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画情为蛊,情毒入骨(4)扑朔迷离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5026 2013-05-20 09:23:00

   . 〖番外〗画情为蛊,情毒入骨(4)

  “没有。”明珠回答的很干脆,“我看不见整天在家里能得罪谁?!”

  席廷视线从明珠苍白的脸上移开落在席陌的脸上,眼神的短暂交流也只有他们两兄弟能明白,那是双胞胎之间的默契。

  “你今天也受了惊吓我抱你上楼休息。”席陌温柔的开口,见明珠没反对,倾身张开双手将他抱在怀中,对萧子墨和席廷点头,转身上楼。

  席廷低头看着她被绷带包扎的手,眼底流过心疼,“你也回房间休息。我陪着你。”

  “好啊!”恋恋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因为从小到大席廷都扮演着哥哥的角色,此刻她也就像个妹妹在依赖哥哥,纯净的眸子里没有一点的杂质。

  “萧叔,我冒昧想要在这里住几晚,不知可方便?”席廷礼貌性的询问主人的意见。

  “没有问题,这里什么都不多,就是房间多。”萧子墨淡淡的回答,立刻吩咐容嫂:“立刻让人收拾好客房,让蓝先生休息。”

  “是。”

  恋恋抱着席廷的胳膊一路上楼回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席廷坐在床边为她压好被子,手指轻轻的拍着被子,轻哄道:“快睡觉。”

  恋恋眨眼看着席廷,嘴角忍不住扬起笑容,“阿缺,明明和阿陌都是婶婶生的,为什么阿缺对我这么好呢?”要是阿陌也能对自己好一点该多好。

  席廷手指温柔的穿梭在她的秀发中,哑声:“我一个人疼你还不够吗?太贪心不好。”

  “才没有贪心!”恋恋撅嘴,眼帘不断的往下垂,“我只是觉得阿缺对我是太好了,好的我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我是姐姐要照顾阿缺和阿陌才对嘛……”

  声音逐渐消失,眼帘合上,睡着了。

  今天的事实在是闹腾厉害了,她虽然很厉害的剁了舌头,可潜意识里她也会害怕,还好有阿缺在身边,她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席廷心疼的目光看着浮动着淡淡光晕的脸庞,心头涌动着酸涩,手指轻轻的摸索着她的轮廓,声音似有若无的在空荡的房间流荡,“傻瓜,我不疼你,疼谁。”

  我不对你好,又能对谁好。

  坐在床边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席陌给他发短信,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门口站着的席陌视线落在他皱着泛着卷发的眉宇上。

  “明明很累怎么不去休息?”

  席廷轻轻的关上门,声音嘶哑,“我怕她会做噩梦想多陪她一会。”视线迎上席陌,“明珠也睡了。”

  “她心思比小时沉多了,这么大的事怎么睡得着,装睡。”只有她以为自己会不知道她习惯性的会装睡。

  “那你——”席廷不明白的看着他。

  “她想一个人呆着,我为什么不成全她。”席陌回答的极其理所当然。

  席廷薄唇忍不住的流动着笑,“难怪脾气那么古怪,是被你宠坏的。”

  “恋恋又何尝不是被你宠坏的。”席陌漠然的反讥。

  两个人站在走廊的栏杆旁,席廷的手指落在栏杆上,刚劲有力的手指攸地收紧,语气冷冽,“这件事是明显的在针对明珠。”

  “我知道。”席陌回答的很肯定,视线落向他,“你想插手?”

  “本不想……”席廷淡淡的抿唇,嘴角划过无奈的笑,“牵扯到她,你知道我无法容忍的。”

  从小到大没有人可以欺负恋恋,不管是谁,席廷会第一个冲上去揍人!

