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无风起波澜(5)蓝家长媳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5943 2013-03-13 17:25:21

   . 「番外」无风起波澜(5)蓝家长媳

  “吴小姐的父亲是省长。”蓝睿修见她不屑一顾的表情,嘴角流淌着淡淡的笑意,“这也是今晚饭局没办法推掉的重要原因。”

  苏唯夕嘴巴撅的老高,省长的女儿?省长的女儿就很了不起了?需要你蓝睿修放下身段去讨好,和颜悦色?(总统的女儿也没见你放眼里)

  “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

  苏唯夕“咦”了一声,好奇的眸光终于看向他:“为什么啊?”之前不还说今晚这饭局有多重要吗?

  “因为我刚说了一句话。”

  “说了什么话?”苏唯夕好奇的问道。说一句话就能走了,怎么可能!水眸里充满了好奇。

  “我说——”蓝睿修故意停顿了下,等她的好奇心彻底被吊起来,慢悠悠的开口:“我说,她不是苏小姐,是蓝太太。蓝家的长媳……”

  苏唯夕愣住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怀疑不是自己的耳朵错了,就是眼前这个人不是蓝睿修。

  如果说“蓝太太”还让人模糊不清苏唯夕的身份,那“蓝家的长媳”彻底明确了苏唯夕的身份。

  蓝睿修的太太,蓝家的长媳……

  “你是——蓝睿修?”苏唯夕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的脸颊,“突然变得这么好?”

  蓝睿修听她这话怎么怪怪的,皱着眉头道:“我对你好点,不好吗?”

  “不是,你看……”苏唯夕撸起自己的衣袖让他看清楚。

  白皙的肌肤上泛起一颗颗的颗粒,蓝睿修疑惑:“你很冷?”

  “不是!”苏唯夕撇嘴:“是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太不习惯了。总感觉你不是被鬼附身了,就是后面有什么大阴谋想要整我!”

  蓝睿修脸颊彻底黑了,难得自己有意对她好点,给她个名分,她这反应——是不是太气人了!

  “苏唯夕,你是受|虐狂吗?!”这么喜欢我虐你。

  “哎,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对我这么好了!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心里怪怪的,总没底。”苏唯夕煞有其事的说着,从他身上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你还是回去找吴小姐吧!我先回家了,再见!”

  转身就要走时,嘴角忍不住的扬起明媚灿烂的弧度,明眸似水,幸福与甜蜜在眼底不言而喻。

  蓝睿修眉梢一挑,待反应过来时,嘴角也扬起了弧度。现在想想,自己似乎也不太习惯这样相处模式,觉得怪怪的。

  有些人的相处是甜甜蜜蜜,腻腻歪歪;而有些人的相处,注定是吵吵闹闹,但这不表示,他们的感情不好呀!

  “苏唯夕,我累了,你推我回家。听到没有,没听到晚上回去我就把你的披肩给烧了!”

  走了几步的苏唯夕立刻回来推轮椅,“你敢烧,我就和你拼了!”

  “好啊……”蓝睿修面无表情的点头,随后又补充一句:“在床上拼吧。”

  苏唯夕的脸颊一红,索性蓝睿修看不到,“你流氓!”

  “我就流氓你,有意见?”

  苏唯夕:。。。。

  *********我是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杨国耀的案子终究尘埃落定,和之前赫连泽说的没有多大的出入,杨、梁两家子乱成了粥,梁默阁的压力格外的大。需要照顾梁文慧,又要忍受那些亲戚朋友的冷嘲热讽;以往巴结他们家都不及,此刻纷纷落井下石……

  所谓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便是这个理。

  八卦周刊逮不到林九,苗头便对准了梁默阁,几次三番将他刊登上八卦杂志,作为头版头条。

  林九看着那些明褒暗讽的文字,搭配着梁默阁疲倦不堪的神态,心里莫名的伤感。自己能帮的全帮了,如今已是有心无力。何况,自己此刻也是一身的麻烦,不知该如何解决。

  怀孕的事,她不敢告诉任何人,每一天都好像是漫长的煎熬;白素打电话来时,她几次三番想告诉她,想要有一个人来帮帮自己;每次话到唇瓣又默默的吞下去。

  告诉了白素又如何?让她先是充满希望,然后再像自己一样每天度日如年,等到25天后等待宣判,如果是“死刑”,再叫她绝望吗?

