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二十五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246 2012-01-18 23:27:14

    客轮在江上航行了几日,那一天清晨抵达了武汉,因此地是个中途站点,这里上下的乘客较多,客轮便在江边码头停泊下来。这日天气还算晴朗,当东方旭日升起之时,江上的晨霾也渐散去。自强因对都市风貌很感兴趣,于是提议出去看看。当下四人去了舱外,凭栏伫立,沐着清凉的晨风,极目眺望武汉三镇的朦胧远景。

  那时艳梅有所感触,对云霞道:“我曾听说武汉有一名胜古迹,叫黄鹤楼,想必距此不太远吧?倘若大家都有兴趣,可否一道前去观赏?”

  云霞尚未作出回答,就听自强先嚷起来。立马应道:“好好,好呀!那座古楼挺有名气,就在江边,我想今日咱既来此,便就趁这停船之际前往观赏。”说后他便回望云霞,希望她亦有此意愿。

  然而云霞并未同意,沉吟半晌,竟说出了相反意见。“算了,”她说:“我看咱们还别去吧,那座古楼虽值观赏,可是时间不允许呀!我自琢磨客轮在此不会久留,这会咱们要是下去,想必定然会误船啊!”

  云霞话刚说到这里,已听艳梅接过话来。“不不,”她说:“咱就不过随便看看,不用太久,怎么就会误了船呢?况且刚才我已听说,客轮要停两个时辰,时间还是足够的嘛!倘若云霞你不愿去,那就自强陪我去吧?”

  艳梅掉头凝视自强,却又见他不说话了,他只呆呆看着云霞,态度明显已有变化。艳梅疑惑,倒是剑辉主动协调,便笑着道:“噢!这样,我看自强亦有顾虑,此事也就不要勉强。不过那楼确很有名,不看可惜,我亦很想观览一下。要不这样,假如艳梅一定要去,那就和我一道去吧?”

  “这,这个……”艳梅一听就怔住了,沉吟会道:“不,还是算了。柳自强他既然不去,我也便就依着他了。只是想来有点遗憾,此番放弃,以后想去就很难哪!”

  “哈哈,是吧!”自强听后大笑起来,于是便道:“那也没啥。其实云霞说得在理,时间太紧,咱们还是别去为好。沈云霞她说了不去,我也当然不想去了。这事大家确应稳妥,若误行程,那样麻烦也就大了。”

  自强既已表明态度,艳梅又能还说啥呢?她只深深看他一眼,不禁悄悄动起了心思。便暗想道:“咳!柳自强他怎么这样?云霞不去,他也不去,难道他已有了想法?他对云霞像有意思,这可能吗?倘若真是,那我也就不好办了。”艳梅忽然感到压抑,有些怅惘,但却尽量克制了自己。毕竟,她仍对他充满幻想,她恋慕他,为此只好不再计较,她亦希望有个机会,她要试他,向他表明她的爱意。

  就在艳梅痴想着时,云霞和自强却在一旁聊了起来,云霞没太注意艳梅,胸怀仍然十分坦荡,刚才虽然她不主张离船前去,可是说到那座名楼,她还真的来了兴趣。

  当下云霞对自强道:“ 其实我亦有点遗憾,黄鹤楼乃江南名楼,我又怎能不向往呢?虽说不去,心中却是充满感慨,过去我曾熟读唐诗,就有两首我最喜欢,柳自强你定能想到,吟诵这座名楼的佳作,它的作者当系何人?”

  “哦哦,”自强一听就明白了,便忙应道:“你是说的李,崔二人,这我知道,唐时崔颢写的律诗,以及李白那首绝句,都曾吟到这座名楼,我亦记得那些诗句,确实浪漫,尤其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那首,短短的四句,就已写得脍炙人口。”

  “是啊,没错。”云霞笑道:“崔颢那诗是以一个远古的传说引发感慨,细品尤觉耐人寻味,更表现了思乡之情。而李白那诗则是为其好友所题。据史料记载,开元十六年春,孟浩然从黄鹤楼前乘舟东下,远游广陵,那时李白为他送行,就创作了那首绝句。此诗吟来神传象外,情含景中,也能称上千古丽句。”

  “对对,是的,”自强随即接口笑道:“看来云霞你对他俩有研究啊!呵呵,你行!到底不愧学中文的,竟能讲得入木三分。云霞,真的,我可对你非常敬佩。”

  云霞羞涩地对他笑笑,没有答话,那双美目却令自强陷入痴迷,他是那么的对她眷恋,盯着她看,却未想到他那神态,又让艳梅察觉到了。艳梅确已心生妒意,虽未表露,内心却已忐忑不安,她未想到柳自强竟全不顾她,便又暗忖:“他真对我不在乎吗?瞧他那样,怎么就只亲近云霞?”于是,就在客轮快起锚时,她便提议,大家也该回舱去了。