  为了方便照顾恋恋,席廷整个暑假都不会出去玩留在家里温习书,跳级与恋恋同届这样才能更方便照顾她。

  这也是他们关系比和席陌好的缘由。

  席廷和恋恋一起上学一起下课,一起做作业,而席陌从来都是特立独行,孤单形影的那一个。比起他们,席陌关系比较好的倒是慕泽了。

  “席廷,那个人是我们的姐姐。”席陌不冷不热,淡淡的丢出一句,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

  席陌面色震动从容,黑眸与席陌闪烁着同样的光,轻抿着唇回答的云淡风轻:“我知道。”

  声音顿了下,再次扬起,深情悠远:“那又如何?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宠溺。哪怕有一天我必须结婚生子,哪怕那个人永远不是她,只要她需要我就在,只要她说一句我依旧会为她义无反顾,没办法,谁让我的身体里流淌的是蓝家的血。”

  蓝家人,血液里的不安份子,热情、疯狂,在感情上犹如魔鬼。

  席陌想到席陌对恋恋就好像自己对明珠,嘴角忍不住的流动着浅笑,“我比你好像幸运一点。”

  席廷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蓝睿修会后悔娶苏唯夕吗?”

  席陌摇头,席廷淡淡的一笑,“蓝家的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无所谓幸运不幸运,能坚持走下就是幸运。”

  “席廷,我结婚给我做伴郎。”

  “那慕泽呢?”席廷问道,“你与他的关系一向比与我们好。”

  “他不适合。”席陌回答的有些冷淡。

  席廷眼底划过一丝犹豫,转念想想,眸子划过诧异,“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直都知道。”席陌回答的很淡定,“我们从一出生就认识,我又不是傻子,这么多年连他喜欢男人喜欢女人都分不清楚。”

  席廷的目光看向耀眼闪烁的水晶灯,嘴角浮动着无奈的笑,“难怪这几年他都躲在国外不回来,原来...原来是躲着你。”

  “我以为兄弟情可以让他克制住自己的感情,没想到……”席陌声音顿了下,终究是自己一厢情愿。

  “感情的事从来不由人,别怪他。”席廷双手插在口袋中,比起席陌的阴冷,他更多几分谨慎与肃穆,有蓝家长子的担当,“毕竟蓝云笙与赫连泽把他养大,感情偏差也是正常的。”

  “没怪他,只是不能做兄弟,可惜了。”席陌语气里流动着惋惜,慕泽可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伙伴。

  席廷没有再多说什么,席陌的EQ一向比任何人都高,那些安慰的话向来都由不得自己说。

  至于慕泽对席陌的感情,只能说是冤孽。

  相识再早又如何?

  有缘无份,又或者怪只能怪慕泽是男儿身,若换成女子,或许两个人都不必如此的尴尬与忌讳,连碰面都不愿。

  ***

  隔天一早,萧家从来没如此热闹过,萧子墨眸光在蓝斯辰两个儿子身上徘徊,兄弟两个一正一邪,倒是互补;不过他个人比较欣赏席陌,因为他骨子里有几分自己年轻时的邪气,以后把明珠与萧氏企业交给他,自己终于可以安心。

  席陌将牛奶杯子放进她手里,声音温柔,“吃过早餐我们一起去试婚纱,可以吗?”

  明珠点头,轻抿了口牛奶想到什么,忽然抬起头,“恋恋。”

  “嗯?”恋恋视线落在席廷受伤正在剥的鸡蛋,听到明珠叫自己这才看她,“干嘛?”

  “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明珠面色犹豫、不确定,很小声的开口:“我,我,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做伴娘。”

  恋恋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请我做你的伴娘?”

  明珠轻声嗯了下,心里忐忑,怕恋恋不肯,又很小声的问一下,“可以吗?”

