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35:宁陌被疑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8056 2013-01-03 05:37:30

    035:宁陌被疑

  “我知道,只是暂时不能告诉你。”斯蓝抬头,冰眸犀利的与他的目光对视,“季风稳,我现在很相信你。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能不能这样一直相信你,你不会欺骗,隐瞒我?”

  季风稳幽深的眸子流动着暗涌隐匿了,冷静而凝重的神色点头。唯独不能告诉斯蓝的只有那件事,哪怕以后她会恨自己也不能在此刻告诉她。

  看到那个人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毁掉。

  斯蓝点头,眼神里不再有犹豫,淡淡道:“尽量找法律漏洞,保释我出去。”

  至于案子的事,等自己出去把事情办完了再说。

  接下来,斯蓝在季风稳到底陪同下再次接受梁队长的审讯,斯蓝依旧保持一样的答案,自己没有杀人,不会认罪。警方虽然有那么多证据,却没有更直接点的证据来指证斯蓝杀人。

  季风稳将验尸报告告诉过斯蓝,谭淼是割断大动脉,失血过多导致死亡;而在他的脖子上有两处伤口,一个是皮肉伤,一个是致命伤;在案发现场找到两把凶器,恰巧两把凶器全有斯蓝的指纹。

  斯蓝看过照片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谭淼要请自己吃饭。照面里的一把餐刀是斯蓝那天赴宴时吃牛排的刀子,谭淼把刀子拿走放在案发现场为的就是栽赃嫁祸。

  可真的有人会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嫁祸另一个人?他不怕自己的计划有漏洞,自己白白死掉吗?

  季风稳利用蓝睿修和赫连泽陪同斯蓝同时出现在案发现场,而且当时窗帘拉着,对面的人只是透过缝隙看到,也可能认错;而套取斯蓝的指纹到凶器上也很简单,所以警方没有最有利的证据来指证斯蓝,便没有理由拘留斯蓝。

  又有蓝睿修与赫连泽为她做担保,梁队长也看在凌玖月的面子上让斯蓝被保释,但近期内她不可以以任何理由出国或离开,否则将会被视为畏罪潜逃。

  季风稳为斯蓝交了十万的保释金,斯蓝终于走出警局。

  赫连泽一脸的担忧,“宝贝,到底怎么回事?我相信你没杀那变态!可那变态怎么就死了?凶器怎么会有你的指纹?”

  蓝睿修厉眸扫过斯蓝,内心很担心,表面却云淡风轻,没有询问也没有说什么关心的话。

  斯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我没杀人我心里清楚。你也不需要为我担心。”

  “虽然现在把你保释出来,但如果警方若有新的发现恐怕是对你不利!你要小心,我回去也会和师父商量,看你这场官司怎么打!”

  季风稳沉稳的开口,话说的很直白,无论如何,斯蓝这场官司是吃定了。

  “今天谢谢,辛苦你了。”

  “别和我客气!我先走了,有任何事打电话给我。”季风稳说完,对蓝睿修点头算打招呼,转身离开。

  “宝贝,现在我们该……”

  赫连泽的话还没说完,立刻有一堆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蜂拥而至,将他们三个人在警局门口围堵的水泄不通。

  “斯蓝小姐听说你杀了人,死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杀对方?”

  “斯总,你被保释出来是因为你拒绝承认自己杀人?可为什么会有目击证人说你杀了人?”

  “蓝总,对于恒哲和天蓝的合作,你会因为此事而停止吗?”

  “赫总监,你之前是被斯总包养,现在你是否会离开她?你相信她杀人吗?”

