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斯斯情动:难产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857 2013-02-15 00:15:23

    .「番外」斯斯情动:难产

  斯蓝笃定苏唯夕是怀孕了,否则她不会这么紧张奶瓶……

  “我没有!你别胡说……我真的没有怀孕!”苏唯夕焦急的辩解,可眼神慌乱的四处闪躲,无处逗留……

  “有没有怀孕让蓝睿修陪你去医院就知道了。”斯蓝说着走向客厅,除夕夜苏唯夕呕吐时,她就觉得不对劲,可蓝睿修说她只是胃不舒服,今天联想起来,她应该是怀孕了,可能性很大。

  “斯蓝……不要……求求你……”

  苏唯夕害怕的连忙抓住斯蓝的手臂,想要将她拉住,可是斯蓝快一步往里面走,苏唯夕只抓住她的手指,没留住斯蓝时,脚步一个踉跄,身子往前倾斜时,惊吓的尖叫。

  在紧要的关头,近乎是本能的反应,她的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肚子,另外一只手抓住窗帘,没有管被她撞到的斯蓝!

  斯蓝一惊,笨重的身子被她的撞的往地上跌,下意识的想要抓住苏唯夕却没有成功……

  摔在地上的那一刻,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席卷而来;滚烫的液体迅速的映红了斯蓝的衣服,在逐渐黑下的夜空妖娆沉殇……

  斯蓝发出痛苦的呻/吟,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睁睁的看着身体下的鲜血越来越多,无能为力……

  苏唯夕彻底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斯蓝苍白的没有任何血色的脸颊,整个人呆如木鸡,没有任何的反应。

  蓝斯辰与蓝睿修听到异样的声音,两个人都警惕的跑出来,当蓝斯辰看到倒在地上,流着血的斯蓝时,犹如迎头一棒,疼痛剧烈。

  “阿斯……阿斯……”蓝斯辰抱住她,握住她染着鲜血的手指,一贯清冷镇定的目光在此刻慌乱无措,“没事的……阿斯……你不会有事的!!”

  斯蓝紧紧的扣住他的手,掌心被鲜血侵湿,恶心的黏叽,血腥味愈浓,疼痛来袭,艰难的吐出颤抖的声音,“救……救……孩子……”

  那是我们的孩子!

  蓝斯辰紧紧的抱住她,低沉的声音里第一次出现了无助,“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一定不会的!”

  蓝睿修阴厉的眸子瞬间落在苏唯夕的身上,冰冷的眸光比刀刃还要锋利,近乎要将苏唯夕凌迟……

  苏唯夕迎接到他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不断的摇头:“不是我……我不是故意撞到她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蓝斯辰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他的眼睛也看不见任何人,下一秒将斯蓝打横抱起来,吃力的脚步往外快速的迈动……

  “她和孩子若有丁点的闪失,我一定杀了你!!!苏唯夕!”蓝睿修冰冷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

  音落,转身迅速的跟在了蓝斯辰的身后,开车送他们去医院。

  苏唯夕一怔,消瘦的身子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跌倒在地上…

  他的眼神,他的声音,无一不是冰冷的钝刀,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划着苏唯夕的心,很痛,却触及不到,看不到伤口,流不出血……

  疼痛,却排山倒海而来。

  小腹隐约作痛,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鲜嫩如花瓣的唇,就连满口的腥血味都浑然不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医生,救救她和孩子……求求你们求求她和孩子……”

  蓝睿修的车子一停,蓝斯辰抱着已经陷入昏迷中的斯蓝疯狂的奔向急救室,护士和医生立刻接手,将斯蓝转入手术室中。

  蓝斯辰要跟进去时,却被护士拦住,“先生,你现在不能进去……我有一些情况要向你了解!”

  蓝斯辰浑身的衣服皱巴巴的,沾满血迹,俊颜在白炽灯的映照下与鲜红色的血液对比更加的苍白,慌乱的神色无助,迷惘,染满血迹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护士的胳膊,阴冷的声音近乎是命令:“救她!一定要救她和孩子!”

