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四十九章 聂宝琴的心痛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祁晴宝宝 2339 2013-03-03 14:53:02

    落叶苑。

  已经午夜了,明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白天和韩乘风相处的画面一遍一遍地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心中溢满了甜蜜。

  拿出藏在枕头下的一只小小的玉钗,又想起韩乘风和自己说的话:“今日多谢明伊姑娘,这只玉钗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明伊姑娘收下!”

  今日他既是要自己陪他选贺礼送给母亲,又是送自己玉钗,莫不是也喜欢上了自己?明伊只觉双颊发烫,幸好是深夜,无人看见,不然自己定要羞死了。

  想着想着,到了天亮的时候方才睡着。

  轩辕浩辰,墨然,韩乘风几个聚在书房里面,听韩乘风说完今天的事情之后,韩乘风看向墨然:“墨然,你说要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

  欺骗一个女子的感情真让他有严重的罪恶感,今日明伊的反应他看在心里,可惜她终究不是自己心中伊人,早日退出这场戏,才是解脱。

  ”乘风别急,现在确实不是时候,到了时候我自会告诉你。“墨然慢悠悠地说道。

  明伊最近早出晚归的,经常早上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快到夜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都是满脸的甜蜜,紫烟全都看在眼里,心下奇怪:”看来明伊和韩乘风有进展了,难道我猜错了?韩乘风也对明伊情有独钟?应该不太可能。

  不过希望是真的,如果明伊背叛了我还是得不到幸福,那她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自己和她这么多年的主仆,也希望她能够如愿以偿。“

  不过自己心里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希望只是自己的错觉。

  凌雁对明伊有诸多的不满,什么事情都不做,整天的不见人影,上次自己生病也不见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最近这段时间更离谱,连自己都看不过去了,不过大小姐嘱咐别管明伊的事情,自己也就随她去了。

  轩辕浩辰正在书房看书,陈管家来报:”侧妃娘娘来了“。

  轩辕浩辰起身走出了书房,看见莺儿扶着聂宝琴走了过来,脸色苍白,似乎瘦了很多,想起上次的小产事件,自己太忙,竟然没有一直陪在她身边,心下有些愧疚,扶聂宝琴在院中凉亭坐下,叫莺儿拿了一件披风给聂宝琴披上,莺儿会意地下去了。

  院中只剩下轩辕浩辰和聂宝琴二人,轩辕浩辰怜惜地握着聂宝琴的手说:”琴儿,你身体还没有复原,应该好好的休息,怎么出来了?“

  聂宝琴温柔地一笑:”表哥,我没事了,好久没见表哥了,我就想来看看你。“

  轩辕浩辰心下的愧疚更浓,将聂宝琴轻轻拥入怀,”本王最近太忙,是忽略你了,等本王忙过了,一定经常去看你!“

  聂宝琴抬头看着表哥越发沉稳俊美的侧脸,体贴地说:”表哥不用担心我,表哥的正事要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这样善解人意的琴儿自己如何能不爱?提到正事,轩辕浩辰又想起了那个叶紫烟,乘风这边已经快两个月了,墨然说时机差不多了,就在这几天应该有结果了。

  叶紫烟叶紫烟,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聂宝琴的脸颊就贴在轩辕浩辰的胸膛上,立即意识到了表哥的走神,一阵失意涌上了心头,在这个时候,表哥还能想别的事情?自己在表哥心中的位置渐渐不似以前那么重要了。

  自从自己小产后,表哥来自己院子的时间越来越少,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竟然不陪在自己身边,听莺儿说,他去了那个女人的院子,尽管只有一会就出来了,可是这是什么意思?是那个女人害的自己没了孩子,他不但不重罚她,还在禁足期间由着她出府,回府之后再也不提禁足的事情,他以前可是最注重王府的规矩,不论是谁,只要犯了错,一律严惩不贷。

  现在对那个女人横加例外,还去看她,那个女人自己是见过的,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嫉妒和羡慕,但是一定不是像乌兰,上官雪这样的角色,对乌兰,上官雪自己是没有放在眼里过的,她自信她们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位置,不管是在表哥心中的位置,还是在王府的位置。

  自从上次上官雪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结果赔了夫人反折兵,听说那丫鬟的手是差不多废了,当时的事情自己是知道的,乐得坐山观虎斗,也想看看那个女人会怎么做。

  谁知听说她吓到了雪苑包括上官雪在内的所有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那个动手打人的丫鬟的手掌,从那之后,上官雪收敛了许多,再也不敢在王府里横着走,可是聂宝琴知道,她怕的不是自己,她怕的是那个女人。

  自己虽是辰王侧妃,可是自从表哥当众宣布自己是王府的当家主母以来,这一年多以来,上上下下也已认可自己王府女主人的位置,包括不甘心的上官雪。

  可是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聂宝琴时时感到一种威胁,不是来自于别人,而是那个女人-叶紫烟,她的出身比自己高贵,她的后台比自己硬多了,丞相长千金,大元帅的嫡亲妹妹,甚至她才是皇上御赐的表哥的正妃,自己以前不担心她,是因为自信自己在表哥心中的位置,这么多年以来,和表哥青梅竹马的感情,使得自己有和叶紫烟足以抗衡和战胜她的筹码。

  表哥以前讨厌她是因为传闻她粗鄙不堪,而且娶她绝非己愿,可是见了她几次,交锋几次之后,聂宝琴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她的美貌是自己望尘莫及的,在她面前,自己的自信竟然荡然无存。

  而且,聂宝琴相信她也不是一个传闻中空有其貌的女子,一个空有外表的女子不会让自己有这么强的压迫感。

  最重要的是表哥,表哥怎么看她,聂宝琴发现表哥竟不似以前那么讨厌她的时候,甚至上次害的自己没了孩子也没什么大的反应,自小了解表哥,表哥提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情绪经常很激动,不似他一贯的深沉和冷冽,知道他对不在意的人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

  聂宝琴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要是失去了表哥的心,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莺儿说,自己再不去找王爷,总有一天要失去王爷,府中没有叶紫烟,也有别的女人,以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女人进来。

  王爷高高在上,被女人仰慕,自己也要经常去表示对王爷的关心和呵护,才能守护这份感情。

  今日来到表哥的书房,表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呵护备至,自己还暗笑自己多心了,表哥实在是太忙了,朝中事务众多,表哥无暇分身,自己还猜疑表哥实在是是太不应该了。

  谁知心中的愧疚还没过去,表哥的温柔就同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又恢复了那张冷酷的脸。

  心下一痛,表哥,表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