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二十四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576 2012-01-14 20:12:30

    翌日清晨,众位同学一早起来都梳洗了,然后去了船上的餐厅,吃过早点,几个女生就说要去观赏风景,此刻轮船已经接近奉节码头,大家知道,轮船就要过三峡了。于是众人走出餐厅凭栏站立,沐着清凉的晨风,举目眺望大江风光,这个时候每人心中充满了向往,因为大家发现,那雄伟的瞿塘峡谷已在咫尺,不一会儿,长江三峡已在望了。

  当轮船快到峡口的时候,红玲和玉萍就邀约着去到船前,几位男生也跟去了,而云霞和艳梅却没同去,仍然倚着船栏闲聊,两个学习中文的女孩畅谈文学,内容涉及散文,诗词等等方面。两人聊得正投缘时,忽见前面柳自强又折转回来,此刻轮船已经驶入瞿塘峡口,开始穿行于峡谷之中,这段江面忽然变窄,江流湍急,船速也已更加快了。

  原来自强随着众人去到船前,发现云霞,艳梅没来,有些惦念,便又独自折转回来,他刚走近,就热情地招呼她俩,三人没说几句,两个女生便又继续她们的话题。自强最爱文学,因听她俩谈诗说文,于是主动加入她们,云霞,艳梅亦爱他才,与他讨论,几人都觉甚是投缘。三位同学愉悦闲谈,一边观赏沿途风光,因听船上有游客讲,再往前面行进一程,轮船就要过巫峡了,这时船前几位同学折了转来,大家相约回舱休息。

  柳自强与两位女生回到舱里,没过多久,隔壁的同学都过来了,瀚翔拿来一付扑克,提议大家一起玩牌,于是众人占了艳梅那个下铺,凑在一起玩了起来。只因剑辉、瀚翔、红玲、云霞兴致颇高,就由他们四人对打,其余同学在旁观看。大约打了半个小时,仁庆和玉萍就走开了,两人一道去了舱外,倚近船舷相对说话。而艳梅此时已来兴致,却在一旁点评牌艺,于是云霞有心让贤,玩了一会,云霞就让艳梅换她。

  云霞起身刚一下来,自强便说约她出去,这时云霞亦有此意,于是就随自强去了。两人出门刚走几步,就遇见了仁庆、玉萍,自强明白他俩暧昧,便不打扰,于是有心回避他们。那时他便邀约云霞要去船尾,云霞答应,然后两人去了那里。

  他俩站在船尾一侧,倚着船栏,便在那儿闲聊起来。云霞还是那么温情,她的那双大大的眼睛闪着十分迷人的光彩,那长长的睫毛,黑色的眼珠,总是那么令人销魂,自强凝视她的容貌,不禁心儿又已陶醉。他开始觉得自己更加恋慕云霞,这位青春少女的魅力,已彻底把他迷惑住了。

  云霞并未察觉什么,只是觉得在她身边这位男生,能带给她无比快乐,他是那么坦诚质朴,单纯而充满青春朝气;他有很强的进取心,并且更是才华横溢。说实话,云霞真的很看重他,她从内心对他青睐,其实已是非常喜欢。为此他俩举手投足,不觉已有几分随意。

  两人靠近闲聊了会,船就进入巫峡中了,这儿两岸山势险峻,放眼望去,沟壑纵横,峰峦叠嶂,浓阴蔽天,好幅独特的风景画卷。他俩开始注意观赏峡谷风光,并就此处的绮丽景色相互谈论。

  自强笑道:“我还记得中学时候学的课文,有篇文章这样说道,‘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至今想来仍觉绝妙。”

  “呵呵,是哪。”云霞立刻想了起来,接着笑道:“您是说的《水经注》吗?这我记得,那篇文章写得极好,郦道元对三峡景物的详尽描述,可谓真乃神韵之笔。”

  接着两人议论起来,聊了一会,忽又转而谈到唐诗,自强便说:“骚人墨客歌咏三峡,可见此处闻名遐尔,唐诗亦有写巫峡的,如象李白那首古风,也已成为千古绝唱。”

  云霞听他说到李白,便也想到那首诗来,就接口道:“就是那首《上三峡》吗?那篇作品确也不错,挺有意境,你既熟悉,不妨你便背诵一下。”

  她深深地看他,其实亦想试他才华,可他却是那么随意,竟然真的背诵起来。她觉得他文采斐然,洒脱豪放,听他吟道:“巫峡夹青天,巴水流若兹。巴水忽可尽,青天无到时……”他没吟完,她竟哈哈大笑起来。

  “罢了,”她说:“你真不错!我原以为你也只是随便说说,却没想到,你还真的能够背啊!好呀!自强,我真服你,这么着吧,我便试着解这诗意。”

  “嗯,行啊!”他刚点头,就已听她讲解起来。“可这样理解,”她微笑道:“巫峡山高,有十二峰,座座山峰神奇高耸,因七百里三峡两岸连山,故有‘夹青天’之形象描述;而巴东之水流经三峡,其后一句,也已写出水势之险。”

  “对对,正是。”听她说得如此明白,他便不禁惊叹起来,接着便道:“噢!你解得好啊!非但说得清楚,形象,也说出了主要意思。哎!云霞,真没想到,你对巫峡这带的情况,竟也那么了如指掌。”

