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番外」斯斯情动:无子送终?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176 2013-02-10 16:26:06

    .「番外」斯斯情动:无子送终?

  “我能不进去吗?”斯蓝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神色别扭,手指摸着自己的肚子,嘴巴微嘟,仿若是在撒娇。

  “阿斯,不要傲娇。”蓝斯辰摸了摸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拎着东西,一只手牵着斯蓝的手,“赫连泽都知道陪宋夫人过年,你忍心让他一个人。”

  斯蓝低下头,“说不准,他已经习惯了。”

  蓝斯辰嘴角泛起浅浅的笑,“阿斯,没有人会喜欢或习惯孤独的。”

  “他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也是一样,是他唯一的亲人。就算不请他一起,至少过来看看他,这不是很难,不是吗?”

  斯蓝还在犹豫中,听到,蓝斯辰继续说道:“难道你不想我们的孩子以后多一个外公疼爱他吗?”

  “我……我只是进去一下!”斯蓝抬头看着他,别扭的开口。

  乔焰是她的父亲,却软弱无能,让他们原本可以一家团圆变成了一场人间悲剧,如今他还不敢认自己;这让斯蓝怎么肯去看他。

  蓝斯辰一笑,点头,牵着她的手往里面走。

  乔焰一个人正在写门联,下笔有劲,毫不拖泥带水,收笔够快;写完最后一个字,抬头看到蓝斯辰与斯蓝,苍老的眸子里划过诧异与欣喜。

  “蓝蓝……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斯蓝避开他的目光没说话,蓝斯辰放下东西,走到他身边看到他写的字,眼神里流动过钦佩。

  “快年关了,我和阿斯来看看您。叔叔的字写的真好。”蓝斯辰说完,对斯蓝招手:“阿斯,你快来看叔叔的字,很好看。”

  “只是无聊时瞎写写,没有那么好。”乔焰不太好意思让女儿看自己写的字。

  斯蓝安静的走到蓝斯辰的身边,斯蓝越是靠近,乔焰便是越不安,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相处,更不知道该怎么和斯蓝相处,一时间僵在原地。

  “看着还行……”斯蓝淡淡的开口。乔焰的脸上涌上一分喜悦之时,斯蓝再次的开口:“不过——比起你的字差很远。”

  “阿斯。”蓝斯辰宠溺的语气里透着无奈,歉意的眼神扫了一眼乔焰。

  “我说的对不对,你写出来一比就知道了。”斯蓝水眸刻意睨了乔焰一眼。

  乔焰的脸色有些僵硬与尴尬,牵强的笑:“写吧,我也想看看。”说着已经给蓝斯辰铺好纸。

  蓝斯辰被夹在中间,左右不是,最终只好提起毛笔,没有思考太多,下笔如神,一气呵成,墨水未干,字迹却大气磅礴,比起的乔焰的胜的岂止百倍。

  乔焰忍不住的点头夸赞:“好字,好字。”

  并不是因为蓝斯辰与斯蓝的关系,而是蓝斯辰的字的确是大师风范,现在极少有年轻人可以写出这样霸气的毛笔字了。

  蓝斯辰泰然自若,“抱歉,这是春联,我给写浪费了。”

  “千杯酒,一行泪,半生风雨,韶华尽。”斯蓝默念了一遍,嘴角泛着浅笑,深意的看着蓝斯辰,听到乔焰说道:“字是好字,只是词太过儿女情长,未免秀气。”

  “这是我写的。”在蓝斯辰来不及开口时,斯蓝冷冷的开口。

  乔焰的脸色一僵,气氛再次僵硬起来。蓝斯辰无奈的苦笑,好不容易修复好的气氛被斯蓝随意的一句都给打破了,这孩子现在怎么变得和刺猬似的。

  “阿斯怀孕后,脾气有些不好,叔叔不要把她话往心里去。”

  乔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他怎么会和斯蓝生气,是自己欠斯蓝的太多……

  “我累了,想回家。”

  蓝斯辰握住斯蓝的手,对乔焰道:“叔叔,我们不多打扰了。如果除夕夜有空的话还希望您来我们这边一起过。”

  斯蓝娟秀的眉头一蹙,抬头迎上蓝斯辰送来的目光时,到唇边的话吞回去,低头一语不发。

  乔焰神色略显激动,可是看到斯蓝时有变得小心翼翼。

  “阿斯,我们走。”蓝斯辰没给乔焰拒绝的机会,牵着斯蓝的走离开秦家。

  车上。

  蓝斯辰叹气:“阿斯,别像个小刺猬。他不是你的敌人,也不会伤害你。”

  斯蓝侧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淡淡的回答:“我知道。”

  “你一贯喜欢热热闹闹的过年,今年会有很多人,你不开心吗?”

