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五十三章 一线生机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祁晴宝宝 3008 2013-05-03 00:24:43

    轩辕浩辰本想立即找到灵雅苑,去质问聂宝琴,为何这样精心设计紫烟,走到门口,忽地转身,他现在忽然不想看到她那张故作贤良的虚伪的脸,现在紫烟的伤才是最重要的。

  再次来到月影阁,紫烟依旧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轩辕浩辰用衣角轻轻地拭去了她嘴角的血迹。

  凌雁被放了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小姐的这个样子,“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摸到紫烟的手冰凉,凌雁哭了起来,“小姐,你别吓我啊,你醒醒啊,都是我不好,没能照顾好你!”

  怨恨地看了王爷一眼,她不敢以下犯上,可是小姐之前还好好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他害的,要不是他强行闯进小姐的房间,小姐怎么会现在不省人事地躺在这里。

  轩辕浩辰没心情去管凌雁怎么想,他也感到了紫烟的身体的冰凉,一阵心惊,难道是她的寒症又发作了?立即命人传来墨然和韩乘风。

  墨然把了紫烟的脉,对着轩辕浩辰点了点头。

  本来就已经无回天之力,现在寒症又发作,真是雪上加霜!

  不能再拖下去了,就是有一线的生机,轩辕浩辰也不愿放过。

  命人在紫烟的房间周围点上炭火,给她取暖。

  “墨然,本王要给王妃输送真气,你们在外面守着!任何人不得进来!”

  “王爷使不得!”墨然急道,这样冒险,王妃内力深厚,要是反噬王爷,就会多一个人陷入危险。

  “王妃曾救过属下一命,一直无以为报,属下愿为王妃输真气!”韩乘风主动请缨。

  “紫烟是本王的王妃,不用别人!再说了,也是本王害她成这个样子的。只要有一线生机,本王就不会放过。本王不能就这样看着她离开本王!”轩辕浩辰声音低沉。

  “是!”王爷主意一定,他们做下属的也只能遵从。

  轩辕浩辰扶起紫烟坐在前面,他盘腿坐在紫烟的身后,开始运功。

  一会功夫之后,他开始感觉到吃力,正如墨然所说,他的内力和紫烟的内力相去甚远,强行输进去只怕是石沉大海。

  但是只要能阻止紫烟血液逆转的经脉,启动紫烟深厚内功的自愈能力,也会有一线生机!

  有些奇怪,紫烟的师傅就算是江湖第一高手玉罗刹,以紫烟的年龄也不可能练得这么深厚的内功啊?

  他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进紫烟的体内,依然毫无起色。

  时间过了好久,他都有点快坚持不住了,突然,他感觉到紫烟身上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果然出现了反噬。

  心下吃惊,那股吸力不断传来,他的内力很快就快耗尽了,脸色也越来越苍白,额头上的汗水开始不断地往下滴。

  墨然和韩乘风守在外面,过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动静。

  “原来韩将军和墨大人也在啊!”聂宝琴温柔的声音传来。

  聂宝琴这天心里一直忑忑不安地,莺儿自从被墨然叫走之后也一直没有回来,她派人去打听也没有什么结果。

  冒险赌一把,她可不想全盘皆输。

  派人去花语轩看了好几次,王爷也没有回花语轩,反而是一直在叶紫烟的月影阁。

  死不可怕,等死才可怕,聂宝琴终于坐不住了,可以假借看望王妃的名头来谈谈虚实。

  墨然行礼道:“见过侧妃娘娘!”

  韩乘风一见聂宝琴,怒火中烧,不能忘了就是这个女人害得王妃现在生死未卜。

  聂宝琴一看韩乘风的反应,心下一沉:十有八九他们怀疑到她身上了。

  墨然急忙拉住韩乘风:“乘风,你是当了中郎将,连礼仪都忘了?”

  聂宝琴是可恶,可是她是爷的女人,就是惩罚也应该由爷来,他们岂能越俎代庖?

  再说了,聂宝琴是爷青梅竹马的恋人,就算做出这种事情,爷也未必会真的惩罚她,以前一直以为爷是最爱叶紫烟的,不过发生了上次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韩乘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冲动了,“末将见过侧妃娘娘!”

  聂宝琴大度地一笑:“不必多礼!”

  “两位都在这里,王爷呢?”

  墨然回答道:“王爷和王妃在里面!”

