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斯斯情动:自作孽,别求活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5984 2013-02-26 01:25:25

    /「番外」斯斯情动:自作孽,别求活

  “除非你不做我们的女儿,永远不回来,我们彻底当你已死去。当你爹地要下台时,把位置给家族里的其他人;不排除他们会让我们消失的干干净净;或者我独自活着亲手送走你爹地,在他们日夜监视下度过余下的日子……”

  “不……不要……”苏唯夕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眼泪再次席卷,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划在苏唯夕的心头,要了她的命!

  她捧起苏唯夕满是泪水的脸颊,轻轻的笑了,“宝贝,这就是命!”

  命中注定你是我们的女儿,命中注定蓝睿修不爱你,命中注定你们,无法在一起。

  这样的命,谁能躲得过。

  苏唯夕呆滞了,尽管心里疯狂的在呐喊着,不要不要,这样不公平,对我不公平;可是命运的枷锁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桎梏了她,注定她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尽管曾经奋力挣扎,全力逃离,最终无法逃离这残忍的现实。

  “苏苏,最后你要记住一件事——”纤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温柔的一点一点的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笑容温和,“宁可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也不要嫁给一个让你哭泣的人,那样的话,你未来的人生只会可悲的活在日日为他以泪洗面的岁月中,一直到生命枯萎。”

  她离开了房间……

  话音却像魔咒般一直回荡在苏唯夕的脑海里,擦被擦干净的脸颊,瞬间又是泪水涟涟,怎么止也止不住……

  她蜷曲在沙发的一角,环抱着自己,再次痛哭起来——

  只是再多的痛哭痛苦也无法改变她要面对的命运。

  女子轻轻的关上了房间门,转身迎上总统大人深意的眼眸,“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她轻声叹气,“除了哭还是哭……你让我变成一个残忍的侩子手,我都觉得自己说的那些话太过残忍!”

  “我们全是为她好。”总统大人沉声,“难道你愿意让她嫁给姓蓝的,日夜以泪洗面;眼看着我们的女儿被人欺负却无能为力吗?”

  她轻轻的摇头,双手抱住他的颈脖,“只是觉得对她太残忍了……她还很年轻。”

  “那个男人让她没有生育能力,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连城战知道真相后还会不会愿意娶她!”

  “你要告诉连城战?”纤长的眉头一挑“你不能告诉他!”

  “我必须告诉他!”他声音坚定,没有任何的动摇,“我们不能欺骗他。”

  她深呼吸,似乎是想将胸前里的郁闷全部吐出来,结果是徒劳无功。

  他安慰的将她搂到怀中,手指轻轻拈玩着她的发梢,安慰道:“放心,连城是一个不错的人,他既然喜欢我们的苏,就一定不会介意其他的,会好好的对她!”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靠着他,这份唯一的救赎与依赖。

  *******我是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蓝睿修在医院逗留的最后一夜,天一亮他便可以出院了,再休息两天就打算回去;毕竟离开的太久,将天蓝交给蓝斯辰打理也不是办法。

  医院长长的走廊寂静无人,白纸灯光刺眼的亮着,飞蛾盘旋,青影投在地板上;病房的门缓慢的被人推开,黑暗中有人蹑手蹑脚的靠近病床。

  偌大的病房只留着一盏黯淡的灯,隐约勾出蓝睿修俊朗的轮廓;他闭上眼睛时,睫毛很长,浓密,漂亮的不像话!

  苏唯夕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屏住呼吸,甚至连大声呼吸都不敢,害怕自己吵醒他。

  蓝睿修睡的很沉,呼吸均匀,丝毫没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的床头,用深情而绝望的目光看着他,看得人心碎。

  红成兔子的眼眶,泪光闪烁,伸出的手指在离他的俊颜只有几毫米距离时停下,不敢触及他的脸,害怕惊醒他,害怕自己会越来越舍不得!

  爱情,就是毁了原本的自己,去爱另一个人;他是被风吹进她眼睛里的一颗沙砾,宁愿痛的一直流泪,也舍不得用手将他揉下……

  “奇怪,为什么我都快记不得你给过我的伤害”

  “好奇怪,为什么连你睡觉的样子都这么的好看……”

  低哑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苍凉悲伤,似有若无——

  每次想到妈咪的话,心每分每秒都在疼痛,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舍不得,不甘心,一切不安的因子都在自己的骨子里作祟!

