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四十三章 立威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祁晴宝宝 2684 2013-03-01 09:05:28

    一路走来,紫烟心下有些诧异,上官雪抓凌雁干什么?自己素来和她并无瓜葛,要说最恨自己的也是聂宝琴,她这么做又想干什么?

  辰王府占地广阔,从紫烟住的偏僻的落叶苑到上官雪豪华的雪苑走路也需要半个时辰,身边的景色渐渐地繁华起来,不似后院的那般僻静荒凉,挂念着凌雁,紫烟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雪苑之外。

  雪苑,一应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名贵花草,应有尽有,可是紫烟却没心情欣赏,径直到了主院外,两个丫鬟拦住了紫烟的去路,“王妃,夫人正在休息,请王妃稍后,容奴婢通报!”

  这是什么道理?看来自己无意争什么,这些丫鬟都欺负到了自己头上,王妃来到小妾的院子,居然要等候通报?自己可以不在意,

  可是自己是叶家人,不能让人欺负至此,叶家人可以被无视,却不能被侮辱。

  

紫烟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那眼神凌厉地让两个丫鬟一阵心虚,想不到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王妃竟能散发出如此威严的气势,“滚开!”

  

“王妃,容奴婢。。。。。”,虽然很害怕,可是其中一个年龄稍长些的丫鬟还是壮着胆子开口,先通报上官雪,上官夫人也不是好惹的,若就这样让王妃进去,日后算账,自己也没好日子过。

  谁知话还没说完,“啪!”说话的丫鬟脸上立即出现一个重重的巴掌印,嘴角的血流了出来,两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紫烟,马上就不敢和紫烟对视,另一个丫鬟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王妃饶命!”那个被打的丫鬟不停的磕头,看来这王妃真不好惹啊,今日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了。

  不想和小喽啰做过多的纠缠,紫烟一脚踹开了房间的大门。

  上官雪躺在正中间软榻上,几个丫鬟在旁边伺候着。

  见紫烟到来,上官雪慢慢坐了起来,笑道:“原来是姐姐啊,真是稀客啊,来,坐,春兰,搬张椅子给王妃坐!”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

  紫烟单刀直入:“凌雁在哪里?”

  上官雪不解:“凌雁?凌雁是谁啊?”

  “别装了,今天不是你带人把凌雁从我院子里带走的吗?”时间拖的越久,对凌雁越不利。

  “哦!”上官雪恍然大悟道:“姐姐说的是那个丫头啊”。轻轻品了一口茶之后慢条斯理道:“这府里的下人啊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也不知道聂姐姐是怎么管教的,一个个没上没下的!今天我好心到院子里看望姐姐,怕天气寒冷,姐姐院子里缺这个,少那个的,我也好和聂姐姐说说,给姐姐添置上,谁知到了姐姐的院子,姐姐不在也就算了,这个丫头竟然装病不起来,给我拿大,我想姐姐虽然是王妃,可这丫头她终究不是主人,眼里也不能没有我这个夫人吧,春兰好心相劝,这丫头居然要动手打春兰。姐姐素日繁忙,我只好替姐姐管教管教下人了,姐姐自己是省事,可是事关我们辰王府的名声,不能马虎了事!”

  紫烟压制住满腔的怒火,“你管教完了?凌雁现在在哪里?”

  上官雪得意的一笑,“放心吧,终归是姐姐的人,看在我们姐妹的情分上,我不会太为难她的!”转向那个叫做春兰的丫头,“春兰,把那个丫头带出来!”

  “不用了,我一起过去吧!”紫烟打断了上官雪的话。

  春兰看了一眼上官雪,上官雪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春兰这才带着紫烟到了雪苑后面的柴房。

  一打开,一股霉烂的气息扑面而来,又湿又冷,凌雁就倒在地上,人已经昏迷了过去,紫烟顾不了许多,赶紧跑过去,扶起凌雁,大吃一惊,凌雁白皙的脸颊上有许多的巴掌印,红红的触目惊心,看来是被掌嘴了,“凌雁,凌雁,你醒醒啊,我是小姐啊!”使劲地摇着凌雁,凌雁依然没反应,紫烟的手搭上了凌雁的脉搏,发现只是昏迷,这才稍稍放心下来,可是一看到凌雁脸上的巴掌印,心中的愤怒更加强烈的涌上心来,凌雁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只怕没半个月是下不了床了。

  过了一会,凌雁终于有了反应,虚弱地张了张嘴:“小姐,你来了!”

