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三十三章 交锋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1984 2011-11-24 20:06:46

    又是他?那个曾在小湖边“偷窥”她的男子。

  秀丽的脸上没有半分波澜,舒兰转头望向窗外,放下小白,淡淡道:“每次见到你都是躲在一边,偷偷摸摸的,这又算什么本——领?”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舒兰的音调忽然拉长,站在一旁的许天友只觉眼睛一花,原本放在一旁的弓箭,竟已被她握在手上。修长、柔弱的酥手握住乌黑的铁弓,另一手则扣着弓弦,双眸一寒,冰冷的光芒骤然亮起。

  周围的空气陡然凝固起来,正要趁机逃跑的小白,四脚忽然失了力气,一个趔趄瘫倒在地上,而许天友脸色苍白,“腾腾”后退几步。

  舒兰射向方正那一箭,气势虽然凌厉无比,但杀机只是溢于体表,并未外泄多少,而这一次,浓烈的杀气布满了整个房间,偌大的一个房间竟似数九寒冬,冰冷而凝滞。

  这便是杀意,一个久历生死,见惯无数血雨腥风的杀手才能凝聚而成,小白和许天友自然承受不住。

  “轰——”,用上好木料做成的窗轩被利箭击破,木屑如雪花般激射,弥漫整个房间。

  一阵清朗的笑声突然传来,万千“雪花”消逝时,窗口显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一抹蓝影,悠然而立,站在那边仿佛一抹云雾青烟,飘然优雅,又似朝露晨霜,寂寥清寒,垂下的右手赫然握着一支羽箭,青色的木面具下,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舒兰。

  许天友碰到他的目光,只觉得心头猛然一颤,虽然他是一个男的,但是乍一看这样的眼眸,心头像是迷上了一层淡然迷离的薄雾,视线变得迷离,整个人都变得酥软起来。

  这……他开始惊骇起来,倘若他是一个女子,恐怕只一眸,便会死心塌地地爱上这个男的,只可惜对方脸上遮着青色面具。

  不过,能有这样深邃明亮的一双眼睛,其容貌又会差到哪儿去?

  “喵——”原本被吓呆的小白,此时却突然兴奋起来,黑宝石般的眼睛全是喜悦的光芒。它摇着尾巴,一步步朝蓝衫男子走去。

  “回来。”许天友赶紧一把抱起小白,开玩笑,这是三小姐看中的宝贝,怎么能让它走丢?

  “喵呜——”小白立刻凶性大发,利爪挥舞,毫不客气地在许天友手背上抓下一道道血痕,许天友吃痛不已,不过不敢松手,只是不停地躲避小白的爪子。

  果然是他!

  舒兰目光微沉,身为杀手,她的五感自然非常敏锐,记忆力更是惊人,男子只开口说一句话,她便认出了他,更毫不犹豫引箭射出。

  虽然这只是第二次见面,况且对方未必怀有恶意,但舒兰已动了杀机,要知道之前可是被他窥视过,而现在更是胆大地跟踪她……

  不可否认,这是她穿越以来,遇到的第一个难缠的对手。所以刚才一箭,舒兰已用了七八分力道。

  “叮——”双指一松,黑色羽箭撞击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蓝衫男子目光炯炯,望着舒兰,笑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舒兰冷哼一声,重又坐回椅子中。杀手,最擅长的是刺杀,既然一击不中,她自然不会再徒费力气。

  如果真要杀他,以后寻找机会便是了。

  “第一,你并不是我朋友,我无需对你客气;第二,这是我的地方,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用征求你的意见。”舒兰冷冷地说道。

  “贺兰婷,这两句话你都说错了。”男子笑着摇摇头,也不问舒兰是否同意,径直走到她身边,拉过一张椅子,优雅地坐了下来。

  舒兰并未阻止,一双妙目冷冷地盯着男子,仿佛要看穿对方。蓝衣男子坐在她旁边,眸中的笑意更浓了。

  他伸出一个手指,在舒兰面前晃了晃:“第一,我们现在虽然不是朋友,但并不代表以后就不是朋友。”

  他又伸出一个手指:“第二,据我所知,这忘心居是端木琉那个傻瓜的,什么时候是你的了?虽然你是端木琉的妻子,但大夏法典规定,丈夫未亡时,家产只属丈夫一人,女子是无份的。”说到这,他颇有意味地朝舒兰望了望。大夏王朝素来重男轻女,一些典法礼仪往往都是维护男子的。

  “而你,说这房子是你的,不就是在诅咒的丈夫吗?而这,又是女子为妇最忌讳的。我说这两条,可曾有说错的地方?”男子的双肩微微颤抖,显然笑的十分开心。

  “说完了吗?”舒兰无动于衷,声音冷漠地不掺杂一丝感情,“说完的话,你可以滚了。”

  诚然这些都是大夏王朝的典法、礼仪,束缚了全天下地女子,女子一出生便不如男,不过这些又和舒兰有什么关系?

  舒兰好强,性子冰冷,若谁惹到她,动辄一怒便血流成河,这世间的典法、礼仪根本束缚不了她。

  至于全天下的女子,又与她有何关系?

  她只知道,恩是百倍,仇必千倍。谁若得罪她,无论王公贵族,还是平民走夫,她都会让他们付出千倍的代价!

  杀手最无情,舒兰更是如此,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让她牵挂、顾忌的人,恐怕就是那个从未见过面的贺兰婷了。至于其他人,她根本就未放在心上,不清冷绝情,便永远达不到杀手境界的巅峰。

  “哦?”舒兰的回答有些出乎男子的意料,他望着舒兰,深邃的眼眸泛起一阵阵异样的光泽,如桃花落入镜湖,惊起一圈圈涟漪。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他这样说道,虽然与舒兰的交往不深,但给他的感觉,对方除了冰冷外,还有一种看不透,捉不明的感觉,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不过这都无所谓,我来这的目的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如何?”他的声音轻轻地吹入舒兰的耳朵,眸中的笑意清浅扬起,如天边的云霞,蔚蔚成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