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54:情义抉择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8160 2012-11-18 21:56:17

  054:情义抉择

  他指的是初次见面,他甩斯蓝的那一记耳光,打的斯蓝头晕耳鸣,跌倒在地……

  斯蓝没说话,抽回手转身就走,阴冷的声音再次从背后响起:“蓝斯辰那样肮脏的人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会准许你们在一起,你想都不要想。”

  斯蓝脚步顿了一下,回头挑衅的眸光看向他,语调冷冽:“不许?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不许?不要说一个蓝睿修,只要是我想和他在一起,十个蓝睿修也阻拦不了我。”

  多嚣张的话,多目空无人的轻狂。

  局势扭转,她早已不是那个软弱的斯蓝。

可是她不能,也不想再和蓝斯辰有任何的联系。

无论是蓝斯辰或是蓝睿修留给她的只剩下无能为力的筋疲力尽。

  ****************

  “老板,放弃秦心吧!蓝斯辰一直在查我们,现在连姓唐的女人都在怀疑,我怕事情早晚会曝光。”

  办公室里的男子穿着黑色衣服,面色担忧。

  “不可能!”

  女子冷冷的开口,斩钉截铁,态度坚决!就这样放过秦心实在是太便宜她了,自己还没玩够,怎么可能放手。

  “可是……”这样下去迟早要玩火自焚。

  女子眸子一掠,泛着寒意,手指拖着下颌,想了想喃喃道:“去查一查蓝渊墨藏在哪里。”

  “老板是想转移视线?”男子诧异。

  “蓝斯辰、姓唐的,他们都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蓝渊墨的身上!”而毒品的事情他们将会暂时搁置,也好自己有下一步的打算,声音停顿了一下,她说: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

  “你在想什么?”许宁陌忽然从背后将斯蓝圈入怀中,下巴落在她消瘦的肩膀上,嗅到她身上独有的清香,眼底掩盖不住的喜悦之色。

  斯蓝回过神,淡淡的开口:“耨耨最近好像心事重重。”

  许宁陌眉角一挑:“是为了唐凌和毒品一事。”

  “我觉得不完全是。”斯蓝琢磨着开口,转身抬头看向他,纤长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青影,目光平静,山明水净,“我总感觉她一个人在偷偷调查什么。”

  “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许宁陌不以为然,耨耨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之前还有个赫连泽跟着她,现在赫连泽整天粘着蓝云笙,什么都撒手不管,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斯蓝想了想也许是,最近过的太平静了,平静到自己心里莫名的心慌,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是不好的事情。

  “对了,林九已经见过凌玖月的家长,大概是没地方跑了。我们是不是该送一份大礼?”

  许宁陌眸子划过一丝柔光,她说的是“我们”而非“你”;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让他内心无比的喜悦。嘴角含着笑,越发的宠溺……

  “一个活在阳光之下,平凡普通的林九可算是一份大礼。”

  斯蓝眸子一怔,原来他都懂,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话,他却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且也准备好了。水眸绽放亮光,闪烁耀眼,璀璨的要将太阳都给比下去了。

  “如此,甚好。”

  “我已经通知了林九,什么都不需要再理会了,安心等着做凌玖月的妻子。至于其他方面,我也安排妥当,没任何的问题。”许宁陌温热的大掌揉着她的头发,嘴角逸出浅显的笑容,低哑的嗓音略带着不舍:“My/Lan,这次的事情结束后,我要去韩国一趟,大概有半年时间才能回来。”

  半年?斯蓝的眸子一暗,甚至连自己都没发现心里的那抹不舍稍纵即逝:“什么事需要这样长时间?”

  许宁陌清澈的眸子盯着闪烁着丝丝的笑意,手指轻抚过她的轮廓,“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担心我吗?”

  “你觉得呢?”斯蓝狡猾的将问题反丢给他。

  许宁陌一笑,“为了帮他们洗清身份作为条件我要为上面的人到韩国拿一份情报!这次不会带着他们去,只有我,还有——可沁。”

  “可沁?”斯蓝心不由自主的往下沉,不是不相信许宁陌,而是他们之前的关系,现在宁陌和自己的关系,如果谁都不带,只带一个可沁,会不会有危险。

  许宁陌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和可沁会有什么,手指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哄的语气道:“放心,我和可沁说的很清楚,工作归工作,私底下我们不会有任何关系!”

