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十四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2226 2011-09-07 00:20:45

    这一天过后,娅娟又去找过自强,她主动地找他两次,可是他都回避了她,她好无奈,于是两人就疏远了。娅娟决定接受天明,从此没再去找自强。为此自强更加痛楚,他很明白,他已完全失去她了。他明显地感到失恋,心情压抑,却又始终不能放下。自强心中仍然眷恋,他怨天明,可却没有再怨娅娟,他仍记得,他曾与她多么要好,和她相处的那些日子,他是真的很难忘啊!可是如今又咋办呢?她负了他,他还能够再找她吗?

  既然此生无缘拥有,难道这样消沉下去?不,绝不能够!自强总算想清楚了,他已暗自下定决心,必须从此振作起来。他想到了他要奋斗,不让娅娟小瞧了他。他需选择一条道路,他要历练,往后更要用功读书。他就这样告诫自己,忘掉她吧!以后也别再见她了。

  时间很快,不觉已至八月下旬,可是事情偏又凑巧,那天午后刚一出门,他却遇见梁娅琼了,那时是她热情招呼,多日不见,他亦有种亲切之感,可是他却未曾想到,刚一见面,她竟说起娅娟的事来。

  两人站在树阴下面,她便说道:“噢!自强啊,我正有话对你讲呢,你知道吗?最近高考已经揭晓。”

见她满脸兴奋的样子,他好诧异,其实内心早有预料。他深深地注望着她,便就问道:“呦!娅琼,你……你说这话是何意呀?高考揭晓?难道娅娟已上榜吗?”

“对对,是哪!”此刻她竟毫无隐讳,就接口道:“我姐确实已上榜啦,她好幸运,总算圆了大学梦啊!此外这次还很凑巧,许天明他竟也考上,他们都念北京工大,以后又要做同学了。”

“你……”自强一听心就乱了,忙就问道:“你,你在说啥?许天明他也考上吗?噢!这,这不可能?娅琼你在开玩笑吧?”

“咳!我,我开玩笑?”娅琼不禁有点急了,就又说道:“你想我会说谎话吗?这事可是千真万确,怎么会假?天明确实已考上嘛!昨日他就找过我姐,说已领到入学通知,当他知道我姐上榜,他可真是高兴极了。”

“哦,”自强此刻真的凉了,仿佛一下掉进了冰窖,他已无心听她再说,便叹息道:“唉!看来我是没指望了,还真是呢!怎么事情会是这样?许天明他竟能得逞,有艳福啊!”自强真是万般无奈,满脸愁云,忽掉转身匆忙走了。

“噢!”娅琼终于猛省过来,便自语道:“看来我又伤害他了。”

  柳自强他没往家去,而是径自上了大街,他茫然地朝前走着,心里涌出酸楚的感觉,刚才娅琼的那一席话,真是令他好痛楚,尽管那事他曾预料,可是眼下这个结果,他又岂愿真见到呢?他实在感到太惆怅,他的情绪真坏透了。

  就在他径自走着的时候,一个女孩的身影,却悄悄出现在他的身后,那是娅琼,她正怯怯地尾随着他。刚才见他忽然离去,她便感到好愧疚,她后悔自己太冒失,全不顾及他的感受,明知道他爱着她姐,却又为何要去伤他?娅琼实在不忍心,她既同情又怜悯,好想给他以安慰,就这样,当自强走出大院的时候,她便随后也跟去了。

  娅琼跟他走了一阵,不觉已到府南河边,她的心情有一点乱,渐渐距他已很近了。她想叫他,可她却又极难开口,她不知道是何结果,便又无所适从了。当她距他仅几步时,他忽回头发现了她。他的神情好抑郁,铁青着脸,她已看出他很落寞。也就在他刚回头时,她怯怯地喊了他,她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声音却是非常的小,她希望他能对她在乎,希望自己给他安慰,可是她却未曾想到,他一见她,竟然冲她发起火来。

  “你,怎么是你?你跟踪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先为啥要说那些?看我丢脸?这下你也高兴了吧?”

  这突如其来的几句问话,使她一下变得懵了,她的脸颊有点发热,怔了怔说:“我,我是想来安慰你的,你怎么了?自强,难道我真做错了吗?”

  “哼!你安慰我?”他的怒气仍未平息,又愤然道:“你是拿我寻开心吧?我不需要,怎么你就那么好心?咳!这下好了,你姐她已跟了天明,多绝情啊!他俩竟会走到一起。”

  “我……”娅琼这下更委屈了,她的内心一阵酸楚,泪水也就涌了出来。他竟可以这样骂她,她好难过,于是低头不说话了。

  见她变得那么伤感,他的心就一下软了,他意识到自己太凶,怎么冲她发脾气呀?自强到底明白事理,他渐渐地平静下来,他觉得他全无道理,她亦无过,于是上前致以歉意。

  “哦,对不起,”他说:“刚才是我太冲动了,我这脾气实在不好,你别介意,我真不该这样对你。”

  两人相对站了一会,他就摸了手帕出来,便又说道:“哎,咋啦?这么大了还掉泪吗?娅琼别哭,我已向你赔不是了,你也应该体谅我吧?”说着便将手帕递她。

  她接手帕拭了泪痕,便娇声道:“你,你真好坏,你也知道赔不是吗?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是好心,你却那样对我发火。”

  “噢!是是,”他忙说道:“是我错了,是我不好,我不应发火,不该这样。唉!我也不知倒是咋了,总是不能克制自己,我的心情实在太坏,好想发泄,见你跟来,我就把你做了目标。”

  “咳!咋这样嘛?”她接口道:“难道我是出气筒吗?自强你也太不讲理,拿我发泄,我可真的被气坏了。”说着她便抬起头来,两眼深深凝视着他。

  他也深深看她的眼睛,看她略显娇羞的容貌,他忽有种爱怜的感觉,便又说道:“我,我可真的是无意啊,原谅我吧!娅琼,我也不会再发火了。”

  见他变得如此随和,她的情绪好了起来,她将手帕还给了他,然后就说:“哎,罢了,这事也已全都过去,就别再说,其实我也不能怪你,我能理解,你也的确事出有因。”

  “是的,”他将手帕接过揣了,便接口道:“你能理解这就好了,谢谢你啦,娅琼,谢谢你能对我关心,我想我会振作起来,倒也没啥,相信我会看得很开。”

  “嗯,”她温柔地点头。他又说道:“好了,娅琼,咱俩谁也别再生气,我想咱们都应开心,你说对吗?你便陪我散散步吧。”说着他便和她牵手,两人沿着河畔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