  林九不忍心让她经受这些,有自己一个难受就够,何必再多加一个人。

  “宝宝,你一定要健康,快乐的长大。”林九摸了摸肚子,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很是牵强。只是她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是不喜欢他的,所以能笑的时尽力的笑。

  斯蓝给林九打电话,语气有些凝重,“小九,我收到消息,有杂志社把你和梁默阁在美国的事挖出来了……”

  林九心一沉,“你拦下来了?”

  “没有,但——”斯蓝迟疑了下,还是告诉她,“是玖月拦下来了。”

  玖月。林九眉头轻皱了下,听到开门声时,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了,谢谢!我有事,先挂了。”

  林九放下手机,看到凌玖月走进来,“今天这么早下班?”

  凌玖月放下钥匙,在玄关处换鞋,“我有一个案子要去临市一段时间,现在回来收拾,明天一早走。”

  “这么急?”林九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我帮你收拾行李。”

  “不用。”凌玖月走过来,按住她肩膀,重新为她盖好毛毯,“你这两天精神不是很好,还是休息吧。你要不要紧,不然现在我送你去医院看一下。”

  林九摇头,“不用。可能是有些累。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声音顿了下,视线有点心虚不敢看他的黑眸:“你要去多久?”

  “十天半月。”凌玖月大概的说了下,见她脸色憔悴,握住她的手道:“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一个星期也有可能。”

  林九“哦”了一声,自从结婚后,他们两个还没真正的分开过。即便是冷战,凌玖月早出晚归,但至少晚上是躺在她身边的,可这次出差要十天半个月;心头莫名的涌出不舍。可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自己可以不用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拒绝凌玖月的索取……

  “我不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杨国耀的案子虽然落下了,但那些记者还没消停。没事,别出门,有什么交代钟点工。”凌玖月拢了拢她的头发。

  林九点头,“我知道……”声音顿了一下,欲言又止。水眸闪烁着的看了他半天,鼓足勇气道:“谢谢你。”

  凌玖月只是愣了几秒,很快反应过来,淡淡的语气道;“没什么,我应该做的。”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是应该的。”林九开口,视线迎上他,莫名的问:“为什么会是我?”

  真的只是因为我们的名字相似?

  凌玖月神色淡然,黑眸平静如镜,无风无浪,薄唇抿起时话到口中又咽了回去。嘴角扬起的弧度很浅,“有些事,注定说不清楚。或许,以后你会明白的。”

  “我去收拾行李,你休息。”说完,他转身留了一个背影给林九。

  林九垂下眼帘,没有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不是因为名字,到底是因为可以让他选择自己,对自己这样的好……

  晚上凌玖月特意给白素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出差一趟,林九托给他们照顾了。虽然实在舍不得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可他又不能带她一起去,只能尽量早点回来。

  翌日。凌玖月一早起床,林九迷迷糊糊的起床,“我给你做早餐吧。”

  凌玖月想了想点头,“好。”

  林九做好早餐,凌玖月已穿戴整齐,眸光温柔的跟随着她的身影,不放心的开口:“如果不小心弄伤自己,记得要立刻处理伤口,不要不管它,知不知道?”

  “我知道。”

  “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如果……”

  “我不会和他见面的。”林九坐下淡淡的打断他的话,水眸清澈见底的看着他,重复一遍:“现在杨家和凌家的情况我明白,我不会见他,给人多添口舌。”

  凌玖月伸手握住她的手,“我的要求是不是过份了?”

  “有一点,但我能接受。”林九淡淡的回答。

  即便是朋友,如今杨、梁家彻底崩裂,这时候自己若是梁默阁见面被拍到,只会将之前的传闻再次掀起,将他们三个人再次推到风尖浪口。

  林九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又怎么会怪凌玖月的要求过分呢。

  凌玖月准备出门时,林九送他上车。凌玖月忽然回头看她说:“小九,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人的眼睛和耳朵最会骗人,只有自己的心骗不了,或许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你的心有没有骗过你。”

  林九娟秀的眉头触了下,“我不懂你的意思。”

  凌玖月浅显的一笑,伸手抱住她,低头就给了她一个法式热吻,吻的林九脸颊通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好好的,等我回来。”凌玖月最终温柔的轻啄了下她的唇角。

