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二十一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068 2011-12-18 00:44:26

    时间的车轮不停地转动,当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学校就要放寒假了。那天上午下课以后,自强班的几位同学凑到一起,商量假期前往江南。自强知道,在入学后的几个月里,红玲,玉萍已很青睐两位男生,红玲尤其喜欢瀚翔,彼此早已走得很近,而玉萍则与仁庆交往,关系也已十分要好。此次几人相约同行,自强料到,正是他们有意结缘。而他自己亦有打算,既是好友与他相约,他更心系云霞,艳梅。因此就在当天下午,他去找了二位女生,他对她们说了此事,云霞,艳梅亦愿同往。那时正逢她俩下楼,并说要到网球场去,自强平时最爱运动,既然凑巧,便陪她俩一道去了。

  当下三人来到球场,脱去外套,两个女生进场打球。自强打量她俩衣着,觉得受看,内心更是十分喜欢,她俩都穿运动服装,下着牛仔,的确显得英姿飒爽。两人打过一阵以后,云霞便把长发扎了,随即招呼自强换她,艳梅提出三人比赛,于是几人轮流对打。就这样打过几场以后,忽见建军走了过来。

  艳梅此刻甚是惊异,发现建军,就热情地向他招呼,云霞正与艳梅对打,见此情形,也便只好停了下来。周建军与艳梅寒暄,他刚走近,就用眼去瞟下自强,其实内心已怀醋意。此时自强站在场边,难免有些疑惑起来。

  当下建军对艳梅道:“好呀,艳梅,又有好久没见您啦!今日怎么有此闲暇?我正找你,我想有事和你聊聊。”

  艳梅听后嫣然一笑,有点脸红,却让云霞看在眼里。此刻云霞亦有猜测,便就有心撮合他俩。她还未等艳梅回应,就抢先道:“噢!建军,不如你来替换我吧?这阵我也有点累了,我想歇会,你可愿陪艳梅打打?”

  建军听后连忙应允,于是上场去换云霞,他高兴地接过球拍,拉开阵势,示意艳梅和他对打。艳梅见他如此随意,也不多问,竭力将球发了出来,建军接球,于是两人开始对打。他俩打了十几分钟,速度渐渐就放慢了,这时两人开始说话,边打边聊,气氛也已十分融洽。

  云霞去了自强身边,休息了会,就思量着避开他俩。她把外套取来穿好,就轻声道:“喂,自强,我不打了,咱俩还去走走好吗?”此刻自强正看打球,听她相邀,于是连忙答应下来。他的内心甚是欣喜,随即告知艳梅一声,穿了外套,就和云霞散步去了。

  自强和云霞刚一离开,周建军就坦然起来,其实今天见到艳梅,他已早就打定主意,他已决定向她说出心里的话,并能了解她的想法。建军和艳梅高中时候关系就好,这位性情憨直的青年那时已经喜欢上她,只因艳梅曾经表示要考大学,不愿过早谈及婚恋,使他未敢轻易表白。后来他受艳梅影响参加高考,结果两人都考上了,他便打算挚意追她。而艳梅则有自己的想法,她对建军虽有好感,但却从未有过情爱。在她心中,她爱的男友应是那种温文尔雅,有气质,有风度,且又不乏才气的青年,而建军这点绝不及自强。因此,在她认识柳自强后,她便心里作了权衡,她可以把建军视为朋友,却不能接受他的求爱,就这样的心境,周建军是完全没能预料到的。

  两人继续打着网球,建军话题就转向了,他忽笑着对艳梅道:“艳梅哪,刚才我说找你聊聊,这下正好,有些事情,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艳梅听他这样说话,有点疑惑,就笑问道:“那你,那你倒是有啥事呢?你找我聊,你的事情很重要吗?”

  “嘿嘿,是吧,”建军表情不太自然,接过话道:“这事当然很重要啦!其实呢,其实我已憋了很久,我想说的,就是希望咱俩交往。”

  “你……”艳梅一听脸红起来,笑了笑道:“呵呵,建军,你可不要和我逗啊!你说啥话?咱俩不是常来往吗?你不可以开这玩笑,你是何意?咱俩可是好同学啊!”

  “不不,艳梅,”建军立刻正经起来,便坦言道:“你咋认为是玩笑呢?我的意思你也该懂,我是在说,咱俩的事情也该谈哪!哎呀,我看这样,咱就下去坐会聊聊,这事儿要紧,我是必须要对你讲。”说着他竟有些冲动,啪的一拍,将球打到场外去了。

  艳梅见他如此态度,内心也已全明白了。便暗想道:“唉!也罢,我且听他说些什么,然后再来与他计较。”于是他俩走下场去,放了球拍,就在一张木椅上面坐了下来。接着他问:“艳梅啊,你说实话,咱俩同学那么多年,你觉得我对你怎样?”

