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三十七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2925 2012-06-06 13:10:26

    可是事情偏又凑巧,他们刚一走出校门,却就有人跟了上来。那人在后呼喊艳梅,两人掉头望去,很快认出那个男生。艳梅内心有点诧异,怔了一怔,就和自强停下步来。她没想到竟是建军,尚未回应,周建军已来到身边。

  此刻自强见到建军,便寻思道:“哟!怎么在此遇上他呢?瞧这光景,想必是他跟踪咱吧?不过呢,我看这也倒是机会,周建军他想追艳梅,我岂不知?今日见我,那是定然会起疑心。与其让他对我那样,确也不好,他既已来,那么我便趁早离去。”他正暗自思虑着时,却听建军已发话了。

“好啊!艳梅,你俩这是要去哪呢?我正琢磨有事找你,这会正好,你看能否和我聊聊?”说后他就斜视自强,内心明显怀有醋意。

见此情形,自强便已明了几分,他亦不想惹恼建军,和他结怨,于是主动接过话来。“哎呀,艳梅,”那时自强笑了笑道:“我看我就不再陪你,咱俩告辞。今日建军既来找你,必有要事,那么你就和他聊吧。其实我亦正好有事,你也知道,这会就让建军陪你。”

“这......”艳梅刚想应付建军,却听自强说这话了,她疑惑地瞪视着他,知他反悔,内心不禁忧虑起来。她明显的怏怏不乐,虽明情理,但却也要道个究竟。然后她说:“自强,你,你啥意思?怎么忽然就变卦呢?咱俩不是都已说好,你要陪我去公园吗?怎么现在见人找我,你竟要走?你就这样不顾我吗?”

看到艳梅情绪变化,自强便又踌躇起来,他的内心有点为难,亦很尴尬,可他又能说啥好呢?他要急着去见云霞,而面对建军,他也不想遭至误会。他深深地凝视艳梅,沉吟会道:“不啊!艳梅,怎要说我不顾你呢?你这样讲那就不好,我是真的确有事啊!再说了,人家建军他来找你,他是必然有啥事情,你俩本就同学多年,又很要好,他青睐你这也正常。所以你便和他谈事,我不打扰,你也应该理解我吧?”

艳梅真是没有好气,但又觉得不能勉强,她深深地看他一眼,掉开头道:“那,那么好吧,那你去忙。看来我是留不住你,你非要走,我也实在没话说了。”然后她就低下头去,心里已有万般委屈。自强终于没再说啥,只是对她微笑了下,接着他就转身走了。

看着自强远去的背影,周建军也放宽心了,他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如释重负,见艳梅不语,便就问道:“你,艳梅,你怎么啦?难道见我不高兴吗?你告诉我,今天可是你在约他?你对那人这么主动?却冷落我,为何对我要这样呀?”他深深地瞪视着她,目不转睛,希望她能随和起来。

  然而艳梅却来气了,当听建军这样问话,她就再也忍耐不住。她抬起头来直瞪着他,竟然冲他吼了起来:“我,我倒咋啦?怎么你又来捣乱啊?你说这话是何用意?我要约谁你也管吗?咳!还真怪呢,你倒凭啥要来管我?你又找我,究竟又想怎么样嘛?”

  见她这样,建军变得不安起来,他尽量克制焦躁的情绪,就叹息道:“唉!艳梅,我,我可不想和你争吵,你冷静一点,怎么说着就来气呢?我也不知我哪错了,我来找你,难道这有啥问题吗?我们既是要好的朋友,那么多年的同学交往,你却为何?为啥和我总赌气呢?”

  艳梅仍然愤愤不平,她把头低了,却已不想和他说话。两人就那样沉默了会,建军便道:“那,要不这样,我便陪你公园逛逛,你看咋样?你也真是,确也需要散散心哪。现在你就别再生气,咱俩一道进去好吗?”他深深地凝视着她,见她不语,就主动地拉她一把,两人就往公园去了。

  艳梅一边和他走着,一边动着自己的心思,开始时她怨恨自强,觉得是他不够意思,觉得他在有意回避,甚至觉得他没良心,辜负了她一番诚意。可是后来转念一想,便觉似也无道理啊!自强并没拒绝交往,为什么要怨恨他呀?她这么想着,心里也就宽慰些了。然而,当又再看周建军时,不禁又生几分怅惘,建军为何非要追她?他就爱她,也不能够勉强她吧!他的做法未免霸道,不看场合,简直就是不讲理嘛!她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便不理他,只是默然地和他一道。

  他们进了望江公园,缓步前行,不觉去到竹林深处。此时建军暗自观察,知她不快,情绪便又受到影响。他是那种粗旷的男生,性情耿直,其实也已心知肚明。接着两人又走一段,她忽然停下,便道:“我,我不走啦,今日真是好不开心!”