  “呵呵,可不,”她谦虚地笑笑,就坦言道:“其实呢,自强,我挺喜欢地理学的,有关三峡的风物人情,行前我已查过资料。所以呢,当我听你吟诵那诗,我便想到其中意了。”

  说到此时,她已倍觉心绪怡然,便又笑道:“嗯,不过三峡的确很美,风光绮丽,景色优雅。它能引发古人感慨,留下那些不朽名篇,也难得啊!此番咱们游历其境,触景情生,更是感觉永世难忘。”

  “是的,没错。”他忙接口:“非但令人感觉难忘,而更主要的,是对咱们去搞创作亦有启发。我在想呢,今日之旅如此愉快,是否也该写点啥呢?若写诗词,便可有感而发了。”

  “哈哈,”她又不禁笑了起来,便提议道:“不过别忙,我看咱们拟个计划,这一路上写的作品,暂时还是别公开吧?待回了家各自认真整理出来,下期开学一并交流,岂不更好。”

  “行行,这行。”他忙点头,“你这提议真的很好,我亦希望回校交流,或许意义会不一样。”说着两人更投缘了,他俩又就诗词创作议了一会,不知不觉,便又轻轻挨在一起,此刻自强觉得,云霞那种温馨的气息,又在深深吸引他了。

  轮船飞快地穿行于峡中,两岸青山不断地掠过,自强眺望远处峰峦,忽想起了巫山神女,于是就问:“你先说到巫峡山高,有十二峰,可知这儿的神女峰吗?”

  云霞抬头看那峰峦,连绵不绝,直刺云天,座座山峰都很相似,不禁有些茫然起来,然后她说:“神女峰我早有所闻,不过这儿峰峦险峻,秀丽嵯峨亦很相似,说真的,究竟那座应为神女,我还真的不知道呢。”

  她说过后嫣然一笑,眼底掠过一丝蜜意,就这一笑虽然随意,但却令他感到销魂,此刻的他无心观赏两岸风光,沈云霞那清丽的倩影,却又使他陷入遐思。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她似乎就是神女的化身,她飘逸的长发乌黑浓密,微风拂过,似有一股幽兰的香气;她妩媚的容貌简直充满了青春魅力,那双大而漂亮的眼睛,更是使他意乱情迷。他暗忖道:“她,不就正是那仙媛吗?她那么美丽,可是来自飘渺的瑶池?”终于,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见她仍在专心看景,却在她脸上来了个飞吻。

  “你,”她猛然一怔,立刻把头掉了过来,她惊愕地看他,便问:“你做什么?”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然后她便羞涩地说道:“哎!自强,你,你别这样,不许这样,你不可以占我便宜。”

  “噢!我……”他忽感到有点紧张,竟然有些语无伦次,接着便道:“我怎么啦?我.......我是不是有点莽撞?哎!可是,云霞,可是还需请你见谅,倘若你真对此介意,我也不知该咋办了。”说着他就脸红起来。

  “唉!算了。”云霞见他神色尴尬,态度变得平和起来,就对他说:“也没什么,其实我也不想怪你,我是感到有点突然。不过呢,自强,以后你可不许这样,我怕一下难以接受。”

  “嗯,好,”他忙答应:“以后我会对你尊重,看来我需注意一点,你若不愿,我也不敢这样做了。”他的声音有点颤抖,内心早已羞愧难当。

  云霞脸颊红了一阵,然后便又羞涩地笑了,毕竟她是喜欢他的,见他愧疚,反倒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就说:“其实这事你也没错,我能理解。只是你该稳重一些,因为现在不是时候,你要吻我,我想也需等些时日。”说着她便把头低了,胸中却已溢满温情。

  她刚说过,他便很快激动起来,接着就问:“什么?云霞,你,你说啥呢?你意思是接受我吗?你不介意我的表现?等些时日?那,那你说说,我们之间何时可以更进一步?”

  “这,”她抬起头来深深看他,脸颊变得更加红润,笑道:“我,我不知道,那得要看发展如何,不过仅就目前而言,我们只有同学之谊,咱俩的关系,现在并没走到那步。”

  “噢!”他有一些怅然若失,终于低头不说话了。见他这样,她便不禁怜悯起来,沉吟会道:“唉!也罢,不过希望还是有的,瞧你始终那么朴实,那么坦诚,已给我留下挺好的印象。我倒想过,自强,或许我们能有这天,咱俩的关系会很密切。”

  云霞说罢,主动把手伸给了他,一股暖流即刻传遍他的全身,他的血液又沸腾了。他和她握手,紧紧地握着,已意识到云霞其实也很爱他,她的这种友好表示,已说明了她的默许。自强这时深深感到,她还是那么温存体贴,他默默地看她,没有说话,心中早已盈满了甜蜜。而沈云霞呢,柳自强的大胆示爱非但没有使她生气,相反的,却在她心中荡起了涟漪,她虽没能很快接受,但她明白从这刻起,她与他的同学之谊,已在悄悄发生变化,他俩的关系已经愈发亲密起来,慢慢的,他们终会走到一起。

  轮船穿行于峡谷之中,此刻除了船尾涌动的滔滔白浪,发出不绝于耳的声响,四周显得分外恬静。云霞和自强又近近地挨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的温柔,沉浸在无比愉悦之中。再走一程,巫峡就要过尽,西陵峡谷已在眼前,虽然他们已在船尾呆了很久,但仍觉得时间太短,谁也没有想回舱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