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88:我会等你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026 2012-12-08 15:01:07

    088:我会等你

  “静恩……静恩……”斯蓝失控的尖叫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黑中的影子宛如破碎的陶瓷一直往下坠落,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手活生生的摘走自己血脉相连的心脏,撕心裂肺的疼痛铺天盖地而来。

  双胞胎之间的感应,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但就是能感觉到对方的感受,斯蓝感受到静恩的消失,压在心里的石头仿佛不在了,这并为减少她的痛苦,反而空荡的难受,有人再次挖开自己的身体,拿走自己的心脏一般。

  许宁陌紧扣着她的肩膀,斯蓝整个上半身已经探出来,稍不留神就会摔下去。深沉的眸子紧张心疼的看着她苍白到丝毫血色都没有的脸颊。

  亲眼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在自己的面前跳下楼,消失不见....这是何种的疼痛。

  尤其是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姐姐,她们在母亲的身体里相处十个月,密不可分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再被分开……

  她那么害怕孤单渴望亲情,渴望温暖,好不容易得到,格外的珍惜,如今再次失去,知道自己的姐姐是害死很多人的凶手,是麻木不仁的毒贩;她心里的痛怕是自己体会不到万分之一。

  不知是不是错觉,斯蓝仿佛听到耳畔那沉闷的声音,二十层高的楼层,摔下去绝对没机会活命,绝对是血流成河……

  静恩再坏,始终是自己的亲姐姐,始终是唯一的亲人。

  东尼站在一边宛如雕像,动也不动;眼睁睁的看着杀死耨耨的元凶跳楼自杀,这一瞬间他心里的仇恨消失了,可看到斯蓝这般的痛苦,多少有些心疼……

  斯蓝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太在乎亲人,太在乎这个姐姐...对她没有任何的怀疑而已....

  在两个男人都以为斯蓝要抽泣不止,情绪彻底崩溃的时候,斯蓝却僵硬的站直身子,空洞冰冷的眸子看不到底,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眼睛红红的,没有流出一滴眼泪。冷静的开口,极力抑制声音里的抖颤:“快没时间了……宁陌和东尼你们去天台救连泽,我去负一层。”

  音落,斯蓝就想走,许宁陌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厉眸紧紧的盯着她,薄唇勾起:“我陪你一起。东尼去天台救赫连泽。”

  “你已经知道了....”斯蓝嘴角泛起苦涩的弧度,眼神扫过东尼没有任何的责怪,“我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就算今天不死,终是躲不过死亡的追逐。不要再这里和我争执,也不要说什么要死一起死的傻话!任何人都不可以轻视自己的生命,尤其是你,许宁陌。”

  “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轻言放弃,你亦如此!”斯蓝张开双手,纤细的手臂抱住了他,感觉到许宁陌身体的僵硬,眼眸里闪过难以言语的伤痛。

  无爱亦无恨,没由来的不舍与眷恋.....

  短暂的几秒,斯蓝准备松开他时,许宁陌深幽的眸子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猛地揽住她纤细的腰部,手指捏着她的下颚,低头狠狠的攫住她的唇瓣,用力的吸吮柔软滑嫩的唇瓣,舌尖强势粗鲁的扫过贝齿,勾到她的丁香粉舌,紧贴压着,吸吮,纠缠……

  滚烫的气息温暖倾城,铺天盖地而来……

  斯蓝被他吻的舌尖都微微的发麻,感觉到他心跳似擂鼓,粗喘的气息环绕在耳边,甚至连他的担心与缱绻深情也一并感受到了。

  许宁陌微微的松开她,深邃的眸子温柔无比,深情无比,温暖无比,近乎要将她溺毙其中。

  指腹温柔不舍的摩挲滑嫩白皙的肌肤,嘶哑的声音无法掩盖的深情期许,“我会等你,你要回来。”

  我爱你,我会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斯蓝心尖猛地颤抖,凝视他的缱绻眸光,前所未有的牵引,悸动,心跳的很快……这样的心跳,以往对他从未有过。

  好像死去已久的心,再次活过来,死而复生,燃烧着一股热情与希望。

  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希望能与眼前这个人牵手……

  我会回来。斯蓝在心里笃定的许诺,但却不敢告诉他,因为现在的情况太急迫了,有多危险,心里早已有估量,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无法对他许下任何的承诺。

  只是踮起脚尖,唇瓣贴在他的脸色,下一秒转身决绝的走出房间,连头都不敢回一次,害怕他会挽留自己,害怕自己会对他妥协。

  许宁陌僵硬的站在原地,脸颊上还余留她温暖的气息,那奇妙的触觉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在燃烧;他却不能踏出去一步。

  不要说什么要死一起死的傻话!任何人都不可以轻视自己的生命,尤其是你,许宁陌!

