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10:合作搅黄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145 2012-10-23 12:23:14

    010:合作搅黄

  林九自然没有真给他一个Kiss,goodbye。而是红着脸将他推出去,轻轻的说了句:开车小心。立刻把门关上。

  凌玖月站在门口,星眸闪烁,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想到她刚才脸红的模样,笑意情不自禁的加深,低头笑的像个孩子。

  她这是在害羞....

  林九脸红没多久,跑去洗手间洗了一个脸,敲斯蓝的门。

  斯蓝知道凌玖月走了,这才走出来。

  “听说元非的老总亲自找蓝睿修谈合作的事,我想这事八九不离十了。”林九恢复平常的样子。

  “一定是秦心说服元非的老总这样做!如今不过是三国鼎立的情形,有两方联手,受压的必定是第三方。”斯蓝垂下的眸子,阴郁雁过无痕。

  林九知道她一定不会坐以待毙。“你想怎么做?”

  “他们什么时候见面?”

  “我知道今天下午他们会在某俱乐部见面。”林九立刻走到电脑前帮她查消息,手指在键盘舞动时也不忘问:“蓝静恩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静观其变。”蓝静恩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她说话诚恳,做事老成,还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可斯蓝的私心是希望她说的全是真的,如果她真心真意喜欢叶颢遇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下午一点在最大的俱乐部,大概秦心也会在。”

  “也好!”斯蓝站起来,手指落在洁白的桌面,轻轻的敲了一下:“我和她也该是时候见面了。”

  “我去帮你选条漂亮的衣服,总不能让你输给她!”其实单凭气质已经是输给斯蓝了。

  秦心的高贵优雅不会是从小培养出来了,而斯蓝如今的冷眼傲骨却是实实在在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毫无做作的成分。如今的斯蓝的确有傲然俯首一切的资本!

  下午一点。

  林九开车送斯蓝到俱乐部门口,斯蓝下车时,林九忍不住的开口:“我怕一会没时间送你回去,我要……”去见凌玖月。

  斯蓝自然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微微颔首:“我能自己回去。”

  “万事小心。”

  斯蓝转身下车,在侍应的引导下进入了俱乐部。

  一望无际的碧绿,视野开阔,零零散散的人站在草地上挥着球杆;斯蓝身穿拖地长裙坐在观光车上看着偌大的球场,戴着墨镜神色冷清,而长发与裙角都轻逸飘动。

  元非的集团的老总,今年已有五十多岁,却还舍不得将公司的大权交给儿子,独揽大权;此刻他挥着球杆,几个人站在一起,秦心是唯一的女人最为显眼,没多久她轻笑起来拍手:“好球。”

  蓝睿修虽然穿着休闲服,却没有拿球杆的意思,要不是元非老头亲自打电话,他也不会过来。至于合作的事,虽然对自己有利,但因为秦心这个女人多少些不愿意。

  只不过利益当前,要是不能和颢扬合作,自己能选择的也只有元非。

  斯蓝下了观光车,坐在太阳伞下看着他们,双手随意的搭在胸前好不惬意。旁边已经有不少人投来关注的眸光,有人想要上前搭讪却碍于她身上有着一种漠然于尘世的冷傲。

  蓝睿修余光锐利的捕捉到倩影,墨色的瞳孔划过一丝意外,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视线落在秦心的身上。

  看样子某些人注定要比自己更堵心了。

  “我去坐坐。”蓝睿修随意的丢下一句话,转身朝着休息区走去。

  秦心的目光跟随他的背影看到坐在太阳伞下的人,一怔,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想做什么。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只是当迎上元非老总的眸光时,还是笑意绵绵。

  蓝睿修走到斯蓝旁边坐下,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口,戏谑的嗓音道:“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斯蓝倒也不拐弯抹角“你想和颢扬合作也可以,只要以后不要再对颢扬出手!”

  “你真那么在乎颢扬?还是在乎叶颢遇?”蓝睿修声音冷冽,视线犀利的落在她的侧脸上。

  叶颢遇良好的家世,良好的教养,温文儒雅,脾气好又温柔,甚至有几分相似与蓝斯辰!当初知道斯蓝在帮叶颢遇,他甚至怀疑斯蓝是不是把叶颢遇当成了蓝斯辰的替身,以来弥补心中的缺憾。

  “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斯蓝没必须要和他交代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可蓝睿修显然不想就此罢休,得寸进尺的问:“你口口声声说不会原谅他,为什么在知道他有危险时那么紧张?紧张到自己跑掉了一只鞋都没主意!”