  “如果你不邀请他的话。”我会很开心。

  “可他是你的父亲,是孩子的外公。”蓝斯辰加重了语气,“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问题在于,他不敢。”斯蓝侧头,水眸认真的盯着他,“他到现在都不敢认我。我到底算什么,就算有多愧疚,可以让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认。”

  蓝斯辰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给不了斯蓝答案。

  ***

  苏唯夕害喜的情况很严重,庆幸的是蓝睿修这几天很忙,没空搭理她,也没注意到她脸色苍白的像个女鬼。

  中午吃饭时间,苏唯夕刚刚吃了几口,胃开始翻涌,立刻跑去洗手间吐了。回来,脸上还挂着水珠,同事打趣问她是不是怀孕了。

  苏唯夕嬉笑调侃:“是啊是啊,怀了你的,负责吗?”

  快下班时,接到蓝睿修的电话让她到汽车店。

  苏唯夕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立刻去补妆,匆匆的打车到汽车店,刚一进去就看到蓝睿修。银灰色的西装,笔直的西装裤包裹着他的修长的腿,单单只是站在那里,气质与气场都让人移不开目光。

  “总裁……”苏唯夕刚一走上去,蓝睿修转身立刻丢给她一样东西。

  苏唯夕一惊,连忙接住,定睛看清楚车钥匙,不解的看向蓝睿修,“什么意思?”

  “你的。”蓝睿修言简意赅,见苏唯夕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开车门将她丢进驾驶位置,“这辆车以后就是你的,不要再坐公交车了。”

  “你送车子给我?”为什么?

  “我不想让别人说我蓝睿修小气,天蓝总裁的老婆出门还要坐公交车,太可笑的。”蓝睿修冷哼一声,厉眸盯着她,“放心,就算我们离婚了,车子也不需要你归还。”

  “保险,牌照都帮你解决好了。”蓝睿修双手随意的搭在胸前,“你现在可以送我回家了。”

  苏唯夕垂下眼帘,他送自己车子只是不想自己给他丢面子吗?

  嘴角泛起苦笑,也对,他对女人从来都是这样大方。

  苏唯夕开车,蓝睿修坐在一旁,虽然她开的很慢,蓝睿修也没说什么,女人开车一向如此。

  余光不时撇她一眼,之前以为她是在博取自己的同情,昨晚听李阿姨说,她每天都是坐共公交车,转车去公司;下班也这样回来;如果这样还是在博取同情的话,他只能说苏唯夕的道行比自己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深。

  唯一的解释是她没有在装,可为什么她不用自己给她的钱买车?而且从来没见过她买什么高奢侈品,甚至没看到过她去兑换那张支票;之前说好给的五千万,自己到现在一毛钱也没给她,她也从没提起过。

  她真的很在乎钱吗?

  车子刚刚停下,苏唯夕准备熄火时,听到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

  “苏唯夕,你确定,你没有爱上我?”

  苏唯夕握着车钥匙的手一僵,脸色愈加的苍白无色,近乎透明。

  ***

  斯蓝回到家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翻阅着乔雨的日记,翻阅着那段过往。

  乔雪与乔焰是真心相爱的,可是他们终究此生错过,乔雪爱了一辈子,痛苦了一辈子,被最亲的亲妹妹背叛,被丈夫鄙夷,失去自己的孩子,开始放任自己沉沦,其实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可怜。

  斯蓝合上日记,沉沉的叹气;只因为乔雨年轻气盛,不甘被秦轩逸拒绝,而设计这一切造成乔家的悲剧;而蓝家的悲剧却因温婉柔与蓝渊墨的感情而起……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真的太过复杂,也太过——心痛。

  “阿斯,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蓝斯辰的声音。

  斯蓝将日记放好,“进来。”

  蓝斯辰端着牛奶走到她的身边,替她理了理头发,“喝杯牛奶,休息一会。”

  斯蓝接过杯子,仰着头看他,没由来的说句:“斯辰,你还恨他们吗?”