  蓝睿修一个翻身,侧身面对着她时;苏唯夕猛地蹲下身子,不敢在他面前彻底的暴露,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嘴巴,眼泪无声无息的留下来,不敢让自己哭出来,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臂,直到口腔里出现苦涩与血腥的味道……

  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他了,以后都不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唯夕发觉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才缓慢的站起来,看着他的容颜,满载着泪光的眸子弯起,努力的笑着……

  “蓝睿修,就让我最后对你说一次真话吧。因为过了今晚,我知道以后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

  “我从来没想过不要我们的孩子,就算给我一千次选择,我都不会不要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会生下他,是我自己没用,我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摔了一跤,孩子没了……那时我给你打电话,可是你在医院陪着斯蓝,你不接我的电话……”

  “孩子没了,永远都不会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去爱你,该怎么完成一个人的爱情……最终我只能落荒而逃,远远的离开你……”

  “可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不等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再出现,那时我一定不会再爱你,可以云淡风轻的和你说一句,嗨,好久不见。”

  “蓝睿修,这次我是真的要和你说再见了。我不能再自私犯贱,一意孤行的爱着你,缠着你……我啊!这次是真的要放弃你了。”

  “你不要老想着斯蓝,也要想想自己,给恋恋找一个好妈妈,过一个正常的生活……”

  声音哽咽的再也说不下去,转身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没有声音,可寒气却透过脚心一寸一寸侵蚀她的肌肤。背对着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无法回头,因为一旦回头,她会没有勇气再离开他,会只想一直看着他,直到天荒,直到地老....

  她不怕他爱上别人,只是怕他过的不幸福……

  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人比自己幸运点,能走近他的心里,给他幸福;不让他,孤单一个人。

  苏唯夕仿佛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走过千山万水,终于走出病房,靠着冰冷的墙壁,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蓝睿修,我已无退路。

  她不能自私的只为自己的爱情着想,也要为爹地妈咪想,更要为蓝睿修的安全着想;如果她不妥协,谁也不能确定爹地妈咪不会迁怒到蓝睿修身上……

  这一切都不过是因自己的痴缠而落下的恶果,如今自己愿意斩断这恶果,解放所有人,谁都不需要再为难了!

  不知何时有黑影笼罩着她,抬头泪眼婆娑的看见连城战,嘴角扬起惨淡的笑容,“我妈咪要我嫁给你。”

  “我知道。”连城战手指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

  “我这一生都没办法生孩子了。”苏唯夕又一次开口。

  “我知道。”连城战嘴角浮动着浅显的笑意,一点也不诧异。

  苏唯夕怔了怔,最后开口:“我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这些我全知道。”连城战执起她冰冷的手指,触觉微凉,只是淡淡的问:“我只想知道一个问题,你对我,有没有一秒的动心?”

  苏唯夕迟疑了好久,轻轻的摇头,“我不知道。”

  “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连城战的手指将她的手指分开,再扣住她的手指,目光烁烁,“没有是代表着绝对,不知道代表可能有过,只是你没办法判断清楚而已。”

  “我……”

  “嘘!”连城战轻轻的捂住她的唇瓣,“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去忘记他,如果不能爱,那就喜欢我……我相信我绝对不会让你掉眼泪!”

  “连城战,我是不是很贱啊?”蓝睿修明明不喜欢我,我还死皮巴拉的纠缠着人家……

  连城战不以为然,“明明知道你贱,还喜欢你,我不是比你更贱!”

  苏唯夕一愣,泪珠忘记掉下来,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好了……”连城战松开她的手,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弯腰将门口的鞋子拿过来。

  蹲在苏唯夕的面前,亲手为她穿上鞋子。

  苏唯夕咬唇低头看着他,睫毛上的泪珠还在闪烁着,说不清楚的感觉;为什么连城战要对自己这样好,是真心爱自己,还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

  “我送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不要想太多的东西!复杂的东西,交给我来想,OK。”

  苏唯夕愣了良久,点了点头。

  *****

  机场,人来人往,蓝睿修在休息室靠近玻璃的位置,面前的咖啡直到冷却后他也没有喝一口。厉眸深沉幽远的看着玻璃外的风景,薄唇紧抿着冷漠没有色彩的弧度。

  没一会,司机走过来,手里拿着换好的登机牌,“蓝先生,再等十五分就可以上飞机了。”