  傻瓜,要死一起死才不是什么傻话,就算是,为了你——

  我愿意!

  愿意做一个傻瓜。

  不能轻视自己的生命,尤其是你,许宁陌。

  那我——情愿不做许宁陌。

  东尼虽然不知道他为何没追过去,但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对耨耨都不曾有过的情愫,“想追就追过去,天台交给我。”

  许宁陌敛眸,峻寒的容颜没有一丝的感情,也没有一句半字的解释,迈开修长有力的双腿,言简意赅:“走吧。”

  东尼眸子里划过诧异,他明明就舍不得,明明就割舍不了,为何不追过去?

  许宁陌的脸色一直紧绷,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攥成拳头,随着脚步而有摇摆;幽沉不见的眸子冷若冰霜,此刻任何的人和事都不在他的眼里。

  只是,只是若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也只能这样做了。

  斯蓝乘电梯往负一层而去,许宁陌与东尼乘另一部电梯到天台,一上一下,两个人背道而驰,像错开的直线,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

  斯蓝站在狭小的空间,银色的墙面倒映着她阴郁而模糊的轮廓,手指轻轻的落在胸前的疤痕上。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爱到深入骨髓;被他挖出心脏也不曾恨他一分;后来,我知道他是要拿我的心脏去救另一个女人,才明白,原来连恨可以这样,无能为力。

  我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爱的能力,却不想在那一瞬间,面对他黑眸,心跳这么的鲜明而强烈的跳着。这究竟是爱情的伟大,还是我的水性杨花。

  只是,上帝你给我的时间太少了,不够,不够我再好好的爱另一个人。

  ……

  许宁陌看着电梯的数字一层一层的变化,知道自己与斯蓝的距离被拉的越来越大,越是往上,钻心蚀骨的痛越加的明显,脸色越加的苍白,眸光愈加的冰冷幽深。脑海里一幕幕的画面在重演,从相遇到现在……

  天真的她,绝望的她,冷漠的她,无情的她,矛盾挣扎的她,满脑子除了她再也没有办法思考到其他东西;能想到的唯一只有她。

  ——阿斯,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猛地,他忽然抬起手臂按下楼层,冰冷的声音言简意赅:“赫连泽交给你了。”

  东尼嘴角扬起笑容,“放心的去吧,我相信你们都会平安回来,我也一定不会让赫连泽有事。”

  许宁陌没有回头,电梯一开他迫不及待的走出去,徒留孤寂冷傲的背影给东尼,电梯门合上时继续往下升,此刻没有第三部电梯,他只能从安全通道一路跑下去。

  “许宁陌!”

  公式化的声音扬起,让许宁陌停下脚步,回头看到蓝云笙。眉头一皱,“你怎么会在这里?可沁?”

  “我派人暗中保护她,接到赫连泽的电话,斯蓝知道Mother、Maiden是谁了!”蓝云笙接到赫连泽的电话很意外,只是进来时发现酒店已经被封锁,根本就出不去,而赫连泽也不见踪影,他一直在找。

  明知道在任务时间自己这样的行为将会受到严惩,蓝云笙也顾不得了,他只想确定赫连泽的安全!

  “赫连泽在天台,身上有炸弹,你自己小心!”许宁陌依旧言简意赅,此刻没有时间浪费再和蓝云笙解释什么。

  在听到赫连泽身上有炸弹时,蓝云笙的脸色猛地一沉,心脏猛地紧缩,甚至连许宁陌的话还没落音,立刻从安全通道往上跑。

  近乎是本能的反应,此刻思考仿佛是最无用的东西。

  许宁陌看到蓝云笙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层中,只是那一步步沉闷的脚步声却是一种证明。

  蓝云笙受训这么多年,执行任务是他最神圣的使命,然,此刻他都可以奋不顾身的奔向自己深爱的人。

  阿斯,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为你做一个傻子。

  宴会场的人此刻还不知道有多危险,谈笑风生,攀比炫耀,将上流社会所谓的优雅虚荣表现的淋漓尽致。在不知道死亡悄然降临时,依旧享受身份地位给自己带来的荣耀,沉浸在这奢华不真实的氛围中。

  斯蓝顺利到达负一层,偌大的地方,想找到藏炸弹的地点还是有些困难,一半是停车场,一小半的地方隔出来是专门放杂物。刺眼的白光,让斯蓝不适应的揉了揉眼睛,只是走了两步发现自己的双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该死的,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了。

