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斯斯情动:噩耗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5036 2013-02-18 01:35:12

    .「番外」斯斯情动:噩耗

  蓝睿修隐约听到她在叫什么人,可是那边的杂声太大,根本就听不清楚。

  她要回家,她的家在哪里,很远很远的地方,指得到底是有多远?

  听那声音根本就不像是飞机场,倒是很像是直升机。下一秒,蓝睿修立刻拨通了蓝斯辰的号码,“帮我查一下xxxxxx08715这个号码是谁,住在哪里!”

  蓝斯辰刚刚哄斯蓝睡着,蹑手蹑脚的走出病房,关房门前还忍不住多看了一样陷入沉睡中的斯蓝,这才关上门,压低声音问道:“你要做什么?”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或者你直接帮我查一查今天到本市的直升机。”蓝睿修迫不及待的开口,他没多少时间等下去了!

  蓝斯辰皱下眉头:“私人直升机飞行是不需要申报,就算找国安局查,也查不到对方是什么人,要去哪里。”

  “蓝斯辰!”蓝睿修低沉的嗓音透着愤怒,“你别给我放屁!国安局的人有多少本事我还是知道的。苏唯夕现在很可能就要乘直升机走了,别忘记,是你们要我追回她的!你就真不想和斯蓝结婚吗?”

  蓝斯辰敛眸:“你给我十分钟。”

  十分钟,蓝斯辰拨通蓝睿修的电话,“那个号码是一个叫莫裴的妇产科医生的手机号码,他住在皇后庄园1号别墅,今天有二十架私人飞机降落在他别墅后面的草坪……哥……”

  他的话还没说完,蓝睿修切掉电话,立刻发动引擎,飙车去皇后庄园。

  蓝斯辰听到“嘟嘟”的声音,神色冷淡也不恼,只是抬起头透过门缝看向病床上的斯蓝,唇瓣流动着浅浅的笑容,如果蓝睿修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阿斯应该能够安心的嫁给自己了吧。

  苏唯夕身份神,行踪诡异,一个妇产科医生居然能住在皇后庄园1号别墅里;苏唯夕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二十架直升机,这不是普通的商人可以做到的。

  她的身份非贵即富,蓝睿修追去会不会出什么事?

  蓝斯辰不放心,立刻拨通了蓝云笙的电话,“睿修去皇后庄园1号别墅找苏唯夕了,你快去接应他。别问了,之后再说。”

  如果不是因为斯蓝太过虚弱,他走不开,他很想亲自去看看情况。

  眼下,只能等蓝睿修的好消息。

  ——希望他能把苏唯夕追回来。

  ***

  “姐姐……”水眸泪光闪烁,不过半年的时间,她却已满心伤痕,快乐不在,只剩下无能为力的心力交瘁。

  “没事了,回家就好……回家就好。”女子葱白纤细的手指摸了摸她柔软的秀发,嘴角流溢着浅浅的笑容,似水。

  男子一只手臂抱着女子,一只手臂揽住苏唯夕的肩膀,黑如玄武石的眸子里邪魅绽放,薄唇微微扬起,“好了,我的两个宝贝,该回家了。”

  苏唯夕点点头,下一秒脚步没有动,而是转头看着不远处华丽而模糊的别墅,呆滞的眸子里若隐若现的不舍。

  她偷偷的喜欢那个人很久很久了,以为要一直这样偷偷的注视他;没想到终有一天她可以站在他的面前,与他面对面,可他却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喜欢他……

  以为上天给了自己的机会,一次争取爱情的机会,只是没想到——

  由始至终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如今的如斯田地,也不过是自己的咎由自取,怨不得人,与人无尤。

  “——苏。”男子眸子波澜不惊的凝视她,薄唇一张一合,低沉的嗓音充满王者的霸气与威严,“我给了你三年时间,现在你该乖乖的听话,留在我们的身边。”

  纤长卷翘的睫毛被风吹的剧烈颤抖,当初自己一意孤行要留在这里,要看着他;闹了很久很久,终于争取到三年的时间。

  转眼,三年过去,自己没有得到过他的喜欢,反而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真够丢脸的。

  “我会乖乖的听话。”苏唯夕点头,眼神落向女子时,显得无比落寞。

  女子娇嗔的睨了男子一眼,紧握住苏唯夕的手,缓慢的走向直升机,“把过去的都忘掉,睡一觉,明天会是全新的一天。”

  男子俊美的眉梢一挑,眼神掠过女子的侧脸时多了几分宠溺,率先上了直升机,又牵手将女子拉进去,顺便拉进自己的怀中,紧抱着不松手。

  苏唯夕脚步又一次的停下,回头看向别墅;明知道他不会追来,明知道也许自己走了,他开心还来不及;可为什么自己的心还是这样的舍不得!