  这时他正心情不畅,就对她道;“咳!你,你有什么不开心啊?你又咋了?艳梅,怎么这会你还这样?我已作了很大让步,还要咋嘛?唉!我说啊,你也不要太过分哪。”说着他也跟着停下,不料她竟又嚷起来。

  “你,这都怪你,”她大喊道:“干嘛这阵来找我啊?我已许久没有见他,刚一接触,怎么你就吃上醋啦?难道你还看不明白?没弄懂吗?你真令我太失望了。”

  “哎!你……你又来了,”终于,建军的气涌了起来,两人站在竹荫下面,离得很近,他就问道:“原来你是真为他呀?就那人吗?难道你是爱上他了?噢!好,好啊,艳梅,那你说说倒是为啥?柳自强他好在哪里?我就没懂,我又那点比不上他?”

  见他已是一脸怒气,她就将头掉到一边,没去看他,内心却也难以平静。两人那样僵持了会,他竟抓住了她的手腕,就直说道:“哼!艳梅,我告诉你啊,你这样子不太好吧?你没必要这样对我,你该知道,我可对你是真心啊!我也知道你有想法。但我认为,你找那人怕不妥吧?我看自强未必爱你,你没觉得?难道你就没看出吗?我说你也不要太傻,你倒何苦?我看你是真的变了。”

  “你......你,你别说了。”她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便大声嚷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想错啦!建军,周建军你咋这样呀?你就那么了解自强?有啥不妥?难道就你才真心吗?唉!我,我不想听,其实女孩好的不少,你找我干嘛?咱俩还是远一点吧!”

  “什么?你说啥呀?”听她说过这几句后,周建军就一下懵了,艳梅此话无疑就是拒绝他嘛,他的脸色气得发青,胸中有股无名烈火冲了起来。他直直地看她,把她的手捏得好紧,似乎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感到疼痛,用力挣扎,然后便就冲他喊道:“你,你放开我,怎么你竟又这样呀?周建军你那样无理,还有谁能接受你吗?”她正自愤懑,忽然觉得身体一下靠近了他,他的手臂十分有力,已把她紧紧地搂进了怀里。

  她来不及思想,来不及说话,他炙热的嘴唇已经贴在了她的颊上,她感到惊俱,紧张,心慌而失措,浑身一下变得无力,他的嘴唇带着强有力的磁性和需索,在她的脸上狂暴地亲吻,她将头偏开,试图逃避,却让他两手捧住了面颊。

  他低沉地说道:“艳梅,别,别躲着我,别避开我,我不许你这样逃掉。”她还想躲时,他的嘴唇已紧紧地压在了她的唇上……

  终于,她本能地一把推开了他,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她愤怒地喊道:“你......你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占我便宜?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不讲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她已将头掉向一边,胸中仍然怒气未息。

  他向她靠近,喘着粗气,竟又把她拉近前来,固执地说道:“不,我就要你,我今生是要定你了,何艳梅你咋要这样?你别生气,不要总是看不起我。”

  她将身子一下避开,委屈而惆怅,情急之中又大喊道:“周建军,你,你太粗鲁了,你知道你干什么吗?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这种方式,你别这样。”

  他注望着她,呆呆地看她好一阵子,终于克制了冲动的情绪。然后他说:“好好,艳梅,是我不对,我是不该对你这样。哎!我......以后我改,咱们最好别再闹了。”

  她不理他,心情愤懑,将头掉开沉默了好久。最后她说:“那好,那就这样,今日之事我不怪你,请你自重,我也要去做功课了。”说着她就挪动脚步,然后转身飞快地跑了。

  “唉!”周建军无奈地叹了口气,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