  “好。”林九点头答应。心里却想着,此刻如果能告诉他,我和孩子都会等你回来,该有多好。

  只是话到了唇边,又咽了回去。

  浅笑着,目送他离开。

  ******我是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凌玖月出差后,林九一个人在家里更家的无聊,一天也说不出几句话。钟点工将事情做完,偶尔和她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林九意兴阑珊,钟点工也不再多说,直接离开。

  怀孕后口味不是很好,很多东西不想吃,害怕辐射影响到孩子,手机和电脑,林九都戒了,每天不是发呆,就是看书,做做手工拼布。

  完全退化成上一时代的人。

  凌玖月早晚会来一个电话,早晨林九还在睡梦中,凌玖月也不多说什么,只叫她起床吃完早餐再补一个觉,晚上叫她早点休息,少玩手机和电脑。他一点也不知道,林九已经自发的把那些东西戒掉了,连咖啡都没沾过一滴。

  一周后,林九正在阳台晒太阳,一阵急促的门铃声,钟点工开门,只见赫连泽和斯蓝面色凝重的站在门口。斯蓝让钟点工先走,又立刻将屋子里的窗帘全部拉上,电话线拔掉,手机关机。

  林九不解的眼神看她们,“你在做什么?”

  赫连泽先是看了一眼斯蓝,视线落在林九平静的脸上,艰涩的开口:“收到消息,他们已经下了命令,不留活口。”

  林九的心一沉,像是迎头一旁,头干欲裂,脚步没站稳,崴了一下,差点跌在地上,幸好斯蓝及时扶住了她,担忧道:“小九……”

  林九深呼吸几口气,心头涌上酸楚,眸光看向斯蓝和赫连泽,“你们不应该来的……”

  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为保万一,会连斯蓝和赫连泽都不放过。

  “事情还没到最严重的时候,蓝斯辰已经和可沁在想办法了。云笙之前的朋友也会过来帮忙,你不要太担心。总之,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出事。”斯蓝清冷的眸子绽放着笃定的光。

  当年宁陌已经牺牲了,她绝对不能再让林九收到任何的伤害。

  林九若有似无的摇头:“没用的……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何况……当年是我自己一时的私欲才会出这样的事,你们不应该被牵扯进来。”

  “林九!”赫连泽面色冷冽,好看的桃花眸瞪着她,“现在你还要说这样的话吗?我们已经失去耨耨和Ann,难道你还要我们失去你吗?”

  林九一阵,眸光看向赫连泽,心情复杂极了。一方便,自己肚子里有个不能确定的孩子,另一方面,这件事她不想牵扯到任何人。

  可自己能用什么办法?

  斯蓝沉思片刻开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去苏唯夕的家。”

  林九掠眸,“你的意思是……”

  “只要苏唯夕肯向她爸妈求个情,以他们的身份保护你,易如反掌。谁也不敢对国家总统不利,更何况这是挑起两国关系的事情。他们意识到事情的严峻性,自然不敢动你一下。”

  “然后呢……”林九干涩的唇瓣如同,声音虚弱无力,“我要在那个地方待一辈子吗?”

  一辈子在那个地方,见不到凌玖月,见不到你们吗?

  斯蓝没办法回答她这个问题,一时噤声了……

  赫连泽却不管不顾道:“管什么然后啊……先保住命再说。没命了哪里来的然后……”

  林九卷翘的睫毛轻颤着,明知道危险在逐渐的靠近自己,此刻却丝毫都不想离开,一点也不想。肚子里有一个宝宝,还有玖月……

  说好的,要等玖月回来。

  “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哎呀!此刻哪里有时间考虑了?趁他们的人还没来,越早来越好……”赫连泽急忙的吼道,至于让苏唯夕去求总统一点也不难,他们只有苏唯夕一个女儿,蓝睿修那么伤苏唯夕,他们都让苏唯夕跟了他,怎么会在此刻见死不救!

