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倾寒

第四十九回 闻名不如见面(2)

倾寒 沧海妖妖 2281 2012-08-20 13:12:43

    玉兰色旗袍,朵朵蔷薇花盛开,金丝线珍珠袖摆,黛蓝暖松绸缎小袄。

  

  弯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双肩。

  

  远山黛,桃红眼,俏鼻尖,润双唇。

  

  如同是画中走出来的女子,超凡脱俗。

  

  深深地叹息,连一向挑剔的纳兰漓都忍不住嘘声不已,在她的想象中,那蓝玉烟是个浓妆艳抹骚味十足的狐狸精,可是眼前的女子,眼神中多了一分傲骨,气质多了一丝仙气!

  

  在纳兰漓心中,沐倾寒是最美丽的,可眼前的女子却是另一种美丽。倾寒是冷美人,蓝玉烟是傲美人!

  

  世间越发奇怪了,明明是个奴婢,却冷若冰霜。明明是个青楼女子,却傲气睨人。

  

  沐倾寒的震撼远远比纳兰漓更大,因为除了容貌,沐倾寒更见识到了此女子的才气,真真是才貌双全!

  

  蓝玉烟带着微微的笑容,瞧了一眼纳兰漓,然后将目光锁住了沐倾寒。

  

  额头上还包扎着厚厚的绷带,但沐倾寒绝美的面容一目了然。

  

  “来人啊,把这些饭菜全撤下去,纳兰家的小姐,应当是上好的碧螺春。”蓝玉烟的声线很轻很细,想必也是一副金嗓子,真是完美到令人折服。而纳兰漓却是一脸的疑惑,和沐倾寒对视着。

  

  这女人是神么?

  

  且不论她还未瞧见人就知道她们是女儿身,只是一眼,已经猜出了纳兰漓的身份?

  

  世间竟然有这等奇怪的事情?

  

  沐倾寒微微一笑,颔首道:“蓝姑娘蕙质兰心,想必是从我写的对联上敲出了端倪,倾寒不才,写的字,还是太秀气了。再加上我们到蓝姑娘的塌下,不如其他男子般迫不及待,更加深了姑娘的猜测。”

  

  在这里,只和一种人打交道,那便是男人。

  

  对男人最了解不过的蓝玉烟,自然能区分来者的性别。

  

  “至于身份……”

  

  沐倾寒停顿了一下,等着蓝玉烟回答。

  

  蓝玉烟也不着急,把小厮们端来上好的碧螺春荡了荡,将蓝玉杯盖翻过来,热水倒去,只留刚刚蒸到些许的茶叶,让茶盖复又盖上。些许,打开杯盖,一阵馥郁清香之味迅速窜入整个房间,清香不已。再用八成热的水倒入茶杯,轻轻推到了纳兰漓和沐倾寒桌面前,带着笑容。

  

  好一出茶道,好深的修养。

  

  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优雅。

  

  “能猜到纳兰漓小姐不难,整个淮池谁人不知,纳兰家的七小姐,心仪段将军?如今段将军夜夜留宿我这里的传闻满天下,生性爽快的纳兰小姐怎不会找上门来?这些也是玉烟的猜测,直到瞧见了纳兰小姐的面容,才敢下这个判断。”

  

  仿佛被人一语道破心事一样,纳兰漓很是不福气,叫嚣着:“莫非你见过我?”

  

  “玉烟不过是青楼女子,从不出这宜春阁,更别说一睹七小姐风采了。只不过是听过段将军曾经描述过七小姐,有八分相似罢了。”

  

  蓝玉烟轻轻地一句话,便迅速将纳兰漓脸上的红晕荡漾开来了,她低垂着头,羞涩着:“子墨哥哥,曾提到我?”

  

  抿了一口碧螺春,蓝玉烟闲态必现。

  

  沐倾寒很奇怪,本来两位情敌,没有一见面就大打出手,反而是在提到了段子墨后,目光转化为柔和,娇羞,和幸福。

  

  这就是少女的情怀呗。

  

  自己,何曾不是?