  “我不是担心这个。”斯蓝眼眸眨了一下,手指落在他的心脏处,感觉到心跳鲜明,强而有力,很真实。“只有你和可沁两个人,我怕你们应付不来!”

  就算自己不能去,他们至少带着赫连泽也可以照应一下。

  “这件事办的时候人越少越好,还是你不相信我的能力?”许宁陌故意板着脸,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斯蓝低头莞尔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嗡鸣,她看到林九的号码,抬头看他的眼神有些迟疑……许宁陌却只是轻笑,无声的口型:接。

  斯蓝点头,手机贴在耳边便听到那边林九焦急的声音:“斯蓝,耨耨似乎有什么单独行动。”

  “单独行动?”斯蓝脸色一沉,果不其然,自己的直觉没有错,耨耨真的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

  “刚刚耨耨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等下转发给你。我追踪耨耨的车子发现是开向郊外。”

  “大概能知道是到哪里去吗?”斯蓝迫不及待的问,心里有一根弦立刻紧绷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能“啪”的一声断掉。

  林九迟疑了许久,缓慢的开口:“我猜测是蓝家!你看完短信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准备出门去找她!”

  “小九!”斯蓝声音忍不住的提高了一下。

  “什么?”林九也停下脚步,屏住呼吸等斯蓝接着说下去。

  斯蓝余光扫了一眼许宁陌,他眉目清秀,流光溢彩,温柔笑意,暖暖的渗进人心;“就算不怕浪费了宁陌的用心良苦,也为自己的爱情想一想。”

  林九一怔,心里瞬间难过起来,难道为了爱情就要放弃伙伴吗?

  “爱情和你们没有冲突啊!”

  “可和我们的身份有冲突,宁陌做了那么多事,凌玖月等了你这么久,你还要他为你等多久?”

  那个骄傲的,最优秀的检察官将你宠到了天上,你不能一直让他失望啊!

  “可是斯蓝,我……”

  “我知道。”斯蓝淡淡的打断她的话,无比坚硬的语气道:“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把耨耨平安的带回来!你要幸福,知道吗?”

  你值得幸福,知道吗!

  林九许久都没有出声,只是颓然的蹲在地上,手指用力的去抠着木地板,力气大到在光滑的木地板上留下一条条划痕,木屑轻轻的飘起缓慢的落下,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似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自己要提前退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眼角干干的,很想哭,可是眼泪是什么自己早就不知道了.....

  “一定要这样吗?”最后抱着一丝期待,小心翼翼的问。

  “我们都希望你能幸福!”而现在能给你幸福,牵着你走在阳光之下的人只有凌玖月。

  想要一生平安,能护你周全的人也只有凌家可以办到。

  “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林九哽咽着声音,可苍白的脸色却一点湿意都没有。

  “我们会的。”

  斯蓝轻轻的声音后,切掉电话。没过多久收到林九转发过来的短信——

  小九,唐凌死时我对自己发誓一定会为她报仇。原本这世间我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斯蓝,可如今她有Ann在身边,我亦无担忧。自此后我耨耨的任何事都与你们无关,无论生死不曾后悔,任何后果我自己承担,望珍重。云··· ··— —··· ··· ···— —··· ···— ·—— —···

  “宁陌,你看……”斯蓝将手机递给许宁陌,“小九说她大概去了蓝家,我现在想去找她。”

  许宁陌凤眸蹙起,点头将手机还给她:“我陪你一起去。”

  斯蓝点头,立刻和许宁陌一同下楼,脑子一闪而过耨耨短信后的云··· ··— —··· ··· ···— —··· ···— ·—— —···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耨耨,其他的事容后再去想。

  ******************

  赫连泽帮蓝云笙收拾东西(好人妻^_^)收进去一件,又扔出来一件,收进去一件又扔出来一件,半天一件衣服也没收拾好。颓然的坐在床边,看着空荡荡的行李箱,苦恼的抓头发。