  “嗯。”他言简意赅的抿出一个字,又是一片冰冷的沉默。

  司机只是找个靠近他的位置坐下,不再打扰他。自从那天出院后,蓝先生就比以往更加的沉默寡言,长长一个人坐在玻璃前不知道看什么,似乎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眉头从来没有舒展过。

  原本以为,上次的小车祸可以让蓝先生与苏小姐有一次机会,没想到结局——还是与一开始的一样,无力更改。

  蓝睿修的沉静被手机铃声打断,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眼角微微流露出笑意,接了电话便听到那边软糯的声音:“睿修,你什么时候回来?恋恋想你了。”

  “你确定不是你想我吗?”蓝睿修一贯毒舌自恋的说话方式。

  “蓝睿修!”斯蓝一字一顿,威胁着他,“你再乱说话,我就让斯辰把你的公司占为己有,让你回来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蓝睿修垂下眼帘,浓密的睫毛轻颤了下,此刻自己难道不是一无所有吗?

  没有斯蓝,没有孩子,没有双腿,也不会有——

  “睿修,你怎么了?”他的沉默让斯蓝很是担忧,小心的问。

  “没事。”他回过神来,嘴角扬起讽刺的笑意,“你忘记我是谁了!我怎么会有事。”

  “睿修,如果旅游累了,就回来吧。”斯蓝转头看着在毛毯上爬着玩的恋恋,眼角染上温暖的笑意,“这里有我,有斯辰和云笙,还有恋恋……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蓝睿修俊冷的神色一怔,反应过来时,抬头看着浅蓝色的天空,洁白的云朵,金色的阳光,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在另外一个地方,有蓝斯辰,有蓝云笙,有斯蓝与恋恋……

  尽管,这些曾经都是他最不屑的……

  可此刻意识到他们是一家人,心头流动过温暖的溪水,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与欣慰。

  “还有十五分钟,飞机起飞。我——”声音顿了顿,忽尔释怀的笑了,“我回来了。”

  “一路平安,我们都在等着你回来。”斯蓝轻轻的说道。

  “我会的。”蓝睿修切了电话,主动关掉了手机。

  一口饮尽冷却的咖啡,冰冷与苦涩在喉间回荡,放下杯子时,似乎已经放下了所有的不甘与偏执。

  爱与不爱转身错过,原以为在往前迈一步就是幸福时,一切峰回路转,一切都碎了,都成为了镜花水月;那些错过的岁月年华,任凭我们怎么抓也抓不住。

我们的一生就在不断的遇见和错过,可是总有一些等待不能太漫长,因为还没有实现就已枯萎在心底。

那些严苛的言辞,无情的伤害,说不清楚的心悸与歉意,最终只能融化成淡淡的遗憾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在岁月的列车上,每个人都在学习着如何爱,与被爱,可无论是爱或被爱,故事的最后他们都痛了,都哭了,都在无法倒流的时光里孤独行走。

  广播里提醒着旅客准时登机,司机站起来,“蓝先生,应该登机了。”

  蓝睿修又言简意赅的发出低沉有力的一个“嗯”字。任由司机推着自己走向登机口……

  司机停下,将登机牌递给乘务员——

  就在蓝睿修可以顺利进去时,忽然身后传来急速的沉重的脚步声,短暂的十几秒后立刻有十几个人将蓝睿修和司机团团围住,挡住他们的去路。一旁的乘务员诧异,准备询问发生什么事,其中一个人立刻递给了她证件。

  乘务员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惹不得的人,闭嘴不说话。

  “你们是谁?想做什么?”司机脸色死如土灰,感觉自己像是在面对黑|社会。

  蓝睿修脸色清冷,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转动轮椅看到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来。

  暗紫色高跟鞋,黑色七分裤,露出白皙的脚踝,深色的打底衫,黑色简洁的小西装,戴着墨镜颇有女王的气势。

  她迈动优雅的步调走到蓝睿修的面前,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摘下墨镜时,好看的桃花眸,如沐春风,盘起的头发露出她精致挺立的五官,美的让人无法直视。

  “蓝先生,初次见面……”她的声音轻盈悦耳,丝毫没有敌意。

  蓝睿修短时间内打量了一遍,很是温雅的女子,无需一颦一笑足以倾国倾城,言语间断的恰好,声音轻盈却不娇媚风情,看样子出生极好。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苏唯夕的母亲,别人都喜欢称为我总统夫人——”

  苏唯夕的母亲?