  自强没有看出什么,只因心系云霞,就对艳梅不太注意,当一行四人回舱以后,他却仍与云霞闲聊,而云霞性情本就开朗,彼此投缘,她亦当然显得随意。艳梅终又闷闷不乐,却让剑辉看在眼里,他自找话与她闲聊,不多一会,就约自强出了船舱。这是剑辉聪明之举,明说探望隔壁同学,其实却在暗示自强,他也须得注意些了。

  自强和剑辉去隔壁时,正值客轮起锚航行,从武汉至南京这段江面十分宽阔,水天相接,烟涛微茫,船行江心,两岸景物也就显得极其遥远。自强特别喜欢乘船,这次出行选走水路,算是随了他的心愿,加之又有云霞同行,他别提有多么高兴。然而他也不曾想到,也就在他暗自庆幸好运之时,有种潜在的情感纠葛,也在悄悄滋长开来。

  接着再说云霞,艳梅,当两位男生去隔壁后,她俩终又说起话来,两个女生相对坐着,谈着各自的一些情趣。客轮前行一程以后,她俩的话题便就扯到男女的事情。

  其实云霞亦是好心,她也十分关心艳梅,在她看来,周建军对艳梅有意,这点她是非常清楚,而艳梅对建军是否接受,她却有些不太明了。不过此番同去江南,她却发现,剑辉亦很亲近艳梅,云霞当然不懂剑辉,这位自强的亲密朋友,其实他已另有目标。她却在想:“倘若艳梅不爱建军,可否通过自强的关系,向她介绍肖剑辉呢?”但遗憾的是,艳梅内心的真实想法,此刻她却并不知晓。

  当两人相对闲聊会后,云霞就对艳梅问道:“哦!艳梅,你的事情倒咋样了?据我观察,咱系三班那个男生他想追你,而你俩是高中同学,现又碰巧大学同系,我却不知,你可考虑接受他吗?”

  艳梅听后甚是惊讶,沉吟会道:“呦!云霞,你是在说周建军哪?你怎知道这个男生他在追我?可我对他有爱慕吗?我和建军同学多年这也不假,可你应该知道,我和他仅同学之谊,确也没啥。若你欲知我意,我又怎会接受他呀?”

  云霞本就有意试探,见艳梅着急,便就笑道:“呵呵,是吧?那你咋就不考虑啊?据我观察,建军那人也不错嘛!他对你真挚,并无虚假,难道你就没感觉吗?”

  “是的,那是,”艳梅立刻接口说道:“我是真的没感觉啊!我是真的没去想他。建军从前对我虽好,但也不过一般交往。我不否认他有优点,但我觉得,他的性情却又粗旷,他没半点儒雅气质,仅就这点,云霞啊,我便对他不够欣赏。”

  “哈哈……是吗?”云霞听后大笑起来,于是便道:“何艳梅呀!何艳梅,真想不到,你对建军有偏见啊!那好,这样,这事咱就暂不谈吧,不过呢,我倒想起一个人来,倘若艳梅你要愿意,或许你俩可以交往。”

  “啥呀?云霞,”艳梅不禁又诧异了,怔了怔问:“你又想到什么人哪?你在说啥可以交往?哎呀!我没弄懂,这人到底又是谁呀?”她忽有点春心荡漾,接着笑道:“呵呵,云霞,那么我就说句实话,你说别人恐我不愿,我却希望,若是自强那便最好。”

  “不不,什么?”艳梅刚一提到自强,云霞脸色忽就变了,她已察觉事情不妙,艳梅居然竟有心啊!云霞险些乱了方寸,就连忙道:“艳梅你咋这样想呀?这哪可能?我说那人咋会是他?其实我是想要问你,剑辉这人你觉咋样?我想你要认为可以,我亦乐意为你帮忙。”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变得很低,这很显然,艳梅无意说到自强,已使云霞有了疑虑。

  不过艳梅倒也率直,对云霞表情的细微变化她没在意,当听云霞说到剑辉,她便娇羞地笑了起来。“哈哈,”她说:“你说啥话?怎么你却说的是他?剑辉对我没有什么,我说实话,我也对他没感觉啊!尽管这人确也不错,可没办法,我看或是没缘分吧!”

  她又低头沉吟了会,忽又提到柳自强了,便就笑道:“呵呵,不过,不过自强可不一样,这男生就相当不错,他很优秀,只是他却有点清高,我总对他捉摸不透,所以我想,早晚我要试探下他。”

  “你,你又说啥?”何艳梅的话音刚落,沈云霞就一下懵了,她十分惊愕地看她一眼,便就说道:“唉!算啦,这事咱俩就不谈哪!我也只是随便说说,怎么你就偏要提他?人家当然是有个性,既难捉摸,你又何必太认真嘛?”

  艳梅忽然感到失言,她终于察觉,当她提到柳自强时,沈云霞是不高兴的,她已看出她的心思,竟不知道该说啥了。她俩就那样沉默了会,正自没话,恰好这时隔壁同学走了进来,玉萍和红玲走在前面,邀约她俩,众人都说该吃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