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十三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2356 2011-09-05 17:19:50

    两天以后,那是一个阴郁的日子,梁娅娟去找了自强。娅娟姐妹和天明三人,是在自强走后的当天中午上火车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一前一后回了锦城。对梁娅娟来说,柳自强的不辞而别,对她的触动非常之大,她觉得自己伤害了他,对不起这位诚挚的朋友。因此,当得知自强已先离去,她是真的感到不安,她觉得应该向他解释,把一些话说说清楚。那时候她心情抑郁,提出想走,天明当然只好顺从,毕竟他是第三者嘛,他要追她,他就必须随和一些。就这样,他们几人踏上了归途,邛海之旅,就在这场情感纠葛中告终了。

  梁娅娟来自强家后,见他情绪低落,已有几分歉疚之意。此时的他心情抑郁,落寞,惆怅,愤懑和痛楚,几乎使他不能自拔。这两天他想了许多,想了他们从小的友谊,想了他们快乐的接触,想了娅娟对他的关爱,也想到了他和天明的这场纠葛。而今后呢?他真的不敢再往下想,娅娟已经完全变心,她已和天明在一起了,如果这次高考中榜,以后又是大学同学,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想到这点,他就感到更加失落,既然事情已是如此,他还能够往下陷吗?他告诫自己应该解脱,认为最好别再见她。

  然而娅娟还是来了,她的心情颇不宁静,刚一见面,她就主动向他招呼,她很希望给他安慰,把话说清,他们仍是很好的朋友。其实娅娟亦有心思,她能前来,必然有她自己的道理。近些日子她很矛盾,介于两个男孩之间,无论选谁,势必都会伤及其一。自强和天明都是她的要好的朋友,他们爱她,这一点她完全清楚,然而对于他们两位,她又都从内心喜欢。时下两人都青睐她,那她偏向哪一位呢?就年龄而言,天明与她比较般配,他比她大,道理上讲也能接受;而柳自强则比她小些,她虽不嫌,可就世俗的观点来看,到底还是有些不妥。天明很会追求女孩,他精明老练,百般殷勤,最能讨得她的欢心;而柳自强则相对胆怯,他很腼腆,比之天明他更单纯。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在她看来,随缘倒是很要紧的,她已反复想了许久,尤其天明追求她后,她就渐渐想清楚了,她的心里总算有谱,她已想到,择友还得现实一些。当然,这不能说,她对自强没有爱慕,关键的一点,是她很快就要走了。这次高考她有把握,天明何尝又不如此,如果他俩走到一起,理所当然,岂不说明他俩有缘?娅娟最终看到了这点,天明追她,她又怎能不情愿呢?

  可她还是怀有愧疚,觉得确已辜负自强,她已情知对不起他,应该向他求得体谅。是的,娅娟根本无意伤他,她没忘记,她曾与他多么要好,她亦对他怀有深情,亦在心里惦念着他,倘若不是因为高考,不是天明挚意追求,或许,她便可能与他好上。

  那时他正埋头看书,做着功课,听她叫他,内心竟然烦躁起来。他已想过不再见她,想过慢慢把她淡忘,可是说也奇怪,当又忽然见到她时,他那心境却又变了,他仍有种依恋之感,竟又希望青睐于她。可是,当又忽然想到天明,想到邛海的不欢而散,他又不禁愤懑起来。是啊!现在她已背弃他了,既然她已不再爱他,她来做啥?他的情绪愈发低落,态度冷漠,终于还是没去理她。

  然而娅娟仍去坐了,见他这样,内心自有几分落寞,她太了解他的心情,知道他正怨恨于她。就对他说:“咋呢?自强,怎么还在生我气啊?其实你也应该理解,我来找你,就想让你听我解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冲她嚷了起来,他未克制烦躁的情绪,便冷笑道:“呵呵,娅娟,你还向我再说啥呢?你的心事我已知晓,你选择天明,要我理解,你不觉得太残忍吗?咳!娅娟你是多么负心,你无需解释,也请不要再来烦我。”

  自强的话说得好直,他不留余地,使她简直无所适从,她的情绪有点波动,沉默了会,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她自感觉心中有愧,需要沟通,于是仍然耐心对他。

  “哎!”她把声音放低了些,红着脸道:“自强,你......怎么你要这样说话?你冷静点嘛!咱俩不能好好谈吗?你真认为是我负心?其实不对,我是真的有难处呀!我来找你就想说说,就想说明那些情由,所以请你不要怨我,我可没想伤害你啊!”

  他仍处于激动之中,听她说后,内心还是静不下来,他已听出弦外之音,就接口道:“那好,娅娟,那你有话就直说吧!你要说啥?是说你没背弃我吗?既然你要向我说明,我能想到,咱俩也是真的无望。”他是那么无可奈何,神情沮丧,然后将头掉往一边。

  听他竟然又说这话,她就有些郁闷起来,她的心情变得很乱,深深看他,内心竟有几分伤感。见他仍是满脸愁云,便寻思道:“看来我已伤他深了,他好恨我,我该如何宽慰于他?”她又默然沉思了会,定了定神,终于决定坦然相告。她想他亦明白事理,若把道理和他讲清,或许他会有所感化。

  于是她便敞开心扉,叹息地说道:“唉!自强哪,我知道你仍然怨我,始终对我不肯原谅,可是你想,我会有意伤害你吗?你该记得咱俩一向多么要好,有过多少美好时光?可是现在,怎么你要对我这样?我真不愿我们不和,就只希望你能体谅,这不是说,我在为我自己辩解,说我负你?凭心而论我又哪想?咱俩毕竟没条件啊!我大你不说,而且往后能一起吗?也许不久,我和天明就要升学,真要走了,以后去哪谁能预料?我亦想过,我们或许不回来了,这个事实,你就真的没想到吗?唉!我该咋办?怎么你就不理解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青睐,既不成情侣,难道朋友也不做吗?”

  “你......”梁娅娟的这一番话终又使他恼怒起来,这不说明,她已完全拒绝他吗?她已明确要跟天明,她好绝情,这是说的什么话呀?“唉!罢啦,”他愤然地瞪视着她,便冲她道:“你就这样宽慰我吗?你说啥话?难道这就是理由吗?好啊!娅娟,这下我算全看透了,我已知道你的态度,我好失望,我是啥也不想听了。”说着他就站了起来,爱理不理的看她一眼,然后朝着窗前踱去。

  见他呆呆地看着窗外,竟是那付冷漠的样子,她的心就有点凉了,她的神色变得凄然,几多落寞,几多怅惘,却也不知该咋办了。“骄傲的柳自强呀!怎么这样?为啥不能原谅我呢?”她喃喃自语,内心却又酸楚起来,他的话让她好伤心好委屈,她的眼睛湿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