  “先生,医生会尽最大的努力!您先冷静一下,我要了解一下病人怀孕几周,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十几天,还有十几天就到预产期!她怀的是双胞胎,身子一直不错,今天跌倒了……”

  “好,先生,你先在外面等,我进去和医生说明一下!”

  护士被蓝斯辰捏的手臂的骨头都要断了,费力的掰开他的手指,转身进入了急救室。

  蓝斯辰想要跟上去,还没踏进去门已经合上了,亮起的灯宛如红色的血迹;俊脸阴沉冰冷,额头的青筋若隐若现,浑身的暴戾骇人,转身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雪白的墙壁上……

  怪自己,怪自己没有照顾她!

  蓝睿修匆匆的赶过来,看到面对着墙壁的蓝斯辰,手指流着鲜血,殷红的血液一点一滴的滴在地上;倒映着他俊冷的容颜。

  “她和孩子都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蓝睿修走过去,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蓝斯辰转过身,后背靠着冰冷的墙,冷眸扫过蓝睿修,原本愤怒的心情一点点的平复;只剩下关心与担忧。

  斯蓝出事,蓝睿修的心里也不好受……

  现在只能祈祷,阿斯和孩子都平平安安。

  ……

  苏唯夕一直浑浑噩噩的,连自己怎么离开的都记不得。茫然的走在大街上,一阵阵吹来的冷风里掺假着刺骨的寒意;双手抱着自己,不断的揉搓,脚步机械般的往前迈动,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她只是不想斯蓝去告诉蓝睿修自己怀孕的事,她没有想过伤害斯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真的没有,为什么蓝睿修不相信……

  苏唯夕恍恍惚惚的,脚步何时走向了马路中央都不知道。阴暗的路灯,泛着浑浊的光线,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传来,她回过神来时,一辆车子飞快奔来;水眸不断的扩大,惊悚畏惧一点点的涌上来……

  苏唯夕,快躲开,快躲开……

  脑海里一直在重复这一句话,可沉重的双腿仿佛被绑住了铅球,怎么都迈不开一步!

  鸣笛声越来越刺耳,越来越近……

  “啊!”苏唯夕发出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整个人跌在地上;而司机及时踩住了刹车,头伸出车窗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脑子有病是不是?想死死远点,别陷害老子!”

  骂完,重新发动车子离开。

  苏唯夕跌在地上,浑身无力,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爬起来;掌心膝盖剧痛,更痛的是肚子……

  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路旁时,一股汹涌沿着双腿内壁缓慢的往下流,小腹刺痛一阵一阵的。

  苏唯夕站在路灯下,一只手扶住路灯,低头看见地上滴滴落下的血液,眼泪顷刻间落下,干裂的唇颤抖的碰撞到一起:“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眼泪沿着眼角急速的往下滚落,手指紧紧的扶着路灯,用力到指甲都劈了,鲜血渗出来,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苏唯夕感觉到了,这一次宝宝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而且是永远不会回来了。

  “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声音里充满了忏悔,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没有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没有让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平安健康的长大,还没来得及让他看一眼这样世界,已经离开……

  苏唯夕从口袋中拿出电话,拨出第一个电话……

  蓝睿修此刻守在急症室的门口,目光担忧的看着一直亮着红色灯上;口袋的手机疯狂的震动,他拿出来扫了一眼,没有接听,重新放回了口袋中,不再理会。

  苏唯夕眼眶的泪不断的落下,肚子越来越痛,流的血液越来越多……耳边传来的是冰冷的,机械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苏唯夕紧紧捏着手机,氤氲朦胧的眸子里闪烁着不甘心,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

  刚刚平静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蓝睿修掏出来看到名字,冷峻的眉头一皱,准备接听时,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医生和护士立刻走出来,脸色凝重。

  蓝斯辰立刻上前,紧张的问道:“医生,我妻子和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蓝睿修原本想要接电话的念头瞬间熄灭,直接关机,走上前,听医生说。

  “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虽然离预产期没有多少天,可孕妇身子之前动过大手术,怀的又是双胞胎,情况很危险……”

  “现在我们要直接剖腹拿出孩子,再进行大人的手术,但手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在手术中如果出现意外,究竟要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家属还要签一份手术同意书。”

  蓝斯辰身子一僵,利眸阴冷的盯着他,声音近乎是从牙关里挤出来的,“无论大人孩子都要保住!”

