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杀手王妃

第三十二章 三小姐的本领

杀手王妃 孤月琉璃 1979 2011-11-23 20:02:12

    “忘心居”门口,方正恨得牙痒痒,身后有那么多宾客,“贺兰婷”的做法委实让他难以下台。

  “荒谬!”他猛得将丫鬟手中的木盒拍开,“哐当——”清洌洌的匕首掉在地上,晃起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光芒寒而利,刺得方正眼睛生疼,他不由眯起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骤然从里面传了出来。

  “聒噪!”冷冷的两个字,绝不累赘,却充满了一股让人害怕的气息。

  就在众人惊疑的时候,“刺啦”一声,似有东西摩擦空气,以惊人的速度破空而来。

  宾客中有不少是武将出身,他们听到那声音,脸色一变,身形连忙暴退。可怕!虽然“贺兰婷”在外厅露过一手,但那些家丁只是寻常身手,因此众人并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听到“暗器”的破空声,光这份手劲,在场的人自认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些。

  想不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身手!

  破空声越来越响,仿佛是一支破裂的哨子,发出沙哑、尖利的声音,紧接着一支乌黑的羽箭闪电般从里面射出来。

  箭势如电,气势如虹,众人只来得及看到一道乌光,然后听到方正的惨叫声。

  “啊——”

  方正凄厉的叫着,羽箭的速度实在太快,他甚至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羽箭便瞬间命中了他。

  羽箭强大的惯力带着方正,快速地向后飞退,驰出了忘心居,然后“叮——”的一声,方正连人带箭被钉在了忘心居门口的一棵大树上。

  众人被这一箭的气势震慑住,良久才反应过来,家丁们手忙脚乱地跑了过去,方正则一脸惨白,双眸失神,恍若从鬼门外转了一圈。

  其实刚才一箭只是射中方正的衣襟,并未伤到他的皮肉,现在方正连人带箭高高地悬挂在树干上,场面显得有些诡异。

  倏尔,一阵清风刮过,方正的双脚也随之摆动起来,然后只听“滴答,滴答——”的声音,一丝丝水珠从方正的裤管里流了出来。

  只一箭,便将轩王府的管家吓得pi滚尿流,换做平时,众人一定轰然大笑,可是此时亲眼目睹“贺兰婷”的威势,一时竟然无语。

  良久,才有人打破沉默,说:“哎呀,我忘记了,今天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先告辞了。”他拱了拱手,拔腿就跑。

  旁边的人立刻醒悟过来,纷纷客套一阵,脸上却佯装镇定,转身时,速度陡然加快,很快消失得干干净净。

  至于来时的那些小心思,早已经被“贺兰婷”那一箭击得粉碎,虽然“贺兰婷”长得倾国倾城,但这样强势的女子,谁敢对她有歹/心?

  开玩笑,色/心也需要色/胆撑的,除非连命都不要了。

  忘心居内,舒兰慵懒地坐在一张豪华的大椅内,身侧放着一把乌铁大弓,而许天友则捧着箭壶,一脸恭敬地站在旁边。目睹舒兰开弓引箭,及听到屋外一阵惊恐的声音后,他是愈发对这个女主人死心塌地了。

  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但执弓的那一瞬,舒兰的神情、眼神,仿佛能冰绝天下,已不能简单用英姿飒爽来形容她了。

  这一刻,她好像是开天辟地之人,天下尽在掌控之中,而他,则如一只渺小的蚂蚁,只能高高仰望。

  能跟这样的主人,是他的荣幸,徐天友惶恐地这样想。

  “哼,不自量力,”舒兰轻哼一声,对待方正这样的人,多余的话不需说,就应该以暴制暴,淡淡地瞥了一眼神色恭敬的徐天友,舒兰知道自此他再也不会背叛她,淡淡一笑,道,“那些东西都放好了?”

  “都放好了,全部都在忘心居里。”徐天友连忙答道。舒兰所说的东西,是她从贺兰府中带来的嫁妆,不过舒兰的嫁妆有些特别,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大堆锋利的兵器。

  有长剑,大刀,弓箭,软鞭,及一些细致精巧的暗器,将军府别的东西没有,这些东西却要多少有多少。

  舒兰脚边蹲着一只白色的小猫,毛色雪白光滑,眼眸黑宝石般深邃,此时它偷偷打量着舒兰,见她和许天友交谈,身躯便微微弓起。

  时不待我!这是难得的一个好机会,它要赶快回到主人身边。

  白色的身体悄然跃起,一个漂亮的纵跃,约莫能跳到一丈开外的窗口,然后凭借它灵巧的身体,应能迅速跃入花林里,那个可恶的女人是抓不到它的。

  小东西这样考虑着,不过身子刚刚跃起,一只素手便优雅地伸出,也不见她如何动作,便已一把拎住小白的颈脖。

  果然是个小精灵鬼。舒兰把小白提到面前,冰山一样的俏脸绽出清冷的笑容。

  “喵呜——”见舒兰笑了,小白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它还是回过神来,一看到自己的处境,立刻凶性大发。

  它不停扭动着身体,爪子挥舞,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过闹得再凶悍,却碰不到舒兰一丝一毫。

  “小家伙,以后你就跟着我,怎么样?”很少与人交朋友的舒兰,不由心中一动,另一手摸了摸小白的鼻子,轻笑着道。

  “喵呜——”小白扭过头,摆出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开玩笑,它可是波斯猫中最高贵的品种,一生侍奉一个主人,岂能朝三暮四,见异思迁?

  “有志气,不过你看看这个?”舒兰随意地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一条红烧鲑鱼,香气扑鼻。这是她特意叫许天友从前厅带来的,既然要驯服小白,自然要有所准备。

  美食诱惑,可是让宠物叛节的一大杀器。

  小白一看香喷喷的鲑鱼,眼睛立刻直了,喉头滚动了下,显然很难抗拒红烧鲑鱼的诱惑。

  眼看舒兰的“诡计”要得逞,这时候窗外忽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

  “夺人所好,连一只小猫都不放过,这就是你贺兰婷的本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