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12:各怀鬼胎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2992 2012-12-21 17:38:18

    012:各怀鬼胎

  “这是你要的资料。”季风稳将文档给了许宁陌,眼神复杂沉静,“原来蓝云笙一直都知道秦心的下落,暗中隐藏她的行踪。在生活上给予金钱的照顾!”

  许宁陌打开看到一张张照片,眉头拧成一团;蓝云笙不但骗了所有人,也骗了赫连泽。

  “我不应该多嘴,但——你为秦心做的真够了!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开始,你不要再管她,这是斯蓝和她之前的恩怨。秦心一天不为小哲的死负责,斯蓝是放不下心中那块石头。”

  “我知道。”许宁陌沉声,想到斯蓝的话,心情沉重。

  斯蓝不能杀秦心,而自己也不能,如果自己现在对秦心绝情绝义,那之前的所有一切岂不是讽刺。

  蓝斯辰,又该情何以堪。

  “帮我一个忙。”许宁陌抬起头,峻寒的冷眸流动着冷漠,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把秦心送走,不管哪里,不要出现在斯蓝的视线中就好。”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斯蓝看不到秦心,不会想起过去,不会徘徊在恨与放下之间痛苦挣扎;秦心离开这里把一切都结束掉,过往种种已成烟雾,既然她想重新开始,不管去哪里重新开始都可以。

  只要她不要再来刺激斯蓝。

  那个孩子好不容易有点温度,逐渐像一个正常人活着,任何人都不可以来破坏。

  季风稳点头,许宁陌没把资料看完还给了季风稳。季风稳面色复杂犹豫,欲言又止;挣扎一会还是将话吞回肚子里。

  也许他不知道更好,秦心已经毁了蓝斯辰整个人生,让他活在地狱里;不能再让她毁掉现在的许宁陌!

  绝对不能!

  …………………………………………

  斯蓝一整天心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开会时经理的汇报每次都说几遍,最后无奈的散会;回办公室吞了几颗止痛药,头痛的厉害。

  靠在椅子上,脑海里一遍遍的回荡着蓝云笙的话,一遍遍的回荡着蓝斯辰车子爆炸燃烧成一片火光,自己那一刻没有任何迟疑的想冲进火光中。

  热闹滚滚,鲜血淋淋,满地的残骸,耳边是一阵一阵的枪声。

  斯蓝猛地尖叫声,睁开眼睛是办公室的天花板,额头密布着冷汗;闪烁着破碎的光芒,心有余悸,心脏狂乱的跳的。

  无力的捂住的自己的心口,一阵麻木的疼蔓延到四肢百骸。

  原来只是做噩梦。

  秘书叩门而入:“总裁,今晚与财务局局长有个饭局,蓝总也会出席。您需要换衣服吗?”

  “推掉,说我身体不舒服。”斯蓝深呼吸一口气,刚刚的噩梦让她的心情沉到谷底,此刻哪里有心情去应付那些人。留给蓝睿修慢慢对付好了。“我有事先走,重要的事请给我电话,不重要的事等我明天回来或你自己拿主意。”

  秘书还来不及多说什么,斯蓝已经匆匆离开。

  …………

  斯蓝将一束盛开的百合花放在墓碑前,恭恭敬敬的鞠躬,墓碑上的温婉柔温柔娴静,浅浅的笑容里弥漫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淡离。

  “抱歉我不曾来看过您。”虽然温婉柔攻于心计,曾经想催眠自己,死者已矣,已经没什么好计较的。

  何况临死前她告诉自己那么多事,或像她所说——如果她不是温婉柔,自己不是斯蓝,她们或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当日您告诉我,秦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蓝云笙的;您希望我可以阻止秦心继续利用蓝云笙,如今恐怕我要辜负您所托。”

  蓝云笙如今信秦心,不亚当年,您的死又是他心里的刺,我又该如何说服他远离秦心!

  “人常说,人各有命,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我的命,还是秦心的命。我本孤儿,平凡疾苦,本可一生庸庸碌碌,不敢奢望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年仅十八,命中一劫;因秦心命格变数,遭遇大难,性命垂危,九死一生。”

  “您曾经说过蓝斯辰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此话应验。我不知这命薄是不是我的错,但来到这世间不是他的错,无奈时事造人,他每走的一步是蓝家在逼他,是秦心在逼他,是我在逼他,甚至您也在逼他。温夫人,蓝斯辰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错误的存在,而今你是否已解开他的心结?让他安心的轮回转世,告别这一世的疾苦与困惑。”

  “至于蓝云笙,我已仁至义尽。无奈他顽固不化,他日若有变故,我只能竭力保他性命。不会让你们母子阴路相逢。”