  心中后悔自己今天回了帅府,要不然凌雁也不会被这样折腾,紧紧握着凌雁的手:“凌雁放心,我保证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你!”,那坚定的语气令旁边看着的春兰心中一凛。凌雁微微地笑道:“我知道,小姐一定会来救我的!”

  扶着凌雁来到了上官雪的正堂,上官雪一见凌雁就笑道:“这丫头的身子也太弱了,怎么就这样了,姐姐赶快带回去吧,下次可要小心了!”

  紫烟扶着凌雁在椅子上坐下,转身盯着上官雪,不说话,盯地上官雪心里发毛,赔笑道:“姐姐,这些丫头下手也没个轻重,下次我会好好责罚她们的!”

  紫烟终于开口了,“是吗,可是妹妹怎么说也只是王爷的一个小妾,这个王府,上有王爷王妃,下有侧妃,管教下人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你吧!”说道上官雪的痛处了,不触到紫烟的逆鳞,紫烟不会挑人家痛处说,自己毕竟没有那么恶毒。

  上官雪也是大家闺秀,见多识广,道:“姐姐说哪里话?我们都是伺候爷的人,下人不守规矩,怕是丢了爷的脸,可就不仅仅是我们姐妹之间的事了。”

  “是吗?”紫烟一声笑,“那可真要谢谢你了,不过你这院子里面的丫头见了我这个王妃也没有行礼,看来我也真需要替你好好地管教管教了!”

  眼睛看向春兰,“今天是你替上官夫人教训的凌雁吧!”带着不明的笑意,春兰有些心虚。

  “是,是奴婢!”

  “你用那只手教训的?”紫烟的声音沉了下来。

  “是右手!”春兰腿有些发软,自家小姐性情张扬,王爷以前看的来也很宠小姐,自己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奴婢,仗着上官雪的气势,很是有些飞扬跋扈。今日一见到这样的叶王妃,竟然有些害怕。

  上官雪和众丫鬟正在纳闷紫烟为什么会这问,忽然听得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雪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春兰的右手上面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匕首刺穿了手掌,插在上官雪面前的桌子上,春兰的手被钉在了桌面上,瞬间鲜血淋淋,春兰面无人色,大汗淋漓,钻心的疼痛使得她说不出话来了,求救的眼神看向上官雪。

  上官雪也被吓到了,虽然自己也是从小在家宅斗中成长起来的,可是这一上来就动刀子的自己可是未曾见过。不敢说话,连看都不敢看紫烟,这时的叶紫烟如嗜血的修罗,冷冷地看着众人,嘴里说出的话更是让人听了身躯颤抖,虽是在春天,却感觉如置身冰天雪地,“这个惩罚对你来说已经很轻了,没有人可以欺负了我的人而不付出代价,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让你们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眼光最后锁定上官雪,“包括你!”

  不在理会惊魂未定的她们,扶着凌雁走了出去,身后又传来春兰一阵阵惨叫。

  凌雁真想为小姐叫好,早就知道大小姐是个强硬的角色,要不然元帅和夫人提起大小姐的时候都是一脸的赞许之色,自己被打的时候一直坚信大小姐会来救自己的,一直坚持了下来,直接就给了那个春兰一个下马威,看来以后是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小姐,今天…”凌雁想向小姐解释今天的事情,被紫烟打断了,“不必说了,我知道,你好好养好身体是最重要的”,上官雪刻意找茬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上官夫人的侍女春兰被叶王妃刺穿了手掌一事在府里传开了,奇怪的是一向张扬的上官夫人这次居然没有去找王爷告状,反而一改往日的高调,低调地呆在自己的院子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