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锦城好梦

第十一章

锦城好梦 东方秀川 2608 2011-09-03 22:48:50

    

  就在娅娟和天明沿着海滨漫步的时候,自强和娅琼也已还船回到饭店,对自强来说,他最希望见到娅娟,他原以为娅娟和天明已先回去,那样大家共同就餐,他也可以安下心来。然而他是真想错了,当回饭店并未见到他俩之时,他的心情焦虑起来,他感到了面临的危机,许天明已乘虚而入。自强开始忐忑不安,尽管努力克制,但是他的举止言行,已使娅琼看在眼里。

  约六点半左右,他与娅琼去到餐厅吃了晚饭,便告知她自己要去外面走走,娅琼见他情绪不舒,心里便已知了几分,她一心想要给他安慰,便提出了随他同去。起初他也拒绝,要她等她姐姐回来,但她仍然坚持要去,他便叫她写了字条放在桌上,然后两人出了饭店。

  他们沿着海滨小道缓缓前行,不知不觉,就走上了一条山道。这是一座近海的小山,此处风光绮丽,林木苍郁,令人倍觉清幽恬静。一路上他沉默寡言,怏怏不乐,总在想着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想着天明说过的话语。其实昨天游泳的时候,他已察觉天明的企图,那时他虽感到困惑,但他始终相信,娅娟必是向着他的。他对她有足够的信任,相信娅娟不会变心,而对天明他却抱以宽容的态度,仍然把他视为朋友。可是到了今天,从早到晚,天明又在做什么呢?他不让他接近娅娟,有意把船划了好远;他千方百计与她同船,有意避开他和娅琼;他从早到晚陪着娅娟,直到这时也不回来。这就说明他的本性已经暴露,就说明了他完全是别有用心。“唉!许天明实在太卑劣了。”他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喂,”终于,还是娅琼打破了沉寂,向他问道:“自强哪,你这阵子又在想啥?这个下午你不开心,却是为何?其实我已知你烦恼,似有心事,可不可以告诉我呢?”

  他猛然一怔,发现娅琼此刻却好掉头看他,她的脸颊有点红润,神情羞怯,带有几分关爱之意。于是便道:“哦,我,我是真的有点心事,我也不知如何说起,我很郁闷,总之,这事的确不太好说。”

  “啥?”她很快就接过话来,冲着他问:“自强你,你有啥事不好说呢?你很郁闷?可是因为许天明呢?天明今日是很过分,他有想法,我这猜测不会错吧?”

  “你,”他的神情有点诧异,便直言道:“娅琼你还真有心呢!你竟可以把我看透,你在一直注意我吗?噢!算了,咱们不谈这个问题,我真很烦,就想出来散一散心。”

  “哎!别嘛,”她又说道:“你有啥话说出来好,老闷心里不好受的。噢!自强哪,真的,我一见你不开心时,我也不知该咋好了。”

  “唉!”他轻声地叹了口气,勉强笑道:“呵呵,那好,既然娅琼你想知道,我便不妨对你说说。不过呢,我想,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我问题?”她很关切地注望着他,点点头道:“那,那好,那你问吧,但愿我能答得上来。”

  “嗯,”他凝视她,于是便道:“假如你遇到一个男孩,你非常爱他,他也爱你,但是,当你把心给了他时,你突然发现,你要好的女友也在追他,而他同样愿和她好,这个问题你咋处理?”

  “哦,这个,”她笑了笑道:“这个问题确难处理,我也难说。不过呢,自强,倘若我要真遇上了,那我觉得随缘最好。这就是说,凡事让它顺其自然,勉强不来,也要看谁有福分了。”

  “嗯,那好,”他又问道:“那你说说,倘若是你女友自私,她为夺爱并不顾及你们的友谊,那么,你是否也会由着她呢?”

  “这啊?呵呵,”她笑答道:“我想不会,我说随缘并不是说我要让她,对于自己心仪的男孩,谁又不想去争取呢?但我觉得,这要取决于那个男生,倘若我是真心爱他,我会尊重他的选择,假如他没选择到我,却选择了我的女友,便是我和他没缘分了。”

  “哈哈,你真会想啊,”他大笑道:“看来你是很明理的,唉!娅琼哪,我一向觉得你很天真,没有想到,你看问题也有一套。”

  “是吗?我天真吗?”她的唇边荡着笑意,便又说道:“那么自强您说,您倒为啥不开心呢?我就觉得你不会想,男女的事情,真的还是要看缘分。”

  “唉!”他又深深叹口气道:“娅琼哪,你知道的,你也应该看出了吧?其实我很喜欢你姐,我爱娅娟,心里早已舍不下她。”

  “噢!总算说出心里话啦。”她不禁有种落寞之感,便轻声道:“其实,其实你是应该早说,我已看出你的心思,就凭你对我姐热情,我也猜出有几分了。嗯,所以啊,我见今天你不开心,你又问我同类问题,这就说明,你对天明已有妒意。”

  “是的,”他并不否认:“许天明他不够朋友,他好自在,我凡事总都让着他些,可是他呢?唉!我都不想再说啥了。”

  “呵呵,”她忽然笑道:“我看啊,自强,你也应该想开一些,你和天明毕竟朋友,那么要好,他爱我姐那也正常。依我说嘛,这就要看我姐她了,娅娟选谁,也应全都取决于她。再说了,许天明他年龄大些,又和我姐同一年级,我在想啊,或许他俩更合适些。”

  “你,娅琼,怎么你也这样说呢?”他一听就烦躁起来,忙反驳道:“许天明他大又怎样?我小一点又算啥呢?难道两人真心相爱,也要非得论年龄吗?哎!我告诉你,娅琼,我可不想顾及那些,我喜欢上谁,只要喜欢,她就大点又何妨呢?”

  “好好,自强,不和你争,”她的脸颊更加红润,便劝慰道:“你也不必和我生气,我只是在想,倘若我姐不与你好,你就应该会想一些,你不需要自寻烦恼,你又不差,你还可以再作选择。”

  “我,再作选择?嘿嘿,”他的情绪更加激动,冲着她道:“你也说得太轻松了,你以为我放得下吗?我会那么容易忘记?唉!算啦,看来我真和你白讲,你真不懂,我不和你说这事了。”

  娅琼被他这样一闹,心里便觉很委屈了,此刻她才明白,柳自强对娅娟的情爱已经很深,并已很难劝说他了。她原想过向他大胆表明爱意,使他能够得到安慰,可是现在她全懂了,他的心里只有娅娟,他爱着她姐,这已的确无可厚非。不过最终结果如何,娅琼也已预料到了。

  他们慢慢走了一程,沉默了好久,他才渐渐平静下来。见她不语,他便感到话说重了。于是他问:“咋呢,娅琼,你生气了?”看她只顾默然前行,也不答理,他便致歉:“噢!刚才是我冲动了些,是我错了,娅琼哪,请你千万不要介意。”

  “呵呵,”她听后便转忧为喜,就接口道:“不啊,自强,其实我哪那么小气?我没啥的,我能理解,你也不必太自责了。”

  “噢!是吗?”他忽有种爱怜之意,随即笑道:“那,那好,我就知道你不小气,谢谢理解。来啊,娅琼,咱俩可以握下手吗?”他微笑着伸了手去。心情变得愉悦起来。

  娅琼高兴地和他握手,在她看来,这是他的友好表示,毕竟,她是始终敬慕他的,尽管他只爱她姐姐,但他对她这份情意,她却认为难能可贵。

  “很晚了,”她轻声说:“咱俩可以回去了吧?瞧这天色,很快就要黑下来了。”他答应了,于是两人掉转身来,沿着山道往回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