  斯蓝看得到林九眼底的迟疑是什么,轻轻的对赫连泽摇头,“给她几天时间考虑。”

  赫连泽看着她们两个人,又说不上话,只得干瞪眼。

  “谢谢。”林九没有看斯蓝,只是低着头,低低的声音似有若无。

  斯蓝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掌心全部是冷汗,没有任何的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已经表达了斯蓝对她无条件支持。

  “今晚我和赫连泽就留在这里,他睡客房,我陪你睡。”斯蓝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至于蓝斯辰那边在赫连泽说了情况,也开始准备起来。

  首先的确保几个孩子没事,苏唯夕已经打电话给连城战,让他派直升机先把几个孩子接走,名义是——旅游。

  “好。”林九没反对,因为反对也没用。

  晚餐是斯蓝随便做点的东西,三个人心事重重,吃的都不多,尤其是林九只是伸了几筷子便停下了。实在是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临睡前,斯蓝躺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如果他知道,我相信他是希望你走的。”

  林九知道她话里的“他”指的是谁,下意识的反握住她的手,“这件事别让他知道。”

  知道的越多便越危险,她不想他被牵扯到这些危险之中。

  斯蓝迟疑了片刻点头,“好。”

  “斯蓝……”林九沉默了半响,兀自开口,清冷的声音缓慢而出,“我能不能请你帮一个忙?”

  “什么事?”

  “想办法,让他暂时别回来。我还有事没处理完,再给我一点时间……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只要做完这件事,我就暂时离开这里。等事情平复了,再回来。”

  “到底什么事这么重要?”斯蓝紧握住她的手,什么事会比她的命更重要?!

  “别问了,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求你帮我这一次。”林九的声音近乎是哀求。

  斯蓝不忍拒绝,“好。”

  “谢谢。”

  黑暗的夜,恢复了原本的平静,窗帘被拉紧,没有一点光束,黑暗的可怕。

  要把凌玖月困在临市一段时间,这还需要可沁帮忙;斯蓝一早给蓝斯辰打电话问他们的情况,孩子连夜走了。目前只剩下他们几个大人,听蓝斯辰说,苏唯夕已经求到总统大人的同意,只要林九立刻过去,保证她的安全无忧。

  *****我是纯洁的分割线******

  林九很想去看白素,可又怕连累他们,只能偷偷的去看他们一眼,又转折去医院。

  和医生说了一下情况,再次做检查,虽然没有到25天,可已经差不多,能确定的也能确定了。医生安排她做完检查在休息室休息,等报告出来就能确定孩子能不能留。

  林九偷跑出来的,带手机出来,但没敢开机,此刻她并不知道斯蓝和赫连泽满城的在找她,快找疯了。

  林九紧张的等待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手指用力的捏着衣角,指尖泛着苍白。医生走进来,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林九看到他的表情心里已经有数了,冷清的神色没有变,只是睁大眼睛空洞的看着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孩子,不能留,是不是!”

  医生轻叹,将报告递给她,“我已经尽力了,只是找不到孕囊,确定为宫外孕。”

  他的一句话直接的将林九打入地狱,万劫不复....不复....

  一时间心如刀割,剧痛近乎让她差点昏迷过去;手指紧紧的掐着沙发,故作镇定的开口:“如果我不拿,会怎样?”

  “四个月左右,你会大出血,孩子依旧保不住,你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医生坦白的回答她,这样的病例他之前接触很多,最后只有一种结果,孩子拿掉,保大人平安。“我劝你还是尽早拿掉孩子,对你的身体比较好。之后在好好的调理身体,还是可以再怀上的。”

  “可能性有多大?”林九忽然抬头,冷冽犀利的像是要将他解剖了。

  “这……”医生迟疑了下,面色为难道:“百分之四十。”

  呵,连一半的机会都没有。林九面色苍白,憔悴,单薄的好像随时会昏倒……

  “林小姐……”

  林九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心绞痛,手指颤抖的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递给他,“立刻帮我安排手术……”

  既然怎样都留不住,倒不如果断的放弃,省的多拖一天就多一份不舍。

  医生点头:“好,我立刻为你安排!”

  他伸手接身份证时,林九一只手拿着身份证,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肚子,拿着身份证的手怎么都舍不得松开……

  无数次她都在心里偷偷的奢望,这个孩子是幸运的,他是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只是想不到……造化弄人。

  医生用力的想要把身份证拿过来,可是林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是不放手,水眸里满载着不舍……

  这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能说不要就真的能不要……

  医生叹气,无能为力的语气道:“林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