  穿着礼服,身上根本没有办法带药,斯蓝只能用意志力去对抗身体的本能,费力的迈动着脚步,每一步都宛如走在刀尖上,锥心的痛。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水,后背也是汗水如雨淋往下流淌,侵湿了礼服,服帖的粘在肌肤上。

  在洗衣间终于找到安置的炸弹,只剩下五分钟了,五分钟后炸弹一爆炸,整栋楼都会塌下,所有人都会死。

  斯蓝为了行动方便,直接将裙摆撕开,一直撕到膝盖以上,露出白皙的小腿,看到旁边的螺丝钉,毫不犹豫的卸下黑色盖子,居然不是常见的红白蓝炸弹;而是黑、白、紫三条线。

  滴,滴,滴,声音一直在响,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只剩下五分钟,此刻就算联系到凌玖月带拆弹专家来也来不及了。

  自己虽然什么都懂一点,可对于炸弹是完全的不在行,就连见都没有见过,只是看过一些书,有稍微的了解。此刻面对这样的东西根本无从下手,何况自己的身体已经到极致,手不断的颤抖,连拆一个盒子都费力。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遮盖住炸弹的提示声,斯蓝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打电话进来?

  ……

  东尼比蓝云笙早一步到天台,赫连泽的双手被铐住在铁栏上,膝盖上摆放着炸弹,时间已经到了最后的两分钟。

  “该死的!”这是一种水平炸弹,虽然没有固定在人的身上,但是里面有两个珠子沿着管道在缓慢的动,一旦动了炸弹,让珠子滚动到最下面,炸弹会立刻引爆。

  赫连泽后背靠在冰冷的墙上,双手是举过头顶的被铐着,此刻双臂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而双腿因为膝盖上有炸弹而无法动弹一分,此刻也快麻木。

  这是一种煎熬,比死还要痛苦的煎熬。

  “算了,你别管,快走……带斯蓝安全离开这里……如果可以把老妖婆也带走吧!”

  赫连泽脸色泛白,身上这个炸弹已经让他嗅到死亡的气息;此刻脑子里越加的想念那个人,就连平日最看不顺眼的老妖婆都让他觉得还不错……

  “许宁陌和斯蓝都去负一层找那颗炸弹!我承诺过,会保证你的平安!”东尼固执的不肯走,看着眼前这个炸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立刻掏出手机拨通林九的电话。

  林九曾经接受过各种训练,炸弹应该也是其中一项,她已经会知道该怎么处理。

  蓝云笙一口气跑到天台,饶是体力再好,此刻呼吸急促,阴沉的脸色也有些泛红,汗水从俊硬的轮廓沿脖子一直流进身体里。

  视线在第一时间看到赫连泽,仿佛只是这一眼已是万年,余光扫到他膝盖上的炸弹时,眉头轻皱了下……

  赫连泽看到空降在眼前的人,瞬间愣住,他怎么找到这里的?脸色依旧平静,可内心早已汹涌澎湃,还以为自己连死都看不到他最后一眼。

  此刻看到他,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没有遗憾。

  蓝云笙步步逼近他,完全无视炸弹的存在,站在他的面前,幽沉深邃的目光里充满了眷恋与情欲;此刻恨不得这人揉进自己的身体方能甘心。

  “你……”走吧!

  赫连泽抬头看他,话还没说完,薄唇便以被蓝云笙攫住,所有的声音被吞回肚子里。他嘶馍着他的唇短暂几秒已咬破唇瓣,鲜血流出来,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混合的东西似乎是叫——爱情!

  “小连,我来带你回家!”

  蓝云笙松开他,目光灼灼的看他,没有任何的迟疑,畏惧;低哑的声音一字一句承载着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

  小连,我来带你回来!

