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三十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719 2012-03-11 21:29:35

    次日清晨,在苍翠绮丽的紫金山下,柳自强等众位同学在那儿下了公共汽车,天气依然十分晴朗,阳光明媚,令人感觉温暖惬意。下车以后,他们走上一条小径,此刻大家心绪怡然,一路闲聊,并已议定此行便往中山陵去。穿过一片茂密树林,前行了近一个小时,众位同学抵达那里。

  中山陵乃中山先生安息之地,它座落在此山南麓,西邻明孝陵,东毗灵谷寺,前临苍茫平川,后踞巍峨屏嶂;依山而筑,气象壮丽,无愧金陵之著名景点。进入青石牌坊,凝神望去,好座雄伟的陵墓建筑尽收眼底,那条墓道全为石阶,从下至上直达陵门,上有碑亭,祭堂和墓室,远远看去,紫霞缭绕,瑞气氤氲,笼罩在一片晴光之中。

  众位同学拾级而上,心情惬意,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却听有人高喊艳梅。艳梅不禁吃了一惊,循声上望,立刻认出那是静茹。静茹身后跟了群人,从上下来,彼此相距已经很近。那时艳梅喜出望外,她不曾想到,这位同校的亲密朋友,外语系的那位女生,竟能在此与她相会。

  原来就在放寒假前,静茹和周英便已先行,她们陪同留学生来,学校的意图,是让这些外籍学生,考察江南风土人情。向静茹和周英带队,她们首站选了南京,她俩兼做翻译导游,已去过了一些景区。偏巧是在这个时候,她们却与同学相遇。

  这个偶然的巧遇,艳梅和静茹怎不高兴,尤其是在异地相逢,那种感觉,总比平时更为亲近。当下两人近前以后,寒暄了阵,接着便将双方同学介绍认识。自强和云霞熟悉静茹,于是主动向她问好。随后静茹叫来男友,那位英俊潇洒的青年,来自英国伦敦的学生,让他也与大家认识。原来同行的二十余人,约翰.弗朗斯也在其中。

  当下大家热闹了阵,周英就说外籍同学要去登山,约翰.弗朗斯还算风趣,他和几位男生握手,于是便问是否同行,那时静茹热情相邀,希望大家都能前往。艳梅告知登山本是已有的计划,只是此地游兴未尽,因而眼下不能同去。于是静茹也不多说,便和周英告辞大家,然后就带留学生们一道离去。

  就这样,当静茹、周英带领队伍走远以后,众位同学便又顺道往上行进。怀着敬仰的心情,他们漫步抵达陵门,行至碑亭,大家伫立看过良久,便去各处随意观览。当下众人先入祭堂,参拜先生,缅怀他的丰功伟绩,自是各有一番感慨。出了祭堂,自强班里的那四位同学又去别处,而自强、剑辉、云霞、艳梅不觉便又走到一起。

  那时艳梅青睐自强,总是拿话与他搭讪,自强却更顾念云霞,便与云霞谈得投缘。艳梅知道自强心思,心中不乐,但却并未表露出来,她仍盘算,需要寻求有利时机,再次追逐,争取他能移情别恋。而此刻的两位女生,虽然仍是要好的朋友,然却因为这份情爱,内心已是有些不睦,只是彼此心照不喧。好在剑辉还算机警,知其中事理,便与艳梅找话闲谈,其实亦是有意协调。

  众位同学游览了陵墓,约一小时后,这才一道缓步下来。又是在那石牌坊前,大家再次作了商定,他们决定就去登山,于是相邀彳亍前行。顺着一条林荫小道,这一行人走上山径,没走多远,道路也就狭窄起来,大家开始向上攀援,心情自然轻松惬意。

  紫金山上林木葱笼,苍翠欲滴,几乎处处充盈绿意,在丽日晴辉的映照下,整座山峦岚光锁翠,云蒸霞蔚,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当他们行至半山腰时,沈云霞就有些累了,她明显的体力不支,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此时已见仁庆、瀚翔走在前面,没太顾及几位女生;而自强、剑辉则和女生走在一起,因见云霞背个大包,有点沉重,自强也就替她背了,随后大家继续前行。

  大约又行半个小时,就已走至大半山了,这时前面仁庆,瀚翔停下休息,站在路旁往下回望。过了一会,下面的同学赶了上来,李红玲说不想走了,提议大家就地休息。可是这时仍有同学游兴未尽,始终坚持要去山顶,于是众人停下商议。

  他们席地坐在路边,最后议定,凡上山的晌午时分下来相汇,不上山的就地休息。当时就有云霞、红玲、瀚翔、剑辉都说不上,这样大家分成两批。柳自强因顾及云霞踌躇不决,何艳梅却向他鼓劲,艳梅自有她的打算,百般劝说,定要邀约自强同上,于是自强卸下包来,与他三位结伴前行。

  他们顺着微茫的山径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又已走了好远一程,越往上攀,山上林木越是葱茏,有的地方浓荫蔽天,让人感觉清幽寂静。走着走着,四个人就分成两对,仁庆,玉萍聊得投缘,两人自然走在一起;而艳梅此刻亦很兴奋,能陪自强,却也顺了她的心意。此时她将脚步放慢,与他闲聊,不经意时,就已避开前面两位。自强却是十分单纯,他很随意,并未察觉艳梅有心。他是那么漫不经心,将至山顶,忽然见她停下步来。她说左脚扭了一下,感觉好疼,提出一起休息一会。于是他就搀扶着她,两人同往树林里去。