  镁光灯不断闪烁,刺的斯蓝眼睛都在疼,即便他们两个人都将斯蓝护在身后也躲避不了记者的照相机。那些尖锐刻薄的话语蜂拥而至,像是强盗般要强行的将斯蓝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扒光,让她一丝|不挂,被看的彻彻底底。

  原本是不想让宁陌知道的,可此刻记者这样大肆铺张的报道,只怕想隐瞒也隐瞒不住。

  斯蓝侧头余光透过拥挤的人群看到旁边的马路上停着一辆轿车,车内坐着一位优雅的女子。笑意凉薄,媚眼如丝的看着斯蓝,眼底一丝阴冷划过,仿佛是挑衅,扬了扬下巴。下一秒吩咐司机开车,绝尘而去。

  这群记者是李小尘特意安排的,她想要将自己打击到地狱,永不翻身。

  “够了!你统统给我闭嘴!”赫连泽受不了的歇斯底里的吼起来,涨红的桃花眸恶狠狠的瞪着这群记者,咬牙切齿:“少用你们那些恶心的笔,恶心的嘴脸来面对我们的斯蓝!作为记者如果只是道途听说便可以肆意的做报道,没有经过求证,不知道真相就盖棺论定,只能说你们压根就没有记者的职业道德,甚至不配被用上记者两个字!”

  “斯蓝没有杀人!即便是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她杀人,我赫连泽也不会相信!除非她亲口告诉我她杀人,否则我不会相信!也不会准许有心人陷害她!”

  斯蓝心头一暖,侧头看站在身边护自己的赫连泽,只觉得自己人生最幸运之事便是遇见赫连泽这个知己。

  蓝睿修下巴抬起,厉眸扫了一圈,低沉的嗓音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声音一字一顿格外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朵中。

  “天蓝是不会取消与恒哲的任何合作,相反天蓝会全力支持恒哲!本人蓝睿修绝对相信斯蓝小姐的人品与清白,她绝对不会杀人!希望报道者睁大自己的眼睛,遵从自己的良心来做报道这样的事。有责任、有义务来让群众了解事情的真相,而非模糊事情本质,哗众取宠的误导群众。”

  音落,蓝睿修修长的手臂揽住斯蓝,一路将她带到路边,自己的司机车子刚到。

  斯蓝一句话来不及说便被塞进去,赫连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记者反应过来想要再多问几句,车子已经开走,在后面追了一段路,终于被甩掉。

  “谢谢你。”斯蓝向他道谢。没想到他会在媒体面前那样说,他不怕明天天蓝的股价会被自己连累的暴跌吗。

  蓝睿修身子往后靠,修长有力的双腿重叠在一起,薄唇勾起不屑的笑容,“我这样说不过是想给天蓝树立好形象!天蓝和恒哲有那么多合作,目前不可能拆伙!你别自作多情的以为我是为了你!我没那么伟大!”

  斯蓝只是笑笑,没反驳。蓝睿修如果真是为公司利益他不会说的这么明白,相反,他要是为自己,一定不会承认。他就是这样的个性,明明是想对一个人好,偏偏要让对方误会他。

  不管蓝睿修说的话是真是假,斯蓝是真心想谢谢他,谢谢他刚才和赫连泽站在一起,站在自己的面前。

  ****

  “刚刚收到的消息,斯蓝杀了谭淼被拘捕了。”可沁踩着高跟鞋走进酒店房间关上门,立刻开口说道。

  许宁陌原本在倒水的手一抖,滚烫的热水溅到肌肤上,灼热的烧疼,他放下杯子,峻寒的目光盯着可沁,“她不会杀人。”

  “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杀了谭淼,目前警方在查这件案子。”可沁走了两步停下,双手随意的落在胸前,目光透着一丝责备,“你没告诉我谭淼回来了。”

  “这很重要?”他转移视线,云淡风轻的口吻。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谭淼回来,我就能抓到他。现在不会有这么多麻烦。”可沁语气都掺上一丝愤怒。

  尤其是他越加的云淡风轻,可沁心里就愈加窝火。

  许宁陌轻啜了一口热水,轻描淡写,“人已经死了,现在追究这些有什么意义?”

  “……你!”可沁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麻烦你能不能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真以为自己是宁陌?你只是宁陌的替身,你有什么资格有事就找我,还隐瞒我谭淼回来这么重要的事?”