  赫连泽愣住了,唇瓣上麻辣辣的疼痛,好看的桃花眸迷恋的看着这张俊颜,心里说不出悸动与震撼。

  这一年,他们好像曾来没有分开过。

  这一年,他们好像越加深爱着彼此。

  这一年,他们终将灵魂托付给对方。

  这一夜,好像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他们也要在一起。

  东尼拿着手机站在一旁,目光看着眼前这一幕,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不曾见过有人爱的如此彻底,尤其是两个男人,如果说他们之间爱情,倒不如说他们是在用灵魂爱着彼此。

  没有半点的生疏,没有一字半句的解释,只是一句“我来带你回家”

  你的灵魂,我的家。

  什么你走,什么你要好好的活着,那不过是无用之人的怕死,爱的不够的托词。

  当你真爱一个人时,你会愿意陪他一起死;当你真爱一个人时,你会愿意他陪你一起死。

  ……

  斯蓝没想到会是凌玖月的电话,他已经将酒店的情况摸透了,此刻外面停着无数的警车;正在竭力的想要打开酒店的门,而宴会厅的人终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面对死亡纷纷的露出本性的软弱与丑陋,拥挤在出口,争先恐后的要出去。

  只是出口已经被静恩之前安排的人早已堵死,根本就出不去。

  凌玖月已经在想办法尽量找到出口让他们出来,同时也要斯蓝尽量让炸弹不要爆炸,就算人全部营救出去,一旦炸弹爆炸后,大楼倾塌,定然会造成对周围人或物的损害。

  尤其是这样的事发生将会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的关注与轰动,警方会无法交代。

  斯蓝拿着剪刀却不知道该剪哪一条线,因为眼前这炸弹不是正规的炸弹;不能按照常规的炸弹来处理;万一制作者心里变态,三条线无论哪一条剪断都会立即引爆炸弹,那就无法挽回了。

  凌玖月此刻是无法召集拆弹专家过来,只能透过网络**,他和斯蓝保持着电话联系……

  在剩下的几分钟内,斯蓝也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凌玖月告诉斯蓝,外面的门打不开,必须用爆破的方式打开出口,但这样会影响到炸弹,所以斯蓝必须想办法稳住炸弹,绝对不能让它在那些人被救出前被引爆。

  时间紧迫,斯蓝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来思考,双手直接抓住炸弹,这样一来她便再也无法松手,除非有人能来帮她。斯蓝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只是告诉凌玖月天台的赫连泽身上也有炸弹,如果要爆破必须要在确保赫连泽安全之下才可以。

  蓝云笙接到凌玖月电话,听完他的话,一口否定:“他身上的炸弹要保持水平,否则立刻引爆。”

  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就算凌玖月不用爆破影响到赫连泽,时间一到赫连泽身上的炸弹还是自动爆炸!

  蓝静恩这一招,是已经将他们逼上绝路,无论可退了。

  所以,她才那么的义无反顾的跳下去,自取灭亡!

  斯蓝的内心备受着煎熬,尤其是在听到凌玖月与蓝云笙的对话时,心猛地紧缩;嘴角泛着苦笑,静恩,你到底是有多恨我们这群人!非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也许这全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自己那么相信静恩,或许宁陌他们也不会因为自己对静恩疏于防范,耨耨也不会死……

  ——轰!!!!!!

  猛地一声爆炸,整个楼层都在颤抖,斯蓝双手按住炸弹,身子都有些不稳,极力的在保持着平衡。心被什么狠狠的捶打……脑子里一片空白……

  如果是凌玖月要爆破,他一定会提前告诉自己;他没说,那刚刚的震动一定是因为天台的炸弹……

  那是要保持平衡炸弹,稍有不慎就会引爆,赫连泽被靠在栏杆上,根本就逃不了……炸弹爆炸,他岂不是——

  周遭不断的震动,天花板的石粉簌簌的往下落;呛的斯蓝忍不住的咳嗽起来,眼睛被迷住,看的不太清楚好,眼泪悄无声息的就落下来……

  不会的,赫连泽不会死……

  蓝云笙不是在他的身边吗?蓝云笙一定会救赫连泽的……

  斯蓝在心里不断的催眠自己,赫连泽不会死的,紧咬的唇瓣溢出鲜血,口腔里,鼻翼下全是鲜血的味道;泪珠晶莹剔透的挂在脸颊上,缓慢的闭上眼眸,被打湿的睫毛都在颤抖……

  “为什么!静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斯蓝克制不住自己悲愤的心情,愤怒、仇恨一瞬间从心灵的深处涌上来。从来没有这样恨过,就算蓝斯辰要了自己的命,也没有这样的恨过!

  那是自己的亲姐姐,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可为什么她要将自己最在乎的人,一个一个逼死!

  “蓝静恩,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你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

  那些被深埋的恨终于压抑不住,如决堤的江水奔腾,汹涌,铺天盖地而来,淹没了斯蓝所有的善念与理智。

  “不要恨,我的蓝!”

  昏暗动荡的空间传来嘶哑的低吟,犹如从天堂传来的福音,要救赎即将坠落地狱的斯蓝。

  少爷: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旧群已解散,新群在留言板置顶,按照步骤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