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4)因为爱你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194 2013-04-10 10:58:40

   . 「番外」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4)因为爱你

  “我萧子墨要是要玩弄一个人,需要花三年的时间吗?”萧子墨冷笑着,鹰眸阴翳,“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音落,高大峻拔的身影转身离去,没有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看到她质疑的目光会恨不得掐死她!真没想到她这三年原来一直是这样想的,难怪之前不管自己做什么她都是冷冷的态度,不然就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呵,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道....她比自己预料的更固执。

  林九呆愣愣的坐在那里,脑子嗡嗡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她看不清楚萧子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心里放不下玖月,看到他和紊儿在一起心里就很难过,三年前和三年后原来没有区别,即便是他们连女儿都有了。

  可是她不敢再靠近他一步,甚至是半步都不敢....她不能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不可以!

  不知道身旁何时多了一个黑影,将她纤瘦的身子整个笼罩在阴影中。林九机械的抬头,视线一格一格的迎上那双冷清的眸子,俊颜依旧,坚毅的轮廓一如继往的冷漠,完美,五官挺立的如刀削般,这几年他越发的沉静、内敛了。

  凌玖月低眸看着她,这些年他在心里一直恨她,恨她当初走的太过绝决,恨她和萧子墨的纠缠不清,更恨他们如今的位置好像越来越远了。

  林九潋滟的眸子里蒙上一层水珠,呼吸都停止了,看见自己的影子倒映在他黑色的瞳孔里,光影似碎。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近四年的时间后这样静静的看着彼此,望眼欲穿,相思入骨,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彼此,只是一场分开的旅行而已。

  等旅行结束了,他们还是会在终点站重逢,再也不会分开一样。

  ****

  明珠和席陌牵着手,两个孩子许久不见,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一般都是明珠对席陌说,席陌安静的听着,适当的对她笑一笑,回答她。斯蓝看着两个孩子,蓝斯辰一脸的冷淡应对前来寒暄的人。

  紊儿站在取餐区,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样子。

  “几年不见,你倒是越发的安静了。”

  身旁响起戏谑的声音,紊儿一惊,侧头看见萧子墨俊朗的侧脸,眼神流动着一丝惊吓,呼吸又乱了,似乎很害怕一样。

  “你……你……你为什么要和林九在一起?”

  萧子墨端起一杯香槟,轻啜了一口,深沉的眸子饶有深意的盯着她,反问:“怎么只准你嫁给凌玖月,不准我喜欢上林九吗?”

  “萧子墨,林九和你以前的那些女人不一样。”紊儿手指紧紧的捏着餐盘,极力压抑住心里的害怕。

  “我以前的女人?”萧子墨勾唇,邪恶笑起,“你指的是你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的确,阿九是和你不一样!她比你可爱多了……”

  紊儿脸色越加的苍白,薄如蝉翼的睫毛一直在颤抖,暗暗的深呼吸几口气,鼓起勇气道:“萧子墨,你不要再纠缠林九了....她经不起你的伤害....”

  “你的丈夫呢?”萧子墨漫不经心的打断她的话,“将你丢在这里一个人,女儿不管,我没猜测错的话,现在他应该是和我的阿九在一起。你说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然后你就该卷铺盖走人了……”

  紊儿咬唇,避开他犀利的眼神,只听到他低哑的嗓音越发的不饶人,“可是……你为什么这么害怕我纠缠阿九?我纠缠阿九你应该开心才是,这样凌玖月和她就永远没有可能了……还是这么多年你对我依旧念念不忘,所以不在乎凌玖月和谁旧情复燃?”

  “萧子墨!!”紊儿颤抖的音打断他的话,水眸迎上他,多少有一丝的底气不足,“不是你想的那样。林九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像你这样只会糟蹋女人的男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她!!”

  萧子墨指腹轻抚着酒杯外壁,嘴角流动着似笑非笑,“你这是在嫉妒阿九?我糟蹋了你,可我一直没舍得动她……”

  视线落在席陌的身旁,看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嘴角的笑意浓郁,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紊儿神经彻底紧绷起来。

  “你和凌玖月的女儿,很可爱!”