  “我说的情况是最坏的打算,因为病人的血型比较特殊;家属最好做好心里准备!”

  蓝睿修眸光担忧的看向蓝斯辰,话到唇瓣又咽下去了……那是蓝斯辰的女人,蓝斯辰的孩子,选择权在他自己的手中,别人无法左右!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在滴声后留言……”

  关机了……

  他就这样不想听到自己的声音,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自己吗?

  就因为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斯蓝……

  身下流的血液越来越多,冷风如刀子割在脸颊上,泪水闪烁着破碎的光芒,一只手紧握着路灯,一只手死死的捏着手机,声音哽咽而卑微……

  “蓝睿修,我真的不是故意推斯蓝,不是故意想要伤害她和肚子里的宝宝……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我怎么会伤害她……”

  “对不起……对不起……蓝睿修……真的对不起……”

  漆黑的夜里,她不断的道歉,不断的哭诉,不断的乞求那个人的原谅……

  “蓝睿修,求求你接我的电话……求求你听我的解释好不好?求求你救我……救救我们的……”

  孱弱的声音戛然而止,手机从掌心滑落,摔在地上摔的粉碎;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夺出。

  没用的,他不会相信自己的话,他不会听自己的解释……

  在他的心里,自己是一个陷害斯蓝,伤害斯蓝的,无比恶毒的女人!

  手指紧紧的捂住肚子,感觉孩子就要离开自己了,蚀骨剜心之痛,难以言喻。眼泪再次席卷,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周围冰冷的让她无法呼吸,近乎要窒息了。

  宝宝,对不起……

  是妈妈没有用,是妈妈没有保护你,不怪任何人……

  也不怪——他!

  整个人无力的跌在冰冷僵硬的地上,眼皮沉重的无法抬起,被泪打湿的睫毛剧烈的颤抖;一点点的合上时,伏在睫毛上的泪珠,闪烁着绝望……

  这份爱,最终走上了绝望。

  一直苦苦守在医院的蓝睿修,从未想过,在他担心着斯蓝,担心着斯蓝的孩子时,他的孩子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在这个冰冷,叫人无助的黑夜中,永远的离开,永远不会再来。

  ***

  “保——”蓝斯辰低沉的嗓音如同机器,每说出一个字仿佛都需要花费自己所有的力气,“大——人!”

  “请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护士立刻将单子和笔递给蓝斯辰!

  蓝斯辰手指紧紧的握住笔,为了阿斯,为了孩子,此刻容不得他多想,,龙飞凤舞的字落在签名处;将同意书交给护士时,他紧紧的盯着医生开口:“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放弃孩子……”

  那是他和斯蓝的孩子,是他们一直渴望的珍宝,是他们期待已久的新生命,新的开始……

  真的,不想就这样的失去……

  医生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大人孩子都会尽量保住!!”

  蓝斯辰目送着医生他们进去,整颗心都被悬挂在半空中,满心写着的全是“阿斯,阿斯,阿斯……”

  没有孩子,他会难过,会痛苦;可若是没有了阿斯,他怕自己连活是什么都不知道。

  哪怕阿斯醒来后会恨自己,他也不会后悔;如果在孩子和阿斯之间选择,他选择的是阿斯,永远都是!

  蓝睿修站在一旁,看蓝斯辰,虽然面色阴翳,神色漠然,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可他阴鹫的寒眸里流动着慌乱出卖了他的镇定。

  在这一刻,蓝睿修终于从心底承认,斯蓝的选择没有错,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蓝斯辰更适合她的人,再也没有比蓝斯辰更能让斯蓝幸福的人了……

  他们之间,从很多年前便已无人能够插足,无论是以前的自己还是之后的许宁陌……

  斯蓝,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因为我会诅咒你和蓝斯辰,诅咒你们一生幸福,永不分离,你们的孩子承欢膝下,子孙满堂!