  

  不过自己更加的悲哀,因为自己的感情只能藏在心中,不能说不能发泄,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自怜自爱。

  

  好羡慕,在白夜中行走的爱情,至少,坦荡荡。

  

  “提到过的,段将军常常提到七小姐,说七小姐是将军觉得最有个性的小姐,还常常说笑道,若是七小姐是男儿身,定是将军手下的一员良将呢!”

  

  “真的?”

  

  两眼放光,这些,是在四哥哥纳兰澈那里听不到的,纳兰漓很是兴奋,嘴角微微上扬,“子墨哥哥真的希望我在他身边,帮助他?”

  

  拂了拂鬓发,微笑颔首,蓝玉烟真是美极了。

  

  纳兰漓开心地如个孩子一样,拉着倾寒,“他提到我的,他心里是有我的。”

  

  “是是是,我早就说过,七小姐是最特别的。”

  

  幸福的笑容只持续一瞬间,很快便消失,并僵在那里。

  

  若是蓝玉烟如寻常的**一样风骚浪荡,纳兰漓倒还有几分把握,可此刻瞧着蓝玉烟如同大家闺秀一样完美到极致,她竟然不自信了,“若真是这样,为何子墨哥哥夜夜都到你这里?莫不是你使了什么见不得的手段?”

  

  吃吃笑了一阵,蓝玉烟摇着头,如同瞧着一位长不大的小妹妹一样,眼神中,竟然带了几分宠溺。

  

  不,那不是宠溺,是羡慕。

  

  “七小姐,想必你很清楚,你看上的男人,是要做大事的,做大事的男人,总会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如若七小姐相信将军,何苦害怕?玉烟,充其量,只是个烟花女子,小姐,是纳兰家的掌上明珠,咱们,本就不是在一个身份上的,何来比较?”

  

  将纳兰漓的内心世界揣摩的这般透彻,且对症下药,很有说服力。

  

  沐倾寒在这场交锋中,彻底没有任何说话的份儿,因为蓝玉烟充分地掌握了主动权。

  

  眼神眄过纳兰漓,纳兰漓确实在犹豫着。

  

  “程司令?您可真准时,每晚上都是这个时候出现。”

  

  楼下突然大声的吆喝,止住了房间中的沉默。

  

  程炳坤轻佻地声音扬起:“玉烟呢?我要见玉烟。”

  

  “真是不巧,这段将军买下了玉烟姑娘将近一年的陪客时间,玉烟姑娘,除了段将军,谁都不接见。”

  

  “他妈的,段子墨这小子这样也跟老子争?他老子都快要死了,他还沉溺在温柔乡中,果真是个绣花枕头!”

  

  “司令,这样不是更好嘛,那姓段的小子中看不中用,咱们不就坐等着老爷子一死,然后……”

  

  “哈哈,副官说的好,既然那小子那么迷恋玉烟,我这做叔叔的,岂有不成全之美?玉烟不在,我要玉珠,那丫头,床上功夫,浪到不行。”

  

  “程司令,你慢走,我们带您到玉珠姑娘房间。”

  

  一段对话,真真入了楼上三位女子耳中。

  

  纳兰漓狠狠着,咬牙切齿的,“这个程炳坤,早晚我要给他几分颜色,家里老婆小妾一大群,还这般下流,想要姑奶奶嫁给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沐倾寒只是挑眼望向了蓝玉烟,玉烟除了厌恶之外,更有一丝别的情绪在里头。

  

  “段将军,您来了,玉烟姑娘一直候着呢。”

  

  “甚好,今晚我带了上好的酒,你们去温一温。”

  

  果真是段子墨的声音。

  

  纳兰漓的瞳孔不断放大,手足无措地盯着倾寒,“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不能让子墨哥哥发现我们在这里啊!”

  

  沐倾寒也蹙眉,将目光转移到了蓝玉烟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