  斯蓝眸子一怔,昨晚跑医院的楼梯时自己是掉了一只鞋,当时自己没注意罢了,没想到这些蓝睿修都知道。

  斯蓝缓慢的站起身子,低眸俯视他,一字一顿的开口:“别告诉我,是你想要他死。”

  蓝睿修嗤鼻冷笑:“我要让他死,他能过得这半年?”

  斯蓝细想他的话也是,蓝睿修要真想让蓝斯辰死,半年前蓝斯辰就该死了,不会等到现在才下手!那又会是谁,想要让蓝斯辰死。

  “你知不知道他有什么仇家?有人想他死?”

  “全世界最恨他的人不就是你吗?”蓝睿修站起来,一只手放在口袋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睑看:“除了你,他没伤害任何人。”

  斯蓝沉默,心知再问下去也不会问出什么,可能还会惹火蓝睿修。

  “明天我会让东尼带合约去天蓝!”说完,转身欲走,手却被他握住……

  回头迎上蓝睿修似笑非笑的眸子,薄唇勾起:“作为天蓝的股东,你是不是也太偏心了。”

  这是在责怪她只帮着颢扬,却不顾天蓝。

  斯蓝不着痕迹的抽回手,视线射向远处,只剩下元非老总和球童,秦心不知去向。

  “我讨厌过去,也讨厌过去的人。讨厌蓝家,也讨厌有关蓝家的人和事!天蓝不过是蓝斯辰对你我的补偿,可我从来都不屑的!何况——”斯蓝的语气顿了一下,收回的眸光迎上他深邃幽暗的眸子,“我本就厌恶野心太大的人!”

  蓝睿修原本想要再握住她的手僵住,没想到自己的打算她早已明了于心。眼睁睁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栗色瞳孔幽暗。

  你可知道我的野心得逞后,会有你的一半,这样你是否也不愿意。(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要的,是自己不曾懂得过。自以为能给她最好的却不料那些最好却将她推的越来越远……)

  斯蓝出了俱乐部,侍应帮她叫车时,却有一抹倩影走向斯蓝。

  秦心看着她今天的明艳动人,想到连老总都夸她的美丽时心里更多了气愤与不甘心,为什么每一次自己都要输给她!

  “我想和你聊几句。”

  刚才在球场不见的秦心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只可惜——“我和秦小姐好像没什么话好说。”

  斯蓝准备上车时,秦心却一下子挡在她的面前拦住去路,脸上的优雅与笑容消失不见,水眸瞪着斯蓝恨不得撕碎。“本来和天蓝的合作已经谈的差不多,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插一脚!斯蓝,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如今究竟是谁想欺负谁?

  “你说服元非老头和天蓝合作,不就是想要排挤颢扬。”斯蓝冷冷的点破她藏着的那点心思,不留情面点破:“你以为我许?”

  只要我不想,秦心你休想和天蓝联手。

  “斯蓝,别以为你可以无所不能!如今元非并不输给颢扬!”秦心气结。

  “是吗?”斯蓝反问,“难道你不知道天蓝也有我的股份,虽然没有蓝睿修的多,但我要想天蓝不与元非合作轻而易举。秦心,别白费心机,你永远不可能赢我。”

  “你……”秦心气的咬牙切齿却不能将斯蓝怎么样。“你别得意的太早,我不会就这样算了!”

  斯蓝却不以为然轻轻松松的推开秦心,坐进车子里,摇下车窗看到秦心狰狞的脸,似赏心悦目的在欣赏画儿。

  “我认为现在你最好是想办法搞定一个比自己还大的继子比较重要!”音落,摇上车窗,吩咐司机开车。

  “斯蓝!!!”秦心听到自己的声音近乎是咬牙切齿。“我不会输的,我总会赢你的!我们走着瞧好了……”

  说完,她转身走进俱乐部——

  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子,坐着的俊男靓女都是一种很好奇的目光。蓝静恩侧头问叶颢遇:“刚才那个是斯蓝姐吧,她们关系不好吗?”

  叶颢遇点头:“以前有过节吧。”不太肯定!