  “可以啊!当然可以……”恋恋眼睛亮晶晶的,笑容温暖明媚,“我还没做过伴娘呢!听说伴娘能拿红包,是不是真的?我也要……”

  明珠听到她答应,终于松了一口气,眼角微微弯,“我不知道该包多少。陌陌,你记得要多包点。”

  对于恋恋昨天救了自己,心存感激。除了这样,好像也没办法感激她。

  席陌凝视她的目光温柔缱倦,余光扫了一眼恋恋,对于之前她对明珠说的那些话,心中放下芥蒂。

  “好,放心我一定封个包她满意的数字。”

  “阿缺,我要做伴娘了!”恋恋侧头对席廷说。

  席廷眼神里流动着温柔,将剥好的水煮蛋切开,蛋黄留给她,蛋白留给自己。

  “知道了,快吃早餐。”

  恋恋喜笑颜开的咬着蛋黄,显然已经将昨天的不愉快忘记了。

  从小她就不爱吃蛋白只爱吃蛋黄,每次席廷都会把蛋黄给她吃,自己吃蛋白。

  恋恋一边咬着蛋黄,一边感叹席廷这么好的男人,以后要是别人的老公,心里很不是滋味,等阿缺结婚后他是不是就不会对自己这样好。

  婚纱店。

  席陌之前让人空运来的婚纱已经到了,此刻恋恋正在帮明珠换上婚纱;自己和席廷早已换好了礼服。

  明珠在恋恋的牵手下缓慢的走出来,没有厚重与繁琐感,婚纱剪裁新颖简单大方,出彩的并不是款式而是它的制作,在蕾丝上镶嵌的一颗颗细碎的钻石全是手工制作,头纱轻飘飘的垂落,整个人伫立在那里,美的像一幅水墨画。

  恋恋穿的是粉色的小礼服,齐膝的长度,可爱俏皮青春活泼,明亮的眸子璀璨闪烁,耀眼的席廷近乎看呆了。

  “咦?你怎么穿上了伴郎礼服?”恋恋小跑到他的面前,整理的他的衣领,忍不住的花痴,“阿缺,你好帅哦。”

  席廷回过神来,黑眸里映着橙色光的温暖,嘴角浮动着宠溺的笑,“难道没人告诉你,我是伴郎吗?”

  “真的吗?”恋恋笑的更开心,揽住他的胳膊站在镜子前,“哇!看起来还不错耶!就不知道以后我老公会不会比你帅!”

  席廷眼底划过一丝阴暗,迅速消失,嘴角噙着的笑不曾淡去,“恋恋喜欢帅哥?!”

  “当然,光是放在家里看着就很养眼。”

  “那我以后一定给你找个超级大帅哥,让他娶你,可好?”

  恋恋狠狠的点头,“好啊!好啊!我最放心阿缺的眼光,给我找的老公一定不会差!”

  “那我和阿陌比,谁比较帅?”席廷温柔的目光笼罩着她。

  恋恋瘪嘴,不假思索的回答:“阿陌。”

  “真没良心,这么多年白疼你了。”席廷笑意盈盈。

  恋恋俏皮的吐了吐粉舌……

  席陌走到明珠的面前,她有点急促,像是第一次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小孩子,手足无措,垂着的眼光有些慌,从小到大她似乎还没穿过这样袒胸露背的衣服。

  萧子墨即便要她出现公众场合,也是给她准备比较保守的礼服。

  “明珠,你真漂亮。”席陌轻轻的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碰了下,眼底流动的全是惊艳与欣喜。

  他的明珠长大了,成为一颗真正璀璨夺目的明珠。

  货真价实!!

  “真的可以吗?”明珠很不安的开口,紧紧的揪住他的手,“陌陌,穿成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我的小公主。”席陌温热的手指落在她微凉白皙的肩膀上,“相信我!”

  最后三个字让明珠定了定心神,握住他的手,眼眸里的不安逐渐消失,嘴角抿着浅显的弧度。

  “恋恋一定很漂亮。”

  “不如你美。”席陌视线落在席廷和恋恋身上,“她和你不是一个类型。”

  “她,很单纯美好。”明珠有些羡慕的口吻,那是她曾经有,现在却失去的。

  “单纯?”席陌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未必。”

  “什么意思?”明珠不解的问。

  “没什么。”席陌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蓝家的事明珠知道的并不多,她岂会知道蓝家人的血液里有多疯狂。

  而那个人的女儿,又岂会是真单纯的一无所知。

  恋恋掏出手机揽住席廷的胳膊,笑嘻嘻道:“阿缺,我们拍照留念,我们第一次做伴娘伴郎嘛!”