  聂宝琴心底更没底了,“看王妃不舒服,我熬了点参汤端过来,我进去看会吧!”说着就要往里走。

  这次换墨然拦住了她的去路,“对不起,娘娘,王爷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聂宝琴有些失望,还是大度的笑了笑:“那好吧,那我呆会再过来!”转身离去,心却沉到了极点。

  看着聂宝琴离去的身影,韩乘风眼里愤怒地要冒火,墨然却相对平静很多,看了一眼韩乘风,眼底迷惑闪过。

  里面传出一身闷响,墨然和韩乘风对视了一眼,“王爷?”墨然问道。

  无人应答。

  两人赶紧推门进去,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大跳。

  王妃昏倒在床上,王爷也昏倒在旁边,脸色惨白,嘴角有血丝渗出。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房间里面很热,因为王妃寒症发作,王爷特地吩咐在四周燃烧木炭。

  墨然给王爷和王妃把脉,王妃因为吸入了王爷的真气,脉搏竟有转强的迹象,血液也不再逆流,接下来就只能等着王妃的自愈了。

  王爷就惨了,真气几乎被王妃吸尽了,五脏六腑又被王妃的反噬所伤,元气大伤。

  “乘风,快给王爷输送真气!”

  韩乘风立即扶王爷坐起来,运功将大量的真气输入王爷的体内。

  墨然在一旁看着,心急如焚,王爷伤得这么重,看来有好一段时间不能去上朝了,还得想个好的借口才能应付过去。

  韩乘风的内功比王爷的高,输入真气的过程倒是很顺利,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烟从昏迷中一醒来,就看到了凌雁那双哭红的眼睛。

  “小姐,小姐,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这几天可把她吓坏了,好好的小姐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夫人吩咐过她要好好伺候小姐,现在叫她如何和夫人交代?

  紫烟虚弱地一笑:“我还没死呢,你别哭了!”

  闭上眼睛,努力回忆起昏迷之前的情形,好像是自己正在修炼子时静身功,似乎是轩辕浩辰带了一帮人闯了进来,自己吐了一大口血,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雁开心地眼泪都流出来了,小姐没事就好。

  “凌雁,那天是怎么回事?”

  凌雁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紫烟听明白了,原来那天是来捉奸的,亏她们想的出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心下有些厌烦,纵是理解她们,也不想再掺合进去,不想再等下去了,看来是离开的时候了。

  凌雁扶紫烟坐起来,“小姐,你饿了吧,我去做好吃的给你吃!”紫烟点点头,凌雁飞快地去了,小姐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定饿坏了。

  紫烟的手搭上自己的脉搏,脸上显出迷惑的神色。

  看来自己昏迷过程中寒症又发作过了,终于感觉到房间很热,有燃烧过的木炭的气息。

  体内还有不属于自己的内力,有人在自己昏迷过程中给自己输过内力,会是谁呢?

  韩乘风?还是轩辕浩辰?还是别人呢?

  一般人给自己输内力可是要冒着极大的危险的,没几个人的内功比得上自己的,一不小心反噬,功力差一点就会有生命危险,到底是谁呢?

  凌雁很快端来了清粥,喂自己吃了一小碗,感觉气力恢复了些。

  “凌雁,我躺了几天了?”

  “四天了!”

  “那这几天,都有谁来过我的房间?”

  “王爷,还有韩将军和墨大人,”凌雁停顿了一下,“侧妃娘娘和其他几位夫人也想来看小姐,被墨大人挡在外面了!”

  自从那晚之后,墨然就传达了王爷的命令,只要再有擅闯月影阁之人,杀无赦!

  紫烟沉思一会,看来给自己输内力的不是韩乘风就是轩辕浩辰了,自己需要确认下。

  “王爷呢?”

  “说来也怪,这几天墨大人说王爷感染了风寒,一直在花语轩养病,好几天都不见人影呢!”

  果然是他,紫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带人来捉奸的人是他,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输送内力的人也是他,这就像一个人刺了你一刀,差点要了你的命,然后又冒着被反噬的危险救了你,你不知道是该恨他还是感谢他?

  算了,有些事也需要和他说清楚了,及早离去才是解脱,只要能离开这里,轩辕浩辰的一切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既不需要恨他,也不需要感激他了。

  吩咐凌雁扶着自己出了房间,韩乘风守在外面,一见紫烟,立即露出惊喜的神情,迅速转为平静,“属下参见王妃!”

  紫烟没有留意韩乘风的表情,心里一直想着怎么样和轩辕浩辰摊牌。“韩将军不必多礼,王爷呢?”

  “王爷在花语轩!”

  “带我去看看!”

  “是!王妃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