  紊儿水眸划过惊色,掌心的冷汗越来越多,视线随着他看到明珠,心跳紧张的好似要从身体里蹦出来。

  萧子墨余光不动声色的扫过她,转身放下杯子,鹰眸攸地一紧,声音冷厉:“紊儿,你一直是个乖巧的女人,你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至于你当年主动离开我这件事,我根本就没在乎过。请你在阿九面前不要自以为是....这是我和她的事,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则我不保证你的丈夫以后能在那个位置上安安稳稳的坐着。”

  他的一番话说的云淡风轻,听的紊儿心惊胆颤。

  萧子墨就是这样一个邪魅的男人,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勾引的魅力,可同样的无处不充满着危险。女人抵抗不了他的迷惑,更受不了他给的伤害——

  林九,这个男人太危险了....你究竟能不能全身而退....

  ****

  一场晚宴结束,凌玖月带紊儿和明珠回去,一路上紊儿的脸色都很不好,明珠倒是高兴的很。

  凌玖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没注意到紊儿的不对劲,到家明珠吵着要紊儿帮她洗澡,说故事;紊儿反应慢了半拍,凌玖月回过神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对女儿说:“明珠乖,妈咪今天太累了,爹地放水,明珠自己洗澡,乖乖睡觉好不好?”

  明珠撅嘴不高兴一阵子,最后还是乖乖的点头了。

  将明珠哄睡着了,凌玖月轻轻的关上房门,手指僵硬的扯了扯领带,转身时迎上紊儿歉意的名字。

  “对不起....应该我照顾明珠的...”

  “和我还客气吗?”凌玖月淡淡的回答,视线落在她苍白的脸色上,“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不用……”紊儿连忙拒绝,他工作那么忙,自己不应该再给他添麻烦了,“你....会不会怪我...没和你说过萧子墨的事?”

  “不会。”凌玖月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你有,我也有。”

  紊儿心里松了一口气,可失落也大片大片的涌来,他不怪自己,是因为他的心里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好了,早点休息吧。”眉宇间流动着疲倦,他不是很累,只是不在想说话,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紊儿点头,转身要回房间时,脚步停顿了一下,回头认真的说:“玖月....小心萧子墨。”

  凌玖月凤眸一震,虽然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点头,“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

  *****

  林九坐在萧子墨的车后座,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断的倒退,面色沉静,脑子一直回放着凌玖月在观景厅说的话。

  凌玖月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薄唇勾起弧度,声音低哑:“林九,我真的恨你....”那一刻,她心碎如尘埃,犹如被惊天骇浪席卷,可下一秒又听到他近乎眷恋的声音响起:“可抵不住对你的思念。”

   要有多想念才能抵得住日夜的想念。

 林九缓慢的闭上了眼睛,为什么不是单纯的恨,为什么还要想念....为什么不是恨....

  车子猛的刹住,林九的身子猝不及防的往前撞,她没反应过来,头硬生生的撞在了坚硬的座位。抬起头时昏暗的光线下在后视镜里看到萧子墨阴沉的俊颜,眼神阴翳到可怕。

  “坐在我的车子里,沉浸在对前夫的思念之中,我该赞美你的痴情,还是该生气你一点都没把我放眼里?”

  不冷不热的声音里透着威严与肃杀,更多是恼意。

  林九坐好,手指放在车门上,淡淡的开口:“需要我下车吗?”

  萧子墨没回答,自己先下车,直接打开车门将林九拽下车,双手将她推到车身抵住,厉眸紧紧的盯着她。林九先是一惊,很快镇定起来,平静的眸光看着他,没任何的反抗……

  萧子墨抓着她肩膀的手指收紧力气,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怎么可以这样倔强。

  “阿九,我从来不屑和任何女人解释,这样说不是为了体现你与别的女人有多不同,只是……只是我向来不擅长解释,觉得麻烦,觉得没意思。可面对你,我觉得如果自己不解释清楚,你在心里会怨恨我的不给我一丝走近你心里的机会。”

  萧子墨压抑住心里的怒火,用着最平静的声音诉说。 他萧子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是手到擒来,偏偏面对这个女人束手无策,谁让她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呢。

  林九没说话,只是掠眸看想他璀璨的黑眸,宛如天上的星辰,不,是比星辰更耀眼……

  “我不否认一开始我知道你的身份,也不否认多多少少因为紊儿的关系,但这只是一开始,后来不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说的全是真的。”萧子墨言简意赅,避重就轻。

  林九垂着的眼眸,卷翘的睫毛被风吹的颤抖了一小会,逐渐安静;“为什么?”

  萧子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林九重复了一遍,“当初紊儿为什么要离开你嫁给凌玖月?她应该很爱你,怎么舍得离开你?”

