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五十章 成疯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3212 2011-12-10 21:01:59

     “端木琉,你果然是如此。”环月惨笑,她聪慧至巧,早就洞悉端木琉的内心,像他这么高傲的一个人,他的人生是完美的,是不允许自己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记忆。所以,一开始,她就没想把这层关系点破。

   端木琉不置可否,墨眸望着环月,声音阴阴沉沉:“收手吧。”

   “收手?”环月止住眼泪,眸光波波艳艳,却冷光无限,“你觉得还有可能吗?”后宫被她搅动一片风云,国已不成国,棋局已经布置如此,再难止手。

   “你是一个聪明人,即便你帮我争夺到了天下,我也不会娶你。”端木琉脸色微变,微微一叹。

   如此聪明的一个人,为何要做这样的傻事?爱,真的可以让人痴狂成这样?

   “是啊,是不可能的。”环月走到他身边,伸手从他手中接过画纸,端木琉的手轻轻一颤,最终还是松开。

   “那个琉哥哥,早已不在了。”环月望着画纸中的男孩,刚止住的眼泪又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笔墨沾上泪渍,很快化开,整副画像模模糊糊,再难认辨。

   端木琉默不作声,环月的哭声如一根根针刺中他心头,他竟也疼痛难忍。或许,他错了,不该一开始就有这句戏言。

   可是他真的不爱她,现在即使心疼,也是因为心中有所愧疚,而不是有所爱。

   “朝堂三公很快会对皇上有所行动,到时你的处境会非常危险。后天这个时候,我会接你,带你离开。”端木琉转过身体,缓步朝殿外走去。

   环月默然不语,直至端木琉的身影消失,方才抬起头,眸中水光荡漾。

   带她离开,终究是因为愧疚,而不是爱。

   端木琉走后不久,一抹修长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桃嫣殿前,目光深邃迥然,深深地望着里面,沁着无尽的悲凉。

   环月无意间抬头看到他时,娇躯一颤,不过立刻重又恢复平静。

   ……

   李将军已经举兵造反,朝中有许多力量伺机而动,只要端木琉振臂一呼。轩王府中,端木琉静静听完下他们的汇报,眸中有一抹光芒在闪烁。

   万事俱备,看来是时候出手了!

   “王爷——”下面的人期待着望着他,只待端木琉一句话,明日便可起事,与李将军里应外合,逼端木宇退位。

   “等一下……”端木琉心中一动,“起事之事,放在明日下午。”明天,他必须将环月从桃嫣宫中接出。她为自己尽心尽力,不能让她遭受无妄之灾。

   第二天,他小心潜入桃嫣殿,以他的身手,避过皇宫守卫并不太难。料峭春寒,桃嫣殿周围的桃花却开得灿烂芳华。

   那浓烈的颜色,仿佛一团团红云,瑰丽却有一丝血样的惨烈。

   避开桃嫣殿堂的侍卫,端木琉掠身进入内殿,内殿空空荡荡的,除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再无其他人,相必环月已经屏退所有人。

   那抹身影听到他的脚步声,转过身,容貌依旧那么美丽,可是眼睛却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颓废而憔悴。

   “跟我……”端木琉刚开口,便被环月打断。

   “轩王爷,你我不妨再对弈一局如何?”环月开口道,指了指身旁的早就备好的棋盘,桌上燃着一缕幽幽清香。

   她眨了眨眼睛,虽不说话,却似有所指。端木琉微微一怔,知道她聪慧少有,不会无端有此一举。

   于是,他点点头,两人坐下。环月先手,落下一白子,棋却不落边角,而是直落中央。端木琉脸色一变。

   千百年来,从未有人如此下棋,先取中央,无异于自寻死路。

   端木琉也是心灵剔透的人,当下默不作声,落下一子,双眸却暗暗朝四周望去,陡然间感觉到桃嫣宫中有一丝丝诡异的气息。

   有埋伏?

   他目光一寒,冷冷刺向环月。环月默然不语,依旧飞快地落下黑子。

   “啪啪——”只听大殿内,一阵阵清脆的落棋声。桃嫣宫内的一根铜柱内,一双双眼眸关切地望着外面。

   端木宇一身龙袍,面色震怒,双手握拳,却死死忍住。身旁是一位盛装女子,年纪虽高,却显得尊贵无比,此时她冷冷地望着大殿内的两个人。身后则是朝中各位大臣,左丞相竟然也在其中。

   “王爷,下了这么久的棋,不如喝一杯茶如何?”环月忽然一拂身前的棋盘,“当当——”黑白交错的棋子如珍珠般落在地上。

   “好。”端木琉长身而起,抓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他之所以按照环月所说的去做,是因为刚才环月用黑棋摆出了一个字。

   “险”!