  蓝斯辰坐在她身边,手指穿梭在她柔软的发间,低沉的嗓音不悲不喜:“很早之前就不恨了。”

  斯蓝明暗不定的眸子紧紧的注视着他。

  “虽然他们让我很痛苦,可他们终究是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何况……我恨过他们……”蓝斯辰沉重的嗓音透着悲凉,顿了一下,“但是恨并不能让我快乐。”

  斯蓝伸出一只手抱住他,主动凑上去亲亲他的唇角,“没关系,以后我和孩子会陪着你。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

  蓝斯辰伸出双手拥抱她,好像冬天里两个冰冷的人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我知道。有你在身边的每一天我都很好,有孩子后会更好。”

  温热的手掌落在她的肚尖上,这里孕育着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也是他们所有的幸福。

  斯蓝没有告诉他,其实有蓝斯辰在身边,自己的心很安定,而自己的眼睛就一直看着他,不会再漂浮不定,找不到定格点。

  在别人的眼睛里,也许他们的爱情是轰轰烈烈,是刻骨铭心;可是在自己的心里,喜欢这样的平淡而平凡的生活,喜欢拥抱着彼此时一句话也不需要说。

  不知道别人的爱情是怎样的,可她的爱情是这样的,平淡却温暖,温暖的让她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会比现在更好。

  没有结婚又如何,那一张纸真的代表不了什么,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们早已不需要世俗来束缚,来衡量,来干|扰……

  ***

  “你在胡说什么?”苏唯夕的声音微颤,明显的底气不足。

  蓝睿修阴厉的眸子近乎是想要将她看穿,看透,冷冷的开口:“你要不是爱上我,为什么不和我要那五千万?为什么要忍受我的羞辱?”

  苏唯夕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千言万语到唇边又被活生生的咽下去;避开他锐利的目光,视线漂浮不定,找不到焦距点;“你这个人真奇怪,巴不得女人和你要钱吗?”

  “我不过是想等离婚后一次性付清,堂堂的天蓝总裁还不至于失信于女人吧。至于羞辱,我并不觉得!你只是脾气不好,说话损了点……我向来没有将你的话听进心里,又怎么会生气。”

  “苏唯夕!!”蓝睿修加重了语气,下一秒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臂,语气阴冷,“你在撒谎。”

  “你一定是爱上我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苏唯夕条件翻身的回答,垂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你敢不敢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发誓你真的没有爱上我?否则你这一生没有孩子!”蓝睿修残忍的声音犹如恶魔。

  苏唯夕后脊骨一僵,抬头不可置信的看他,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你到底在说什么?”

  “蓝睿修,你这么怕我爱上你?”

  手臂被蓝睿修捏的很痛,可是比起心里的痛算得了什么。

  “所有的女人都可以爱我的钱,其他的休想。我不想自找麻烦,苏唯夕,我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自然也不会要任何女人来爱我,不需要!你明白吗?”

  蓝睿修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因为我爱的那个人不爱我,那么就算全世界的女人来爱我,我都不稀罕,我不要。

  纤瘦的肩膀在昏暗的灯光下轻微的颤抖,苏唯夕死死的咬出住唇,极尽了所有力气才使得自己冷静,没有崩溃;眼神一直盯着蓝睿修那张脸。

  英俊,帅气,同样也冷酷绝情无比;就因为他爱的女人不爱他,他拒绝了所有女人的感情,践踏了所有女人对他的爱。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百万个人爱我,可如果我爱的人不爱我,我宁愿那一百万个人全部死掉。”嘶哑的声音苍凉而落寞,一字一顿的问他,“蓝睿修你对她的感情,是这样吗?就因为她不爱你,所以你宁愿那一百万个人全部死掉?”

  “是。”蓝睿修没有丝毫考虑的开口,利眸坚定不移,“如果我爱的人不爱我,就算有一百万个女人爱我,我宁愿她们全部死掉。”

  好!苏唯夕如刺在喉,疼的无可救药,手指紧紧的掐住安全带,压抑着心中的痛苦,嘴角勾起惨淡的笑容,“蓝睿修,你听好了,我不爱你!我真的不爱你……”

  “我爱的只是你的钱,只有钱,你听到了吗?呵呵……我怎么会爱你。脾气差,嘴巴毒,小气又不体贴,我怎么会爱上你。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苏唯夕发誓,这一生都不会爱上你,否则注定我没孩子送终,孤独终老。”

  蓝睿修听到心口猛地一紧,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让自己莫名的烦躁,莫名的觉得——歉意。

  苏唯夕看着他,动作却不含糊,直接解开了安全带,不等他开口,推开车门飞奔下车,跑向了别墅里;逃离这个让人窒息的空间,逃离让她跌入地狱的男人。

  蓝睿修没下车,一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眼神落在车钥匙上,这个蠢女人车钥匙都不记得拔。

  身子往后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不觉得苏唯夕是那种可以为了钱出卖身体、自尊的女人,而且她似乎和自己所知道的苏唯夕不太一样;他不想对她太坏,可是也不想她爱上自己。

  其他女人爱的是他的钱,那么不管多麻烦,用钱总可以打发掉的;可如果是爱上他这个人,他该拿什么去打发?