  原来自己比想象中更舍不得蓝云笙离开。

  妈的,之前自己还义正言辞男人志在四方,赫连泽的男人不应该只是如此.....可眼见着还有两天他就要走了,心里难受极了。

  赫连泽侧头看到他的风衣,嘴角挑了一下;这家伙身体健壮,个头又高,他的衣服自己套上像是水桶;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衣服,隐约嗅到属于那个人的气息,神情恍惚;鬼斧神差的抱起他的风衣鼻子下嗅了嗅。

  真是奇怪,这家伙一点汗臭味都没有....只有一种男人的....味道。(作者吐槽:废话!他是男人不是男人味难道还是女人味道咩?”

  赫连泽闻着闻着就将自己的头埋在衣服里,心情更糟糕了....自己好像比想象中更喜欢那家伙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否则要被嘲笑到死了!!!

  刚这样想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低哑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幻听!一定是幻听!”赫连泽安慰自己,那家伙说出去买点东西,没这么快回来才对!原本想抬起头看到空荡的门口然后大笑三声;可是现实和想象的距离是十万八千里……

  赫连泽抬起头先是看到一双皮靴,再看到修长用力的双腿,再到健硕的身材,再看到那张万年不变的脸,脸色瞬间沉下去……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眼前冒出来的人,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

  眼睛眨巴眨巴,那个人还是在自己的面前,没有消失!

  那人无奈的叹气,信步的跨进来,挑着眉头:“你居然抱着我的风衣!是在暗示我该做点什么?”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赫连泽条件反射的回答,几乎脱口而出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眸,脸颊顿时粉红,站起来一把甩开他的风衣,哼哧:“本少爷只是心情好,准备为你收拾收拾东西!发现你这个风衣有味道,就仔细的闻了一下!妈的结果是充满汗臭味的风衣!你居然也放进衣柜里,太没品德了!!!”

  “是吗?”蓝云笙提高了音调,嘴角的笑都是浓郁的。

  “废话啊!”赫连泽心虚的眼神都都不敢去看他的眼神。妈的,不行啊!绝对不能让他看出什么,转身抓着风衣往外走:“我去帮你拿去洗一洗。”

  还没走两步手腕被人拽住,回头迎上蓝云笙深邃的眸子满载着说不清的东西,听到他的声音喑哑:“你舍不得我走。”

  “没有!”某人死鸭子嘴硬。

  “你很舍不得我走!!”

  “都他妈的说没有了,你是听不见还是没长耳朵啊!”

  “原来,你真的舍不得我走!”某狼笑了。

  “我舍不得你个头啊!”赫连泽不爽的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时已被他抱在怀中,蓝云笙低头咬了一下他的耳贝,“我也舍不得你。”

  赫连泽的身子一僵,在他的怀里快成小绵羊了……扁了扁嘴巴,继续死鸭子嘴硬:“妈的,两大男人能不能不这样的恶心巴拉的!”

  “我爱你……”蓝云笙对他的话仿若未闻,每次这样说不过是在掩饰他在害羞而已!手指从衣服的下摆探入,嘴角挑起弧度:“既然不可以用说的,我勉为其难用做的……”

  赫连泽额头挂满黑线,转身膝盖就往上一撞,蓝云笙完全没防备被撞到时,疼痛蔓延四肢百骸;原本在赫连泽衣服里的手也不得不撤退捂住自己的腰部以下位置,皱着眉头,恼火的眼神瞪他……

  该死的小东西是准备下辈子靠**过日子吗?

  赫连泽连忙跑出三步,回头眼神里洋溢着胜利之色,哼哧的丢下两个字:“活该!”

  拿着风衣就跑出房间……

  蓝云笙捂着小老二蹲在地上,不爽的瞪某得意忘形的家伙;该死的,这笔账记下,等床上要你慢慢还!

  赫连泽拿着盆和洗衣服,蹲在酒吧后门的小巷子里搓着衣服,满地的泡沫,不止是地上,还有他自己,头发和脸上手臂上全是泡沫。

  真不知道是他在洗衣服,还是衣服在洗他!

