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十七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2693 2011-09-08 20:07:34

    第二天中午,自强在寝室休息了会,因想昨日艳梅说过借书之事,便去枕边取了诗集,径自去了女生宿舍,他按艳梅说的地址找到六舍,于是朝着二楼走去。不巧,他刚上楼,便在道口遇见艳梅,她一见他,就热情地向他招呼,他们彼此寒暄几句,她便带他去了寝室。

  走进房门,自强就把诗集给她,艳梅把书接过放好,道了谢意,就去为他沏了茶来。她热情地叫他坐下,然后便道:“我正念着你要过来,给我送书,没想你还真的来了。”

  “嗯,”自强便就接口笑道:“那是,我是当然不会忘的,我既说过借书给你,又怎可能不守信呢?”

  “呵呵,”艳梅听后泯嘴笑笑,于是又道:“是吧?这事可真难为你了,让你专程跑了这趟,这书我会好好阅读。”

  “噢!可不。”自强幽默地耸了耸肩,便又笑道:“其实我也想来看你,真的,艳梅,又见到你我很高兴,我很乐意与你交往。您太客气,哪有什么难为我呢?”

  艳梅羞涩,内心有种蜜甜的感觉。沉默了会,自强便问:“同寝室的几位女生,怎么没见?这会可都到哪去了?”

  “哦,这吗?”艳梅应道:“今天下午安排自习,午饭以后,她们就都去教室了。”

  “唉!”自强一听赞叹起来,就接口道:“看来女生确很用功,女生不错!我总觉得,在学习方面,你们女生自觉多了,女生要比男生刻苦,这点我也非常认同。”

  “呵呵,是吧?”此时艳梅陪他坐下,便微笑道:“不过我倒没那感觉,在我看来,你们男生也不错呀!就说您吧,给我的印象就很优秀,你的文才又是特好,又很勤奋,要学中文,想必你会有所成就。”

  听见艳梅这样夸他,自强脸就红了起来,忙就应道:“噢!不不,艳梅,您可不要这样说啊!可别逗我。其实呢,其实我只爱好文学,不算什么,倘若真要有所成就,没有历练可不行哦。嗯,不过呢,”他深深地凝视艳梅,又直说道:“不过我亦有所考虑,虽然现在我学经济,往后也想搞点创作。”

  “呦!是真的吗?”艳梅诧异,内心却已兴奋不已,就又笑道:“您的志向还挺大嘛!好呀,自强,那你说说,以后你搞那类创作?你写诗歌还是小说?你能行吗?嗯,你这想法真的很好,我打心里对你佩服。”她说到此,脸上透出一片晕红。

  “呵呵,这吗?”自强笑道:“我想应该没问题吧!噢!当然啦,创作确也倒不简单,需有意志,那是真要费点功夫。这么说吧,无论是搞那类创作,文学功底都很重要,为此我会打好基础,加倍努力,锲而不舍,这样或许才可成功。”

  “对对,是啊!”艳梅连忙表示赞同,刚想接话,忽听门外有人叫她。于是她就转口笑道:“哟!这是我的同学叫我,是沈云霞,咱俩可是最好的朋友。”

  自强此时循声望去,正好见一女生进来,她的手里提着东西,进门就说:“哎呀,艳梅,我去校外跑了一趟,买了礼物,这事确也应该办啦!我想正值中秋来临,咱也应该去看老师。”

  艳梅连忙上前接过,刚放好时,却见自强已对云霞打量起来,这很明显,他已被她深深吸引,竟然好似一见如故。那是一位漂亮女生,芳龄约莫十九左右,她有一头如云的长发,清秀而浓密;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睫毛很长,微笑着时甚是迷人;她的脸庞有点微圆,面颊红润,身长玉立而体形优美;她有一种奔放的气度,穿着时尚,妩媚而娇艳,自强确已看得呆了。