  “苏苏。”女子温柔的声音唤她,在螺旋桨与风的声音掩盖下隐隐约约。

  苏唯夕仰起头看向他们,郎才女貌,所有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此刻他们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自己已经把爱情搅合的一团糟,难道还要把亲人搅合的乱七八糟吧。

  只是——

  “你说睡一觉,明天是崭新的一天;能把过去的所有都忘掉,那你也是这样忘记裴哥哥的吗?”

  女子的脸色一僵,男子的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沉,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看向豪华的别墅;明知道故人在里面,可谁也没有想进去见一面的念头。

  男子先收回目光,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揽着她柳腰的手指不禁收紧力气……

  良久,她忽然笑了笑,媚眼如丝,波光潋滟,流光溢彩,笑起时唇瓣有着浅显的酒窝,银铃般的声音犹如天籁。

  “不,我从来都没忘记过他,因为我曾经爱过他。”

  因为曾经真心爱过,所以无法忘记。

  男子原本脸色一沉,只是在想到“曾经”一个词时,紧皱的眉头又舒展开,曾经爱过,现在不爱……

  曾经——

  苏唯夕微微失神,黯淡的眸子里流动着复杂与闪烁不定,那自己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曾经爱过蓝睿修,这句话。

  “回家。”

  男子对她伸手,苏唯夕迟疑片刻,最终抬起手臂将掌心落入他的大掌中;登上直升机,转身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再多看一眼这一个城市……

  多看一样,他生活的城市,就像看着他一样。

  再见了,蓝睿修。

  十架直升机一直盘旋在上空,另外十架直升机也开始起飞,二十架直升机在空中形成了壮观的景象;任谁也猜不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有这样的场面。

  蓝睿修车子停在皇后庄园1号别墅前面的马路上,透过车窗看到夜空中飞行的直升机,耳边是吵杂的声音;那么多架直升机,他根本就没办法确认,她究竟在哪一家直升机里。

  苏唯夕,我不准你走,你就不能走!

  不是千万分之一的喜欢吗,我给,我给得起,留下来!!

  急匆匆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抬脚踏出去的那一瞬间,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垒,沉重的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摔得蓝睿修自己都傻了。

  愣了几秒,他抬起头看到直升机越飞越高,声音逐渐的消失,这表示着苏唯夕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

  顾不得其他,他准备立刻爬起来时,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一丁点的知觉都没有。

  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站起来,该死的两条腿就好像残废了一样;站不起来,只会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跌在地上,跌的狼狈不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俊冷的容颜蒙上一层冷霜,双手无论怎么拍打掐揪自己的双腿都没有感觉;没有感觉了。阴厉的眸子越加的深幽,戾气越来越浓;抬头看向天空越飞越远的直升机,那闪烁的光芒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消失在黑暗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自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没办法站起来,没办法走路……

  就好像,之前残废了一样。

  “啊!!!”

  痛苦的,愤怒的歇斯底里,怒火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腿上。

  还是没有——任何的知觉。

  ****

  医院。

  医生办公室,气氛凝重,紧绷,紧张的让人连用力呼吸都无法,蓝云笙与蓝斯辰眸光同一时间落在推门而入的医生身上。

  唯独坐在轮椅上的蓝睿修,面色冷清,紧绷的神色严肃无比,薄唇抿着没有色彩的弧度,眼眸始终半垂……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放下手中一堆资料,从袋子里拿出蓝睿修的片子挂起来,神色凝重道:“之前蓝先生出过一次很严重的车祸,导致双腿瘫痪,无法行动。”

  “是!可后来他去美国经过手术和物理治疗完全康复了,为什么会突然……”

  蓝云笙欲言又止,眸子落在蓝睿修身上时,多了几分不甘;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残忍的对待蓝家!

  “我看过蓝先生之前的病例和所有资料。按道理说,蓝先生的行动自如,与平常人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可能是手术后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时间恢复,包括物理治疗也是。我猜……”

  医生声音顿下来,眸光落在蓝睿修的脸上,“蓝先生应该没有遵从医生的嘱咐,正常的做物理治疗!而且你的双腿应该早就不对劲了,有过抽筋,止不住的颤抖是不是。”

  蓝斯辰眸子一紧,眼神落在蓝睿修的身上,脑海里飞快的划过那些画面;难怪之前自己一直觉得蓝睿修的手术太过成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能站起来,正常行走……

  原来,他一直在强撑着;他根本就没完全康复……

  “是。”蓝睿修薄情的唇冷冷的挤出一个字。早在半年前,他的腿就开始不对劲,半夜时常抽筋的痛,有时又止不住的颤抖,只是他从来没去医院检查过!

  医生轻叹:“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检查……”

  “你的意思是……”蓝云笙目光从蓝睿修的身上定格到医生,想到那样恶劣的结果,后脊骨一僵,立刻说道:“再做一次手术,重新开始物理治疗,他是不是能重新站起来?”

