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倾寒

第二十六回  青梅竹马(1)

倾寒 沧海妖妖 1670 2012-07-29 12:42:44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有记忆起,沐倾寒的生命中,便有了一个叫慕容景舒的存在。

  

  沐家的老妈子说,当沐倾寒还是襁褓婴儿时,便和慕容家的少爷睡同一张床上了。

  

  四岁。

  

  “景舒哥哥,疼么?”

  

  盯着被慕容老爷打地鼻青脸肿的慕容景舒,沐倾寒鼻子一酸,小小的心中,知道什么叫做愧疚。

  

  比沐倾寒虚长两岁的慕容景舒却露出了笑容,“倾寒妹妹,不碍事的,母亲说了,男子汉都是从黄金鞭下长大的,不碍事!”

  

  哇哇哭了起来,慕容景舒没喊疼,倒是沐倾寒失控了,“景舒哥哥,我以后再也不偷跑出去了,再也不不背书了,再也不让景舒哥哥挨骂被打了!”

  

  从此以后,调皮好玩的沐倾寒果然变乖了,在沐老爷亲自教导下,认真读书学文。

  

  八岁。

  

  “倾寒妹妹,你还是冷么?”

  

  “景舒哥哥,我又不能陪你北上看雪了,郎中说了,我是怯寒体质,受不了一点点寒冷的。”

  

  已经比沐倾寒高出一个脑袋的慕容景舒眼神闪烁了一下,坐在沐倾寒的床边,握着沐倾寒冰冷的手,“那我也不去了,倾寒妹妹不在,我也无趣。”

  

  嘟着嘴,沐倾寒眼中是笑意。

  

  “倾寒。”

  

  “恩?”

  

  “我要告诉爹爹,我愿意学医了,继承我们慕容家的家业。”

  

  “景舒哥哥你不是说不想当大夫么?景舒哥哥你不是想出去走遍天下么?”沐倾寒小小的脸上,虽然病怏怏的,但却带着深深地困惑。

  

  慕容景舒却笑地很轻松,“因为我要亲自找到能够治愈倾寒妹妹怕冷的病,然后和倾寒妹妹一起北上赏雪,一起走遍天下!”

  

  十三岁。

  

  一同踏入轮船的甲板上,两个人为即将到另一个国度而雀跃。

  

  “倾寒妹妹,你可想家了?”

  

  依然瞧着海上残月的沐倾寒摇着头,“不,我答应爹爹,要做一个懂事的姑娘,我不会让他们担心的。我只是好奇,这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和玉兔么?还有那个一直砍桂花树的吴刚?”

  

  慕容景舒迎着舒服地海风,仰起头,道:“只要人们相信是美的,又何必在乎真与假?”

  

  “幸好有吴刚,不然嫦娥除了一只宠物外,太孤单了。”豆蔻年华,沐倾寒还带着几分天真浪漫,与褪不掉的稚气。

  

  灼灼地凝视着已经出落成美人的沐倾寒:“那叫守护,吴刚倾其一生,都在守护着嫦娥。如同我一样,愿意一辈子,守护倾寒妹妹你。”

  

  尚未开窍的沐倾寒却甜甜一笑,浑然当成兄妹之情:“谢谢景舒哥哥。”

  

  现在。

  

  汐月在不远处,把弄着枝上的雪花,时不时地偷瞄着凉亭里,气氛无比尴尬的两人。

  

  收起回忆,沐倾寒只觉得心中阵阵绞痛。

  

  原来,往事如烟,阵阵迷眼。

  

  三年,两人再次相见,竟然如同这天气一样,恶劣到极点。

  

  一直紧紧掐着大腿的慕容景舒站起来了,他打破了沉默,“倾寒妹妹,对不起!我们慕容家对不起你,对不起沐家,对不起沐伯父,沐伯母,对不起弘焱弟弟!倾寒妹妹,你怨我,恨我,骂我,打我,我都没有办分怨言!只是,你不能佯装不认识我!”

  

  眼神缓缓上升,注视着眼前已经成熟稳重的男人。

  

  米色格子西装,胸前还是当初自己送给他的怀表,黑色的皮鞋上只是鞋边沾染了泥土和积雪。

  

  他还是以前的那个他,比以前越发瘦弱了,也留起了点点胡渣,身上还是那股子西药的味道。

  

  只是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沐家大小姐了,此刻她穿着下人穿的简陋棉袄,头发也是最普通的麻花辫,棉鞋上,脏乱不已。

  

  物是人非,咫尺天涯。

  

  慕容景舒的眼中含着泪,眼睛通红,恳切地盯着沐倾寒。

  

  叹息一声,沐倾寒缓缓说道:“我为何要怪你?要怨你?沐家遭逢变故,这是天意,倾寒不怪任何人。只是,现在倾寒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倾寒,只是一个卑微的丫头,与慕容先生,实在没有半分关系。”

  

  僵硬在那里,仿佛漫天的寒气瞬间将慕容景舒凝固着,他哆嗦着,眼中带着难以置信。

  

  因为沐倾寒唤他“慕容先生”,因为沐倾寒说,他们再无半点关系。

  

  不想再继续伤心下去,沐倾寒起身,“慕容先生,倾寒还要回去做事情,今日一别,以后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毕竟,倾寒,是不祥之人,罪人之女。”

  

  棉布鞋立即沁入积雪中,沐倾寒已感觉浑身麻木的僵冷。

  

  她的背影,带着重重的幽怨,一步一步,沉重万千。

  

  来到汐月的油纸伞下,沐倾寒才闭上眼,一行清泪落下。

  

  慕容景舒瘫软在地上,眼神,最后瞥到汐月手中油纸伞上的一个印花。

  

  纳兰府。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语出唐李白《长干行》之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