  接着艳梅便就笑道:“哦,云霞,云霞你来,我先向你介绍下吧,这男生是经管系的,他姓柳,名自强,我们也刚认识不久。”她边说着边看自强,他却发现,她的脸颊便又红了。

  自强此刻也很腼腆,却见云霞也在看他,便听她说:“我猜你也刚来学校,你是新生?那咱们是同一届了。”接着她就自我介绍,说她姓沈,名云霞,态度热情又很温柔。

  是的,当云霞与自强初见之时,也不知为何,两人竟是如此青睐,云霞暗忖:“这男生像早已熟识,看着亲近。”内心已有爱慕之意。

  自强对她亦有同感,他深深地看她,便就答道:“是啊,没错,我是本期入学的新生,我学的经济,以后咱们可多交往。”

  云霞笑笑,内心有种欣慰的感觉,便道:“那是,既然大家都已认识,交往甚好。我想无论学啥专业,是否同系,反正大家都在学校,倘有闲暇,彼此亦可常来常往。”

  “对的......”自强朝她点了点头,刚想再说,艳梅却已接过话了。“哦,云霞啊,我告诉你,自强他还挺爱诗呢!今天他来送书给我,你猜是啥?正好是我想借的那书。”

  “呦!”云霞已知艳梅所指,忙就笑道:“就是那本《诗歌集》吧?他那儿有吗?海涅的作品?那书我也非常爱读。”

  “你,是吗?”自强听后甚是兴奋,就对她说:“倘若这样就太好啦!噢!云霞,你既喜欢,说明咱俩很一致嘛!实不相瞒,我对写诗亦有兴趣,若你也是,往后希望咱俩交流。”

  “嗬!”云霞显得有点惊讶,就对他说:“您,您会写诗?诗歌可是很难作啊!写诗要讲形象思维,更讲韵律,若你真懂,那么早晚一定领教。”

  自强深深凝视云霞,内心愈发对她恋慕,他有一种陶醉之感,被她吸引,也不知道说啥好了。此时艳梅见他那样,不免有些疑虑起来,她已窥透他的心思,有点妒意,于是把话就岔开了。

  “哎呀,云霞,”这时艳梅忽然说道:“云霞你看,咱俩不是还有事吗?刚才你说去看老师,此意甚好。要不这样,现在就去你看如何?”

  “这,这个......”云霞略微沉吟了会,就婉言道:“哎,不急,艳梅,其实这事可以晚些。你也别忙,现在不是有客人吗?咱们可先把事放放,大家聊聊,等会再去也不迟嘛。”

  艳梅只好点了点头,倒也不好再说啥了,正自无奈,却见自强站了起来。“噢!这样,”他说:“看来我也该回去了,既然你俩有事要办,要看老师,那就去吧,我亦不愿耽误你们,等有时间咱们再聊。”说着他就告辞她俩,然后便冲云霞笑笑。

  云霞见他已说要走,有点遗憾,但也确实不便挽留,于是她就站起身来,送他出门,接着见他摆了下手,便就径自下楼去了。自强前脚刚一离开,何艳梅就先发话了,她的情致有点兴奋,赞赏自强,亦是表明对他敬慕。

  “呵呵,”那时艳梅笑了笑道:“云霞哪,这位男生很不错啊!他挺有才华,又很儒雅。真的,你别看他学经济的,可他文学也很棒啊!他最喜欢诗词曲赋,昨日我刚接触,就已觉得很投缘啦。”

  “噢!是吗?”云霞听后便就笑道:“即是你都这样赞扬,亦可见他很优秀了。不过呢,艳梅,不过我也有此同感,那位男生气度不凡,给我的印象确也很好。”

  她边说着,一边便把买来的东西作了整理。其实此刻在她心里,已对自强有感觉了,这短暂地接触,使她觉得这个男生有种魅力,他是那么的单纯稚气,彬彬有礼;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和风度,更是使她难以忘掉。

  她笑了笑,把两袋礼品打点好了提在手里,然后就说:“好了,艳梅,现在咱就去看老师,本来应该昨天去的,忙于功课也就忘了。”

  “那是,”艳梅轻轻应了一声,便说:“不过我想倒也没啥,其实今天也不算晚,俗话说的:十五的月儿十六圆嘛,今天十六,正是月亮最圆的时候。”说着她就招呼云霞,然后两人出门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