  握杯子的手不禁收紧力气,手面的青筋若隐若现,阴戾的气息愈浓;掠眸时,黑眸闪烁着寒冰般的光,仿佛要将可沁切割了。寒彻的目光让可沁一怔,心头不有自主的涌上一阵凉意。

  “这句话应该是我提醒你,别把我当许宁陌!”

  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转身去沙发拿自己的手机与钱包要出门。

  可沁纠结的咬唇,他冰冷没温度的声音让她的心一颤一颤的疼,见他要出门忍不住的问:“你要去做什么?”

  一开口可沁就后悔了,他还能去做什么?除了去找斯蓝,他还能去做什么?

  “现在煤矿的事在紧要关头,你不能离开这里。只要煤矿的事解决,李家倒了,她也会没事;你不能离开这里。”

  他的脚步在门前停下,手落在冰冷的金属上,没有回头,后背却明显的一顿,声音冷冽而决绝,“除非我死,否则没人可以阻挡我走向她的脚步。”

  除非我死,否则没有可以阻挡我走向她的脚步。

  可沁不由自主的勾起唇瓣自嘲的一笑。许宁陌是这样,蓝斯辰也是这样....好像每个人都愿意去为她死,真的让人很嫉妒,很嫉妒。

  许宁陌开门走出去,在关门的瞬间,低低的开口:“我很快就会回来,在我回来之前别轻举妄动。”

  嘭——的关门声,隔断了许宁陌的身影,隔住可沁眼底涌上的一丝丝的喜悦之色。

  手指抓了抓头发,此刻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他不是宁陌的替身,他只是他自己,没有人可以替代的自己。

  蓝斯辰,对不起。

  ***

  斯蓝迷迷糊糊之中做梦,梦见宁陌回来抱着自己,手指一寸一寸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他的指尖温度淡淡的,不算很暖和,但莫名的让人觉得踏实。还有他的轻吻落在自己的额头上,那淡淡的呼吸包|围着自己,像是这世界最固若金汤的城堡。

  斯蓝睁开眼睛,手指揉了揉眼睛,惊吓的差点从床上掉下去;“宁陌?”自己不是见鬼了?还是在做梦?

  许宁陌坐在床边,深邃的眸子说不出的温柔宠溺着她,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的轮廓逗留在精致的锁骨上,眉宇之间流动着柔光还有被隐藏的疲倦。喑哑的嗓音低低的问:“有没有想我?”

  世上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当你睁开眼睛,发现明明应该在远方的人突然出现在的床边,而且还摸着你的脸颊,两个人面对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许宁陌双手抓住她,将她拖到自己的怀中,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确定自己的孩子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沁的情报比媒体快多了。”

  斯蓝混沌的思绪此刻逐渐清醒,自己居然没想到可沁的身份。国安部的请报可是无人能及的,想隐瞒宁陌,比登天还难。

  “煤矿的事还顺利吗?”斯蓝转移话题,不想让他知道太多关于谭淼的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理清这条线还需要点时间,不过也快了。”许宁陌薄唇一抿,浅显的笑意流动过,忍不住的低头亲了她嘴角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你想不想我?”

  “想。”斯蓝握住他的大掌,脑海里闪烁谭淼与李小尘的话,眼神顿然失色,随之将这可笑的念头赶出脑海。

  在什么都没发现前,自己不能这么快下断定,宁陌也许什么都不知道。

  可那张照片让斯蓝想骗自己都骗不了。

  许宁陌没发现斯蓝的异样,以为她只是刚睡醒,还没反应过来。大掌穿梭过她的头发,“能不能给我做一份早餐。”

  “好。”斯蓝知道他一定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此刻又累又饿。立刻起床,跑去赫连泽的房间给他拿衣服,“你在我房间洗澡,我去做早餐。”

  许宁陌原本的房间被蓝睿修占据了,此刻他们都还没起床,谁也不知道许宁陌回来了。

  等他洗澡换上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斯蓝的早餐也准备好了。三明治搭配牛奶,还有昨晚剩的一点米饭,放了青菜与肉丝熬成了青菜瘦肉粥。