  ***

  漫长的等待煎熬着蓝斯辰与蓝睿修的心,手术长达快近四个小时,周遭一片安静,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刺鼻的气味吸入心肺,仿佛千针万刺,细微的疼,密密麻麻,绵绵不绝。

  忽然一声啼哭打破了静谧,蓝斯辰猛地抬头目光看向蓝睿修……

  蓝睿修回过神来与他对视时又听到第二声啼声……

  孩子没事……孩子没事……

  蓝斯辰眉头染上一丝喜悦,顿时手术室门打开,护士手里抱着还染着血迹的孩子,用布包裹着,“恭喜先生,是一对兄弟!这是哥哥,那位是弟弟!”

  “睿修……我要做爸爸了……我当爸爸了!”蓝斯辰欣喜若狂,看着两个孩子,那么一点点大,皮肤皱巴巴的,眼睛鼻子嘴巴好像是挤在一块了,明明就不好看,可此刻在他的眼里两个孩子宛如天使般的存在!

  蓝睿修也忍不住的笑了,“我要做大伯了!我要做大伯了!”

  “两个婴儿的身子并不是很好,我现在要立刻带他们去洗澡后放进氧气箱里观察一周,如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一周后你就可以带宝宝们回家了!”

  “谢谢!谢谢!”蓝斯辰说着,猛地脸色一僵,“阿斯……阿斯呢……”

  护士笑着安慰他:“放心,两个孩子没事,大人也没事,只不过失血过多,可能会昏迷较长的时间。不过不会有生命危险,请不要太担心!”

  “阿斯没事……阿斯没事……”蓝斯辰像着魔一样重复念着这一句,凤眸闪烁着的泪光,看向蓝睿修,“阿斯没事,她为我生下了两个儿子……我有孩子了……”

  蓝睿修拍了拍他的肩膀,“是的!你要做爸爸了,我要做大伯了……”

  斯蓝被转入普通的病房,仍旧昏迷中,脸色苍白的没有任何的血色,干裂的唇瓣渗出血丝来……

  蓝斯辰坐在一旁,握住她寒凉的手,唇瓣不断的碰着她的手臂,嘶哑的声音掩盖不住的疲倦与喜悦,“阿斯,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孩子……谢谢你还在。”

  谢谢你活着,还与我相爱!

  蓝睿修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蓝斯辰因为斯蓝平安无事而流下的泪挂在俊颜上,眼神微微黯淡,嘴角勾起惨淡而祝福的笑容。

  转身关好病房的门,站在门口看着冷清的走廊,尽头的窗户透进来一丝亮光,忽然想到什么,立刻掏出手机,黑屏的手机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才想起来,自己将电话关机了……

  开机,有留言提示……

  电话那头是苏唯夕颤抖而哭泣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不断的回荡。

  “蓝睿修,我真的不是故意推斯蓝,不是故意想要伤害她和肚子里的宝宝……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我怎么会伤害她……”

  “对不起……对不起……蓝睿修……真的对不起……”

  “蓝睿修,求求你接我的电话……求求你听我的解释好不好?求求你救我……救救我们的……”

  凄凉的声音嘎然而止,蓝睿修剑眉一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立刻回拨苏唯夕的电话,耳边传来的是冰冷的机械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不在服务区?搞什么?

  蓝睿修又立刻拨了蓝斯辰家里的电话,佣人说昨晚他们走后没多久,苏唯夕就好像没了魂一样离开,没有说一句话,佣人和她说话,她好像也听不见一样。

  接着拨打家里的电话,李阿姨说她没有回去,电话打到公司的保安室,保安说也没见她回公司……

  她没回家,会去哪里?!

  她的朋友,家人,甚至以前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可以说,除了名字,蓝睿修对她一无所知!!

