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三十五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041 2012-05-26 03:09:07

    约七点半钟,天色已近黄昏,柳自强和肖剑辉在学校门口见到娅琼,最令自强惊异的是,娅琼今晚约的女伴不是别人,却是她的好友静茹。静茹依然十分风采,青春靓丽,给人朴实大方的好感,见面后就主动招呼。几位同学寒暄了阵,然后走上一条大街,他们朝前走了一段,至街口右拐又走不远,就已见到闪着霓虹的歌舞厅了。

  已有多日没有上街,几位同学倍感兴奋,他们一边欣赏街景,一边相互热情闲聊,在温馨和谐的氛围下,大家感到愉悦轻松。说真的,尤其两个女孩心中,更是有种莫名的兴奋。向静茹很看重自强,喜欢他的风雅谈吐,虽然接触不多,但是这位女研究生同样对他充满敬意。因此,出于乐于交往的愿望,当娅琼今晚邀约她时,她就爽快答应下来。大家一路说着话儿,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银河’。自强前去买了门票,然后四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装饰豪华的多功能舞厅,其间除有圆形舞池及前台专业的乐队伴奏,在舞池右面还有一方酒吧雅座,厅内四处彩灯迷离,球形顶灯不时滚动,更是给人梦幻的感觉。

  四位同学去了雅座,歇了一会,就有侍者前来招呼,自强要来糕点饮料,随后大家边吃边聊。当悠扬的音乐响起来时,自强就请静茹跳舞,于是伴着舒缓的曲调,两人翩翩舞进场里。

  剑辉仍然陪着娅琼,他全明白,这是自强有意避开,他确需要这种环境,他俩去后,他便不禁激动起来。他悄悄地窥视娅琼,想邀请她,心儿却又怦然跳动。他有一些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他怕拒绝,竟然不知如何开口。可是,当见娅琼也瞧他时,他就很快壮起胆来,他想应该向她敬酒,于是就将红酒打开,斟满两杯,然后提议与她共饮。

  她羞涩地笑笑,神情却有几分温柔,就对他说:“谢谢你了,其实我却很少喝酒,我想咱就随意一点,你自尽兴,我便只能少喝一些。”说着她就端起酒杯,然后轻轻呷了一口。于是剑辉也没再劝,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娅琼深深注望着他,放下酒杯,不禁悄悄动起了心思,她亦知道剑辉有意,便暗忖道:“看来他在表现自己,他人不错,只是这样未免轻狂,他真不及自强稳重,和他要好,确也需要考虑清楚。”她又不禁想到自强,看看场内,他和静茹正在跳舞,他是那么风流倜傥,潇洒自如,凝望他时,内心便又黯然神伤。却又想道:“他怎么就交了女友?既关心我,为啥就不考虑我呢?我和他是青梅竹马,从小要好,可他也是,只为我姐,竟就不愿接受我了。”

  她正痴想,却见剑辉又在倒酒,他又独自喝了一杯,重又斟满,这才使她回过神来。她尽量地打消杂念,就对他说:“呦!剑辉啊,你真有酒量,你挺能喝的,可你也得悠着点嘛!我想你该适可而至,喝太多了亦非好事。”她的态度有点认真,说这话时,却有一种关切之意。

  他听出了她的意思,于是忙就放下酒瓶,他有一种羞怯之感,接着便道:“哦哦,那是,我想这话您是对的,我是喝得急了一点,我便依你,我确应该适可而至。”说着他就向她凝视,见她不语,就又笑道:“嗯,是啦!我知道您对我关心,不过呢,娅琼,不过今天我很高兴,我想咱能坐在一起,有您作伴,我便不禁有点忘形。”

  “呵呵,是吗?”她听后就冲他笑笑,脸颊泛起一片红晕。然后她就轻声说道:“嗯,其实嘛,其实我就说说而已,剑辉你也不要介意,我是的确出于好心。”说着她就主动请他,提议和他一起跳舞。

  他好高兴,见她已经发出邀请,于是就说不再喝酒,和她一道站起身来。他俩牵手去了舞池,相对站好,他就伸手搂定了她。伴着悠扬的音乐,两人轻慢地跳动起来,他们开始边跳边聊,而她那种温馨的气息却更使他感到陶醉。他十分尽性地和她跳着,于是一曲终了,接着再跳二曲、三曲……然而,就在他俩都已感到很投入时,有个意外就发生了。