  许宁陌坐下便吃起来,最近在陕西那边忙的也是有一顿没一顿,在经过一番奔波后能吃到斯蓝煮的饭;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许宁陌感觉到幸福。

  斯蓝吃了几口便吃不下去,放下调羹看着他吃。

  “怎么不再多吃点?”许宁陌皱眉头,吃的还是这样少。

  “我昨晚有和他们吃夜宵,现在不是很饿。”斯蓝嘴角漾起淡淡的笑。

  许宁陌点头不再强求她,吃完自发的去厨房洗碗。斯蓝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谭淼的话,想到这些日子的相处,宁陌和以前的确不一样。

  以前宁陌最喜欢说“我的蓝”现在极少会说;他的中文在从韩国回来后突飞猛进,还有他不再对自己时常那样笑——

  可眼前这张脸,明明和宁陌一模一样,声音一样,如果他不是宁陌,他又会是谁?宁陌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有双胞胎兄弟。

  “在想什么?”

  斯蓝回过神时,许宁陌站在她的面前,深幽的眸子流过狐疑。斯蓝浅显一笑,“没事,只是你没必要突然回来。可沁一个人应付得来吗?”

  “可沁会照顾好自己。”许宁陌转身回去继续洗碗。

  斯蓝想到什么,走到他身边,伸手为他将袖子往上巻了卷,一边开口,“我也会照顾好自己。”一边不经意的扫过他的手肘处,白皙的肌肤上有一颗黑色的痣。

  这颗痣斯蓝以前在宁陌身上看到过,此刻赫然印入在眼帘中,无论是大小还是位置都和以前一样。

  眼前这个人是宁陌,自己没有认错人。

  “你的信誉破产了。”许宁陌利眸飞快的闪过一丝精光,快的斯蓝都没有捕捉到。他淡然从容的将碗里的水珠擦干,“我洗好了,袖子不需要卷那么高。”

  “这件可是赫连泽最心爱的衬衫,我怕弄上污渍,他会把我耳朵震破了。”斯蓝随口回答,随意的又将他衣袖放下。

  许宁陌唇瓣逸出笑容,不以为然:“我穿,他敢叫吗?”

  斯蓝一笑,也是。赫连泽可是把许宁陌当做神一样在崇拜。

  许宁陌摸了摸斯蓝的头发,“我一会就要回去,你这边自己注意安全,尽量拖延……警局即便有凌玖月的人也见不得就很安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会尽快回来。”

  “这么快就走?”甚至连休息都没有。

  “煤矿的事不解决,李小尘的后台不倒,你怎么洗清罪名?”许宁陌倒想多留一会,只是为了斯蓝,自己也要赶回陕西。匆匆的来回,虽然只是看她一眼,一起吃顿早餐,心里也是满满的温暖。

  斯蓝叹气,“好吧。你注意安全,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自己,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许宁陌低头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下,手指绕着她的长发,黑眸闪烁着不舍,“凡事不可逞强,想一想我。”想想我会为你担惊受怕,想想我为因为你的受伤而难过。

  斯蓝郑重的点头。许宁陌松开她的手,转身去拿自己的手机钱包,回头再看一眼站在厨房门口的斯蓝,抿了抿唇,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便走。

  “宁陌。”斯蓝终究忍不住的开口。

  许宁陌转身看她:“怎么了?”

  “你会骗我吗?”斯蓝迟疑片刻,轻轻的问。

  “如果你相信我。”音落,他深意的扫了斯蓝一眼,转身开门离开。

  背对着门,许宁陌心口莫名的一紧,疼的厉害。从卷袖子时便察觉到她对自己有所怀疑,只是没想到她会问的这么直白。而自己却不敢直白的告诉她,“不会。”

  因为自己已经在欺骗她,还要一直欺骗下去。

  如果你相信我。

  宁陌,我何时不相信你了。我相信你,所以你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事在欺骗我,如果你真的欺骗了我,麻烦你骗我一辈子。

  否则,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原谅欺骗!