  “哦……”蓝静恩拖长了音,转移话题:“你不是要和客户谈事情?你进去我在这里等你好了。”,

  叶颢遇挑了下眉头,见她已经拿起平板电脑玩起来,也不再多说什么,解开安全带下车。最近蓝静恩总是缠着他,除了不跟他回家,其他时间大部分都跟着。他上班,她就在公司对面的马路上坐着,自己要见客户她就随便找个靠近的地方坐着。一开始觉得烦,时常长了也倒习惯了。

  她的话很多,常常叽叽喳喳没完没了说着国外的趣事,可自己心情不好让她安静时,她也可以几个小时不会说一个字,直到自己主动和她说话……

  有时觉得她是个孩子,可看她跳舞时又觉得她是充满魅惑的女人……说不清楚对她的感觉只是不讨厌,也就放任了她在自己的身边。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黑夜,五彩斑斓的城市换上另一个面孔,喧闹的酒吧里,坐着一个女子独自喝着闷酒。原本元非与天蓝的合作眼看着就要成功,只是没想到会被斯蓝突然插进一脚,蓝睿修改了决定与颢扬合作,而那个老头也怪自己做事没分寸,而他那儿子也处处刁难自己。

  人人以为她爬到今天的位置很容易和轻松,却不知道她支撑的有多辛苦!每个人都说她是靠着自己的年轻身体勾引上那个糟老头上位,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努力才能做到今天,靠的不仅仅是身体……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要成功的计划失败,恨越来越多,却对斯蓝束手无策!

  可自己不会认输的,绝对不会就这样认输,一定会赢,最后赢了的人一定会是自己!

  “一个人喝酒多闷!充满妩媚的声音响起,秦心抬头便看见一张陌生的脸,醉醺醺的口吻道:“滚!我不认识你!!”

  “真的不认识吗?”女子坐在她的对面,红艳的唇笑意深意,眸子饶有深意的盯着她。

  秦心愣住了,迷离的眸光仔细的看着她,只觉得她的声音很熟……“你是……”

  女子忽然站起来,对她伸出自己的手,声音如鬼魅般出来:“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秦心看着她的掌心洁白如雪,像是受蛊惑般的将手放在她的掌心里,傻傻的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一个让你快乐的天堂。”

  幽暗巷子冷清的一个人都没有,女子拉着秦心走到铁门口,对男人说了一句话,男人立刻用遥控器开了门,一时间霓光乍现,刺的秦心睁不开眼睛。

  女子拉着她走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灯光大的很暧昧,地上是朦胧的蓝,头顶是暧昧的橙光,舞池上近乎赤裸的女子跳着艳舞,而周围的人神色迷离,笑容沉沦,空气里弥漫着情欲与腐朽的味道。

  “这里是?”

  女子没回答她,随手从台子上的白盘里拿出一颗药递到她跟前:“吃下去……”

  “这个是……”秦心迟疑,这个地方好诡异,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

  “能让你忘却烦恼的好东西。”女子嘴角勾起撩人的笑容,将药片含到口中,低头压住她的唇瓣,硬生生的将药片渡进秦心的口中逼着她吞下去。

  秦心一惊,退后腰撞到石台痛意刺激她的理智,手指摸着自己的唇:“你吻我!”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吻了。

  女子看着她笑容耀眼而遥远……

  “你给我吃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头更晕了……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秦心摇着头,迷离的水眸看向她……

  “你就要得到极致的快乐,好好享受吧!”女子上前一步,揽住她就要倒下的身子。

  秦心浑身无力的依靠在她的身上,神志不清,眼前的场景都模糊不堪,只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了。

  此刻从白纱后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视线充满欲望的落在秦心的身上,直接将她抱在台子上,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她的柔软,一点点的解开她的衣服……

  秦心毫无意识的发出嘤咛声,双手揽住男子的脖子,让他的脸对着自己的胸……

  盛开在黑暗里罂粟,妖媚而充满致命的危险。女子巧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柔软无骨的嗓音道:“好好伺候……要让她爱上这样的快乐。”

  不等女人走开,男人已经忍不住的撩开秦心的裙子,将内裤拉到膝盖处,没有任何的前戏进入……

  秦心发出痛苦的声音,却并不排斥的他的亲密接触,反而是潜意识的***让他进入的更深,没有意识的低喃:“快乐……我要快乐……”

  情欲纵横,理智沉沦,每个人都沉沦在自己的快乐中,没有道德枷锁,没有任何的羞耻,只有身体本能的反应,极致的欢愉。

  女子靠着吧台看着这一幕幕的不堪画面神色悠然自得,偏偏像是在欣赏几十万的名画那般的惬意!而那些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在她的耳朵里却像是曼妙的音乐声,犹如天籁。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斯蓝站在病房门前,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蓝睿修的话在脑海里回荡,自己真的没办法原谅原谅他吗?