  萧子墨捏着她肩膀的手逐渐的松开,面色阴郁,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不回答又怕她会多想。他在今天才知道她是有多能隐忍,居然隐忍了三年,在今天才爆.发出来。

  “紊儿和我之前的女人不一样,她很安静乖巧,从不和我吵不和我闹,我给她钱她也矫情拒绝,我知道我给她的钱她一直没花过一分。她也不会像别的女人会一直追问我还有没有其他的女人....如果不是她突然说想要结婚...”

  萧子墨慢悠悠的声音,想到以前和紊儿在一起的日子,说不上多快乐,刻骨铭心,但也还算愉快,毕竟是那么温顺的一个女人。

  “那是她唯一一次和我闹的很厉害,她说如果我没和她结婚的打算,就分开;她不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我们就这样的分开了,不久后听说她要结婚了....后来的事你都知道的。”

  她嫁给凌玖月,过安定的日子,生孩子,相夫教子。

  “为什么?”林九水眸流动着不解,像紊儿这么乖顺的女人不是每个男人都想要娶回家做老婆的吗!“为什么不和她结婚?还是你从没想过结婚?”

  萧子墨的双臂彻底垂下来,眼神闪烁着的光,明暗不定,迟疑了几秒,幽幽的开口:“不知道。和她们在一起也有相处很愉快的,只是没有结婚的念头。”

  结婚是需要冲动的,可他除了对那些女人的身体有些冲动,没有其他的任何念头。

  “萧子墨,你真是一个浑蛋!!”林九唇瓣抿出一句话。

  萧子墨不恼反笑了,点点头,“是,我是浑蛋!但是对其他女人而言,对于你我不是...阿九...你不知道这三年我有多想对你浑蛋....”

  可是我舍不得....

  林九深呼吸几口气,很是冰冷,“我想回去了。”听到萧子墨的解释和自我解剖并没有让她心里舒服多少,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她转身要拉开车门时,萧子墨一把抓住她的手,“阿九...这三年我不知道你一直是那样想我的,现在我解释了,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我...他已经结婚有女儿了,不值得你再这样永无止境的等下去了。”

  “你的凌玖月已经不是你的凌玖月了。”

  这句话虽然很残忍,可也是事实。林九极度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被戳到软骨,很痛。手指紧紧的掐着车门,指甲都劈了,猛的转过身狠狠的甩开他的手,“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为什么非要说的这么清楚??你不是最能粉饰太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非要让我面对这么难堪的自己……”

  “因为爱你!”萧子墨厉声打断了她的话,林九怔住了。“你一直左躲右藏,一直不肯面对我,不就是为了逼我说出这句话吗?我现在说了,阿九,我爱你,这样够不够?”

  他从来都没有对女人说过“我爱你”三个字,即便是他最满意的紊儿也没有。

  每次有女人问“你爱不爱我”时。他总是似笑非笑,一边侵犯着年轻的身体,一边用最蛊惑的声音道:“我爱你.....但更爱你的身体!”

  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会有欲望,但欲望却不可能是他们的爱情。有时等待都不会是爱情,时间走了一辈子那么长,把能掏空的全都掏空了,如果不省点什么,你能甘心吗?还有没有爱情的感觉,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萧子墨心里清楚,林九就是他剩下的那点爱情!

  “我不相信!”林九果断、决绝的回答,双眸无所畏惧的迎上:“我不相信你的话,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萧子墨这样的男人怎么会爱人,他最爱的只有自己而已!

  林九说着,转身就要走,萧子墨厉眸幽深,再次抓住她手臂将她狠狠的摔在车上,撞的林九后脊骨的痛蔓延至四肢百骸,抬头时,萧子墨的俊颜放大,堵住了他的红唇。

  三年了,他终于吻上他最想要的吻的唇。

  “唔……”林九拼了命的挣扎,慌乱的将自己的身手都忘记了,此刻像一个平凡的女人,抗拒,推开……萧子墨却更加的用力,怎么都不肯松开……林九稍微恢复理智,抬脚狠踢在他的膝盖上,痛的萧子墨一下子松开她……

  ——啪!!

  林九想都没想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右手不断的抹着自己的嘴巴,眼神里的厌恶毫不掩饰。

  她丝毫没注意到,这样的行为在萧子墨的眼里是一种羞辱。他吻她,她却觉得脏....