  又或者,连名字都是假的!

  蓝睿修蹙眉,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明知道此刻不应该担心她,可心里总有一股不安在作祟,见缝插针,右眼皮一直在跳,仿佛要出什么事。

  蓝睿修放下手机,转身要推开病房门时,门先开了,蓝斯辰站在门口看到他,先开口道:“我打电话叫佣人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麻烦里帮我拿过来;还有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乔先生,免得他担心!”

  “我知道!”蓝睿修点头,目光远远的看到斯蓝苍白的脸颊,“你留在这里好好的照顾他,剩下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蓝斯辰点头,轻声“嗯”了一声,等蓝睿修转身时,他忽然开口叫住他,“哥!”

  蓝睿修回头:“还有什么事?”

  “阿斯和孩子都平安无事,不要怪她!我相信她可能真不是故意的……”蓝斯辰开口!

  如果是以前的蓝斯辰这样的话他绝对说不出,而且第一个会折磨死苏唯夕;可此刻阿斯和孩子就在他的身边,作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他忽然能明白很多东西。

  尤其是,他不想蓝睿修失去一次幸福的机会。

  “这件事我会处理。”蓝睿修脸色平静无波,说完离开。

  这个该死的女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恨不得掐死她!!

  蓝睿修回蓝斯辰住的地方拿过佣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转身要离开时,目光扫到桌子上摆着的粉红色奶瓶,是自己送给苏唯夕的那一个。

  放下行李,走过去,将奶瓶拿在手里,脑海里那张明媚灿烂的笑容一闪即逝;不过是一个奶瓶,可是她得到时笑容灿烂的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可是,她为什么要推倒斯蓝……

  为什么要害的斯蓝差点难产而死,她是那么狠心的女人吗?动机是什么?原因是什么……

  手指紧紧的捏着奶瓶,手面的青筋暴跳;在路上又拨了几次苏唯夕的手机,还是不在服务区!

  ——可恶!

  她不是要自己给解释的机会吗?她不是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吗?现在自己给她解释的机会,为什么她会不见了……

  该死的女人,再不出现,你就永远别出现了!

  蓝睿修拿着行李赶往医院,走时没忘记带走苏唯夕遗留在这里的粉红色奶瓶。

  ***

  私人诊所内。

  苏唯夕发出痛苦的尖叫,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水,紧闭着双眸,可眼泪还是不断的往下滚落……

  莫裴一脸的漠然,穿着白色大褂,调试着仪器;而苏唯夕独自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双腿被张开,冰冷的机器即将要进入她的身体里拿走已经不属于她身体的那一部分……

  “痛!好痛!!裴哥哥……好痛!”苏唯夕半梦半醒,痛的撕心裂肺的叫。

  “我给你打了局部麻醉,根本就没有那么痛!”莫裴一边工作,一边镇定的开口:“你感觉到的痛,是潜意识里的,不是你身体真正能感觉到的痛。”

  “不是的……是真的痛……真的好痛……裴哥哥……不要拿走他……不要让他离开我……求求你,裴哥哥……”苏唯夕痛哭流涕的哀求,眼睛都睁不开,刺眼的光芒,浑浑噩噩的意识,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莫裴漠然的神色没有一点的同情与怜悯,眸子阴冷的落在苍白消瘦的只有巴掌大的脸上,“苏唯夕,你真贱!”

  “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你根本就不配做她的女儿!你不配,知道吗!”

  “我贱……我犯贱……我知道错了……不要……求求你不要拿走我的孩子……我再也不敢了……裴哥哥……姐姐……妈咪……爹地……救我……”

  潜意识里苏唯夕向所有哭喊着求救,却唯独不敢喊那一个人……

  因为她知道,即便是喊了,他也不会来救自己,他只会恨自己,因为自己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

  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何他就是不信!

  “太迟了!”莫裴冰冷的声音,如同阎王无情的宣判,“孩子保不住,只能拿掉……你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少爷:今天7000字更新!忽然发觉番外写的我肝疼…你们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