  也是,赫大少爷可从没给人洗过衣服,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洗过,这可是第一次啊!

  全天下能让赫大少爷这样心甘情愿洗衣服的人也只有蓝云笙一人而已。

  蓝云笙疼痛缓和后,出来找赫连泽,在后巷看到狼狈不堪的小家伙,眉头一挑,忍不住的开口:“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电器叫洗衣机?”

  这件风衣买来还没穿几次,被他这么一洗怕是要报废了。

  赫连泽一愣,回头一脸忧郁的样子,“妈的!我怎么没想到呢!”刚才一定是被他气糊涂了!

  蓝云笙无奈的走过来,抹去他头发上的泡沫,头发被侵湿了,弥漫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耀;煞是好看。

  “你这么傻,让我怎么能放心的走。”

  赫连泽怒:“滚!!你才傻,你全家都傻!”没你的二十几年我他妈的不也活过来了。

  蓝云笙从后将他抱住,也不在意他身上的泡沫,此刻只想抱紧他,狠狠的拥进怀中!刚才看到他蹲在这里认真搓衣服的样子,自己差一点就说出那句话。到口边还是咽下去了……嘴角泛起苦笑,两个男人,自己还要离开,现在说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

  “小连,陪我回一趟蓝家。”蓝云笙开口。

  “你要回去就滚回去,叫我干嘛?”赫连泽不爽的回答。

  “没有孙媳妇,我一个人回去也不管用。”蓝云笙平静的开口,可内心却掀起了惊天骇浪。

  “哈?”赫连泽不解的扭头看他,“什么孙媳妇?”

  蓝云笙说:“我想带你回去见爷爷,告诉他,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正大光明。”

  手里的衣服直接掉在盆里,溅起泡沫漫天的飞,飘向了远方,眼神不停的眨巴眨巴,嘴角扬起傻笑,呵呵,一定是在做梦!

  一定是!

  “开心到傻了?”蓝云笙意外,还以为他会大吼大叫……

  “你妈的才是傻子,你祖宗十八代都是傻子!开玩笑也要有一个限度好不好!开什么玩笑!就算结婚也是你嫁给本少爷做媳妇,什么叫孙媳妇!我孙你个奶奶个熊!”

  赫连泽破口大骂,纯属泼妇。

  蓝云笙嘴角抽蓄,原来不只是傻,反应还迟钝了,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大掌揉了揉他的脑袋,没生气,心平气和的问:“想有人帮你洗衣服吗?”

  赫连泽脑子想到自己狗窝的房间,脏衣服和干净衣服从来是分不清楚的,垃圾桶永远是满的,的确很需要有个人帮自己洗衣服。点头!!

  “想吃家常菜?有喝不完的啤酒?”

  赫连泽又想到蓝云笙的一手好菜,于是点头。

  “想不想保管我的存折?”

  赫连泽恨不得把头点到掉;想到他是蓝家的二公子,还开着一家酒吧,应该有很多很多钱!平日自己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一点钱都没有时就蹭斯蓝,吃兄弟的软饭^_^

  “想不想和我结婚!”

  赫连泽连想都没想立刻点头。

  蓝云笙嘴角划过一丝笑意,欣慰的眼神看他。这孩子真好骗O(∩_∩)O

  赫连泽反映过来,脸色立刻黑了,咬牙切齿:“你给我滚!!”

  “等我们以后结婚了,所有家务都我干!”蓝云笙很体贴的开口,牵住他满是水渍的手,朝着里面走:“先陪我去见爷爷!”

  赫连泽忽然停下,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兀自的开口:“死变态,你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蓝傲天?”

  所以用“结婚”为借口,抓着我一起去!

  蓝云笙的背影一僵,许久都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赫连泽目光里划过一丝失落。其实你不需要找任何借口,只要告诉我,我绝对会陪你去,何必这样呢!