  “嗯,还好。”艳梅羞涩地点了点头,知他用意,就直说道:“建军有话你就说吧,你倒咋了,怎么你要这样问话?”

  “那好。”于是他就率直地说道:“艳梅,现在我就挑明了吧,你既觉得我对你好,那我问你,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这心里在想啥吗?我有真话想对你讲,就说不出,你明白是为什么吗?”

  “这,我不明白。”见他深深盯着她看,她竟有些紧张起来,她低了头,脸颊更加红润起来,她尽量稳住躁动的情绪,便又说道:“那好,建军,既然你要挑明了说,你便直说,我想我该知道究竟,你的心意或许我懂,但无论怎样,我亦需要考证一下。”

  “这,这行,”他一听就更加来劲,就对她道;“艳梅,我,今天我是必须讲了,我说真话,我一直都非常爱你,我倾慕你,这已不是一天两天,其实早在上高中时,我就对你情有独钟,我是真想做你男友,和你相好,可是那时我没敢说。唉!不过而今咱又同学,或是天意,艳梅您说,您可愿意接受我吗?”他边说着,忽就抓住了她一只手。

  “你说什么?”她惊愕地看他,没有立刻抽出手来,她觉得他抓得好紧,连忙说道:“你,建军,你爱上我?你可不要开这玩笑,周建军你不能这样,爱上这词,那可不能随便用啊!”

  “不不,我说真的,”他忽变得急噪起来,就直言道:“我可不是随便说哦!哎!艳梅,你,你没觉得,我已对你很认真吗?我哪可能在开玩笑,我喜欢你,那是绝对没有二心。”他仍深深瞪视着她,把她的手捏得更紧。

  “别别,你别这样,”她终于用力抽出手来,看着他道:“你冷静点,建军,我也有话要对你讲,我觉得你有点冲动,这不太好,你总应该尊重我吧。”

  “哦,那是。”见她用力抽了手去,他已情知冒犯了她,就陪笑道:“是我不好,哎!艳梅,我是有点情不自禁,你别介意。艳梅你要对我说啥?”

  艳梅深深凝视着他,态度变得温和起来,于是叹道:“唉!建军哪,我也知道这些年来你对我好,我很感激。但是你要知道,你今天对我表白的话,使我真是很为难啊!男女之事非同寻常,我能随便答应你吗?我需要时间认真考虑,请你原谅,你也应该克制点嘛!再说哪,我也不是轻率的女孩,这些年来咱俩相处,也不过是同学交往,所以你别那么认真,你提到的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再说好吗?”

  建军默然注视着她,听着她讲,忽然觉得一阵烦躁。他的心情落寞起来,粗声问道:“咳!艳梅,你,你拒绝我啦?你为啥要拒绝我呢?难道你是真不爱我?真的对我不在乎吗?我,唉!”他又冲她叹口气道:“我就不知你咋想的,你不爱我,当初又咋要对我好?你怎么竟这样对我?你就不怕伤害我吗?哼!女孩的心思,我还真是猜不透啊!”

  “别,你别这样,”她抬起头来深深看他,轻声说道:“我可没有伤你的意思,建军,你,你又何必那样急燥?我不过要解释清楚,你就不能体谅我吗?”

  “哎,艳梅,”他终于又忍不住了,大声说道:“你这是在安慰我吗?你好心呢,还说什么要我体谅?你不同意也倒罢了,又有什么好作解释?唉!不过呢,我想你须记住一点,我会等待,还望你能回心转意。”说着他就站了起来。

  “你,你咋这样?”见他仍然那么冲动,她又羞涩地低下头去,她的内心有种抑郁,心绪烦乱,然后她就不作声了。两人相对沉默了会,周建军就拿了外套,接着冷冷地看她一眼,随后他便抽身离去。

  艳梅呆呆地坐在那里,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她将外衣拿来穿好,把网球和球拍收拾好了,然后起身往宿舍去。今天与建军发生的事情,她是不愿再去想了,就让一切都随缘吧!毕竟此刻在她心里,建军只是第二位的,尽管他是那么爱她,那也只能由着他去。她又想到她与自强,想到他们最近的交往,心中便又有了喜悦,是的,她不能否认,她已爱上柳自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