  席廷微笑的允了。

  只要是她的请求,他又怎会反对。

  咔喳,一道白色的光闪过,两个人的笑颜都在这一刻定格住。恋恋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和阿缺,如果不说是姐弟,看样子还蛮像一对的。

  “阿缺真是又好又帅,好可惜哦!这么好的阿缺以后要是别人的。”

  “谁的?”席廷问。

  “你媳妇啊!”恋恋撅嘴,“你结婚后她一定会和我抢你的!”

  “恋恋不想我结婚?”席廷英眉挑了挑。

  “当然不想啊!”恋恋眼底划过一丝失落,看着照片感慨,“不过这怎么可能!阿缺是要结婚生子,是别人的丈夫别人孩子的父亲!这样人生好像才是圆满。”

   席廷视线落在她手机里的照片,眼底泛着淡淡的柔光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深情,心里轻喃:若这是你想要的,一生不娶又有何不可?

  ***

  清晨,容嫂准时来请明珠起床,推开门刚走了两步,看清楚眼前的场景,顿时尖叫起来:“啊……”

  凄凉恐惧的尖叫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明珠被吵醒,皱着眉头,缓慢的坐起来,声音还透着未醒的慵懒,“容嫂,是你吗?怎么了?”

  “小,小,小姐……”容嫂惊诧的目光看着她,声音颤抖。

  明珠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手指握了握被子发现不对劲,潮湿,黏糊糊的,有一种很恶心的感觉。

  松开的手指缓慢的松开,指尖颤抖的放在鼻翼下嗅到了鲜血与腐朽的味道,身子一僵,脸上的血液尽失。薄如蝉翼的睫毛剧烈的颤抖,遮不住黑眸里的恐惧与悲凉。

  席陌先席廷一步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也愣住了 。

  明珠白色的被子上满是鲜血,她的头发上,手指上,甚至是脖子都是血液。画面极其的妖艳与震撼,有一种绝世的凄美。

  她的旁边还有一只已断气的狗,是昨天婚纱店碰到的那只,明珠好心的喂它吃过一片饼干,今天就死在明珠的床上。

  明珠手指缓慢的往自己的身旁摸索……

  “不要……”席陌想要阻拦已晚……

  明珠摸到宠物狗,柔软的毛,还有黏糊的血迹,这样的触觉真的好熟悉,好熟悉。

  眼泪缓慢的往下掉,豆大的泪珠无声无息的挂在苍白的脸颊上,闪烁着的光透着绝望与无助,眉宇之间没有伤心绝望,而是一种已无能为力的悲泣。

  席陌走过去没有任何的介怀直接将她抱在怀中,不断的安慰道:“别怕,没事的……没事的!我就在你身旁,我就在这里。”

  此刻他有多庆幸明珠看不见这一幕,否则她一定会被吓疯的。

  “怎么了?”恋恋赤脚踩在地板上,走过来还一脸的迷糊。

  “别看!”席廷反应迅速直接把她抱在外面,“乖乖的回房间,什么都别管。”

  恋恋睁大眼睛不解的看他,“到底怎么了?”

  “快把这些东西收拾掉。”席陌说着,抱起明珠去自己的房间。

  容嫂反应过来立刻拨通内线让人来收拾房间,不仅床单被套,甚至连床都直接换掉。

  萧家的气氛因为早上的插曲,一整天都被阴霾笼罩,每个人的脸上都闪烁着惶恐不安,若不是这里的工资高,她们早就辞职不做了。

  明珠洗过澡换一身衣服,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从早晨开始她就没说过一句话。

  “这两天的事与五年前的事有关,是不是?”席陌坐在她的身旁轻轻的开口。

  本来他真的不想问,五年前那三天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只是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与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