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十六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3569 2011-09-08 20:00:47

    当新的学年开始的时候,柳自强已上大学了,他被编入经管系第三班,与肖剑辉再次成为同班同学,这时他已十九周岁。而梁娅琼则选学了外语,被编入外语系第二班。初来学校,柳自强对这儿一切都感到新鲜,他非常喜欢学校的环境,喜欢校园的和谐氛围,这所四川最有名气的高等学府,对他是有吸引力的,除了学习生活的紧张有序,他感触最深的则是那种青春气息,那些充满朝气的青年学生,尤其那些纯情少女,似乎为这儿优雅的环境注入了生机。校园,真是一个五彩缤纷的童话世界,柳自强全新的生活,将要在这里重新开始。

  时间过得真快,不觉中秋就临近了,那天是在午饭以后,肖剑辉与自强相约,要去校园随便走走,于是他俩出了寝室。剑辉是自强高中的同学,形象儒雅,衣着朴素,他常穿件休闲加克,倒有几分洒脱随意。剑辉与自强非常要好,这次一同考上川大,彼此关系更加密切。那时他俩边走边聊,散了会步,就去到了荷花池畔。这是一个幽静的地方,到校这些日子,他们已来过许多次了,这儿景色非常秀美,四周全是花园翠树,幽香四溢,姹紫嫣红;池畔安有石凳、石椅,坐在池边,则可欣赏满池荷叶碧绿茂盛,清新可人,娇艳的荷花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可谓校园的一道风景。

  当下两人来到池畔,走不多远,就在路旁找张石椅坐下歇息,此刻自强若有所思,却好想起一件事来,就笑着说:“哦,剑辉啊,明日又是中秋佳节,你想过没?咱们应该怎样过呢?其实呀,其实这事我已考虑,咱们来校已有月余,这个中秋,咱班要好的几位同学,也该好好聚一聚了。”

  自强此话刚一出口,肖剑辉就来了兴趣,忙接口道:“这很好嘛!你说这事我倒觉得很有必要,尤其你我两度同窗,也不容易。你便说说,你的考虑倒是如何?你是怎样打算的呢?我说实话,同学聚会,我是真的非常赞同。”

  “呵呵,是吗?”自强微微笑了笑道:“那我说吧,昨日我去找过瀚翔,有关中秋聚会之事,我已和他一起议定。咱俩商量男生要约你和仁庆,打算再约两位女生。约女生是他的主意,我很明白他想约谁。李红玲与瀚翔青睐,陈玉萍却亲近仁庆,这我当然也没说的。这样一来,咱就有了六位同学,有男有女,亦有情趣。张瀚翔说这次聚会由他作东,他要请客,就去他家开个Party,因他父母近日出差,大家去后会很随意。”

  “噢!”剑辉一听就更高兴,于是笑道:“既然这样那是最好,我亦希望同学之间能多交往,我看事情既已说定,那咱们就明日去吧。我很满意这样安排,到瀚翔家玩,还有女生,想必气氛会很热烈。”

  “是啊!”自强听他这番话后,内心亦有几分惬意,接着就说:“回去我便联络他们,早做安排,这事也就算落实了。”剑辉便又点头微笑,没再说啥,然后两人又坐了会,便又起身散步去了……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饭,几个同学就在忙着做准备了,他们上街买了月饼、果品,饮料等等,然后去赶公共汽车一道前往张瀚翔家。就在乘车出发的时候,自强惊喜的发现,在他们中竟有一位外班的女生,那时他只悄悄看她,没有说话,到瀚翔家后,李红玲就作了介绍。那女生是红玲的朋友,姓何,名叫艳梅,芳龄一十九岁,她是本校中文系的,活泼大方,确有几分青春靓丽。这是一位中等身材,体形丰韵的年轻女子,中长短发,明眸皓齿,自强对她极有好感。他俩随意聊了几句,就和大家坐了下来。

  张瀚翔家住在一个机关院里,房屋宽敞,中间有个很大的客厅早已做过精心布置,按他说的,准备搞个小型舞会,跳舞一定不成问题。因此,他早就把沙发、茶几都摆边了,中间完全留了出来,并且他还配了音响,录了舞曲,看这样子,这个中秋的同学聚会,一定是很热闹的了。

  休息了会,几位女生便把食物全都取出,瀚翔取了果盘过来,然后大家分类盛了,便把那些月饼、果品摆了出来。接着仁庆打开音响,悠扬的音乐响了起来,仁庆潇洒地站在一旁,招呼大家随便跳舞。徐仁庆高一米八0,尤其显得风度翩然,他的相貌十分英俊,性格开朗,按自强说的,他是班里的快乐王子。而张瀚翔也并不逊色,他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气宇轩昂,为人慷慨豪爽,也是班里不错的男生。

  仁庆先请玉萍跳舞,这样舞会就开始了,接着瀚翔请了红玲,自强请了艳梅,几对男女走进场里,和着轻快的音乐节奏,大家开心地跳了起来,他们边跳边聊,气氛很好,很快一曲就过去了。当第二支舞曲又响起时,剑辉便请艳梅跳舞,自强未跳,就去一旁坐下休息,他看大家跳了一阵,就去取来一个茶杯,沏了热茶放在面前。就在此时,他忽发现茶几上面有本诗集,于是随手拿来翻阅。

  过了一会,第二支舞曲又终止了,这时艳梅朝他走来,她在他的身旁坐下,见他认真看书,就问:“怎么啊?自强,这会还有心情看书?看你读得那么仔细,看的啥书?可不可以让我瞧瞧?”