  该怎么原谅?伤疤还赫然的在自己的胸口。除非蓝斯辰可以让时光倒流,让一切都便会最初的模样,或者让自己把过去的一切都忘记,也许自己就可以原谅他了。

  可蓝斯辰能吗?

  他不能,所以注定此生没办法原谅他。

  “你怎么不进去?”护士好奇的问道。

  斯蓝抬起手臂想要敲门时又徒然的落下来,侧头对她道:“好好照顾他。”

  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甚至连一秒都没有逗留。

  护士好奇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门缝中。满满的全是疑惑,她明明就很在乎这个病人,人都来了为什么又不肯进去看他呢?

  斯蓝走出医院,坐在医院旁边的广场喷水池旁边,静静的发着呆,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很多事都想不透,因为蓝斯辰不肯说!只要他说出来,自己就可以解开一切的谜团!

  而自己的身世又有着什么秘密,陈院长留下的东西到底是被谁拿走的……

  想这些事想不透,她抬起头看向远处的路灯,朦胧昏暗,飞蛾环绕,周围很是冷清,什么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只是当收回的目光一点一滴的转移到自己正对方时,整个人愣住了。

  偌大的广场上,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西装革履,似笑非笑的眸光看着她。月光下他满身的银白色煞是好看,却又不真切。

  斯蓝缓慢的站起身子,水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唇瓣蠕动好几次,好不容易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却小的可怜——“Ann……”

  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同样缓慢的站起来,沐浴着月光空降在她的面前,低沉的嗓音性感迷人,带着魅惑:“我的蓝,半年时间到了……”

  而你,无路可逃。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凌玖月拿着钢笔在文件下方签字,放好,余光捕捉到坐在沙发上的林九,安静的玩着自己的手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甚至长时间连姿势都没动一下。安静的好像不存在……

  从下午开始,林九就在这里陪着自己。她玩着手机,自己处理很多事情,虽然说有些很机密,但在林九面前倒也没觉得忌讳。因为现在他们是在处理同样一个案件。

  晚上两个人一起吃的盒饭,她不挑食真的是什么都吃,反而有些自己不吃的,她很主动的挑走吃下去。接着就是各做各的事。

  约会!

  这个词蹦到脑海里时,凌玖月忍不住的笑了一下,他们现在这样应该也算是约会吧。

  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了,去吃个夜宵再看午夜电影时间刚好。他关上电脑,把重要的文件放在了保险箱里,拿起外套走到林九面前。

  林九抬头看他:“忙完了?”

  “嗯。”凌玖月主动牵起她的手,语气温柔:“去吃宵夜,再看电影。”

  吃饭时,凌玖月很绅士的照顾她,端茶递水拿纸巾,在林九吃的时候,他忍不住的问:“和我在一起会不会很闷?”

  毕竟自己的工作忙,也没什么恋爱的经验,不知道两个人该做什么。虽然母亲说吃饭逛街看电影,吃饭看电影可以,逛街他想了想,认为林九未必喜欢。(作者:是你自己不喜欢吧!)

  林九抬头看他,很老实的回答:“没有。”因为我比你还闷。

  “有没有想过搬来和我一起住?”

  凌玖月再次开口,林九不淡定的呛了一下,水眸纯粹的看他:“太快了吧。”

  凌玖月知道她可能误会了什么,耐着性子解释:“我没住家里,在外面有一套房子,两居室面积虽然不大,但干干净净。一人一间倒也可以。”

  以后结婚有孩子再换大的也不迟。

  林九还是迟疑,感觉——太快!

  凌玖月以为她还在担心某方面,面不改色的说:“放心,我自控功能很好。”

  林九一愣,眨巴眨巴眼睛看他,琢磨着自控功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在想搬去和你住是不是就不用做早餐。”

  凌玖月默。

  “偶尔可以做,我很喜欢做饭的女人。”

  林九想了想可以接受偶尔这个词,自动忽略他的后半句话。便点头答应了。最重要的问题是Ann和赫连泽也回来了,现在不够地方住,Ann肯定不住酒店,耨耨不可能和斯蓝一个房间,赫连泽也是不愿意住酒店,没自由感。

  “你喜欢什么婚礼?西式,还是中式?”凌玖月再次询问,既然忙那就争取时间多了解点,也好让家里的人有更多时间做准备。

  林九低头丢了一句:“我不喜欢婚礼,很繁琐累人。”低头吃东西前还不忘补充一句:“快点吃吧,电影快要开场了。”

  凌玖月默。也好,到时请假带她去旅行结婚也未尝不可,最好就是两个人去三个人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