   看来此事已经暴露,也不知道端木宇有何能耐,竟能这么早识破他的计谋。不过虽然身处险境,他却选择相信环月。

   不为别的,只为环月眼眸表现出的神色,那种关切,是无法伪装的,那一刻,他竟和环月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因此,他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

   暖茶入口,却有一股苦涩的滋味,似是一股特殊的药味。铜柱内的太后看到端木琉饮下热茶,不由露出阴冷的笑容。

   虽然端木琉被她用计困住,但就算雄狮被困,其反扑也势必惨烈。一向谨慎小心的她,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事情发生。

   “这是我特意让太医配置的九虫九花膏,毒性霸烈,只要你给端木琉服下,你的罪孽我可以视而不见,甚至依旧可以让你和宇儿一起。”

   端木宇则又妒又恨地望着环月,眼前浮现出昨日的场景。

   “陛下,臣妾知道错了,臣妾愿意悔改。臣妾愿意从此一心一意侍奉殿下,只求殿下饶他一命。”

   虽然他经不住环月恳求,答应了她。不过他怎么会真的放过端木琉?

   龙鳞岂是可以忤逆的,端木琉必定会死!

   见端木琉依言喝下清茶,环月淡淡一笑,笑容落在端木琉眼睛里,却心酸异常,他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不为自己,而是为环月。

   如今身陷重围,即便是他,都很难有把握全身而退,环月一个弱女子,究竟会有什么办法?

   可是他为何又如何信任环月?

   一切成谜,需这个玲珑九窍的女子揭开。

   环月站了起来,眸光柔和爱昵,仿佛要将全部的爱都倾注于此,可声音却惊恐无比:“王爷,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为何……”

   端木琉的身躯猛然一颤,全身僵硬,手足不能动,就算是真气都似遇到一层阻碍,不能突破半分。

   这茶有毒!端木琉惊骇万分,又惊又怒地望着环月,亏他如此信任于她!

   环月的笑容不减,薄唇轻启,却似一句句无声地诅咒,叩响着端木琉的胸膛。

   环月被端木琉高大的身躯挡住,因此铜柱内的人并未看得真切。环月缓缓开口,声音却浑厚,与端木琉没有半分差池,她模仿端木琉说话,竟惟妙惟肖到如此地步。

   “你祸国殃民,yin乱后宫,我为天下除你这一大害!”

   环月手轻轻一抬,扯动了一条微不可见的丝线,丝线一端粘在端木琉的佩剑上,刚才与之对弈时,她便悄无声息布置这一切。

   天蚕丝,白色晶莹,比蛛丝粘缠十倍,柔韧百倍!

   “琉哥哥……”她用只有端木宇才能听到的声音喊道,一道淡淡的光芒一闪。

   “铿——”佩剑出手,利剑划过一道灿烂的光芒,刺入环月的胸膛,鲜血顿时四溅,染红了她的衣摆。

   端木琉一动都不能动,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眼泪顺颊而下,心如刀割一般,那声“琉哥哥”更是如晴天霹雳般响彻耳旁。

   环月张开双臂,面露微笑,终于……终于可以再次拥抱他了。

   琉哥哥,这一次终于属于她了。

   他不会明白自己有多么爱他,他以为自己为了要和他在一起,便帮他谋夺天下。熟知,她不想让他做皇帝,只是想替他扫除障碍。

   他虽然才情高超,睥睨一切,可是政坛深似泥淖,有多少隐藏的势力在提防着他。端木宇一直想要除去他,太后更是苦心孤诣,布算绝局,就连他深爱的父皇,在死后也备有后手,防他生出异心,天下大乱……

   他一个人,却要面对这么多敌手,纵才思再高妙,也终究寡不敌众。因此,她才在后宫弄出这么多风云,只是想让端木宇众叛亲离。

   可是她和他一样,终究势单力薄。大夏王朝近百年的积蕴都掌握在太后及端木宇手中,岂是他们撼的动?

   可是……纵然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护他周全!

   环月露出一丝决绝的神色,满是鲜血的身体倒在端木琉怀中,在他耳旁轻轻说道:“外面花苑里最大的一棵树下,有我埋下的东西。你若活下去,就装疯……”

   而后,她望向后面的铜柱,墨黑的眼眸闪现出一丝阴冷的光芒,是那么的恨。

   即使她死了,也要这对母子反目,为端木琉争得一线生机。

   她转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模仿端木琉的语气,说道:“我奉太后之命除去你,你可走的安心了!”

   铜柱内的端木宇蓦然转身,恨恨地望着太后。端木琉喝下的茶,他知道下了九虫九花膏,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连环月也算计进去,真是一石二鸟!

   身后的大臣则一片愕然,按太后的意思,环妃和轩王爷私会,然后共商谋反之事,可是……可是怎么成了王爷除去妖妃?

   端木琉木木地站着,看着怀中的人一点点闭上眼睛,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似睡去一般。衣衫上的鲜血,如同殿外的桃花,红的那么刺眼。

   “啊——”他忽然叫了起来,眼眸通红,如同疯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