  听见艳梅主动问他,自强不禁感到愉悦,毕竟,这是一位漂亮女生,他对她的印象极好,有心交往,于是与她闲聊起来。“当然,”他笑着答:“这是一部德国诗选,其中不乏好的作品,艳梅我想你该熟悉,你要瞧吗?这书的确我很喜欢。”说着他便把书递她。

  “哟!”艳梅兴奋地接了过去,便微笑道:“你,你不错嘛!看不出来,象你这样学经济的,怎么竟然喜欢这书?德国诗歌大多不错,我是熟悉,看来咱俩很投缘呢。”说着她就翻阅起来。

  “嗯。”自强点头,开始向她推荐作品,“哦,给你说吧,”他说:“我最喜欢海涅的诗了,亨利希.海涅,你知道吗?十九世纪的德国诗人,他的作品极有情调,也是相当有韵味的。”

  艳梅抬头温柔地笑笑,刚想翻阅,第三支舞曲响了起来,于是她便改了主意,放下书说:“来吧,自强,请你跳舞,咱俩边跳边聊好吗?”于是他俩起身入场,他搂了她,两人随意跳起舞来。

  那是一支华尔滋舞曲,慢三步的,曲调舒缓,当他们跳过一阵以后,她便说道:“刚才你说海涅是吧?我岂不知,海涅的诗作奔放而热烈,多为情诗,的确很有浪漫情调。”

  “对对,”自强笑道:“他出版了许多诗集,极其优美,也是极有想象力的。我很喜欢他的情诗,不仅十分真挚感人,更有他的独特韵味,其艺术成就及诗的境界,都可谓是非常高的。”

  “嗯,”艳梅笑道:“你没说错,海涅的诗风确很独特,它不仅有民歌的纯朴,还有一种特别的激情。给你说吧,我还记得那首歌咏罗雷莱的,罗雷莱是莱因河畔危岩的名字,却已被他拟人化了。他塑造了一个女妖的形象,坐在山顶,一面梳着金黄的秀发,一面送出奇妙的歌声。这一首诗十分的具有浪漫色彩,经德国音乐家谢尔夏作曲,已成为一首世界民歌。”

  “那是。”他点点头,和她踏着音乐的节拍,陶醉在轻漫的舞步之中。又听她说:“当然,写得好的不只这首,记得是在‘还乡曲’里,还有几首极优美的,那是歌唱人鱼姑娘及海岸风光的一些诗篇,读来也真脍炙人口。”

  “呦!”他惊异地看她,内心有种钦敬之意,他看出她很有内涵,对她的感觉更加不错。“你,艳梅,”他笑着说;“你竟知道这样许多?你不错嘛!我真对你有点佩服。”

  “嗯,过奖。”她又温和地对他笑笑,说道:“可别忘了我学中文,海涅的诗我也偏爱,又咋可能不知晓呢?只是,那本诗集我没买到,是在他的《诗歌集》里,倘若以后再买不到,我便只好去借阅了。”

  听她说借,他更知她喜欢那书,那本诗集他有珍藏,就对她说:“若你真想借阅的话,那倒不难,你不需到图书馆去,这书我有,完全可以借你一阅。”

  “嗬!可是真的?”她忙问道:“你也购有这类书吗?海涅诗集你有几本?哎!罢了,就《诗歌集》吧,什么时候借我一读?”

  “当然,”他便笑道:“我当然买这类书了。我有他的三本诗集,哪能假呢?我特喜欢海涅的作品,所以很早就收藏了。我看这样,要不你给留个地址,我抽时间给你送去。”

  “这,”她迟疑下说:“也好,我就住在女生六舍,你上二楼,来后一问你便知了。”她边说着,边又悄悄注意看他,不觉脸颊热了起来。

  他点点头,没有发现她的神态,此刻舞曲却又终止,于是两人下场休息,看得出,他们确已很投缘了。过了一阵,瀚翔就来邀请艳梅,自强也去邀请红玲,大家交换又跳了会,也就觉得有点累了,接着纷纷走下场去,全都坐在一旁休息。

  众人刚一坐下,已见瀚翔走了过来,他把月饼、果品取了一些,一边就说:“来来,来吧,我看大家都很饿了,现在先吃一点,等会咱们便做火锅。”说着递给每人拿着。

  于是众人也不客气,边吃边聊,不觉已到晚饭时间。瀚翔忙着开始张罗,他很能干,先把外套脱去放好,便去厨房搬来火炉。火锅调料早已备好,烧了一锅,众人便都七手八脚做起事来。很快的,各样吃的都备齐了,接着大家围了火锅,兴高采烈地开始享用。

  仁庆和瀚翔都爱喝酒,只因当着红玲、玉萍,两人还是克制了些。剑辉提议喝点啤酒,随即得到自强赞同,自强亦说大家相聚要有气氛,因此主张喝一点酒,毕竟喜欢诗词的人,难免追求一点浪漫。何艳梅虽初识自强,但已对他产生爱慕,所以也就极力附和。

  就这样,瀚翔便将啤酒取出,各自斟满,于是大家喝酒吃菜,随意畅聊,气氛显得非常热闹。这个快乐的中秋节日,就这样很快度过去了……那天夜晚大家回校,月亮早已升得老高,学校已过了熄灯时间,四周也已静悄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