  他们坐在树荫下面,他就问道:“咋呢?艳梅,怎么走路不小心啊?瞧你好象疼得厉害,给我瞧瞧,可是伤到什么地方?”说着他就俯下身去,很仔细地为她察看。

  见他对她如此关爱,她便感到无限欣喜,她的内心有种冲动,脸颊发热,却就有意和他做戏,此刻她便伸过左腿,接着又将裤脚挽起。

  然后她说:“哎哟!自强,你来帮我揉揉好吗?我只感觉这腿好疼,走不了路,你来按按或许好些。”

  他一听就焦急起来,亦不疑她,便就同意为她揉揉。接着他说:“那好,艳梅,我是粗略学过一些,懂点按摩,倘若伤得不是很重,按下可能会有效果。”说着他就挪挪身子,把她左腿放他膝上,专心为她揉捏起来。

  她的面庞娇羞红润,深深看他,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就听他问:“咋样?艳梅,是否可以再重一些?我这力度用得较轻,我怕你疼,只是有些不敢使劲。”他的声音异常亲切,使她内心充满感激。

  “嗯,”她忙应道:“你这按法确实有效,你便随意,可以重些,这会我可舒服多了。”说着她就冲他笑笑,神情显得更加温柔。

  “呵呵,是吗?”他一听就全放开了,于是笑道:“那好,那我这就重一些吧,你要忍着,若弄疼了你可要说。”他边说着,那手也就使起劲来。

  她忽感到一阵酥麻,并有快意迅猛袭来,接着她就高声笑道:“哈哈,真好!我就知道,看来你是学过几招。自强哪,你这技法就是见效,实在教我对你敬服。”

  “没没,没啊,”他忙应道:“艳梅你可有点过奖,我可没有专门学过,怎就让你敬服我呢?不过这事也不复杂,医书上讲:‘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我想只要疏通经络,那么你就不会疼了。”说着他又捏了几把,然后帮她放下裤脚,把腿放下,这才坐正停下手来。

  也就在他刚坐正时,无意之中,他却发现她的身子倚了过来,她的情致变得亢奋,忽娇声道:“噢!自强啊,谢谢您啦!我真觉得你挺不错,你那么温存,那么体贴,可真令我感动万分。”她说着时,便就把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肩上。

  他愕然地看她,毫无任何思想准备,稍一松懈,便被她那温馨的气息吸引住了,她那一头浓密的黑发刚刚拂着他的面庞,他的心里立刻有了一丝蜜意,那种酥酥的快感不禁使他精神振奋,于是他便情不自禁,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咋啦,艳梅?”他轻声道:“怎么你要这样说呢?你也对我那么客气?有啥好谢?那也是我应该做的。你那左腿现在咋样?是否好些?若已不疼,那么我就很放心了。”他的脸颊变得好红,情绪躁动,欲念也已滋长开来。

  “呵呵,是吧?”她笑了笑,内心有种愉悦的感觉,接着便道:“我,我不疼了,我已感觉非常惬意,我更觉得你很重情,我欣赏你,这话我是发自内心。”说着她就和他牵手,两眼深深盯着他看。

  此刻他更兴奋起来,于是笑道:“你,艳梅,怎么这样看着我呢?你真对我那么欣赏?这可能吗?呵呵,我就觉得,你的态度是很特别。”

  话音刚落,她就很快接过话来,她那双眼秋波盈盈,闪着那种幽柔的清光。便听她说:“咋啦?自强,难道这样不可以吗?你的猜测完全正确,我是特别,对你早就有那意思,其实我已对你动情,就想看你,看着你时,我便觉得非常爱慕。”她刚说完,就将嘴唇凑了上去,在他木然看着她时,去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怔了怔,内心涌起一阵波澜,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使他不禁热血奔涌,他将两手一下捧住她的面颊,一时冲动,便把嘴唇迎了过去,而她却把双眼闭了,微仰着头,渴望与他很快吻上。

  然而,他终究还是没去吻她,当他嘴唇就要和她接上吻时,他又蓦然冷静下来。“我,我咋这样?”他暗忖道:“我怎么能这样做呢?这样岂不有负云霞?不,不行,我不能够,我不能够接受艳梅。”于是他便移开嘴唇,克制住了那种欲望,他的两手一下松开,然后放在她的肩头。“算了,”他对她说:“这样不好,我们还是冷静些吧。”

  她睁开了眼睛,忽然感到一阵羞愧,就问他道:“怎么?自强,你,你倒咋啦?难道是你看不起我?为何竟是这种态度?”

  “别,”他忙笑道:“别这样说,我是觉得不是时候,你要知道,咱俩接触不算太久,若要放纵,那便是我对你不住。”说着他就放下手来。

  “咳!咋这样啊?”她的神态更加羞涩,其实内心却已明白,便寻思道:“唉!还是算了,看来他是为了云霞,不过今天他也不错,别难为他,此事还是慢慢来吧。”她尽量克制了不安的情绪,用手轻轻拂下刘海,于是说道:“行嘛,我会尊重您的意思,只要咱俩能做朋友,永远要好,我便感到很满足了。”

  “是是,这是,”见她态度变得随和,他更对她亲切起来,然后就说:“咱俩当然是朋友啦,这没说的,既然相处那么投缘,艳梅您说,又咋可能不要好呢?”

  “嗯,”她点点头,内心终又舒畅起来,便就笑道:“那好,自强,那咱现在继续走吧,前面不远就是山顶,上去也可转悠下了。”接着两人站起身来,手牵了手,一道走出那片林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