  斯蓝再一次鞠躬,转身要走时,看到走过来的秦心,怀里还抱着一束鲜花,戴着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

  她走到斯蓝面前停下,摘下墨镜,弯腰将鲜花放在墓碑前与斯蓝放的花束并排在一起。恭敬的鞠躬,客气道:“温姨,秦心不孝过来看您了。”

  斯蓝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是巧遇,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秦心直起身子,转身面对着斯蓝,大方一笑,“我真只是来看温姨,没其他意思。更没有故意来接近你,其实我比你不想见到我更不想见你。”

  “既然如此,你何必留在这个城市。”世界这么大,哪里不好,偏偏要留在这里。

  秦心抿唇笑:“这个世界虽大,但这里才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青春、我爱过的人、有我的家人,还有我的败仗!”

  我输给了你,输给了蓝斯辰,输给了蓝静恩。

  “你不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秦心忽然话锋一转,看着她的眸子饶有深意。

  “秦家有多少人我查的一清二楚,如果能查清楚,我早该知道了。”斯蓝面无表情的回答。

  没有对秦心动手,没有对她冷言讽刺,已经是斯蓝的极限。

  秦心双手放在大衣的口袋点头,“说的也是。不过我很庆幸与你和蓝静恩不是亲姐妹,蓝静恩的心里比我变态更严重。”

  “明知道我会伤害你,她还故意把你迷晕,让我把你绑走!”

  “静恩再伤害我,我都可以原谅她。但不代表我会原谅你!”

  “呵呵……”秦心的讽刺的笑起来,好笑的看斯蓝,“蓝静恩与我有什么区别?我是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孩子,可她不但杀了耨耨还杀死自己最爱的男人。她这样的女人才最恐怖!”

  斯蓝皱起眉头,垂在身侧的两侧的双手攥成拳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一语不发的转身沿着阶梯一步步走下去。

  再不走,斯蓝怕自己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伤到秦心的身体并非她所想要的。

  斯蓝开车在半路上接到蓝睿修的电话,电话里蓝睿修怒气冲冲的将她骂了一痛。居然放鸽子,让他一个人应付财务局局长。

  斯蓝听完,淡淡的一句,我不舒服,先挂了。

  不等蓝睿修说话,啪的挂掉电话。

  蓝睿修拿着手机吹鼻子瞪眼,最终也是拿斯蓝没办法,只能折身回包厢继续陪酒。

  斯蓝到家,许宁陌正坐在沙发上看资料,抬头看她有点意外,看了看时间,“秘书说你今晚有应酬,这么早回来。”

  在玄关处换鞋,将包丢在一边,斯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临时推掉,去墓园看蓝斯辰的母亲了。”

  许宁陌原本想将资料放在茶几上,听到她的话,手指停止了几秒,恢复正常放下,侧头看她:“平白无故跑去看她做什么?”

  斯蓝身子倒在他的大腿上,疲倦的闭上眼睛,“她托付我的事我没做到,自然要负荆请罪。”

  原本许宁陌还想问问是什么事,可话到口中咽回去,转移话题:“你没吃晚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斯蓝认真的思考一番,“糖醋排骨,清蒸小黄鱼,山药粥。”

  “好,你先休息一会。”

  许宁陌将她的头小心翼翼的移到抱枕上。斯蓝说的冰箱里都有食材,不过做起来可能要费一些时间。拿过外套盖在她的身上,虽然客厅的暖气足够,可现在温度没回温,很容易会感冒。

  斯蓝眯开眼睛看到走向厨房的背影,无声的叹气——

  这么好的宁陌,真是让自己越来越无法抗拒了。

  许宁陌做好时,斯蓝已经睡了一会醒来刚好吃饭。原本准备洗碗,许宁陌却以水太冷对她身体不好将她赶回房间洗澡。

  斯蓝心里暖暖的跑回房间洗澡,出来时头发挂着水珠,服帖的趴在脖子处。

  许宁陌看到眉头又皱起,“怎么老不擦干头发的水!”

  斯蓝笑笑,不说话的坐在沙发上。许宁陌认命的去拿干毛巾过来给她头发。

  忽然门铃响起,许宁陌放下毛巾去开门,蓝云笙大步流星的跨进来,阴翳的眼神瞪着斯蓝,厉声道:“斯蓝,你到底想怎么样?!要你放心儿一条生路就那么难吗?”

  斯蓝在瞬间愣住,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少爷: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出门买菜,一天只喝了一碗粥,我快饿死了……哭!反正快末日了,快把你们的红包全给我,在末日前先砸死我吧^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