  这句话他没说出口,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可心却是苦的,双手压在他的背后,擦了擦水;“走吧!本少爷陪你走这一趟。”

  说完,他加快脚步超过了蓝云笙走在前面,脸上的笑容却在逐渐的消失。

  蓝云笙望着他的背影,嘴巴张张合合好久,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

  许宁陌开车,斯蓝一直在拨耨耨的电话却总是不在服务区;看样子是她将手机电板拔了,不愿意让他们找到她!

  “耨耨会不会是知道蓝渊墨的藏身之处,她想杀了蓝渊墨!”

  “有这个可能!”许宁陌皱着的眉头一秒也不曾分开过。

  斯蓝脸色紧绷,心里充满困惑!蓝渊墨是藏在蓝家吗?耨耨又怎么会知道?而且就算她知道也不会隐瞒自己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的太入神,牙齿咬着自己的手指,这是斯蓝一贯的习惯,与她冷漠的气质有些不符合,倒像个孩子了。

  许宁陌瞥了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握紧在手心里,“耨耨不会有事的。”

  车子刚刚在蓝家停下便听到蓝家后面的丛林里传来一声枪声,划破了寂静,也惊吓了林子里的鸟儿,纷纷拍着翅膀飞向辽阔的天空。

  斯蓝立马推开车门,下车,眼神看向后面,眸子里蒙上一层阴影;满心的担心与不安……

  许宁陌走到她身边道:“我们过去看看!”

  斯蓝点头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斯蓝!斯蓝!斯蓝!”

  回头看到赫连泽坐在车子里和自己挥手,车子刚刚停下,他立刻蹦出来,跑到斯蓝的面前,眼睛闪亮闪亮,好像天上的星星。

  “斯蓝,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怎么来了?”斯蓝不答反问。

  赫连泽一愣,脸色有点不自然,回头看下车的蓝云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抓着头发表示很纠结!

  许宁陌眼神扫过蓝云笙,最后锁定在赫连泽的身上:“蓝渊墨可能藏在蓝家,被耨耨找到!大概现在是在后面……我们要去找耨耨!”

  “怎么会这样?”赫连泽脸色一沉,笑容瞬间消失,眼神扫过蓝云笙,蓝云笙自己都愣住,半天都没办法反应过来!

  蓝云笙一直没回过蓝家,根本就不知道蓝渊墨在哪里。

  “现在别说了,我们听到枪声,怕耨耨出事,现在赶紧找耨耨。”

  斯蓝冷静的开口,视线没有在蓝云笙的身上浪费一秒,秒开步子就走;许宁陌紧跟其后!赫连泽回过神来,立刻跟上去!

  蓝云笙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来不及进去和蓝傲天打招呼也立刻跟在他们的身后!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时高时低的地面,周遭丛林茂密,枝繁叶茂,万丈阳光散下来落在叶子上随着清风摇曳,很想大海上的波光粼粼,耀眼的很。斯蓝穿着高跟鞋在杂草上健步如飞,目光一直环绕周围,很想找到耨耨,无奈地方太大,一时间还没有任何的发现。

  而在此刻,在另一个入口也有着黑影在草丛里疾步,只是距离太遥远,谁也发现不了。

  *************

  “站住!你再跑,我开枪了!”唐耨耨追的气喘吁吁,额头布满汗水细细密密,忽然停下脚步,银色的枪管对着那仓皇而逃的背影,瞄准……

  那人似乎没听见一样,加快脚步的跑,一边跑一边回头,苍凉的瞳孔在看到枪管时,一惊,分神没注意到脚下有一根粗大的树枝,直接被绊倒,跌的狗吃屎般趴在地上。

  摔的浑身都在痛,想爬起来继续跑时已经迟了。

  耨耨距离他只剩下五步之遥,银色枪管指向他的脑子,冰冷的声音犹如地狱,“你再走两步试试!”

  “不要!不要开枪!”蓝渊墨惊慌的开口,举起双手,惊恐的目光看向唐耨耨,缓慢的站起来,举起双手,大口大口的喘气:“我去……我去坐牢!不要开枪……不要杀我!”