  赫连泽从房间走出来,裸|露上身,眼睛都在睁不开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斯蓝吓一跳。“一大清早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没事。”斯蓝回过神,目光落在赫连泽的胸膛上,波澜无惊的移开,“你不知道穿好衣服再出房门吗?”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找不到死变态给我买的那件衬衫了。明明是挂在衣柜里的。”赫连泽抓着头发很是苦恼,衬衫也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吗?

  斯蓝娟秀的眉角一挑,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可能是你记错了。”

  “是吗?”赫连泽狐疑。不甘心的换上其他衣服穿上,下午特意跑回去把衣柜翻了一遍,可就是找不到死变态给自己买的件。

  衬衫莫名失踪案一直到多年后都困扰着赫连泽,他一直认定是闹鬼了。

  ***

  斯蓝好不容易回到公司,隔天的报道虽然没有预期那般的天花乱坠,可大部分都是关于恒哲总裁疑似杀人为标题。今天股市一开盘,恒哲的股价一直往下跌;公司楼下围堵着一群记者,想要独家采访斯蓝全部被保安挡住。

  公司公关部开始危机处理,只是说目前案子还在调查中,恒哲的总裁绝对不会杀人。

  斯蓝开会签字,忙碌一上午,终于午休时间喘口气,捧着杯子站在玻璃窗前发呆。这次的事情是李小尘针对自己而设计的,甚至从被强制性吞蛇开始就是一个局,为的就是现在的局面。

  天蓝因为蓝睿修站在恒哲这边,股价也是动荡不安,起起伏伏;至于赫连泽估计也没好到哪里去,公司一定被记者围堵的水泄不通,旗下的艺人怕是被记者问的快要抓狂了。

  正在出神时,手机在桌子上震动发出嗡鸣声,斯蓝拿起手机看到一串陌生的号码,迟疑的接听。

  “今天的报纸真是热闹。”

  斯蓝眸子攸地一紧,冷冷道:“盖过市长夫人偷情的报道,真是抱歉。”

  “斯蓝,如果现在你能让许宁陌停止,我可以让你不坐牢。否则——”阴冷的声音顿了下,犹如从地狱传来,“你下半生就等着在牢狱里度过。”

  “宁陌查煤矿的事让你们都心慌了,李小尘你在害怕。”

  “你想想看,你若坐牢了许宁陌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你以为他会在外面等你吗?你坐牢了你就永远不会知道静恩和你的身世,永远不能知道许宁陌的秘密。”

  许宁陌的秘密,静恩临死前也说过这样的话。

  “宁陌爱我,不管多久他都会等我。我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是谁,对宁陌的秘密更不感兴趣。李小尘,谭淼死了,我要你们十倍偿还,此刻只能由你一个人来背。没有李家垫背,你背得起?”

  即便是坐牢,我也不会饶恕你们。

  李小尘没想到斯蓝会这样的固执,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让许宁陌停止。煤矿这条线真的不能再让他们查下去了,否则李家一定会被瓦解。

  “你果然比想象中的难缠。”李小尘阴冷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愤恨。

  斯蓝抬头眺望着窗外的风景,手机贴在耳边,淡淡的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谭淼是自杀的,对吗。其实他一直有精神上的问题,你利用他这个弱点,催眠他得到很多关于静恩的消息。你一直用心理暗示,只要谭淼自杀栽赃嫁祸到我身上就算是给静恩报仇,要我活着坐一辈子牢,折磨我,生不如死。”

  “从一开始利用秦心让我吞蛇,到谭淼请我吃饭从我用过的餐具上套取我的指纹。宴会你利诱我去找谭淼,甚至所谓的目击者全是你一手安排好的。李小尘,这个案子你做的滴水不漏,完美无瑕,即便是福尔摩斯在世,也没办法解开。”

  那边李小尘传来低低的笑容,得意而自豪。“自从听到温婉柔说你是唯一没有被催眠的人,我对你就充满了好奇。我一直调查你的事,针对你的个性精心为你设计这场游戏。甚至谭淼去美国你们找不到,也是我暗中让人藏起他。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比精神病者更好控制。我成功的利用他让你上当,这是Perfect犯罪。”

