眼,而是一抬手,一把小巧的弓出现在手上,张弓搭箭,银箭飞射。

  “啪——”正中一盏宫灯被射碎,飞起的火焰如流光般到处乱/溅,众人一看舒兰这架势都退到一边,惶惶不安。

  “都给我听着,我问一句你们便答一句,如果答不出,或者回答的不对,就犹如此灯!”冷厉的眸光扫射众人,舒兰冷冷地开口道。

  “那是自然,请……”一名老者壮着胆,战战兢兢开口,却不知道如何称呼舒兰,对方分明就是偷偷潜入密室的,“请壮士尽管想问。”绞尽脑汁,他才想到这个词。

  “你们是不是在研究这东西?”舒兰抬起手,双指捏着一粒药丸,冷冷问道。

  众人看到舒兰手中的东西,脸色再度一变,对方竟然为那样东西而来,可是如果如实相告,那太后那边……

  他们的生死或小,但宗族命运却操纵在太后手中!

  “这个……壮士……我们真的不知……”一人强笑着,试图掩饰过去,然而话还没说完,一支冰冷的羽箭飞了过来。

  “叮——”一支银色短箭插/在他身前的桌子上,离他只有数寸距离,箭尾巴兀自颤抖不已,老者面如土色,身体摇晃一下,“啪”一声跌落在地。

  其他人的脸色同样苍白,目光游离不定,心中更是无比煎熬。舒兰见状,冷笑一声:“你以为太后会放过你们吗?自你们进入这密室,就注定不会活着出去。不过如果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话,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一名老者闻言抬起头,声音颤抖,眼眸虽然绝望,但仍旧燃起一丝微弱的希望:“你,你真的能救我们出去?”

  他们是大夏王朝有名的医者,见识自然不像一般人那么短浅,长生不老药,这是亘古未有的事,纵然他们真的研制出来,太后也不会留下他们活口,历史上狡兔死走狗烹的事太多太多。

  可是明知道最后是死局,他们心头仍旧抱着一丝不切合实际的幻想,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

  “白老,你忘了你的子孙,忘了你的宗亲了吗,他们何其无辜!”身旁一人凌厉喝斥道,若在场有一人泄露秘密出去,所有的人都逃不脱干系。

  那名唤作白老的人闻言顿时面若死灰,不再支声。舒兰眸光微微一闪,神情虽然依旧冰冷,心头却暗暗叹息一声。

  杀手虽然凌厉至寒,杀伐果断,但在驾驭人心上,与封建皇权相比却是输了一大截。

  杀手再凌厉嗜血,也只是击杀目标,鲜有满门灭火,更别说同宗连坐。但所谓至高无上的皇权,却藐视人权,真正视人命如蝼蚁,这也是舒兰想回去的真正原因。

  虽然可以很好地生活在这里,比杀机四伏的现代要安全的多,但她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杀鸡吓猴?银箭搭在指尖,对准了那名厉声呵斥的老者,心头却微微有一丝犹豫,不过一闪而逝,指尖就要松开的时候,一个温温淡淡的声音骤然响起,空中肃冷的杀气立刻被冲淡了不少。

  “别为难他们了,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作为条件,你需答应我一件事。”顾长歌站起,笑容璀璨,亮如天边明星,只是一双眸子黯淡无神,没有一丝波澜,让人心头生出一丝遗憾。

  他的笑,是如此温和明媚,若他的眼睛复明,必定是星空中那颗最深邃、最明亮的星辰。

  “你说。”舒兰望着他,淡漠地开口,弓弦却松了下来。

  “救他们离开这里,我必定如实相告。”顾长歌平静地说,与舒兰的平静不同,一个如镜湖春色,温暖和煦,另一个则是高山雪寒,清丽瑰冷。

  “不可能。”舒兰摇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让她带一个、二个离开这里,或许能办到,但带同时带十个人人离开这里,她确实做不到。

  她的性格就是如此,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不想欺瞒对方。

  舒兰的拒绝没有半点回旋余地,不过顾长歌脸上没有任何失望之色,相反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你果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他仰起头,朝着舒兰的方向忽然莫名其妙地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眼里,任何事物都是模模糊糊的,都是灰色的。

  可是刚才转身,却在刹那间看到了一抹清寒的白影,如高雪,如冷云,冰冷奇绝,他的心头微微一荡,这是从未有过的。

  “我有办法带他们离开这里,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他淡淡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