  蓝睿修浓墨的眉微蹙,看不出来,苏唯夕似乎完全没遗传到她母亲的美丽;而且……她太过年轻,完全不像是有孩子的女人。

  “找我什么事?”蓝睿修言简意赅,之前见过苏唯夕的父亲,如今再见她母亲,倒觉得她父母是天生的一对,奇怪的是父母长的那么好看,苏唯夕与他们相比之下,倒显得有些平凡……

  “听闻你今日要走,我特意来邀请蓝先生多住几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她的声音虽温婉,可却让人有着无法拒绝的笃定与强势。

  蓝睿修目光幽幽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道:“我没兴趣。”直接,不加修饰的拒绝。

  她微微一笑,“早知道蓝先生会这样说,还望蓝先生原谅我的冒犯。”

  话语一落,给身边的人一个眼神,几个人立刻就将司机和蓝睿修强制性的带走;若是以往的蓝睿修还有反抗的能力,如今的蓝睿修似若刀俎,任人宰割。

  周围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她不以为然,云淡风轻的戴上墨镜遮住自己的容颜;在这公众的场合若是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可就不太好了。

  ******

  斯蓝下班坐在车子上又拨了一遍蓝睿修的手机,依旧是关机无法接通……

  蓝斯辰见她秀眉皱起,不禁问道:“怎么了?”

  “我之前给蓝睿修打电话,他说还有十几分钟就上飞机回来了!可这都两天都过去了,他还没回来!”斯蓝清澈的眸子里流动着担忧:“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我很担心。”

  蓝斯辰听她这样说,眉头也蹙起,“你没问他在哪里登机吗?”

  斯蓝摇了摇头,内心已经为此后悔了好多回了!

  “别着急……”蓝斯辰腾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我会想办法找到他!不会有事的,别太担心!”

  斯蓝侧头看他,深深的叹气,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回到家,一开门斯蓝和蓝斯辰就察觉到不对劲——家里太过安静。

  斯蓝和蓝斯辰换好鞋子,默契的经过两家中间的那道门,看到躺在地板上的赫连泽肚子上坐着恋恋,而蓝慕泽屁股坐在赫连泽的脸上……赫连泽嗷嗷叫,要揍烂儿子的屁股!

  蓝云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他们一愣,在迎上蓝斯辰那阴冷的目光时,后脊骨满上凉意……

  “咳咳……”他低头轻咳,试图引起赫连泽的注意。

  “咳个屁啊!”赫连泽沉闷的声音不爽的吼道:“快把你儿子抱开,他坐在我的俊脸上啊啊啊啊……这可是迷惑万千女人的脸啊……”

  这臭小子可真是会挑地儿啊!

  “斯蓝和蓝斯辰来了。”蓝云笙刻意避开蓝斯辰的鹰眸,头皮发麻的说。

  岂料——

  “阿呸!本少爷才不会信你呢!姓蓝的那残废肯定是半路去接斯蓝,在车内大战八百回,不到天黑,扶着墙肯定不回来的!”

  蓝云笙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二货你就自作孽,别求活吧。

  蓝斯辰面色波澜无惊,倒是斯蓝脸颊微红,讨厌的赫连泽……我和斯辰很节制,很节制的好不好……

  “总比每晚撅着屁股被人上***好点。”蓝斯辰言辞犀利的一针见血!

  赫连泽身子一怔,立马将儿子提起来丢在沙发上,坐起来双手接着肚子上的恋恋,瞪大眼睛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个大活人,像见鬼了!

  “宝……宝……宝……贝……贝……”

  斯蓝山明水净的眸子微微眯起来,声音软糯道:“赫连泽,好久不见啊。”

  “呵呵……呵呵……”赫连泽脑子吓的一片空白,除了傻笑,就只会重复斯蓝的话,“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蓝斯辰目光深邃的像古井,幽暗的让人无法看透,低沉的嗓音问:“旅行回来了?”

  赫连泽小鸡啄米般点头,“呵呵……旅行回来了……回来了……”点了半天,在看到蓝云笙摇头的样子,立刻反应过来猛地甩头,甩的脖子都快断了。“没……我们不是旅行!是他有工作,我顺便跟着,好帮蓝睿修找医生!我发誓,是真的!”

  “那找到没有?”蓝斯辰好整以暇的问。

少爷:今天12000字的更新!先更新6000字,剩下的6000字白天更新!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