  医生眸子复杂的看着他,轻轻的摇头,太晚了,晚了。

  蓝斯辰一直没说话,凤眸紧盯着蓝睿修,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蓝睿修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永远站不起来了……

  他心里该有多难受,他那么骄傲,不可一世的男人;阿斯心里该有多难受,她一直都希望蓝睿修好好的,幸福的……

  如今,不但苏唯夕走了,蓝睿修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原来——

  命运从未放过谁,也不曾善待过谁。

  一直沉默冷冽的蓝睿修忽然抬起头,眸光锐利的盯着医生,薄情的唇瓣抿起:“你确定,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医生没有迟疑,果断的回答:“是。除非是有奇迹。”

  奇迹?斯蓝曾经为自己创造过一次奇迹,不可能再会有第二次。

  “回去吧。”虽然很久没用轮椅,可现在用起来蓝睿修也没觉得手生,熟练的转方向,离开医生办公室。

  蓝云笙连忙追上去,“哥,不管哪个国家,不管要找多久,我一定能找到一个医生能让你站起来的!”

  蓝睿修的轮椅没有停下过,他亦没有回头,冷冷的声音传来——“没有必要。”

  “这不过是我迟来的报应。”

  蓝云笙脚步一顿,停驻在原地,看着蓝睿修孤寂的声音渐行渐远,眸底浮起愤怒,转身一拳头狠狠的打在墙壁上,“为什么!”

  蓝斯辰渡着很小的步走出办公室,目光落在蓝云笙身上,眉头紧皱,始终舒展不开。

  这个残忍的事实,他该怎么告诉阿斯!

  ***

  蓝睿修请假在家休息,公司暂时由蓝斯辰管理,蓝云笙还是主持着S.A的大局。

  两个孩子的身体虽然虚弱,但医生已经批准能回家了,只要好好照顾,等孩子一点点长大,多多锻炼,两个孩子的身体不会很差的。

  医生虽然还想留斯蓝在医院多观察几天,可她不愿意蓝斯辰医院,公司,家三个地方,执意出院。

  蓝斯辰聘请了两位月嫂,三个佣人,还有两个钟点工,全是为了方便照顾斯蓝和孩子。毕竟公司的事一接受,他一天没有多少的时间是能够留在家中的。

  斯蓝只知道蓝睿修没追到苏唯夕,却不知道,苏唯夕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更不知道,蓝睿修从此以后都无法再站起来。

  ……

  蓝睿修一整天留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不看文件,不说一句话,佣人见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话;每次做好的饭菜,他不到几口便放下碗筷,短短的一个星期,他清瘦憔悴了不少。

  有时李阿姨将恋恋抱给他,他抱着恋恋也是一语不发,即便是嘴角也无法扯一下。

  更多的时候,他坐在苏唯夕的房间,盯着那只粉红色的奶瓶,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咚咚,叩门声后,李阿姨推开门,走到他面前递上一份还未拆开的文件,“先生,你的快递。”

  蓝睿修拿到手后,李阿姨直觉的出去。快递单子的收件人和送件人的地址全是他的,是谁送什么东西给自己?

  下一秒,他撕开封条,似乎是什么几张纸;一点一点的抽出来,当“离婚协议”四个字赫然映入眼帘时,他的后脊骨明显一僵……

  整个文件拿出来,急忙忙的翻开最后一页,这次男方签名处是一片空白,而女方签名处却呈现着她认真的娟秀的字迹——苏唯夕。

  她签了,她居然签了离婚协议书!

  并没有当初想象那般的开心,一点也没有。

  蓝睿修又倒回去翻到了前面几页,看到那些条例时,嘴角忍不住的勾起嘲讽的笑意。

  果然是这样,不要一毛钱,不要任何的房子,车子,净身出户,孑然一身……

  衣柜里还摆满她的衣服,家里到处都是她的痕迹,可是她什么都没会回来拿走,什么都没带走,挥一挥手,说走就走,那般的潇洒,那般的轻松……

  “苏唯夕,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刚劲有力的手指紧紧的捏着离婚协议书,青筋若隐若现,愤怒,抑或是痛心。

  下一秒,他打开抽屉,拿起里面的笔,翻到最后一页,笔尖落在男方签字处,手指用力的很想一笔勾出自己的名字,一了百了……

  只是——

  没办法,没办法写出来自己的名字,很难,真的很困难。

  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当初自己逼着她做的事,为何今天重新再签一份,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会是这样的难。

  ——啪!

  力气大到,笔直接被他掰断了,断笔划破他的手指,鲜血瞬间流动出来,腐朽着冰冷的空气,鲜血一滴滴的落在洁白的纸张上……

  阴戾的眸子冷冷的盯着镜子里的那张俊颜,听到自己的声音近乎是咬牙切齿——

  “苏唯夕,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我欠你那么多后,说走就走……你怎么可以!!”

  厉眸攸地一片猩红,与被侵湿的纸张上红色圆点,相呼应……

  少爷:今天5000字。昨天的推荐票爆表了,自从我完结正文后,推荐票就没过400过,你们是有多想苏唯夕留下啊!不过我好喜欢你们这样贿赂我啊!要不要继续,说不准会有转机呢!(读者:少爷你不吊我们胃口会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