  萧子墨皱眉忍着痛,阴冷的眸子紧盯着她,“你一直把自己的心锁着,让自己活在与他的那段过去里。可你知不知道你不是不能快乐,你和我在一起可以快乐……为什么不给我、给自己一个机会?我保证,让你快乐……”

  他站在林九的面前,手指落在她的胸口,温柔的指腹触及到她微凉的肌肤,感觉到她的心跳,声音在夜深人静时显得更加暧昧与蛊惑……

  是,他是在勾引林九....

  故意靠近她,说话时故意让气息似有若无的喷洒在她的脸颊上,耳畔,自己感觉到她的心跳,自己的心跳比平日里快很多;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就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小伙,第一次触摸到女孩子的身体....

  林九垂下眉头一直没说话,气氛在他的掌控中变得暧昧,原本那些话在嗓子口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萧子墨的唇似有若无的碰到她的肌肤,声音继续蛊惑,“给我一次机会,我能让你快乐。”

  他有过很多很多的女人,最能知道如何能抓住一个女人的身体,他早可以这样做了,可是他舍不得,因为他逐渐发现自己对她的兴趣超过对她身体的兴趣。

  男人,越是轻易得到的,越容易厌倦。

  他的手指勾起林九的下颚,让她与自己对视,黑眸里的光闪烁,如瀚海的苍穹能容纳一切,深邃散发着神秘与魅惑,感觉到他的气体淡淡的喷在脸上。她的吐气如兰,白净的肌肤在皎白的月光下宛如凝脂……

  缓慢的,慢慢的低头,这是最动人的一刻。

  爱情最动人的地方是从暧昧不明,没确定关系的那一刻;而情欲最动人的也是欲要不要的这一刻,谁知道下一秒他是不是真的要亲下来。

  萧子墨闭上眼睛,唇瓣距离的她的唇瓣只剩下最后零点零毫米时,林九猛的抓住他的手,低下头。萧子墨手指用力,她也用力,两个人不想让。

  “真的不要吗?”萧子墨低低的出声,继续引诱她,“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我不能让你快乐?”

  林九轻轻的摇头,“男人可以靠身体获取快乐,女人不能。”

  那一夜的放纵即便记忆空白,可已让她后悔不已,她不会重蹈覆辙。

  萧子墨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松下手,“好吧,我送你回去。”说着,拉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混乱的一夜,终将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我是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凌玖月在客厅抽了一夜的烟,早晨声音有些沙哑。紊儿看到那些烟头,嘴上没说什么,默默的收拾掉,心里却是心疼的。

  凌玖月接了一个电话,对紊儿道:“我有重要的事要做,今天不能送明珠去幼儿园了。”

  “没关系,我和司机送好了。”紊儿体贴的说到。

  凌玖月点头,没再说多说,抱着明珠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爹地要上班了,你要乖乖的听妈咪的话。”

  “嗯。爹地再见。”明珠乖乖的答应。

  紊儿送他出门,眼神里多了几分复杂与不安;萧子墨冰冷的声音还在脑海里回荡,脸色逐渐苍白。明珠小手摇着她的裙角,“妈咪,我今天不去幼儿园可不可以?我想去找陌哥哥。”

  紊儿原本不想同意,可是想到席陌难得来一次,明珠平日很孤单,偶尔放任她一次也可以。“好吧。只有今天,我去给老师打电话,你快点吃早餐。吃完我带你去找席陌玩。”

  “谢谢妈咪!”明珠开心的快要从凳子上跳起来了。吃早餐也比平日里快多了!!

   **

  蓝斯辰这次来顺便帮蓝睿修谈一个合同,斯蓝懒得去,带着席陌在酒店的房间,她看资料,席陌看自己带来的学习书。林九过来时,斯蓝很高兴,毕竟三年没见了,很想知道她和许不暖她们这几年做了什么,是不是很危险又刺激。

  林九告诉她,三年前的事情解决后,许不暖就被程擎寒抓回纽约了。自己这几年一直在旅游,鲜少与她们联系。大概一年会出一次任务,危险是肯定的,但每次他们配合的好,倒也没受过什么伤。

  斯蓝聚集会神的听,眼神里流露着羡慕,但是她不后悔选择留在蓝斯辰的身边,现在的日子很平淡,但谁能说这平淡不是一种幸福。

  林九停下来喝茶时,门铃响了,斯蓝去开门,立刻有幼小的影子窜进来,“陌哥哥……”

林九与门口的紊儿对视,两个人都愣住了。

少爷:今天6000字更新,谁再说我懒,拖出去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