  唐耨耨掠眸盯着他,恨意一点点的从心底涌出来,如果没有这个禽兽,也许唐凌就不会走上不归路……

  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蓝渊墨皱着眉头,眼神恐慌的看着她,站着的双腿都在颤抖,气喘吁吁,声音断断续续,充满对死亡的畏惧,“不要开枪……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真该是!”耨耨咬牙切齿的四个字,食指已经压在扳机上,就要用力了一分……

  蓝渊墨睁大眼睛,瞳仁里倒映着充满恨意的神色;难道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斯蓝喊道:“耨耨!!”

  蓝云笙不再镇定的声音:“不要开枪!”

  赫连泽惊恐的喊“死女人!”

  耨耨回头看到奔跑过来的几个人,眼神划过一丝异样:“你们怎么过来了!”

  “耨耨不要杀他!把他交给警方处理!”斯蓝急迫的开口,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为他开枪!

   “站住!谁都不要走过来!否则我立刻开枪杀了他!”耨耨扯着身子,余光一直盯着蓝渊墨,对着斯蓝不得硬着语气:“不要逼我!”

  “不要开枪!”蓝云笙停下脚步,视线落在蓝渊墨的身上。

  哪怕他出卖国家,哪怕他做了再多的坏事,可始终是自己的父亲!是他教导自己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要做国家的好儿子!

  “不想我开枪就谁都别过来!”耨耨再次重复。

  斯蓝眼神扫过蓝渊墨,再看想耨耨,摇头:“不值得!一点也不知道!耨耨杀了他你也不会开心!”

  “不杀他,我没办法原谅自己!如果当初我拦着唐凌,如果留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也许结果会不一样!”耨耨冷清的声音里充满愧疚。

  即便唐凌背叛了他们,最终也是为自己而死!

  “耨耨,你杀了他也改变不了什么。听我的话,将他交给警方处理!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斯蓝再一次的开口!

  “没用的!”唐耨耨摇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神看向蓝云笙:“不管我们把他送进去多少次,蓝家的人总有办法将他弄出来!”

  斯蓝侧头看蓝云笙,一语不发!

  “云笙!”蓝渊墨只是喊了他的名字,深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蓝云笙,什么话都不用说,他会懂的!

  “放了我父亲!我亲手把他交给警方,我可以保证这次没有人可以把他弄出来!”

  蓝云笙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宁愿他去坐牢也不愿意亲眼看到她死!

  坐牢,至少他还活着!

  “我不会再相信你们。”耨耨一口否定,今天蓝渊墨是非死不可!

  蓝云笙皱起眉头,眼帘垂下,目光落身边的赫连泽的身上,一丝复杂与犹豫一闪而过;赫连泽什么都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动作飞快的从赫连泽的腰间拔出枪,直接对准唐耨耨——

  “放下枪!”

  赫连泽一怔,反应过来时,大吼:“你他妈的疯了!你拿我的枪去指的我的人!”

  “别过来!”蓝云笙手里的枪指着唐耨耨没动,身子一侧拉开自己与赫连泽的距离,利眸划过一丝矛盾与挣扎……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样!

  “蓝云笙!”赫连泽吼了起来,气的眼睛涨红瞪他:“把枪还给我!否则我真的会和你翻脸!”

  “抱歉!”蓝云笙低低的一声,眼神扫向唐耨耨:“放过我父亲,把他交给警方!”

  斯蓝看着这一幕,心一直往下沉,一直沉,好像跌进了无尽的深渊里,黑暗而阴冷。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赫连泽和蓝云笙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

  耨耨为唐凌要蓝渊墨死。

  蓝云笙为蓝渊墨生而要耨耨死。

  赫连泽该怎么办....一个是多年的伙伴,一个深爱的人,他夹在中间该有多痛苦。

  蓝云笙,这就是你的爱吗?

  蓝云笙,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少爷:搬新家好麻烦也很累,不适应环境,晚上睡不好;白天卡文,便抽空出去添置一些家具,否则很多零碎的东西书籍都没地方摆放。家里网络还没通,写完跑到很远的网吧更新,抱歉,更新这么晚,实在是这一段不好写,写的我纠结死了。至于云后面那个不是乱码,是一种密码。^_^到后面会为大家揭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