  无论是从艾恩还是谭淼,李小尘都没有出现过,没有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甚至她没有和艾恩、谭淼直接见面,抓不到任何的把柄,这是完美的犯罪。

  不可否认,她很会布局,每一步走的都很小心翼翼。

  只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设计我?”斯蓝始终不明白,李小尘设计自己的目的在哪里。

  “挑战。”李小尘笑的极其阴森,“对于优秀的心理医生来说,解剖别人能给自己带来无数的快感。这样的游戏我并不是第一次玩,在美国经常玩。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没有挑战性,他们的心理防线太薄弱了。遇见你重新燃烧起我的欲望,玩游戏的欲望。在经历过吞蛇你没有垮下我就知道这个游戏开始的没有错……你真是很特别,特别的让我很想一点一滴的将你亲手摧毁。”

  “抱歉,我的存在不是为了你的游戏,更不是因为你的摧毁而存在。”

  不等李小尘说话,斯蓝直接切掉电话。下意识的紧咬出唇瓣,宁陌一定能够查清楚煤矿这条线,而我——一定能够找到证据把你揪出来!

  ***

  李小尘看着手机,唇瓣逸出邪恶的笑容。真是一个固执的人。只可惜注定要被自己摧毁。

  她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发现门被推开,西装革履的男子走进来。挺立的五官宛如刀削,黑眸黑的如玄武石闪烁着耀眼又透着冷意,走进来直接坐在沙发上,将手上的几张纸丢在桌子上,慵懒而肃穆的声音,言简意赅,“签字。”

  李小尘转身看他再看到离婚协议,不屑道:“怎么现在李家出事,你要立刻划清界限,以免连累你这个最年轻的市长下台吗?”

  男人无所谓的扯唇不辩。

  李小尘走上前,拿笔翻到最后一页在空白的那一栏唰唰写上自己的名字。将签好的离婚协议书丢到男人的怀里,“恭喜你终于恢复自由,可以去找你那可怜的小女人了。”

  男人英俊的眉头一皱,声音沉下来,“李小尘。”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李小尘无所谓的冷笑,“我们结婚不过是做戏,你知道我多少事我也知道你多少事。你骗得了全世界骗不了我。你不喜欢她,当初何必费尽心思让她三月的刑期增加到一年。你是怕她出来和青梅竹马的情人旧情复燃。你宁愿她在牢里恨你,也不愿意看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闭上了眼睛,片刻,睁开眼睛站起来,扣好自己西装的衣服,冷冽的笑起,“你这种变态研究别人勉强可以,想研究我你还没资格。”

  离婚协议书拿到,他没必要浪费时间和这样的女人继续纠缠,大步流星的离开。

  李小尘回头看向他的背影,唇瓣勾起阴暗的笑容。虽然自己不喜欢他,但很欣赏他,否则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宁愿让爱的人坐牢也不愿意看她出来和初恋情人在一起,多么自私变态的爱。

  其实,我们是同一种人,不是吗?

  男人将协议书递给秘书,“尽快处理。”

  秘书点头,“是。只是市长,现在恒哲的总裁斯蓝缠上命案,之前给她的那块地……”剩下的话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是不是应该找个借口收回来。

  男子沉默片刻,“不必。这个女人有凌家和叶家护着,不会出事。地照给,对下面打个招呼,不必为难她。”

  秘书还是不明白,但既然市长发话,他也只会照着去做了。

  男子知道秘书不懂,也不解释。向来官商勾结是恒古不变的定律,斯蓝这个女人,他没见过,但听闻过。一个女人能斗垮秦氏、睿茂、和蓝家三少一手创建天蓝,又有S.A、恒哲...绝对不是李小尘这种女人能赢的。

如果自己赌这个女人赢了,以后自己将会得到三大家族的联系。希望这个女人不会让自己失望!

————

少爷:今天8000字更新完毕!宝贝们别再问有木有更新了。关于这个市长,只会出现这一次。后面将不会出现,大家不用担心这个炮灰会来抢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