  那是一支节奏明快的华尔兹舞,当娅琼和剑辉正自轻松跳动着时,不经意中,有对男女舞了过来,那男的是瘦高个子,戴副眼镜,生了一张难看的马脸,给人一种奸猾的印象;女的比他略矮一些,相貌平平,脸颊微黄,不过倒有几分浪气。这对男女搂搂抱抱,就转到了娅琼身后,娅琼并未留意,却被重重地撞了一下,于是舞步也就乱了。起初她也没咋在意,因想毕竟舞池人多,相撞一下也是常事,心态也就未受影响。然而,当又跳得很投入时,那对男女便又挤来,娅琼无意瞟了一眼,见那男的却在瞧她,内心不禁厌恶起来。她仍只顾挪着步子,没跳几步,却竟感到身体被人摸了一把,于是心里警觉起来,她忙掉头看是何人,见那男的做个鬼脸,装模作样,搂着女的跳了开去。

  娅琼真是没有好气,对剑辉道:“怪呀!刚才那人怎么这样,真是下流,他已碰我好几次了。”说着她就停下步来,神情也已变得忧虑。剑辉见她忽然止步,听她这话,就已感到事情不对,他将目光斜着一扫,内心立马便已知晓,他亦厌恶那对男女,于是便道:“哦,你是说的那两人吧?是哪的泼皮?好不象话,简直就是没教养啊。”说着他就把手松开,陪着娅琼走下场去。

  过了片刻,当这支舞曲又终了时,自强和静茹走了过来,几人笑着打了招呼,接着便去位上坐了,大家随便吃点东西。正说话时,刚才那对浪荡男女便也回到座位上去,那男的把啤酒打开,举起酒瓶狂饮起来,他大大地喝了几口,便叫女的近前陪他,于是女的倚了过去,把杯斟满,浪声浪气地和他撒娇,男的顺手把她搂住,两人在那儿寻起欢来。

  娅琼随意瞟了一眼,内心反感,便把目光移了回来,正陪大家闲聊着时,忽又听见传来几声讥诮的笑骂:“哎呀,家坤,你倒又是在瞧谁呢?你这色狼,怎么老是窥视人家?”这几句话甚是特别,却让娅琼内心竟又疑惑起来,她再掉头从旁望去,蓦然发现那个男的竟在盯她,于是赶忙把头埋下。这时她已忍耐不住,就愤然道:“咳!这人真怪,怎么总是要这样呢?实在无聊。”此刻大家听得分明,注意看时,已知娅琼是为啥了。剑辉心里甚是不平,便将舞场遭遇之事从头道来。那时静茹正自诧异,而自强却是已经认出那男女了。

  原来旁边那对男女也是打从学校来的,这两位与自强同届,也都是在经管系里,却是系里二班的学生。那男的姓邵,名叫家坤,女的姓郑,名叫惠莲,两人关系可谓暧昧。在学校传闻,邵家坤与郑惠莲亦有点出名,但却都是不正的那类。据说女的行为放荡,水性扬花,又最喜好买弄风情。而男的更是公子哥儿,习气下流,口碑亦是相当卑劣。自强之所以熟悉家坤,那是因为课余之时球场上面偶有相遇,或是篮球,或是足球,两人皆有接近之时。但他不愿与之深交,则是因为那人的德行他很藐视,他知其人心术不正,虚伪狡诈,为此便就深恶痛绝,后来也就日渐疏远。当下他便道其根底,众人知晓,而他亦将邵家坤的一件事情说得详细。

  “邵家坤是哪类人呢?”那时自强低声说道:“有一件丑闻,足可见其行为卑鄙。我听系里同学讲过,这人是个顽劣之徒,手脚更是最不干净。据说有次行窃女生,未能得逞,他竟搞起恶作剧来,他用竹杆钩走人家晒的胸罩,事后被人发现,告到系里,校方作出警告处理,为此他还检讨自己。”

  自强此话刚一讲完,众人便都大笑起来,接着剑辉便又说道:“是哪!难怪,这人竟敢如此放肆,原来他是那种货色,不知羞耻。据我观察,他定怀有不轨之心,瞧他那么色迷迷的,欺辱女生,总有一天我不客气。”

  “就是,是啊!”这时娅琼便也接口:“那人根本就下流嘛!我说真的,我这心里实在怨他,这家伙他面**猾,无非就是那种纨绔,我总觉得他有歹意,他好无赖,所以还是小心一些。”

  正聊着时,下一支舞曲便又响起,此刻众人见那男女去了舞池,便又开始搂搂抱抱,跳起那种贴面舞来。向静茹道:“唉!罢了,咱们也就甭管他了,我看今晚咱就到此,既已遇上这等混混,又恐滋事,咱又何必惹麻烦呢。”于是大家点头应允,闲聊了会,娅琼便说赶早回校,接着自强付了费用,然后四人起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