  他的心给了斯蓝,再也收不回来了,永远都收不回来了,他没办法拿感情去回应别人的真情,那便只能绝情了。

  不要爱他,不能爱他,因为像他这样的人,早已注定,不配拥有爱情。

  …

  客厅李阿姨见她回来,刚开口,苏唯夕飞奔的脚步却没有停下,直接拉开房门,狠狠的甩上,冲进了洗手间,抱着马桶一阵狂吐。

  好痛,真的好痛。

  心想被谁拿刀子狠狠的剜着一样,那样的疼;她知道蓝睿修的心在哪里,也知道他对女人有多绝情,只是从未想过他竟然绝情如此,他居然如此害怕自己爱上他……

  蓝睿修已经亲手将她的狠狠的捏碎,鲜血淋淋……

  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往下滚,划过嘴角时酸涩不已;所有的坚持坚定,所有的爱全被蓝睿修在一秒内击落……

  “太太,太太你没事吧?”李阿姨见她的脸色不好,一直站在门口敲门。

  蓝睿修走进来,“怎么了?”

  李阿姨转身说:“太太冲进来时脸色很差,她最近身体似乎不好,我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

  生病?

  蓝睿修想到她这两天似乎是有些不对劲,脸色很苍白,该不会是真的生病了?走上前,敲门,“苏唯夕,开门。”

  苏唯夕听到他的声音,那恶毒的发誓又在耳边回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想理会任何人。

  此刻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苏唯夕,你给我开门。”蓝睿修的加大力气,脸色阴沉,她在闹脾气吗?因为那个毒誓?“你再不开门,我就踹门了。”

  蓝睿修又等了一小会,脸色沉了又沉,李阿姨立刻说:“我去拿备用钥匙吧。”

  转身就要走时,听到开门的声音。

  “总裁,你还有什么事吗?”苏唯夕洗过脸,脸上头发都被水湿透了脸色依旧泛白,像白纸一样;“没事,我想休息了。”

  “你是不是生病了?”蓝睿修不算担心的声音开口。

  苏唯夕掠眸,心惊,“没有……我没有生病。”

  难道他知道了?

  蓝睿修何其的聪明,手指落在门上,阻挡了苏唯夕想要关门的念头,“我只是在问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好像是在害怕什么。”

  “我都说了没有!总裁,就算我拿你的钱为你办事,但现在没有别人,我没有必要陪你演戏!我现在想睡觉,请你不要打扰我,否则我一定会认为你是因为爱上我,所以这样关心我!!”

  “爱上你?”蓝睿修的嘴角勾起明显的讥笑。这怎么可能。

  “那就请你不要对我这样关心!我很好,非常的好!”苏唯夕一把推开他,“嘭”的一下,将门甩上。

  蓝睿修差点被撞上鼻子了,眉头紧皱,这个女人脾气见长。

  李阿姨奇怪:“平常太太脾气很好的,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

  “谁知道。”蓝睿修双手插在口袋里,无所谓的耸肩膀,“或许她大姨妈来了,你该为她熬点下火的汤,去去火。”

  说完,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李阿姨看了看紧闭的门,再看看蓝睿修的房间门,自言自语:“不可能啊!太太从住进来后就没来过月经……难道是……”

  蓝睿修回到房间,手机响起来,他被苏唯夕搞的心烦,一直不肯接电话,电话却坚持的一直响,仿佛是在和他比耐心。

  最后,他受不了的接起电话,“有话快说。”

  电话那头是一向帮蓝睿修调查资料的侦探社社长,“蓝睿修先生,我们没有查到苏唯夕这个人的资料。”

  蓝睿修眉头瞬间蹙起,“你说什么?查不到?”

  “你所给的资料我们去核实,在H大与T大根本就没有苏唯夕这个人,至于她的资料上为什么会有H大的盖章,H大的负责人表示不知道;我也去过苏唯夕的老家,那里根本就没什么人,而且所有人都看过照片,说不认识这个苏唯夕。”

  蓝睿修的眸子一点点的阴冷下去;这个苏唯夕到底是什么人,所有的资料全是假的,会不会连名字,户口本也全是假的。

  “蓝先生,还需要我继续查下去吗?”

  “不必了。”连老家的地址都是假的,还有什么是真的,户口本吗?

  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倒是自己小瞧了这个女人。

  苏唯夕,你到底是谁?

  又有什么目的?

  少爷:首先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业顺顺利利,爱情甜甜蜜蜜,家庭和和睦睦,孩子健健康康,爱人快快乐乐……

  年三十晚上喝多了,加看春晚没写更新。初一,拜年走亲,也没时间,拖到下午更新。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今天6000字更新。

  关于明天的更新,今晚不一定能写得出来,那明天要宴客,上午更不了,大概也要到晚上更新!(绝对不断更,过年无聊的读者不要担忧。)

  最后,送吻,谁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