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倾寒

第十四回 纠缠(2)

倾寒 沧海妖妖 1391 2012-07-22 17:35:13

    “四哥哥,你果真守时!”纳兰漓一见到纳兰澈,也顾不上换下学生装了,上前拉着纳兰澈,笑语燕燕的。

  

  大太太刚吃了一块冰。。糖蜜枣糕,用绢子擦了擦嘴唇,带着几分埋怨,“好你个七丫头,你四哥哥每日都要去军区做事,回来好不容易有点时间和我这个老人家唠嗑儿,你也不待见,眼巴巴地拉了去,也不怕累着你四哥哥,不怕我生气?”

  

  纳兰漓笑起来了眼睛还是大大的,流转着少女的纯情与天真,“才不呢!是四哥哥自己答应要教我辅导功课的,他自个儿答应的事,那是不能作废的!大娘最疼爱漓儿了,巴不得漓儿好,还是暂时把四哥哥让给漓儿,等晚些时候让四哥哥来赔罪!”说着不忘打着纳兰澈的胸膛,“我四哥哥身子好着呢,他不怕累的,是不是啊,好哥哥?”

  

  无奈地笑着,纳兰澈只能任由被拉出了大厅,走向七小姐的房间。

  

  房间里的火炉烧的旺旺的,特别的温暖。

  

  纳兰漓原本是有一位教书先生每日辅导她功课的,无奈她不喜欢那位严肃的老师,好在现在纳兰澈主动提出给她辅导,她自然乐此不彼。

  

  沐倾寒端着热腾腾地茶水进去的时候,少爷小姐都在很认真地谈论着功课,她轻轻地将茶水点心放下的时候,全身一个激灵,脸色立即红起来了。

  

  纳兰澈的手,竟然附上了她的腿部,慢慢向上游离。

  

  心里如同小鹿般乱撞,他又来了。

  

  自从那晚确定了关系后,不,准确的说,是她成为了他的女人后,他仿佛中了毒一般,两个人越来越频繁了。

  

  纳兰澈和七小姐的关系本就要好,他频繁出入七小姐的闺房,旁人也不会说什么。谁会知道,纳兰澈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总会找到时机,和沐倾寒缠绵。

  

  如眼下当着七小姐纳兰漓的面,与沐倾寒调情,已经很常见了。

  

  而他常常会半夜去敲沐倾寒的房门,又是一番云雨之爱。

  

  更甚者,上个礼拜日,纳兰澈带着纳兰漓和沐倾寒到郊外打猎,在森林里,纳兰澈也……

  

  纳兰澈回来的时候是初冬,现在已经是深冬,要过年了。

  

  两个人的亲密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

  

  沐倾寒眼神一黯,还是继续将食物放在案几上,悄悄地退了出去。

  

  一个人来到凉亭,静静地瞧着夜晚中的纳兰府。

  

  各房都是灯光耀眼,最热闹的还是九姨太的方向,歌声燕语,觥筹交错,想必司令大人今晚还是在九姨太处吧。

  

  她虽羡慕大太太的休养,却始终感叹在纳兰府中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凄凉。

  

  沐家在几年前,好歹也是西南地区数一数二的军阀势力,爹爹也和纳兰司令一样,战功赫赫。可是爹爹一辈子,只有娘亲一个女人,只有自己和弟弟一双儿女,一家人,始终是那么的甜蜜。

  

  爹爹那样权贵的一个人,每日不管多忙,都会准时回家,询问自己和弟弟的功课,搂住母亲,相偎而笑。

  

  古诗里有一句说的话: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这是沐倾寒心中对爱情的向往,她在英吉利留学三年,对男女之事,没有中国旧氏妇女那般的计较,可是她对爱情,始终抱着美好的向往,爱情,绝对是唯一的。

  

  可是她此刻的心,如同这阑珊夜景,表面光鲜。

  

  她甚至是疑惑,她不知道自己对于纳兰澈来说,到底算什么?

  

  若是有旁人,他连瞧自己一眼都不会施舍,他是高高在上的纳兰四少。

  

  但若没有旁人,他便发了疯般和自己亲热。

  

  每每激情褪去,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说,穿戴整齐后,他又变成了那个纳兰四少。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们很少说话,更多的是身体接触。

  

  他无止境的索要,沐倾寒总是被动地接受,没有怨言。

  

  因为她爱他。

  

  可是他呢?

  

  沐倾寒甚至怀疑,纳兰澈是否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而她,却只能将这苦水,一个人吞咽。

  

  (注:“君当做磐石”一句,出自汉乐府《孔雀东南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